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贰拾肆.幻象荼蘼
    这里,是哪里?

    伊辰勉力想要睁开双眼,但是全身却仿佛被灌了铅似的,让她根本动弹不得。这种深陷于黑暗之中苦苦挣扎却又无处可逃的禁锢感······是那样让人窒息,也是那样的熟悉。

    “辰儿你没事吧?”一个女生温润好听的声音在此时蓦然响在耳畔,伊辰不由得浑身一颤······

    天下间,曾经,能这样叫自己的只有一个人······

    “莉莉······”伊辰的声音带着无法控制的颤抖,仿佛顷刻间在那没人看见的灵魂深处已然泣不成声。

    “你到底怎么了?”女生的声音中带了几分隐隐的担忧,“怎么闭着眼睛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要再靠近了······不要再靠近了!黑暗中的伊辰就像一只被捆绑着的受伤的小兽,想要挣扎,想要尖叫,想要逃出黑暗的魔掌,却始终无能为力。曾经被她深深掩埋的那些绝望,无助,鲜血淋漓,那些原本已经破碎成了碎片的记忆,仿佛被施加了魔法一般,正在一片片粘合着,修补着,成了一面闪烁着要以光芒的名为前尘的镜子,让她即使在黑暗中也能清楚地看到那些不堪的过往,那个在深渊最深处无助呼喊着的自己。

    原来,时间并不能消磨一切。原来,刻入骨血的绝望无论如何也无法遗忘。

    每个人心中都住了一只魔。他会在你渴望着幸福和充满着希望的时候不甘地跑出来,将你对美好未来的憧憬粉碎的七零八落。他会毫不留情地践踏你对尊严的坚持,将你狠狠地踢翻在地还不忘末了再在你的心口上才上两脚。你以为你失魂落魄的时候他就会放过你吗?当然不会!他会变本加厉,火上浇油,断绝无助的你的最后一点希望,在转身之时还不忘嚣张地仰天大笑。

    那样可怕的日子,伊辰曾经日日煎熬。可幸的是,她在濒临崩溃的边缘,学会了遗忘,却不是遗忘别人,而是遗忘自己。只要将自己这个存在严严实实地找个角落隐藏起来,或许用上几层十几层牛皮纸和帆布包上,那只恶魔应该就不会发现了吧?

    然而,当这一层又一层的伪装,或者说是保护,毫无预兆地被人狠狠揭去的时候······

    一只温暖的手,缓缓地贴上了她的额头。那不是属于黑暗的温度,却仿佛是一道和煦的阳光,将她照亮。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伊辰颤抖着,睁开了眼睛。

    有些刺眼的阳光刺激得她干涩的双眼有些生疼,但是她却顾不了那么多了。

    她只想睁大眼睛,仔仔细细地看看眼前的女生。看看她那曾经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魇之中的美丽眉眼,巧克力色的齐耳短发在阳光的倾洒之下将她嘴角本就甜美的笑容衬托得更加温柔美好。

    “什么嘛,没有发烧啊!”巫莉一只手托起小巧的下巴,做出一副正在思考的样子,“看你又是闭着眼睛又是浑身发抖的,我还以为是生病了呢!”

    伊辰张了张口,有千言万语想对她说,却又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她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能够与她重逢,能够再一次看见她的容颜,她的笑容······

    只是,站在这里的她,是真实的吗?她自己呢,又是真实的吗?如果莉莉没有死,那么那些鲜血淋漓,折磨了她四年的记忆,又是什么呢?

    想到这里,她有些慌乱地四下看了看,入眼的是极为熟悉的学校操场,还有操场后那一栋高大的红砖教学楼,教学楼前种着一排高大的绿油油的梧桐树,郁郁葱葱的树冠里不知藏了多少知了和秋凉,正在拼了命地叫个没完。

    这一切的一切,就仿佛是她们从前某个放学值日后的下午······熟悉,却又让伊辰心底隐隐地产生了几分不安和恐慌。

    见伊辰一直是一副心不守舍的样子,巫莉有些好奇了,微微提升了音量想要引起伊辰的注意,“你今天真的好奇怪哎!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还一直憋在心里一句话也不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啊!”

    “我······没事的。”伊辰摇了摇头,“我们赶紧回家吧,小卓他们要等急了。”

    “不会啊,时间还早呢。”巫莉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才四点钟,咱们先去地下街新开的甜品店吃点冰淇淋吧!”

    地下街?······地下街······地下街!

    她们怎么能再去那里······绝对,不可以!

    不想再回到那黑暗之中苦苦挣扎,不想在每一个梦魇与混沌之中煎熬着生存。

    这一次······她一定能够扭转命运!她的,她的,他们的······

    “今天就算了吧······”伊辰微微皱着眉头,抬起一只手捂着肚子,“我今天肚子很痛,估计是吃不了冰淇淋了。”

    只要他们不经过地下街,就不会遇上那两个人了吧······不仅这样,她们还要改变一下平时回家的路线,走在人多的地方才行!

