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剧情番外.黑暗神殿之篇章
    kacient,卡森特,黑暗神殿殿主。这个名字在整片大陆之上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拥有这世上最为神秘而庞大的黑暗之力,他掌管着一支庞大的黑暗势力,他掌控着亡灵,同时也掌控着空间与时间。

    每一位亡灵生物都会对他俯首称臣,生灵更是对他敬畏不已。他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个神,但或许,他只是冥族最强大的存在。

    “嘿,布雷特,今天似乎很开心啊?”苏维妮正端着她新设计的药谱专心研究,却发现一向沉默寡言的布雷特竟然哼着小曲儿大摇大摆地从她面前走过去了。

    “额······嗯,”布雷特看起来情绪十分激动,黝黑的肤色微微发红,“店主同意这次的战斗由我来做弓弩手的指挥。”

    苏维妮见他一副激动的样子,十分不屑地撇了撇嘴,“当个指挥就把你激动成这样,有点出息好吗?学学桑德啊,多成熟稳重。”

    “你就别再打击我了,苏维妮。”布雷特苦笑,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仍然沉浸在得到指挥位置的兴奋之中,布雷特说话比平时格外多了些,“桑德都不知道指挥过多少次战斗了,我这还是第一次。”

    “嗯,说来也是挺奇怪的哎,殿主大人向来都是亲自指挥弓弩手的,怎么这一次······莫不是,你要被提拔了?”苏维妮凑近布雷特,调皮地眨了眨她那双金绿色的眼眸。

    布雷特的脸更红了,见苏维妮凑近顿时黝黑的脸上血气上涌,连连向后退开好几步与娇小的少女拉开距离,“我,我回去了。”

    “切,真是不禁逗的小少年。”苏维妮吐了吐舌头,“不过话说回来,殿主到底想做什么呢······”

    “咚咚咚-”一阵沉重而急促的敲门声之后,一抹身着银色铠甲的高大身影出现在了门口,声音带着些沧桑的沙哑与沉着,“苏维妮。”

    “桑德?稀客稀客啊。”苏维妮向来很敬重在他们四个之中年纪最长的桑德骑士,急忙起身将堆满书的椅子清理了一下,“我这里比较杂乱,桑德你随便坐吧。”

    桑德并没有坐下的意思,银色的铠甲随着他走进来的步伐相互摩擦碰撞发出轻微的铿锵之音,“我是来和你告别的。夜骑兵即刻就会出发。”

    “这么快?”苏维妮微微皱眉,之前她可没从殿主那里听到多么紧急的情报。

    “是的。”桑德点头,无意识地瞥了一眼肩膀上的家族徽章,“出军仪式,一刻钟之后。”

    桑德话音刚落,便对苏维妮行了骑士礼,转身离开了苏维妮的房间。

    苏维妮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有点愣愣地眨了眨眼。为什么桑德要告诉她出军的时间?她从来都不需要出征,也是得了殿主的特批不用去参与任何意识的······

    “怎么,看你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果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苏维妮这小小的药房竟然接连来了三位访客。

    “frenus(弗雷纳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苏维妮嘴角挂上笑容,“我这小地方一连迎来三位贵客,真是要从草棚变得蓬荜生辉了。”

    弗雷纳斯斜斜地靠在门边,随手掸了掸自己雪白衣袍上沾上的一点灰尘,声音带着几分慵懒的优雅,“你这里的书的价值加起来恐怕都要赶上殿主的黑暗神殿了。”

    “你还是算了吧,你的冰凌宫才是真的华丽好吧,殿主去一次都要鄙视你一次。”随口回应了他的打趣,苏维妮又问出了自己刚刚未解的疑惑,“为什么会这么快出军?我记得之前殿主不是说战况可能都不需要动用夜骑兵的吗?”

    “你又不是出战人员,殿主怎么会把那么详细的情报说给你听呢?”弗雷纳斯微微一笑,冰蓝色的眼中划过异芒,“刚刚布雷特来过了?”

