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柒.大战将至,风雨欲来
    与司棋组成两人越级刷怪小队之后,伊辰整个人已经成了一台不知疲倦地运转着的战斗机器,只是不停地杀怪,捡东西,杀怪,捡东西,只有疲劳值红了才会坐下来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司棋本身也是个刷怪狂,十分欣赏伊辰的节奏,两台机器的疯狂运转之下,两个小时的成果那是可想而知的。一个从原本的39级变成了43级,另一个则是从21级变成了34级,如果不是所有的药品都已经告罄,恐怕今天他们就要跟野区这些怪物不死不休了。

    “有个法师打怪真是太爽了。”司棋看了看自己43级还涨了将近四分之一的经验条,意犹未尽地赞叹道。

    那是因为你组了个术士!伊辰心里暗道,当然明面上没说什么,她哪敢在这等级排行榜第一面前拽啊,“那就先散了吧,我也30级了,终于能去做我那中断多年的主线任务。”

    “嗯,我先回城找家饭馆吃一顿。有事私密我。”司棋冲伊辰挥了挥手,就从包裹里抽了张回城卷轴出来原地回了城。

    “呼,米修斯山谷······”伊辰打开地图仔细地查看着路线,还好,离她所在的魔物山谷不算很远。只是,这任务没有任何提示,她要怎么才能找到雷枪骑士的灵魂呢?

    愁眉苦脸地从40级地图横跨到了30级别的地图,伊辰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才来到这地图上显示的这所谓的米修斯山谷。

    “嗷呜-”一声刺耳的狼嚎自身后传来。

    竟然有怪出现了?

    伊辰条件反射地从背后拿下长弓,张成满月地对准身后正在向她靠近的目标。

    果然是一只狼,银色的毛发像上好的缎子一样极为漂亮,只是······这狼的体型相较其他的狼,也稍微大了一些。更为奇特的是······这只狼的等级显示区域······竟然显示着100级!这里难道不是30级的地图么······

    “术士,放下你的武器。”高大的银狼在伊辰面前停住了奔跑的步伐,却也是用一种不屑的目光看着她······或者说是用鼻孔······

    果然,跟那只老虎一样,是跟主线任务有关的boss吗······伊辰看了一眼银狼的名字,雪皇狼王,难道它是雷枪骑士桑德的契约魔兽?

    想到这里,伊辰将长弓放回了背上,“请问你是东殿守护者的契约魔兽吗?”

    “不,我只是主人的坐骑而已。”银狼低下了硕大的头颅,铜铃大的幽绿色眼眸算是和伊辰平视了,“术士,我将允许你坐上我的背脊。”

    啥?这么好?竟然给自己当一回免费的坐骑?

    “嘿嘿,那就多谢啦!”免费的便宜为啥不占?伊辰一乐,手脚并用地揪着银狼柔顺的狼毛,动作极是敏捷地三两下就爬了上去。

    能坐上一次狼王的背,自己也是发达了!回去之后可得跟基友们好好炫耀炫耀!刚得瑟了没两分钟,就来了一下剧烈的颠簸,而这还只是伊辰慌神的开始。

    呜啊啊啊啊!!!尼玛,这狼王的背果然不是那么好坐的!这是过山车还是云霄飞车还是海盗船还是跳楼机啊!!!您起码给绑个安全带吧!没安全带安全套也行啊!!!救命啊!!!

    一路疯狂的颠簸,当狼王终于一个急刹车停下来的时候,伊辰是再也没力气了,头晕眼花地终于是被甩了下去,连带着揪掉了狼王一把漂亮的银毛,让它气的上蹿下跳又是一番折腾。若是往常嘛,伊辰这个礼仪之邦出来的好孩子绝对会满心愧疚地连道歉带安慰,不过现在她只顾着在一边吐得天昏地暗,哪知今夕是何年呢。

    “可恶的家伙,快点起来。”见伊辰还歪在那里虚弱地哼哼唧唧,狼王十分不满,自己最为骄傲的毛发被她破坏了都没怎么样,她还得寸进尺了?

    “知······知道了啦。”脚步虚浮地站起来,伊辰也知道这银狼是等不及要见自己的主人了。问题是自己可是刚被放进滚筒洗衣机里转了十分钟啊!就没人来同情她一下吗!