    “啊,怎么会在今天啊。”巫莉当然知道伊辰所说的肚子疼是什么意思,急忙说道,“那这样好了,我给大哥打个电话,让他开车过来接我们好了。”

    “那就麻烦了。”伊辰应答着,心中的思绪却已经变得无比复杂。当年巫莉也是提出了让巫峰从公司赶过来接他们回家,只是伊辰却拒绝了······之后又耐不住莉莉的再三要求,两人才会去了地下街······如此说来,如果她当初没有一开始就拒绝莉莉的提议,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呢?

    巫莉听到伊辰这么说有些不满地摆了摆手,“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你今天肚子不舒服,当然要让我哥来接啦!我哥存在的意义还不就是用来给你使唤的。”

    巫莉机灵的很,她才不会给自己数落她的机会呢,赶紧跑出几步用手机打电话去了。

    若是放在四年前被莉莉这样调侃,伊辰恐怕已经发作了。只是她现在看着莉莉一脸笑容的样子,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只要莉莉能够开心,她怎么样又有什么所谓呢?

    挂掉了电话的巫莉一路小跑着回到伊辰的身边,表情和语气都带着几分八卦的意味,“呐,我刚给大哥打了电话,他一听你身体不舒服紧张死了,二话没说直接就要过来接我们呢!”

    巫峰······这个名字和记忆中那张写满了担心的苍白面孔重叠在一起,伊辰的心口重重地一痛。他,也是她选择了去遗忘的人之一······不知道他如今怎么样了呢?

    面对着无比沉默的伊辰,还有她有些苍白的脸色,巫莉有些担心。自几年前尹家将伊辰送来巫家开始她们两个人就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她还从来没见过什么时候伊辰这样心事重重过,而且仿佛复杂到她也看不透了似的。

    她,有些害怕。

    一阵夏风吹过,两人的心思微漾。

    “辰儿,还记得你刚来我家时候发生的事情吗?”巫莉侧过头,仿佛是在考问伊辰似的。

    思绪飘回到从前,伊辰的嘴角也不由挂上了轻松的笑容,“怎么会忘记呢?我记得我刚到你家的时候气氛可尴尬了,你哥冷冷的坐在那里把我吓了个半死,小卓也是整天捧着本编程书看,第一个跟我说话的人还是你来着······”

    “对啊对啊!哈哈你第一个晚上还睡不着觉,非要跑到我房间里来打地铺!哈哈,这事儿你记得不?”

    “额······我那不也是因为房间太大了嘛······而且当时我住的那个房间真的很恐怖啊······”

    “算了吧你!明明就是胆子小!”巫莉抬起下巴,甩了甩一头漂亮的巧克力色短发,“终于抓到你的把柄了,嘿嘿,你要记着你有把柄在我手上了哦!”

    伊辰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好吧,她承认她就是胆子小,而且不善言辞怎么着?

    只是看到她眼眸中流转着的璀璨神光,那天晚上她所说的话,竟然一句一句地仿佛犹在耳边······

    “哥?你来啦!”不等伊辰开口,巫莉已经兴高采烈地迎了上去。

    “恩。”匆匆赶来的巫峰随意的应了一声,顾不得看自家妹妹,却是将更多的目光放在了一旁的伊辰身上,低沉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焦急,“你没事吧?”

    这样的语气,这样的眼神,与当时在地下街,他看到自己的眼神是那样的相似。

    伊辰正想摇头说自己没事,却突然想起来自己刚刚让莉莉打电话把巫峰叫来的理由,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还好,就是有点累了,想早点回家躺一会儿。”

    “没事就好。”听到伊辰的确定,巫峰也松了口气,这才将目光转向自家的妹妹,却见到自家妹妹气鼓鼓地撅着嘴。

    笨死了!哥哥简直是无可救药了!一点风情都不懂呐!按照小说里这会儿男主早该霸道地一把把女主横抱在怀里了!果然哥哥你就是没有当男主的命吗······

    “走了!回家!”巫莉也不知是在跟谁置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摇头叹气地向校门外走去。

    莉莉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起来她才比较像来了大姨妈情绪不调的样子?

    伊辰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跟了上去,她可不想让让莉莉走出她的视线范围之外了。更何况,跟巫峰呆在一起,这局面才更加尴尬吧······

    但是不管怎么说,能看到莉莉的笑容······

    伊辰扬起头,任天空中倾洒而下的阳光将她洗涤,这种感觉,真是温暖的令人心醉,让她穷其一生也想要沉沦······

    “伊辰?伊辰?”

    是谁?

