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30.一言难尽
    那个黄金翅的属下,是一个精悍的汉子,他说道:“军师大人,属下所言句句属实啊,近几天,官军派出使者,来这个水寨招降他们,那杭担泥和他的手下都是有些心动了。”

    听到这句话,黄金翅猛然的暴躁起来,他骂道:“不行,我得找那杭担泥说说去,他这是想干什么?恩?欺辱我黄金翅么?”杜成耕连忙拉住了他,说道:“你去有什么用?”

    黄金翅急得满头是汗,说道:“但总比不去强。”

    此刻,杜成耕却是冷静的很,他沉声说道:“要是那杭担泥下了决心,你去了反而是不好,反而让他警觉起来。”

    然后,他又问那个黄金翅的属下:“你知道官军的使者在哪里么?”那个精悍的汉子,叫做计全锐,他说道:“属下知道。”

    听到这话,杜成耕脸色沉默了一阵,将手往羽扇上面重重的一拍,说了一句脏话:“王八蛋,爷就这么干了,擦他姥姥的。”

    黄金翅有些出奇的看着这个军师大人,在他的映像里面,杜军师可是一向注重形象的,他问道:“军师大人,你准备,怎么做?”

    杜成耕却是再次恢复了之前的那副模样,他说道:“你知道定虏营这个称呼的来历么?”黄金翅说道:“当然,这可是班定远当年平定西域的时候,要……”

    他突然结巴了,他说道:“军师大人,你,你不会是想?”

    这个时候,杜成耕的眼光当中凶光一闪,说道:“不错,就这么办,今晚我们去杀了官军的使者。”

    黄金翅听得就是一阵的猛呼:这军师还真是狠啊。

    在此刻,反而是黄金翅有点下不了决心了,杜成耕嘲笑似的问道:“怎么,怕了,在将军面前你可是拍着胸脯说要是杭担泥敢不来,就不客气的人物,怎么,现在杀他个把的官军都却是不敢了么?”

    听到这句话,黄金翅脸色再次涨红,作为一个曾经混江湖的人,最怕的就是别人的小看,他骂道:“怕他哥吊,既然军师大人这么决定,我黄金翅就陪军师大人来他这么一回,王八蛋的。”

    看到黄金翅下了这样的决定,杜成耕就说到:“好,只要黄百户有如此雄心就好,今天半夜时分,我等就摸到官军使者那里,杀他个措手不及。”

    黄金翅听到这话重重的点点头,两个人就是这么的合计了起来。

    当月半时分的时候,整个夜色都是暗淡了下来,在定虏营的院落里面,空气当中却是紧张的不行,他们一行七个人,都是穿着的紧身的衣服,拿着武器,眼睛死死的盯着夜色。

    又是等了那么一小会,杜成耕对黄金翅说道:“一切都准备好了么?”黄金翅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道:“军师大人放心,刚才计全锐那个小子已经将路给探好了,这一路上肯定碰不到杭担泥的人。”

    杜成耕这才放下了心来,然后说道:“好,现在走,今夜之事务必小心,我等的生死不怕,不要坏了将军的大事才是真的。”

    黄金翅也是连忙的说了句:“军师大人所言极是。”

    他们七个人穿梭在水寨里面,躲避着杭担泥属下们的巡视,当这些人来到了一座的小房子外面的时候,计全锐指了指那间还亮着灯的院落说道:“那里就是官军那里。”

    杜成耕先是观察了外面的夜色,又是观察了一下巡视这里的杭担泥的人,悄声的对着黄金翅说道:“这次,我们一定要迅速,我看了一下,我们的时间也就只有那么一刻,黄百户,能成不?”

