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玖.激战就是要风卷残云地打起来! 上
    “呼,伊辰,我还以为你又要迟到呢!”站在竞技场一号厅的大门口,linda冲着小跑赶来的伊辰远远地挥手。

    一旁的louis看着伊辰喘成狗的样子,不屑地一撇嘴,“哼,要不是土豪和王益在那里放私密轮番轰炸她,你以为她能记得时间?”

    “怎么?你好像很希望我迟到啊?”伊辰冷哼一声,从包裹里掏出一捆捆药水,每人派发一捆,“喏,我的特殊训练完成了,这就是成果。”

    “二级珍品魔能回复药水,可在战斗中使用,可瞬间恢复魔法值1000点,同种类药水效果可叠加。”

    “二级珍品健康回复药水,可在战斗中使用,可瞬间恢复健康值2500点,同种类药水效果可叠加。”

    “天哪······”药水入手,所有人都是愣住了。

    “你是怎么办到的?”桃儿兴奋地捧着蓝药,“有了这个,我绝对可以保证加血无间断~哈哈伊辰我爱你!”

    “哎?居然有药水发啊,给我来一份。”是司棋的声音,伊辰转过身,从包裹里丢出一捆蓝和一捆红给他。

    “我的天啊,你真是个怪物。”看过了药物的属性,司棋看着伊辰的眼神跟看外星人也没什么区别了,他赶紧将药水收进包裹,随后去跟土豪握手,“你好,我是司棋。”

    “大神你好!”大家整齐一致的回答。

    伊辰额头上落下豆大的汗珠,她还以为她已经够狗腿的了,没想到这些人更是······一见到大神简直卑躬屈膝得跟什么似的。当然啦,土豪除外。

    看着土豪将司棋拉进公会,伊辰突然发现了另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怎么,jason还没有到么?”

    “刚才私密他的时候他说他在做最后的调试,马上就到。”土豪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五十五了,这个jason也真是会赶时间。

    “久等了。”jason的声音终于响起,不过在大家齐齐投去目光准备好好地嘲讽一番的时候却都愣住了······尼玛这人是jason?

    嗯,长相是没错,高高的个子是没错,只是他不是什么时候换上了一身纯黑色的铠甲,瘦瘦的左臂全部裸露出来,右臂上却覆盖着一层银白色的机甲,不知是做什么用的。他腰间别着一把佩刀,背后则是背着一柄看起来十分厚重的黑色阔剑。

    上午明明还是一副颓丧宅男的模样啊······瞬间换了这一身装备,怎么就感觉那么霸气呢?

    “哈哈,果然你们公会都是有趣的人。”司棋快速扫了一遍jason的行头,肯定地点了点头。

    能让榜首大人点头的行头,外形又这么酷炫······想来,应该没问题吧?

    “那就进去报道吧,也该开始打架了。”伊辰从包裹里也是拖了一捆蓝一捆红出来丢给jason。

    “嗯,我们走。”土豪点了点头。

    九点五十九分,德玛西亚一行人在竞技场一号厅报道完毕。

    “哼,一群愚蠢的中国人。”在准备区的默克尔远远地看着德玛西亚公会的那寥寥几人,“八个人也敢来应战,真是不知死活。”

    “听说他们中午是从蓝恒餐厅出来呢的,公会基金应该有不少吧。”海科便是幸运的矢车菊的会长,说话时眼神中微微露出贪婪的神色。

    “走吧,要上场了,五分钟就把这些渣滓们的骨头都碾碎。”海科的弟弟索利一边揉着拳头一边向场中走去。

    “双方成员请准备就绪。”裁判npc检查着双方的阵营,说道。

    “双方无异议,进入战斗倒计时开始30秒,任何人不得移动。”

    npc刚刚说完,便有一个大大的红色数字出现在两方阵营的中间,并且在一秒一秒地不断减少。

    “啊,对面的人好多啊。”桃儿虽然被队友保护在最后面,可是看着对面黑压压的四十几个人,还是不可抑制地有些发抖。

    “别怕。”一旁的linda也有些紧张,但还是小声安慰她,“我们都会保护你的,放心吧。”

