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贰拾壹.木家长老会 上
    从温城郊区一路狂飙到了温城市中心,在木子阳最最后一个潇洒地泊车入位将车停在一处院落的门口时,才不过花去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

    “大哥车开的真是越来越牛叉了······”西罗解下安全带,身手灵活地从车里翻了出来,晃了晃有些晕晕乎乎的脑袋,“再被你这么晃上半小时,可能我还真挺不住。”

    “有本事下次你来开。”木子阳将车钥匙放进西装口袋中收好,之后便站在一边不动了,眼神颇有些复杂地打量着那扇阻隔着他们和院落中建筑物的大铁门。

    西罗见木子阳沉默,索性也不说话,环抱着双臂表情严肃,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没让两人等太久,大约也就两三分钟的时间,大铁门发出一阵沉重而刺耳的响声,两个年轻的同样是身穿着西装的男子从门内走了出来,十分恭敬地走上前来给木子阳和西罗行礼,“少族长,西罗少爷,长老们在里面等了很久了。”

    “带路吧。”木子阳点了点头,那两个穿着西装的男子也不再多话,其中一个引着他们两个进去,另一个则是在他们进去之后才缓缓又关上了那扇沉重而高大的铁门。

    木子阳一边跟着引路的男子向会议室走,一边则是在用余光打量着这里。长老会的这帮人平时都是不在枫国的,而是分散在中国各地,要不是游联搞出来这次的事情影响实在太大,也不至于惊动得他们都聚集在一处。这个长老会的据点虽然是他们临时找的,但是设施却一应俱全,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也安排规划的井然有序,不知道这次长老会的首席长老是谁呢。

    “少族长,西罗少爷,会议室到了,请进吧。”青年男子十分恭敬地在门口鞠躬行礼,却没有进去的意思,显然是受过专业的训练。

    “你叫什么名字?”木子阳倒是对这个青年男子有些兴趣了,长老会的那些人大多是些老头子,少有的几个年轻一辈也都是年轻气傲自视甚高,而且以长老会的人的性格,恨不得带来的人都穿旗袍唐装黄马褂才好,怎么会让自己的手下穿西装呢?

    青年男子十分礼貌地笑了笑,“属下樊影,隶属听雅小姐一支。”

    “听雅······”

    “听雅?!”

    听到这个名字,木子阳和西罗的脸色都是一变,木子阳只是眉头微微一皱便恢复了往常的神色,西罗却是受到了不小的惊讶。

    “怎么,听到我来就这么惊讶么?”会议室的门发出“咔嚓-”一声轻响,接着便被人从里面拽开了。

    下意识地,屋外地几人都将目光投去,之间洋洋洒洒的阳光之下,是一位肌肤如粉雕玉琢一般的少女,此刻正将身躯半藏在门后,只可见她一头顺肩而下的乌亮青丝和如月一般闪烁着柔柔光芒的眼眸。

    “你不是身体不好吗?不好好待在川西休息到这里来干什么?”西罗剑眉大皱,这个女人到底在搞什么!

    “我说西罗哥哥,你不要太没有礼貌了哦!我现在可是长老会的首席,按照规矩你现在应该尊称我一声首席大长老才是啊!”听雅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从门后走了出来,一身浅粉色的团锦印花缎织旗袍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完美地勾勒出来,只是那浅淡的颜色更是衬得她的肤色有些苍白的毫无血色了。

    西罗看到她苍白的近乎透明的肌肤,张口想说什么,却又被少女嘴角那温婉的笑容憋得说不出口。

    木子阳拍了拍西罗的肩膀,“听雅,好久不见了。”

    “嗯,子阳哥哥比几年前更帅了呢。”听雅微微一笑,这才意识到他们几个仍然还站在会议室的门口,赶忙侧过腰身为木子阳和西罗让出条道路,“先进去再说吧,几位长老还等着呢。”

    走进宽敞而明亮的会议室之中,入眼的是一张足有四五米长的木质会议长桌,长桌除两端各放置了一把镶有红宝石的沉重木椅之外两侧各坐着三人。

    木子阳将目光快速地环视一圈,发现这次长老会派来的这六位代表自己竟然只认识其中的一位,那就是在中国时与自己父亲木海这一支十分亲近的木成。木家分支极多,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势力加起来多多少少大约有五六千的直系血脉,这还没有算上旁系,因此就算他所继承的算是木家的根本,对于长老会的这些人也根本说不上认识几个。