    “伊辰······”这是谁的声音······

    低沉,沙哑,带着几分焦急,听上去有几分陌生的熟悉。

    终于,伊辰撑不过那人一声又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唤,努力地睁开了沉重的眼皮,黑暗的视线缓缓变得昏黄。

    那人见她转醒,声音很是激动,“你终于醒了······伊辰······”

    眼神中的激动掩饰不了他神色上的憔悴。

    那样容貌英俊,气宇不凡的一个人,如今跪坐在地上,像抱着易碎的玻璃娃娃一样将她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憔悴而疲惫的神色让任何人看了都会于心不忍。

    “······木头······?”

    伊辰只觉得全身瘫软无力,无论如何也没法从他怀里撑起身来,只能有些嘶哑地从喉中挤出两个字。

    顾不得去纠结她的称呼了,木子阳笑了笑,从包裹中掏出瓶红药打开,放到伊辰的嘴边喂她喝下,“我也是不久前才从第三重幻境中出来,那时你还困在幻境中没有出来,而且血量一直在下降,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伊辰一边灌着清凉的血药,一边看了看自己已经见底的血条,努力地想要回忆方才发生的事情,却发现脑海里只有一片空白。

    “是······怎样的幻境?”伊辰不管怎样回忆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皱着眉问道。

    木子阳有些诧异地看了看脸色苍白,神情茫然的伊辰,微微皱眉,“应该是一次你生命中不好的经历吧。你······不记得了么?”

    ······

    “应该······”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那些经历才是虚幻,那些经历才是现实了。只是潜意识告诉她,有些东西是不能去触碰的,那些用生命和鲜血去掩藏的东西。

    “不记得就不要去想了。”看到她黯淡下来的眼眸,木子阳心中一痛,“三个幻境我们都已经闯过了,这里就是龙墓,你好好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吧。”

    “嗯。”喝下一瓶红药,伊辰感觉自己已经稍微恢复了一些,便赶忙从木子阳怀里撑了起来,自己从包裹里面掏出血药和之前从王毅那里拿的披萨。

    “很讨厌吃披萨?”木子阳看到伊辰从包裹里拿出一块披萨之后就开始皱眉,皱眉了好几次也愣是没吃下去,感觉有些好笑地调侃道。

    “······不是讨厌。”伊辰感觉她已经控制不住嘴角的抽搐了,“是满满的恨啊!从寄宿家搬出来之后我基本上整整一年就在吃泡面和披萨······”

    木子阳挑眉,看不出来她原来是不会做饭的?这样正好,以后他来给她做饭,也省的她整天去吃泡面和外卖那些没营养的东西了。

    “披萨给我吧,你吃这个。”木子阳边说着,便从包裹里掏了个白白胖胖的东西出来,该东西一拿出来,整个屋子里,哦,不对,是整个墓穴里都开始洋溢着一股浓浓的肉香味。

    “哇!好香!!!”身为一个久在国外留学的苦命娃儿,看到此刻木子阳手上的东西有哪个能不癫狂!就像伊辰,一向自诩淑女的她现在简直瞬间变成小狗,一脸馋相地盯着木子阳手掌上那个散发着浓郁香气的······肉夹馍。

    不是吧?反响这么大?这丫头多久没吃饭了?

    “趁热吃吧。”木子阳有些哭笑不得地把肉夹馍递到了她的手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伊辰就赶紧把手里的披萨塞给了他,好像生怕慢了一步就要反悔似的。

    这跟他写好的剧情不一样啊······好吧,虽然不太一样······不过能看到她小心翼翼地捧着肉夹馍好像捧着什么奇珍异宝似的可爱样子,他也算是赚到了。

    伊辰拿到手上热气腾腾香气浓郁的肉夹馍,正准备啊呜一口咬下去感受一下那鲜香肥美的滋味,却余光一下子瞥到了肉夹馍的属性,顿时怔愣了,“制作者······耀阳······这个是你做的?”

    “是。”咬了一口披萨,发现味道竟然十分特别,完全不同于普通披萨那种千篇一律的味道,木子阳扫了一眼厨师的id,发现叫做steryi,顿时了然,此人绝对出自德玛西亚这个奇葩公会无疑了。

    可是······这问题大了······太大了!木子阳可是个高大健壮的美型男哎,说他是健美教练,军人,警察她都信,要说他是个厨子······难道厨子不是那种腰围几乎等同于身高的吗?或者王益也比他更像厨子吧······

    “谁规定会做饭就一定要是厨师了?”木子阳几乎就想要把自己的身份告诉她,但是却又理智地并没有说出口。**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况且如果不是为了调查古族的这件事情,他又怎么可能会到游戏中来。而古族这些事,都是不能跟她提的。

    “我之前都是一个人住的,后来又要照顾西罗,不想天天吃外卖才学了点做饭。”木子阳说的很平淡,俊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但是伊辰却能感觉到肯定不会仅此而已。木子阳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