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捌.首次群架倒计时!
    “竟然又迟到了!!!你有没有一点时间观念啊!”土豪忍无可忍地咆哮道。

    “哼,她这种超宅型逗比还不是想干啥干啥只要是不能吃的东西都不关心。”louis插着双臂在一边冷嘲热讽,“王益,你说时间观念能吃么?”

    “嗯,或许可以试试。”王益现在经过一番苦练已经晋升为中级厨子,托着下巴皱着眉头一脸吃多了金针菇却出不来的苦逼表情。

    见伊辰被一群大男生指着鼻子数落,linda看不下去了,“你们这些男生要不要这样啊?你们就没有迟到过吗?你们迟到了也希望听到别人的冷嘲热讽吗?”

    对!就是这样!linda你简直就是那正义的使者!南丁格尔!额,不对。刘胡兰!嗯?还是不对。邱少云!介个······有了!美少女战士!

    话说其实土豪他们之所以这么愤怒,当然不是因为她只迟到了五六分钟的关系······而是她在跟子阳分别之后,不小心传送错了地方,而且身为一个宅货只要出了门她就极端的路痴,竟然跑了好远才发现传错了地方。于是等她出现在“德玛西亚”的门口的时候,已经是系统时间六点三十五分,而且门口也已经站了一排愤怒的伙伴在等着迎接她了。

    “linda,你别被这家伙的表象骗了。这货十次聚会迟到八次,还有两次是我们把开始的时间推迟了没有通知她。”土豪十分愤怒地揭着某人的老底。linda你看清楚了这货的真面目啊!这货是惯犯啊惯犯!

    “哎呀!这次迟到也不能完全怪我啊!炼药师注册点排长队嘛······我也没办法·····”不能再让linda护着自己了,老底子一被掀出来,这简直已经上升到道义问题了······

    “对这种没记性的,还是得直接上拳头揍她丫,揍到滚地求饶才能解心头之恨。”louis十分阴险地点了点头,瞬间又化身开启全屏嘲讽的提莫。

    “土豪······咱们还是赶紧开作战会议吧,这都已经六点半了······”桃儿虽然并不介意近距离欣赏一场家庭暴力,但是她也不想晚上打架的时候别人暴力虐待啊!她只是个柔弱的30级小奶妈,还不想在游戏的第一天就体验一下死亡的感觉。

    “娘的,开会。”土豪拍了拍衣袖,一屁股坐到会议桌的首席上。

    呼,总算是能进入正题了,还好,不用把自己在主城里迷路的这种丢人事说出来······会被louis那贱人笑话一辈子的!

    见大家都找到了位置坐下,土豪将这次所对战的公会的资料显示在会议桌上,“这就是咱们这次对战的公会,幸运的矢车菊,公会人数43人,其中有战士13人,法师11人,弓箭手7人,刺客7人,牧师5人。等级在20到24级之间的有13人,25到30之间的有21人,31到35级之间7人,另外有两人在36级以上40级以下。”

    “什么嘛,这样的数据我们根本不可能打赢啊。”linda皱眉,这个公会算是规模不小的中等公会了,而他们一共才七个人,“我和桃儿都才只有30级,土豪和王益34级,louis是36级······jason刚刚升到37级。伊辰······伊辰你已经39级了?”

    “嗯,之前跟一位大神一起刷上去的。”伊辰点了点头,不过土豪竟然能够得到对方这么细致的资料,倒是让她有些意外,“土豪你这些资料是哪来的?”

    “情报贩子啊。”土豪一摊手,“花点钱就能弄到,不过也就只有这些了。”

    花点钱就能弄到······不愧是土豪!

    “其实说实话,这次的群架咱们也并不是就完全没有希望。”伊辰轻飘飘的一句话可谓是激起了千层浪了。

    “你脑浆没变质吧?”louis对天狠狠地翻了个白眼,“我一直只当你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没想到他还是近亲结婚留下来的产物!对方光人数就是咱们的六倍多啊亲!”

    “哼,人数就能说明问题吗?”伊辰挑眉,“我说我能给你们找来一个能抵挡二十个人的帮手,你们信不信?”

    啥?一个,能抵挡二十个人的帮手?