    几乎是扶着墙在缓慢地往山洞里面走,山洞中有些阴冷的山风吹的伊辰一个激灵,一下子就直起身子来,不禁也加快了脚步。

    蓝瑟好像说过······她老师是个灵魂来着吧······应该······不会很恐怖吧?可是······好像······还是有点怕的说?

    双手交叉搓了搓自己的双臂,伊辰一边给自己打着气,一边尽量大步流星地向里面走着。越是在这种时候越要快步走,越是磨叽,肯定就越是害怕。

    终于来到了山洞的尽头,意外地,这里没有任何生物的存在,只立着一把体积巨大的看起来十分破旧的骑枪。

    这难道就是桑德的骑枪吗?真是······好大啊!

    好奇地伸出手抚上骑枪,却在这一瞬间听到了数次升级的提示音和完成任务的系统提示。

    “叮-恭喜您完成了主线任务-寻找东殿守护者的灵魂。物品奖励已放入您的包裹。”

    这简直是天大的喜事啊!伊辰看着自己的等级,有种不可置信的感觉。她从来没想过做主线的分支任务还会给奖励······而且还是整整五级的经验!那可是五十万的经验啊!至于刚才系统提示的物品奖励······竟然是一把紫色的长弓?还是套装?

    “真是万分感谢你的解救。”正在伊辰沉浸在不知是惊喜还是震惊的情绪之中的时候,一道十分浑厚而有力的男低音在耳边响起,把她吓了一大跳。

    她苍白着脸抬起头,发现竟然是位身高足足有两米多的铁塔一般的中年男人,全身上下除了面部都包裹在沉重的盔甲之中,而那虚幻的色彩显然表明他此刻还是个灵魂体。他长的不算英俊,不过笑起来十分友好,跟他的身高比起来真是有够维和的。

    “桑德先生客气了,这是晚辈应该做的。”换上紫色的长弓武器,伊辰对着桑德深深地鞠了一躬。

    “被困在这里二十年了,只能为殿主担心,却什么也做不了。”桑德苦笑,“现在大陆上的情况怎么样了?”

    有了之前老虎的铺垫,伊辰大概清楚他是在问种族的问题,“基本上算是人类占领了大陆。”

    “唉,殿主早就猜到了。”桑德叹了口气,“我现在是个灵魂体,也做不了什么,就先跟着你吧。只有先恢复了神殿才可能知道殿主下一步的打算。”

    哈?要是随时有个灵魂跟在自己身边飘来飘去那还得了?!玩家不都得被他吓死了!一般的灵魂也就算了,长成他这种铁塔模样的······

    桑德见伊辰脸色骤变,也猜到她在想什么了,爽朗地哈哈一笑,“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可以附在你背包里,你叫我出来的时候再出来。”

    呼,伊辰猛地松了口气,“那就麻烦桑德前辈了。”

    桑德点了点头,瞬间化成一缕青烟,消失不见了。伊辰看了看自己的背包,果然多了个物品,名称就叫做桑德之魂。

    正当伊辰准备悠哉地伸个懒腰,慢慢悠悠地往回走的时候,私密频道急匆匆地闪烁了起来。

    有些意外地打开私密频道,发现竟然有好几个人同时给自己发了消息。第一条是linda发来的消息:

    “伊辰,赶快回来!有人要对咱们宣战!”

    接下来是louis的:

    “吊毛别玩了!要拆家了!赶紧回来守!”

    “逗比。”轻笑一声关掉了窗口,接着打开了jason的。

    “研究了些好玩的东西,还差点没弄完,你们要开作战会议的话复制一份内容给我。”

    好玩的东西?

    最后是土豪的窗口。

    “幸运的矢车菊公会对我们宣战,开战时间是今晚十点,在竞技场一号厅,不许迟到。作战会议定在晚六点,咱家店铺,别缺席。”

    开战时间在晚上十点么?嘿嘿,到时候给土豪个惊喜。

    伊辰打开私密频道列表,在不多的人名中很快便找到了孤独行者,正要发消息,发现这个名副其实的练级狂已经44级了。

    “哈喽啊,练级狂,这才过了多久就又升了一级。”

    “我靠,你才是吧,我刚看你等级差点以为认错人了。”

    “哈哈,我刚刚完成了个拖了好久的主线任务,就给了这么多经验。”

    “······你吊。说吧,什么事。”

    “今天晚上十点打群架,来不来啊?”