    黄金翅仔细的想了一下,说道:“军师大人请放心,刚才那个计全锐查了,这里总共也就不到十个人,依照我们的突袭方法,绰绰有余了。”

    听到了这里,杜成耕才笑着说道:“好,开始。”

    得到命令之后,黄金翅重重的一点头,说道:“是。”说完了之后,他们慢慢的爬过了院落,这里是水寨的院落,不过就是一个小围墙,所以黄金翅他们迅速的爬过去,就算是杜成耕这个他们映像里面的文弱书生,也是很是利落。

    看到这几个人的眼神,杜成耕笑一下,说道:“吾曾拿书。”听到这话,黄金翅等人笑了,他们懂得,拿书是文人说法,就是说明杜成耕以前也是做过偷书的这种买卖的。

    由于这个事情,驱散了此刻的紧张,他们拔出了武器。

    黄金翅使了一个眼色,计全锐连忙的来到门前面,小心的将那门闩给打开,里面却是一片的漆黑。

    做出了一个“嘘”的手势,黄金翅第一个摸了进去,上去就是一阵的砍杀,后面的人也是连忙的跟了进去,照着那有呼吸声音的地方就是一阵的乱砍之音,顿时,惨呼四起。

    就在黄金翅和杜成耕他们杀入这个院落的前一刻,在房子里面,何知风却是怎么也是睡不着,他碾转反侧,总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到了那么一丝的危险的降临。

    这里可是水贼窝啊,当那欲望的热血冷却的时候,何知风才是猛的给惊醒了过来,这里可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他又看了看外面的夜色,决定起床,他住的是里屋,外面是它的随从的房子,就在他起床的那一刻。

    外面传来了惨叫。

    听到这声惨叫,何知风感觉到了自己的腿脚都发软了,他的心噗通的就是剧烈跳动起来,在他五十年的春秋里面,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样的事情。

    紧接着,他就软到在了地上,然后,内室的门被踹开了。

    走进来了七个浑身是血的人。

    这七个人就是黄金翅和杜成耕他们七人了,当他们走了进来之后,发觉里面有一个官员模样的人,黄金翅哈哈大笑起来的说道:“哟,这里还有个官老爷呢,嘿嘿。”何知风毕竟是当了几十年官的人了,身上自有那么一股子气质,所以才被黄金翅如此的说了出来。

    何知风这个时候可是感觉到浑身都发冷了,尤其是看到那满是鲜血滴落的长刀,还有黄金翅那凶神恶煞的面容`,他说道:“小人叩见各位好汉,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

    此刻,事关生死,何知风骤然发觉自己对于生竟然是如此的非常眷恋,往日里面圣贤所说的微言大义,他是一句都记不得了,他现在能回想起来的就是要自己活下去。

    黄金翅还是逗弄着他,说道:“来,给爷爷在磕几个头,哈哈。”何知风看到这个样子,立刻就是磕着几个头,黄金翅的属下们都是大声的笑了起来。

    要说黄金翅以前那可是江洋大盗,整人的法子多了去了,如今看到一个官员在自己面前任自己揉捏,那种满足感就是不用提了。

    如今,夜袭的事情基本就是成功了,刚才他们的行动非常的顺利,这个官军使团的其他几个人都是被杀了,如今面前的这个人又是案板上的肉,所以才有这番逗人的心思。

    就在黄金翅还要捉弄何知风的时候,他身后的杜成耕有点看不下去了,毕竟他怎么说也是个读书人啊,实在是不忍心看到面前的这个人,让读书人的斯文扫地,说不得就轻轻的说了一声:“好了,黄百户,正事要紧,问问面前的这个人是干什么的。”

    听到杜成耕的话语,黄金翅也是不敢怠慢,连忙的问道:“你小子现在是个什么官啊,快给爷爷说出来,恩。”

    面前的何知风此刻已经是蜷缩在了地上,颤声的回道:“学生是修武县的县令何知风。”“恩?”这个是两个人同时发了出来,不过黄金翅是惊讶的声音,而杜成耕则喜悦。

    黄金翅说道:“哈哈,这是怎么回事啊,还抓了个县令爷啊。”

    但是,杜成耕则是说道:“你是知风?”

    “啊?”听到有人在喊自己,何知风连忙的望去,看到杜成耕的样子,明显的有些不知所措的意味在其中,杜成耕连忙的说道:“知风,你真的是知风啊,我是成耕啊。”

    “成耕,是你?”听到杜成耕这句话,何知风明显的也是有了一些的激动,“你怎么会在这里?”