    “我刚刚指的是那位单枪匹马的话,如果我们配合,击杀二十个也不是什么问题。”伊辰欣赏着一群人脸上精彩的表情,心情那叫一个爽快。

    如果这句话是其他任何一个人说出来,现在恐怕换来的已经是全场轰然大笑了。

    不过不强的人,能带着二十几级的人坐飞机一样的连升十几级?

    “实不相瞒,我说的这个人就是现在等级排行榜的榜首,孤独行者。他也是个中国人,无意中被我救了一次,在我只有二十多级的时候我们就配合着干掉了二十多号人。现在我升到了39级,而到晚上10点那会,那个练级狂也最少45了。”

    “娘的。”王益狠狠翻了个白眼,“我还以为我做完饭就去狂刷怪已经够疯狂的了······果然你们才是真正的怪物!”

    土豪听到伊辰的叙述,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那应该能确定孤独行者一定会来是吧?”

    “嗯,只要有架可打,加入公会他也无所谓。”伊辰摊手,“咱们公会这才建了第一天就惹来仇家,看来以后的架是少不了。”

    “就算你们两人可以抵挡住三十人吧,可是还有十七人呢?”linda并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强者震撼多久,就算突然加入的孤独行者可以弥补他们之间很大的一部分战力差距,可是也绝对不是全部啊!

    “那些就要看jason的发明了。”伊辰一爪子敲在某只已经睡着的逗比头上,引起一声凄厉的惨叫,“能让他这么投入的发明······总之相信他吧。”

    “好吧。”linda深吸了一口气。尽管她仍然不觉得局势很乐观,甚至他们获胜的希望简直渺茫的微乎其微,但是没人想在战斗还没开始的时候就把自己的公会基金给出去百分之二十。所以,这一战,必须战,而且必须胜!

    土豪侧了侧头,搞笑的事情是他发现会议还没开始他们就已经可以直接进入最后一部分的吃饭阶段了。整场战斗的局势几乎都会压在伊辰和孤独行者的身上,当然还有jason那未知的发明,但是根本就没什么是他们可以讨论的啊······

    “到时候我和司棋,哦,就是孤独行者,我们大概会率先集中攻击对方的牧师,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够秒掉,随后是法师。但是对方的刺客大概会过来偷袭我们的后排,所以王益,louis你们两个务必要守住。至于土豪,我希望你对对方过来偷袭的刺客进行牵制,linda你来解决掉他们。一旦解决掉所有偷袭的刺客,记住务必是所有人,linda和土豪你们就可以集中火力去攻击对方残余的后排。王益和louis你们两个记住,无论场上情况如何,三角阵型,保护桃儿。”伊辰大脑快速运转着,演算着场上可能发生的一切,尽量周到地布置着战术,“桃儿,你的首要任务是保住我和司棋不死,一会儿赶紧吃完饭,在吃完晚饭到十点之前的这段时间尽可能地提升你的等级。linda也是。”

    “嗯,收到!”桃儿像属下对着长官似的对伊辰敬了个礼,俏皮的样子让原本有些凝滞的气氛活跃了不少。

    “ok了。”伊辰站起身,“我还有个特殊培训计划,就先不陪大家吃饭了。一会十点钟竞技场一号厅见面吧!”

    听伊辰这样说,其他人倒是没什么意见,倒是王益不干了,“你怎么能这样呢!这可是哥在游戏里第一次做晚饭给大家啊你都不赏脸!”

    “啊?是你做啊?”伊辰不太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是在不是她不想吃,只是距离十点只有三个小时了,她想炼出几瓶二级回魔药剂来给大家,时间实在是很紧凑,“实在不好意思,我的训练计划要是在十点之前完成团战会多几分把握。要不明天吧?真抱歉。”

    “切,明天哥也要练级去了,谁有那闲心思给你做饭啊!”王益边说边从包裹里掏出几个看起来卖相不错的面包递给伊辰,“呐,这是我做的,比系统做的好吃多了,回复的疲劳值也多一点。”

    “呵,那我就不客气了。”自家兄弟也没必要说谢谢,伊辰接过王益的面包看了看属性,“中级鲜香肉松面包,制作人:王益,食用可恢复疲劳值200点,保质期:3天,食品过期自动销毁。”