    司棋站在阵型的最前面,因为他要以最快的速度突进到对面的后排。因此,对于对面的挑衅,他也是面对的最多的。口型,吐沫,中指······不过,他却是始终环抱着双臂,冷冷地看着空中那不断减少者的数字。问他为什么脾气那么好了?嘿嘿,中国有句古话,死者为大,死之前就让那群跳蚤再活跃一段时间吧。

    jason站在阵型的右翼,伊辰会这么分配其实主要是因为他右臂上那个不知道做什么用的机甲。不过他的任务可以说是重中之重,牵制住对方所有在前线冲锋的战士。原本伊辰的意思只是尽他所能,毕竟对方的战士足有十三人之多啊!就算他们可能会留下几人防守,以一对多新的形势也不容乐观。不过不管她把局势形容的多么糟糕,jason都始终是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索性也就随他去了。

    阵型的左翼就是负责牵制偷袭者的土豪了。土豪大人现在是相当的不爽,灰常的不爽!论地位他可是会长,结果偏偏是伊辰站在最中间当指挥官······他没办法反驳!土豪一脸无聊地盯着天上那个数字,心想你怎么不走快点,老子也要让你们瞧瞧厉害。

    伊辰站在队伍的最中间,远远地看着对面一脸凶相的敌人,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现在他们这边的气势由于人数远远少于对方的原因有些低落,作为指挥官,她必须要在战前鼓舞起大家的战意,“马上真正的战斗就要开始,大家不要忘记我们之前说过的作战计划。我们为这一战做了那么多的准备,一定会胜利的!”

    伊辰的鼓励很有效果,在最后的十秒倒计时之中,所有人是战意激昂,纷纷摆出战斗的架势,在紧紧盯着对面敌人的同时,余光也一刻不落地注视着空中那漂浮着的鲜红数字。

    ······

    3······

    2······

    1······

    鲜红色的数字瞬间消失!战斗爆发!

    双方刺客率先进入隐身状态,这在战斗之中几乎是约定俗成的事情。在这种两方玩家交战的战场上,先机非常重要,哪一方的刺客能够率先偷袭到对方的后排,哪一方的局势就会占领极大的上风。当然,整个德玛西亚一共也就只有两名刺客,幸运的矢车菊公会觉得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难道一个刺客还能秒掉他们的五个牧师不成?

    除了两方的刺客都是不知所踪,场上的其他人却都像是安排好了一般按兵不动。海科在等,他想看看这屈指可数的几个中国人在他手里能翻出什么花样,而伊辰也在等,等着毒药在敌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深入肺腑!

    就这样,场面极为冷然地对峙了大约五秒钟之后,海科按耐不住了,一声令下,手下便有十名战士整齐地向德玛西亚冲锋了过来。

    必须挡住敌人的这第一波攻势!伊辰向jason大喊道,“jason,拜托了!”

    jason点点头,抽出腰间的佩剑,对身后的伙伴郑重地承诺,“放心吧,他们碰不到你们。”

    伊辰看着jason单手提剑,向着那一群声势浩大的战士们冲出去的有些单薄的背影,一时情绪有些复杂。他只有一个人,可是他的对手却有十个人······而德玛西亚所有的作战计划都是建立在jason能够成功防守的情况下才能顺利进行的。一旦jason提前倒下了,让那些战士得以冲锋的话,伊辰他们就必须同时应对正面冲击和刺客的偷袭······这样一来,深入地方前线的司棋也会变得孤立无援了。

    在幸运的矢车菊发动了第一波攻势之后,海科便十分大胆地下达了命令,令剩下的三名战士掩护着他们的后排缓缓压进,而如果伊辰看的没错,那些法师竟然已经开始吟唱大型技能了。