    “打架当然去了。在哪?”

    “竞技场一号厅。别迟到哦。”

    “ok。”

    满意地关上窗口,伊辰看了看系统时间,现在是游戏时间的下午四点半,也就是说距离作战会议还有不到两个小时。果然还是先在城里转转好解决她的生活职业问题吧!

    从包裹里拿出一个回城卷轴,伊辰就在原地回了城,眼前的景象由那有些阴冷森然的山洞倏然一转,变成了赛博尔主城中人来人往的繁华场景。

    “嗯,炼药师注册······不知道在哪里啊······”伊辰看着密密麻麻的主城地图十分头疼,要不要找个人问问呢?不过她上一次问路,貌似就······算了,不提也罢。

    “那个·····请问一下······”这个刺客打扮的棕衣少年看起来很友好很开朗的样子,应该不会再惹上什么麻烦了吧!

    “哈?!出现了!!!”想不到那个少年一看到她竟然口吐国语,不,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他为什么会一副看见了外星人的夸张表情指着自己?自己······好像只是想要问个路而已?

    “额······那个······我只是想问一下炼药师注册的地方要怎么走······”所以拜托小盆友你不要再用那种发现新大陆一样的眼神看着我了好吗?这里可是在大街上······

    “那种事情我不知道啦!”刺客少年摇了摇头,随后就在伊辰诧异的目光下一把拽住了她的袖子。

    “那个······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去问问别人好了······”伊辰努力地想把袖子从少年手中抽出来,却是试了几次都未果。

    伊辰抬起头,看着少年似乎在跟什么人私密着的样子,皱了皱眉头,“你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少年此刻在做的事当然是通知自己的大哥赶紧过来了,自从被这个女的撞了之后老大就跟中了爱神的丘比特之间似的,一直魂不守舍的,任谁也能看出来自家那个跟万年铁木也差不了多少的大哥是对人家一见钟情了。这消息只用了三分钟就在帮派里传了个遍,大家都好奇的很,究竟能让他们这个铁血帮主动心的得是多么倾国倾城的美女。不过嘛······剧本出来之后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跌破眼镜啊!西罗少年开始毫无节操地期待了!

    “虽然我不知道去注册区的路,但是我大哥知道。”少年眨了眨眼,漂亮的棕色眼眸快速地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我大哥可是很高大很威猛的战士哦!他现在正带着兄弟们在野区练级,我已经给他发了消息,应该很快就过来了。”

    少年怎么可能会知道,常年浸淫小说动漫的伊辰拥有着超乎常人的猥琐思维······凭借着他刚刚对他大哥的几句描述,突然让她联想起了以前国内电视上总是播放的马桶清洁剂广告······威猛先生!

    “咳,那个,你叫什么名字?”从脑海中努力地抹去某些正在上演的奇奇怪怪的画面,伊辰对意淫一个即将帮助自己的人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负罪感。

    “我叫西罗。我今年十六,应该可以叫你姐姐吧?”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叫嫂子啊。

    “嗯,我正好比你大了一岁。我叫伊辰。”对这个开朗活泼的少年很有好感,伊辰打开了他的人物面板,给他发送了好友申请。

    “哇,西罗你好厉害!竟然已经41级了?”40级以上,现在这个时间的话应该都能上等级排行前一百了吧?

    “我一直都是跟着我大哥的,是他厉害。伊辰姐姐也39级了哎,这个级别的女孩子可是不多见呢。”西罗对于自己的大哥可谓是见缝插针地极尽吹捧之能事。大哥,弟弟我能做的都做了,这到时候姐姐能不能变成嫂子,可全看你的表现了!

    “哈哈,真是得见见你的这位大哥,都快被你夸成神了。”伊辰正说着,一声男性低沉磁性的低唤便响在了身后,“西罗。”

    “大哥。”见西罗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想来是他的大哥来了?

