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拾柒.天黑请闭眼 上
    嗯,好软,好舒服,也好温暖啊······自己的那张小床什么时候这么软了?而且她也从来都是睡觉前忘记开空调的主啊,怎么会这么暖和呢······

    等等······这好像不是她的床?

    猛地睁开眼,入眼的是落地窗外透进来的刺眼阳光,还有暗红颜色的四方床帐。这张柔软的大床也显然不是她的······那这里是哪里?

    伊辰有些惊恐地猛地坐起来,发现自己身上竟然还穿着游戏里面的黑天鹅时装,原本被她盘好的长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散落了下来。

    让她好好整理一下······他们昨晚打了boss,然后她就跟着木子阳去了他的酒吧,而且是他的房间······自己似乎只喝了半杯酒就······

    捂脸!她没脸见人了!第一次喝酒就宿醉,而且还是睡在了一个不算很熟的男人家里!而且还霸占了人家的床一个晚上!虽然这是游戏······但是她矜持的本质还是有那么小小的受不了啊有木有!

    正在伊辰处于极度的羞愤郁闷之中,突然听到了一声私密的消息提示音,她捧住脑袋,有些挣扎着打开了消息。

    “孤独行者:哟,今天上线很早啊?”

    不是很早······是昨晚根本就是在游戏里睡的觉!伊辰愤愤地看了一眼系统时间,早晨7:30,确实很早。

    伊辰从枕头上拾起盘发用的发带,一边重新盘头发一边给司棋回复,“不小心起早了就早点上线了。你也很早啊。”

    “哥都是这个点上的,只是你们都起的太晚见不着哥的勤奋。”

    “怪不得一直是等级排行榜第一,每天刷等级刷得都不要命了。”

    “这边打副本缺个人,你来不?”

    “来啊,有大神yladygaga······谁能告诉她吊在天花板上的那是个神马玩意······

    “呕-”王某人已经吐开了,伊辰脸色一片青白地挪开了目光······她最讨厌,最讨厌那种像大豆虫一样软绵绵毛乎乎爬起来“噗叽噗叽”的软体虫子了!最恶心的是这只大概有一栋三层楼那么大的肉虫子还是从不知道多高的天花板上用丝吊下来的吊死鬼!触角上似乎正在分泌着浑浊的不明液体,软趴趴的躯体上竟然长满了一个个拳头大的嘴巴,每一张一开一合的嘴巴都在流出恶心的粘稠液体,要不是有这个萨尔斯护盾在,恐怕已经滴在他们身上了!

    “这游戏的美工有点特别啊······”全场貌似就只有jason一个人神色没变了,他脸上的表情非但不是嫌恶反而是欣赏,“不错,这口味够重的。”

    “你给我闭嘴······”在她忍吐忍得无比辛苦的时候他竟然敢给她夸美工,“赶紧想想怎么干掉这货吧······我受不了了······”

    jason拿手比划了一下“大豆虫”的高度,“这种高度倒是还在七剑的工作范围之内·······不过······如果我判断的没错,这家伙的身体百分之七八十都是由成分不明的液体构成的。”

    嗯,七剑的话,攻击手段肯定是要在目标身上翻搅一番的。但是要是在这个家伙身上翻搅一番(此处省略极度恶心的五百字)······呕!!!

    在jason的巧言妙语之下队伍里吐得天昏地暗的人又多了一个,于是现在队伍里的生力军就暂时只剩下三个人了。为什么是三个人呢?萧潇还没从刚才对黑暗的恐惧中缓过劲来,而司棋也不愿意她看到天上吊着的那种恶心的东西,萧恒自然也不愿意自己的妹妹看到,于是几个人就无声地达成了一致,抱着的人站着观望,吐到虚脱的人坐着观望,剩下的三位战斗人民拥有一切指挥和最终解释权利。

    “那么,两位仁兄有什么高招?”jason一副十分放松的样子,把双手枕在脑后,丝毫没把这场战斗看作是一场战斗。他要解决那只大豆虫的方法可是多了去了,而且绝对一种比一种华丽酷炫······什么开膛破肚啦,撕肠绕指啦,在这虫子体内灌满剑气看着它扭曲挣扎上十分钟爆体而亡啦······不过这些手法都被伊辰严令禁止了就是了。

    “它趴在那么高的地方,攻击就交给我来吧。”萧恒摊开白皙修长的手掌,那枚火红颜色的火灵珠便自动漂浮到了他的右手手掌之上。

    “嗯,这珠子挺有意思的。”jason仔细地瞅了瞅萧恒手里的火灵珠,他虽然不是魔法师,但是也能看出来这颗珠子大约是能够自动凝聚十分精纯的火元素,只是耗不耗蓝就不知道了,“是你这个隐藏职业的武器?”

    萧恒点了点头,火灵珠金红色的光芒大放,其中竟然有一道道火焰从中钻了出来,像一颗颗卫星似的绕着火灵珠飞行,“我的职业是元素师,可以操控不同元素属性的灵珠同时使用不同属性的魔法。”

    等等······他刚刚说······同时?!