    如果两方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像幸运的矢车菊这样做无疑是找死。把自己的后排暴露在对面弓箭手的射程范围之内,不是找死是什么?可是他们现在敢这样做,并且一上来就让那些法师吟唱那些足足需要二十多秒准备时间的大型魔法,显然是自大得认为一击就可以干掉德玛西亚。

    注意到潜行速度极快的司棋已经接近了敌方牧师所在的位置,伊辰冷冷一笑,长弓拉成满月开始凝聚暗元素,对准的却不是右翼的牧师,而是左翼的法师。

    即使是隔着几百米的距离海科也能隐隐地感觉到敌方阵营中央那个弓箭手正在蓄力的技能似乎十分危险,急忙开始大声下达命令,“法师们小心那个弓箭手的技能!牧师准备加血,留守的战士掩护,其余人,突击!”

    由于熟练度的增加,现在伊辰的暗魔炸裂已经可以蓄力五秒,当然威力也比从前更加恐怖。暗魔炸裂这个技能最为霸道地地方就是它是个伤害极高的群攻技能,如果是在爆炸的最中心,以伊辰现在的智力能够造成八千左右的伤害。

    感受着手中长弓蕴含着的爆炸性的力量,伊辰拉开长弓的双手都有些承受不住地微微颤抖,在被弓弦勒得毫无血色的右手松开的那一刹那,大声嘶吼,“战!”

    这是一个信号。

    “幻魄!”得到伊辰的攻击指令,司棋在脱离的隐身状态的瞬间立刻使用出他的幻魄技能,在三分钟以内免疫一切物理攻击,并且令他的身形变得虚幻不易看清。而这时伊辰那经过五秒蓄力的暗魔炸裂也到了。

    “砰-”蕴含着狂暴能量的暗元素在五个毫无准备的可怜的牧师之间轰然炸开,最中间的那个倒霉的牧师被这一炸轰得连灰都不剩。怎么会这样?牧师们一边疯狂的为自己加血一边在脑海中问着这个盘旋不去的问题。刚才那个弓箭手的技能不是瞄准左翼的法师群的吗?怎么可能在出手的一瞬间突然变化呢?而且他们牧师虽然防御不高,但是血量也有**千的啊!怎么可能被这弓箭手一个从来没见过的技能打掉半管血量?

    然而,牧师们的悲剧还没有结束。他们还没有来得及给自己多加上两口血喘息一会儿,便听到了身后来自伙伴的惨叫······天啊!这个黑衣刺客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有着伊辰刚刚释放过暗魔炸裂后空中弥漫着的黑雾一般的暗元素做掩护,司棋便可以无所顾忌地展开攻势了。首先是发动技能突刺,如鬼魅一般瞬间接近单位并发动攻击,接下来在该单位身上的物理攻击加成百分之五十。紧跟着便是他自创的一套组合技能,秒杀三连刃,是由三个施展难度很高的技能组成,能够攻破敌方护甲且造成百分之五十持续减甲效果的破甲之刃;对暴击伤害加成百分之三百的狂暴之刃;能够对敌人造成连续三次三倍物理输出的三叠月刃。

    刺客这个职业在很多人看来都很简单,只是因为他们的技能几乎全部都是近身技能,而且需要极快的速度,因此在战斗中往往根本看不清他们的动作。

    就像现在,海科所能看到的就只有一道若隐若现的黑影瞬间从后方冲进那团暗黑粉尘之中,随后除了匕首在空中以各种诡异的角度划过的一道道寒光,还有那延迟在空中绽开的那些炫目的技能连招光晕,却是根本看不清施展者的人影和动作。

    只顾着自保的牧师们自然是没工夫去看海科此刻的脸色。怎么可能?就刚才那一箭······那声巨大的爆炸,竟然直接带走了他们牧师团队中的一人······现在仅剩的四人也是全部残血,只能勉强自保,根本无暇顾及前排的战士。

    突入他们后排的那个刺客更是可怕了······一个在紧急回复之后血量已经达到六千的牧师,甚至身上还带着持续回血的buff,怎么可能会被他在两三秒的时间之内击杀?