    伊辰转过身正欲打招呼,却不想竟是与身后的人距离极近,差点就贴在了那人的胸口上。

    她这个转身时向前迈一步的习惯真是太糟糕了······

    “对不起······”匆匆向后退了两步缓解尴尬,却边退边心生迟疑。刚才距离很近,那人身上的气息······好像很熟悉。

    伊辰这才抬起头来看向来人。接近一米九的高个子,身材极为高大而健壮,黑色镶金边的盔甲之下隐约露出的肌肉含有着爆炸性的力量。如果说他的身材足以让对手和敌人畏惧和颤抖,那么他英俊的面容则是将那分健美与霸气完美地糅合在了一起。

    “你好,我叫伊辰。”面对着比自己足足高出二十多公分的男子,伊辰感觉有些亚历山大,特别是不敢与他那一双极其灼热的鹰眸对视。

    “你可以叫我子阳。”木子阳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心头翻涌着的复杂情绪。能这么快的找到她,已经是他不敢想象的幸运了······

    “咳咳。”西罗假咳了两声。他的大哥真心是个木头,才刚认识你就这么看着人家,万一把人吓跑了可怎么办啊?“那个,大哥你快带伊辰姐姐去注册炼药师吧,我还有事先闪了。”

    说完西罗便人影一闪飞快地溜走了。他可不要留在这里当电灯泡,只是希望他那木头了万年的大哥能稍微开窍一点,好好把握住他费尽心机给他创造的这次机会才好。

    好弟弟,哥哥果然没疼错人!子阳心中暗暗赞许道,随后十分绅士地微微躬下身,对伊辰做出个请的手势,“炼药师的注册点要往这边走,跟我来吧。”

    “麻烦你了。”伊辰微微一笑,这一个云淡风轻的笑容看在木子阳心中却又是心神一荡。

    不得不说子阳真的是个很好很称职的向导,在把自己带去注册点的这一路上给自己讲解了不少有关生活职业以及店铺的细节,对于自己提出的小白问题也都很耐心地一一解答。让伊辰对他比较有好感的是这一路上他都十分绅士地为她挡开行人的碰撞,却又始终很自然地保持与她并行,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我的公会倒也是刚刚买下了一家酒吧。伊辰你过来坐坐么?”木子阳陪着伊辰缓缓走出炼药师注册点所在的小巷,有些期待地邀请道。

    酒吧,那当然是很想去的啦!要知道因为年纪的关系,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她都没有喝过酒。好吧,只在国内喝过一点点啤酒。不过那算酒么?

    只是根据她不太好的时间观念来看,似乎跟土豪订的开会时间也快到了吧。

    “······糟了!迟到了!”看着显示着六点零五分的系统时间,伊辰有些欲哭无泪。怎么和木子阳聊着聊着就这么迟了?虽然在土豪他们眼里自己似乎是有迟到的习惯······可是对天发誓她这次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啊啊啊!

    “怎么了?”木子阳看到伊辰脸上慌张的神色,也跟着心头一紧。

    “我们公会被人家宣战啦,会长本来说六点开作战会议的,这不被我给忘到脑后去了么。”伊辰吐了吐舌头,大不了就是被土豪说教一顿,被louis骂几句逗比,反正linda肯定会给自己说情,倒也没啥好怕的。

    “是我不好。”木子阳此刻真是十分的自责,要不是他自私地想和她多呆一会,也不会害的她在作战会议这种重要的会议上迟到。

    伊辰见木子阳真的一副满脸愧疚低落的样子,连忙摆手,“怎么会是你的问题啊!是我神经一向比较大条,连这么重要的事也能忘了个彻底······不过今天恐怕不能去你的酒吧了,下次吧。”

    “嗯,作为赔罪,下次请你喝我们那里最好的酒。”木子阳说着,将好友申请也发了过去。

    “那可真是期待了!不管怎么说,今天多谢你的带路。”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伊辰对木子阳笑了笑,转身向后面的传送点跑去,一直跑到传送点旁边才回过身来远远地对他挥手告别,“我先走一步了哈!挥挥!”

    木子阳看着她在绚烂的传送光阵消失的位置良久,才缓缓地转过身,向着自己公会的据点走去。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