    “嗯啊,布雷特、桑德,再然后又是你。”苏维妮压下心头突然涌起的一点不安,“你们一个个简直都跟约好了似的······”

    弗雷纳斯见苏维妮一副有点忧心忡忡的样子,轻轻一叹,“一会儿去看出军仪式吧,这一次的出军仪式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哦······对了!说起这个,刚刚桑德好像也是特意提起要我去看······你们该不会是准备了什么节目吧?”苏维妮试探着望向弗雷纳斯,却只见到他面上那一如既往的高深莫测的浅笑。

    “啊,因为这次会有些不同。”他侧过冰蓝色的眸光,随后便起身向外走去,“那么,一定要来哦······”

    苏维妮看着他的纤长的背影,有些发怔。

    十分钟之后,她来到了传唤虫洞上方的观礼台。

    这是她第一次来到这里,她本以为是最后一次。

    虫洞位于黑暗峡谷的最深处,峡谷左边是观礼台,而对面则是总指挥官所在的指挥台。

    峡谷之中满满是密密麻麻的黑影,苏维妮不是全部都认得,只是大致能认出几个军种。可是不管怎么看,如此之多的数量恐怕也是冥族大半的血脉了。

    整片峡谷除了骑兵们坐骑踏步的声音、重骑兵战士们盔甲摩擦的声音之外听不到半点杂音,一切井然有序,却又在黑暗的笼罩之下显现出不同寻常的严肃与壮大。

    而在峡谷的另一边,那建立在陡峭崖壁上的黑金平台之上,一抹让人无法忽视的黑影倏然出现在了平台的最中心。

    他身上如沉寂夜晚一般幽黑的衣袍在山风之中烈烈舞动,肩侧那枚代表着冥族族人全部荣耀的六芒星正散发着宙蓝色的光芒。他原本是漂浮在半空之中,如天神降临一般缓缓落下,足上那双黑色的靴子与地面优雅地接触,并未发出任何声响。他一头及腰的墨色直发随风飞舞,狂乱而华美,却仿佛要融进暗黑的夜空。他如白纸般苍白得毫无血色的皮肤映衬着他殷虹似血的唇,还有那双黑曜石一般的双眸,浑身都散发着神秘而妖异的美。

    他就是虚空之神,黑暗之主,冥族之王,黑暗神殿的创始者,卡森特。

    他薄唇紧抿,暗黑的眸光淡然地扫过峡谷内所有的族人。

    也包括独自站在观礼台之上,心绪复杂的苏维妮。

    “如你们所见,时空之间已经开启。”卡森特的声音平淡,听不出一丝情绪。他抬起一只手臂,袖子下裸露出来的肌肤莹白,连手背上的血管都清晰可见。随着他的手在空中缓慢地划出奇异的轨迹,立体而真实的影像凭空出现在了指挥台之上。

    那是一个像黑洞一般的存在,空间被撕裂的缺口还在不停地向外涌着猩红颜色的气体,而卡森特,就正站在这恐怖的洞口之外,仿佛随时都会离去。

    时空之间······虽然已经从旁人口中听到了无数次,却还是自己第一次亲眼见到。

    苏维妮愣愣地看着那仿佛血盆大口一般连接了外空间的洞口,还有那正端立在洞口之外黑发飞扬、衣袂翻飞的人,心底涌上无法言说的担忧与恐惧。

    这仅仅只是影像而已,就能让人如此恐惧颤栗······到底这一次黑暗神殿,不,甚至是整个烈焰大陆,到底面临着怎样的敌人?

    未知,是恐惧的来源;无知,是儒弱的开始。

    就像她曾经认为来自远古的黑暗神殿经过历史长河的洗礼,拥有着最为先进的文明,而现在这强大而神秘的未知,却能够让她渐渐动摇对黑暗势力坚定不移的信念。

    “时空之间,只是我们赋予它的一个美好的名字。而其中出来的那些东西,叫它们吞噬者、吸血鬼或许更准确一些。”原本的画面随着卡森特的手势一转,转到了离那些红色气体更近的视角。

    苏维妮这才看清,这些她原本以为的红色气体,竟然是一些如红色烟雾一般的······生物。虽然它们大多都聚众一团,但是在那一团之中能看到很多双金红色的眼睛,再加上不同轮廓的交织,显然他们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独立的身体。

    “他们拥有在空中飞行的能力,个体为气态,温度极高,每一个体内所蕴含的炎能量都是一条成年炎龙的数十倍。”卡森特手势一变,镜像中的视角已经又转换到了大陆之上,是一些浓烟滚滚火浪滔天的房屋。这种房屋的结构,应该是属于人类的村落。