    离开了德玛西亚主题餐厅,伊辰直奔主城中的炼药师传承区。她刚刚只是注册了炼药师,但是要想得到药方和药鼎就必须要去传承区才行。

    炼药师的传承区真可谓是人山人海,主要是因为主城中能够炼药的也就这么一块地方,大家自然是都挤在这里。不过还好,自己只是去买药方和药鼎的话似乎是不用排很长的队。

    “一级魔能回复药水药方二十个金币,一级健康回复药水药方五十个金币,初级药鼎两百个金币。”刚刚站到交易台上,那个售货员就一脸慵懒地说。

    啥?这么贵?伊辰的嘴角抽了抽。她看了看自己的包裹,四百零七个金币······这也太肉疼了吧!

    正当她嘴角抽搐地从包裹里拿出一袋装有二百七十个金币的钱袋,却突然发现那售货员脸上是一副看到鬼的表情,“你······你······难道你你你是术士?”

    “嗯,是啊。”伊辰点了点头,难不成这术士还能打折扣?那可就是谢天谢地了。

    “哦,我的天啊。”售货员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胖胖的身体好像一个肉球一样从台子上滚了下来,“快,快来跟我见会长!”

    哈?怎么就要跟他去见会长了······难不成这会长跟术士也有什么渊源吗?

    于是伊辰就在周边玩家有些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之下跟着肉球,哦,不,售货员,一步一步地踏进了那座早就被打上了“玩家止步”标签的炼药师塔。

    “会长!”胖胖的售货员使劲敲了敲炼药师塔最什么?他刚刚说了神鼎两个字是不是?

    伊辰笑得无比谦卑,对着老头深深地鞠了一躬,“还没给会长大人行礼,真是失礼了。请问刚刚会长大人说的神鼎是什么?晚辈急着炼制些药水出来,麻烦会长大人告知。”

    “嗯,小娃娃倒是挺懂礼貌的。”老头点了点头,冲伊辰勾了勾手指,“你跟我进来。卖东西的,还是滚下去卖你的东西去。”

    “是,会长。”售货员点头领命,立马就滚走了。

    伊辰迈着大步子跨过了那扇支离破碎的木门,走进了刚刚老头所在的房间,也就是炼药师塔的最顶端。

    “看见了么,那就是我刚刚说的神鼎。”老头指了指漂浮在房顶上发着金光,一直被伊辰当成是吊灯的东西,“这可是当年黑暗神殿南殿守护者炼狱药神苏维妮的遗物。”

    伊辰抬头看着那金光四射漂浮空中的鼎,张大了嘴巴,有些不知说什么好。

    竟然真的是神殿守护者的东西?那这也就是跟她的主线任务有关了?

    不过很快她的惊喜就被老头接下来的话浇灭了,而且是个透心凉,“只是南殿守护者陨落之后,这神鼎也就成了无主之物,便被我们炼药师公会的几位长老封印在此处,只等着最后的术士前来将它带走。我听说南殿守护者似乎曾有一只很强的守护兽,但是不知为什么在那一战中也不幸战死了,因此这鼎上的血印痕迹才会完全消失。”

    守护兽也战死了?那岂不是说苏维妮这一条分支的主线任务的线索就彻底的断了吗?

    看到伊辰有些绝望的眼神,老头子拍了拍她的肩膀,“无论如何,先将神鼎认主吧。这神鼎是冥族的所有之物,我们连查探都做不到,里面藏着什么也还未可知。”

    “好吧。”伊辰点了点头,现将眼前的团战打完才有时间去考虑这分支任务的事情,“这神鼎被挂的那么高,我要怎么才能够得着啊?”

    “你是冥族人,自然是要你去感应,去跟它交流的。它可不是被挂上去的,我们所做的只是把它封印在这座炼药师之塔里面而已,在这里它是可以自己随意移动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把这里设为禁地。”老头对伊辰竖了个大拇指,“加油吧,老头子我可要出去觅食了,回来就能看到你的成品药水了也说不定。”

    伊辰抬头看着那居高临下的药鼎,整张小脸都皱在了一起。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