    要知道刺客这个职业的技能冷却虽然都极短,但是如果是想要连接其不同的技能进行组合,那也是需要极快的反应速度和反射神经的啊!

    海科看看黑雾中那几乎没有间断的技能光晕,还有短短十几秒就已经全部被清空血量的牧师们,额头上落下豆大的汗珠。这个家伙,真的是人吗?

    原本没有安排人去后排防守是因为对方只有两个刺客,而其中一个也已经现身在了对方本身的阵营之内······可是谁能想到仅凭这一个刺客竟然就能赶在法师们的大型魔法完成之前就秒掉所有的牧师?

    “全部弓箭手,火力集中狙击那个刺客!”这个万分紧要的关头,法师们的大型技能绝对不能被打断,“所有刺客全力突击对方后排!干掉敌方弓箭手!”不能再犹豫了,海科立刻下了决断。此时己方的牧师虽然都已经被秒,但是他们还占有着人数上的优势!除了正在和对方一名刺客纠缠的两人之外,他们还有五个人可以攻击对方后排!

    因为他的这一条命令,弓箭手们无情的长弓纷纷指向了仍然站在逐渐散去的黑雾之中的司棋!

    顷刻之间,漫天的羽箭如雨点一般密集地打向司棋!

    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真的坦克也要被打成筛子了吧?几位弓箭手们仍然不停地向黑雾中放着自己的技能,只是心中都已经放松了很多。只要解决了这个刺客,就可以集火战场上的那个战士了!那个战士才是真正的敌人啊,一个人就纠缠住了他们十名战士,必须要尽快集中火力把他解决才行。

    然而,一切真的有他们想象的那么顺利吗?

    当空气中狂暴的暗元素终于彻底消散,呈现在他们眼前的不是他们所想当然的灵魂碎片,而是一道有些虚幻的人影!

    属于刺客的紧身黑衣穿在他身上,此时,此刻,充满着肃杀而凛然的寒意。他就那么坦然地从万箭丛中缓缓穿过,所有的羽箭打到他身上却都是穿透了过去,没有任何的效果。

    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弓箭手们面对着这样一个迈着缓慢的步伐向他们走来的刺客,已经恐惧到了极点。他一定不是人类!绝对不是!这样虚幻的形态,这样恐怖的能力,他难道是来自地狱的死神吗?

    终于走到自己的技能释放范围之内了。司棋看着那些面露惧色,甚至已经忘记了攻击的弓箭手,展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突刺!

    那个刺客······真的太恐怖了······

    “索拉,默克尔,你们快去缠住他!”看到那个刺客竟然在七个弓箭手的剑雨之下安然无恙地走了出来,海科已经快把一口牙齿都咬碎了。竟然这样一个刺客进入了弓箭手的阵型里,还是一群已经放弃了抵抗的弓箭手······不过就算这样,也没有任何人能想过一个六千多血量的弓箭手会被一击秒杀啊!

    不,那不是一击!虽然看在他眼中的只是当那个刺客突刺到一名弓箭手的身上之后就直接将他秒杀,但是,空中却突然蔓延起了三道技能光晕!难道说,这个刺客在一秒钟之内释放了三个不同的技能?

    连续三次使用突刺叠加秒杀三连刃,司棋刚刚回满的蓝量又一次空了。他就这么在剩余的几个寒蝉若禁的弓箭手身前大大方方地掏出几瓶蓝药,快速地灌下。

    他已经注意到了绕过法师群向他冲来的两名战士,虽然他现在拥有着物理攻击免疫的状态,但是战士有很多硬直技能,同时又防高血厚,可以说是刺客的天敌。一旦被这两名战士缠上,他就肯定来不及去打断法师的大型魔法了。

    剩下的四个弓箭手,必须要速战速决!回好了蓝量,便又是下一轮屠杀的开始!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