    还是同声的问出来。

    不过,这次,杜成耕却是有些难为情了,他说道:“一言难尽。”

    而何知风看到这个样,再看了看他身边的黄金翅等人,也是颓然的说道:“画里春秋不知寒……”

    而旁边的黄金翅等人,此刻却是看傻眼,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任何的形容词,可以表示黄金翅他们此刻的表情,这是什么事啊。

    军师大人,和这个县令爷,竟是一个好友。

    还是在这么一个情况下发生的。

    杜成耕和何知风此刻却还是唏嘘不已,原来他们曾经是同年好友,当年的杜成耕年少轻狂,曾经高中榜眼,也曾跨马游街,激荡风云,但是在面圣的时候,因为样貌的问题,被嘉崇皇帝问道:“卿如此样貌何以为官威仪乎?”那个时候,杜成耕也是一个意气少年,昂声的问道:“太祖之貌亦为帝乎?”当朝太祖,面貌却是丑陋了点,私下里面大家却是多有讨论,但是,杜成耕当时竟然当着嘉崇帝的面说了。

    这下却也是惹了大麻烦,嘉崇皇帝当即就是大怒,要不是朝臣们求情,,那杜成耕就会直接下牢囚禁至死了,不过就算是这样,杜成耕的榜眼之号也被革了,并且被嘉崇皇帝亲批“永不叙用”。

    当时这件事情,曾经轰动一时,那杜成耕也是被人当做了狂生一类的人物了,此刻时隔将近二十年,两位当年的老友却是再次见面,彼此之间的人生却是发生巨大的变化。

    何知风看了看,小声的问道:“成耕你这是要杀我?”

    杜成耕看了眼何知风,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知风,我已经加入定虏营,效忠将军,今夜之前,我却是一点也不知道这个使者竟然是你,不过,现在我却着实下不了手。”

    这个时候,外面已经是有了动静,料来就是水贼他们发觉了什么,看到这里,黄金翅不由得大急道:“军师大人,这……”说完他的脸上就是为难的样子显露无疑。

    见到这个情况之下,杜成耕也是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知风,虽然不杀你,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加入我定虏营来此共谋大事。”

    “什么?你让我从贼……啊。”却是何知风说了从贼两个字,被一旁的黄金翅狠狠的踹了一脚,骂道:“你个玩意在说谁呢啊?”所以才有了何知风的那一声痛呼。

    杜成耕就当做没看到这一幕,而是接着说道:“我杜成耕胸怀才学,自问不输于当世英豪,当年,我也意气奋发,想着可以在朝堂可以一展胸中所学之道,但是谁知道那昏君竟然因为我相貌之故,羞辱与我,而我一时不忍,就是被那昏君革了功名,十年苦读一时成为空幻,我岂能不怒,我这二十年来每时每刻想的就是报这个仇,而我家将军英明神武,胸怀天下,虽此刻势力弱小,但是如腾龙入天,正是有着一飞冲天之势啊。”

    说了半晌之后,杜成耕又说道:“如今天下大乱,难道知风兄就没点别的想法么,你二十年蹉跎,也就是一个县令,我知道,兄之才学,不在我之下,要不是小人当道,你又怎么能落到这样的地步?”

    “不如与我们共谋大事。”这是杜成耕最后的话语。

    这个时候,何知风的脸一会青一会白,确实被杜成耕给说到了内心里面了。

    杜成耕因为圣上一句话,打入凡尘永不叙用,他何尝又不是因为恶了杨永昌,而二十年一直得不到升迁,小人当道,小人当道啊,越想这里,何知风越是气愤。

    他甚至将一切一切都归到了杨永昌身上,要不是他,我怎么可能犯险,要不是他,我怎么可能得不到升迁,要不是他我怎么可能每日里面惊惧不已。

    同样的,对于重用杨永昌的嘉崇皇帝,他的内心也是怨恨,用他怎么不用我,昏君,昏君,这就是个昏君啊,话说此刻的何知风的思维是有些乱了,但是这也是受到巨大刺激的缘故。

    他那么想,将这一切从杨永昌身上归到了嘉崇皇帝身上,虽然没有多少道理,但是现在可是在生死边缘上面,已经是什么都豁出去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想到这里的时候,何知风说道:“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