    清朗的话音未落,萧恒左手边的银色袖袍一阵波动,他轻轻地翻起左手手掌,一颗银白色的冰灵珠便浮现在了他的掌心之上,随着银华的流动一缕缕银色的火焰也从其中钻了出来,以冰灵珠作为中心运转着。

    萧恒他······到底想干什么?伊辰此刻正坐在一旁的不远处,欣赏着此刻那冰火交融的绚丽美景。同时施展出冰与火······他想要怎么做呢?

    jason看到萧恒一左一右托着两个极端属性的灵珠的动作,并没说什么,只是伸手握上了背后重剑的剑柄,“七剑,开匣!”

    “嗡-”的一声轰鸣之中,jason在七剑化刃的耀眼白光之中借助着银色火焰的推进力一步踏空,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就腾身冲出了火焰护盾的范围!

    吊在天花板上对着下面的几个人类垂涎欲滴的大虫子早就在等着这样的机会了。要不是这个护盾是让他极为畏惧的火属性,他早就将这几个人类全都吞入腹中了!

    仰天发出一声诡异的怪叫,虫子用力地喷出一口浊色的粘液,直直地向着jason射去!

    “七剑,绝杀式!”没有丝毫的犹豫,jason让七剑都附着上最为浓郁的剑气,毫无畏惧地迎上虫子的粘液攻击!

    在他这几天对控剑能力的练习之下,现在的七剑绝杀式已经不再是天魔乱舞,一同毫无规律可言的乱刺了,七把剑以他为中心在他身周狂乱地旋舞着,炫目的彩色剑气在极快的速度之下仿佛在他身前形成了一道坚实的屏障,很轻易地便将粘液化解,向虫子直插而去!

    这个人类简直太可恶了!虫子又是发出了一声诡异的怪叫,这次不是从他头部的嘴里了,从它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嘴巴里,都开始向外吐露出什么绿油油的东西!

    好······好恶心······呕!刚刚从呕吐中缓过来的王益小盆友很不幸地又看到了这凶残的一幕,白眼一翻直接趴在一边大吐特吐。再看看伊辰,虽然脸色还是一片苍白,但是不得不说吐着吐着她已经习惯了。最幸福的就要数萧潇了······这小妮子大概是刚刚被吓得不轻,现在窝在司棋的怀里睡得正香呢,

    这绿色的东西好像很麻烦的样子啊······不管怎么看都有很强的腐蚀性和附着性,要是作为近战的自己被困住就糟糕了,今天桃子可没跟来。jason飞快地对眼前的局势做出了判断,在看到从下方蔓延上来的一道银光之后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发动银色火焰向斜侧下方闪避。

    jason的判断十分准确,那道银光正是司棋的冰系技能,冷凝光束!那道光束前进的速度并不快,却好像一把锋利的冰刃直直地刺向此刻吊在天花板上刚刚发动完强力一击的大虫子,将它封禁了晶莹剔透的冰凌之中!

    “好······好帅气······”伊辰有些愣愣地看着方才施展完一个冰系魔法的萧恒,他左手上绚丽的银色光芒还没有平息下来,右手上凝聚着的爆炸性火光确实在这一瞬间冲天而去!

    竟然是普通火系法师的爆裂火球······

    “简直碉堡了······”王益从地上翻转过来,这会儿他已经顾不上什么吐不吐的了,“以后萧哥就是我偶像了······”

    萧哥······王益你也太自来熟了吧!人家跟你关系有那么好吗!伊辰嘟了嘟嘴,转头看向空中那已经化作经验消失不见的虫子,伊辰松了口气,拍拍衣服从地上站起身来。

    “你们没事吧?”萧恒转过身,银色法袍一尘不染,笑容优雅如常,如果不是一银白一金红两个灵珠还在他身侧盘旋着没有收回,恐怕没有人会以为刚才那样的两个连续中型魔法都是他放出的。

    “没事了。”伊辰注意到他关切的目光,内心有些说不出的小雀跃,“刚刚那个只是一只小怪而已吗?”

    萧恒调出任务面板看了看,了然一笑,“算是个小头目吧,是我主线任务要收集的小boss之一。”

    “还是加快一点进度吧,我真是忍不住想要从这种生瘟的地方出去了。”王益费了半天的劲才终于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刚才连续两次的呕吐让他的体力值都红了。

    于是,几人稍稍整装,除了萧潇还在司棋温暖的怀抱里做着美梦之外,他们将能够使用灵珠照明的萧恒簇拥在中心,在黑暗中缓慢而警惕地移动着。

    在绝对的黑暗之中,有两样东西是无比危险的。一样是完全没有视野造成的心理恐慌和过度警戒,还有一样就是因为绝对的黑暗变得极为迟钝的感官。

    不过,有着蓝卿和萧恒在这黑暗之中可以说是天衣无缝的配合,即便是萧恒那变换着光芒的灵珠也不怕会吸引来什么隐藏的危机。只要是接近他们五百米范围之内的怪物,都会通通被蓝卿察觉了。

    ————————进入大修倒计时!!!求收藏推荐点击投票~~~————————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