    “众位长老们,这位便是我们木家下一任的族长,木子阳。这位是子阳的弟弟,名叫西罗。”听雅首先向长老们介绍了木子阳和西罗两人,果然不出木子阳意料,这些长老会的老家伙都是些心高气傲的主儿,自己的父亲还能震慑,但是对年龄只有22岁的自己却根本就是视若无睹。

    木成大概也早就料到会是这种情况了,毫不在意地大声跟木子阳叙旧,粗犷的嗓音简直让地板都震了三震,“嘿,几年不见,小娃子越长越壮实了!看来再过两年我这把老骨头就干不过你了啊!”

    “成爷爷您老当益壮,怎么会呢。”木子阳一笑,十分自然地将目光移向木成身旁的白发老者身上,“爷爷能给我介绍一下这次长老会的成员吗?”

    “都是你们这几个臭老家伙,在我们子阳面前还非摆什么谱。”木成看着那几个老不死的家伙一脸爱答不理的表情就气不打一处来,指了指他身旁穿灰色毛衣两眼眯成一条缝笑得一脸狐狸相的老头,“这位是木寒长老,我们都叫他老狐狸,你最好离他远点儿。”

    木寒听了木成刻薄的评价却并不动怒,两条缝一样的眼睛隐隐露出一样的精光,那种狐狸一样的笑容看了让人极其不舒服,“长老寒见过少族长。”

    再将目光移向老狐狸,哦不对,是木寒的旁边,那里坐着的是一位脸上皱纹丛生的老太婆,看年纪似乎足有七八十,看着木子阳的表情虽然不能说充满敌意却也能说是凶神恶煞。

    “那位老婆婆名叫木玲。”对于她木成并没有多解释,却在转过头在木玲看不见的角度悄悄对木子阳龇牙咧嘴地做口型,大意是告诉他此人最好不要招惹。

    木子阳点点头表示记住,将目光放到了另外一边。首先入目的是一位身穿着暗红色唐装正襟危坐的老人,一脸肃穆凛然的神色仿佛什么都入不了他的眼一般,虽然面上的皱纹透露了他的年迈,但是他直挺的背脊和沉稳的目光却仿佛训练有素的军人。

    “这个老贱人叫木晟,你别看他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其实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木成大手一挥,嚣张的语气毫不掩饰,听得木子阳心中一阵忐忑。不过木晟真的是个人物,这样被木成挑衅都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却仍是一句话没说,甚至身体连动也没动一下,根本不屑于理他似的。

    这么好的定力,怎么可能真像木成说的那样是所谓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啊······木子阳心中略带几分敬佩地打量了木晟一番,他隐约觉得在这些人里面只有他是可靠的。

    “老贱人旁边那个穿花毛衣的是木秋,蠢货老鸟一只,干什么你都不用理他。”

    小老头儿木秋原本还在座位上偷乐了半天,他早就听说长老会里木成是出了名的毒舌,果然在小小年纪的少族长面前一点面子也没个那几个老家伙留。可是他一向是交友广泛不曾招惹过这个老东西的啊!竟然也被这老东西不分青红皂白地贬低了,还说的那么不堪!

    “你说谁是老鸟儿呢!”木秋气得吹胡子,跟木成直瞪眼。

    木成也不理他,指了指他身边坐着的最后一位长老,“呐,那最后一位嘛是木禹长老。”

    对这最后一位长老木成也并没有多做介绍,也没有任何私底下的小动作,反倒让木子阳心中多了几分凝重。木禹长相十分普通,略微生出皱纹的面容看上去不过五十多岁的年纪,身穿一身灰色的复古长衫,全身散发着一种十分淡然宁和的圆融气息,面上也并没有任何特殊的表情,但木子阳却对他莫名地生出了几分警觉。

    ————————我是那哀怨的分割线————————

    呼,已经上了好几天的分强了······可是在下真的很失望很伤心很难过很哀怨啊······收藏没怎么涨······推荐也没涨······连评论也一个都木有tt

    在下知道这篇文确实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也正在努力大修······

    所以还是请各位支持一下吧!你们的支持是在下写文的动力!哪怕多出一个收藏、多出一张推荐在下都会很开心的!

    如果有任何意见请不要大意地在书评区提出来吧!在下会认真思考认真修改的!谢谢!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