    苏维妮曾经去过人类的村落,一排排小木屋整齐而漂亮,孩童都喜欢在门前和院中玩耍,虽然她并不赞同人类将动物圈养并且用来食用的习惯,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景象看起来十分和乐而美好。

    然而现在,那些曾经美好而和平的村庄,已经成了废墟,残骸。随着一道道猩红的影子在半空中如掠影般飘过,大火冲天而起,虽然影像并没有声音,但是苏维妮已经可以想象得到那些来自人类的惨叫,那些能够令人疯狂的灼烧的声音。

    “人类群体庞大,但每一个个体都十分弱小。这些血影入侵,人类族群便是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卡森特的目光再次掠过峡谷之中的每一个人,随后才缓缓开口,“如果我们不出手相助,人类族群大约在三天之内就会彻底灭亡。”

    峡谷之中仍然是一片静寂无声,所有族人都仰着头,全神贯注地听着卡森特的声音,等待他的任何一个命令。

    “光明是万众的信仰,而黑暗却被光明所厌弃。不论是逃避也好,否认也好,黑暗是永恒存在的。在一切光明束手无策的时候,黑暗都能够给予拯救。黑暗的神圣而不可侵犯,从来都不是来自于强权和力量,而是忍耐与包容。”卡森特讲述着黑暗的意义,眸中也终于有了一丝不同于死寂的神采,“我们每一个人都继承了黑暗之神的血脉,包容这世间一切罪恶,维护黑暗的尊严,也是我们冥族的使命和责任所在。”

    “冥族的族人,从来都不会畏惧死亡。因为永恒的黑暗永远与我们同在。”

    苏维妮远远地,仰视着指挥台之上的那位男子,屹立于天地之间,代表着黑暗以及一切幽冥生物,誓与天地共存亡。

    “与黑暗同在!”整齐划一的吼声震彻了整个黑暗峡谷,也震动了苏维妮的心神。

    卡森特面无表情的脸庞终于挂上了一丝清浅的淡笑。

    “那么,各指挥官可以开始列队了。”

    卡森特的话音刚落,几道黑光便从天而降,围绕住了军队中的几人,让他们缓缓地漂浮在半空之中。

    一人肤色黝黑,身着铠甲,手中还拿着一根粗长的骑枪;一人中等身材,身着轻甲,背上背着一柄棕绿色长弓;一人身形瘦削,一身银白色的法袍在一片黑暗之中分外耀眼,冰蓝色的眸光闪烁。

    “雷枪骑士桑德,在此立下誓言:与黑暗骑兵同进退,击杀一切阻挡前路的敌人,守护每一位站在身后的战友,暗神荣耀。”

    “冥火箭神布雷特,在此立下誓言:与黑暗弓弩手同进退,狙击任何进入视线范围之内的敌人,为每一位奋战在队伍前方的队友消除隐患,暗神荣耀。”

    “冰霜祭祀弗雷纳斯,在此立下誓言:与黑暗祭祀营同进退,限制范围之内所有敌人的行动,为全部队友提供最及时有效的保护与治疗,暗神荣耀。”

    就在所有冥族生物都开始高呼着“暗神荣耀”的时候,卡森特摆出个“肃静”的手势,峡谷之中又立刻安静得鸦雀无声。

    “我以黑暗神殿殿主的名义,赋予炼狱药神苏维妮,黑暗神坛之中最高的荣耀。”卡森特突如其来的话让苏维妮微微一颤,随后一道黑雾缭绕,她也漂浮在的半空之中。

    感觉到来自其他三位伙伴的目光,苏维妮微微倾身行礼,“苏维妮领受神坛至高荣耀,暗神荣耀。”

    领受了神坛之中的荣耀,就代表着她拥有着指挥任何冥族生物甚至军队的权利,是仅次于神殿殿主的存在了。

    可是,殿主竟然会把这样重要的位置交给她······

    “很好,那么现在可以出发了。”卡森特向其余三人点头示意,见他们都已经在各自整军,这才将目光放到苏维妮的身上,“冥族的一切都交在你的手上了,不要让暗神失望。”

    “······是。”

    苏维妮抬起头,看着卡森特离去的背影,眼眶突然有些模糊。

    或许,这是最后一次这样看着殿主的背影了。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