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马语者
    山阳市马会场里,一年一度的山阳市马术大赛,已经进入到了2000米速度赛的环节。

    机械起跑闸箱里,山阳市参赛的各个马术俱乐部的主力马匹,都在他们身上的马术运动员的控制下,看着前方的赛道,跃跃欲试。

    终于,随着一声枪响,只见发令长手中的发令枪冒出一股黑烟,比赛开始了。

    坐满了观众的看台上,无数男女都为这能瞬间提升人类荷尔蒙的马术比赛,开始加油喝彩。

    在不允许赌马的国内,这些观众都是真实的马术爱好者,没有足球世界杯那些仅仅是为了奖金,而观看比赛,却根本不热爱足球的烂赌狗。

    看台中央的过道口,一个拄着拐杖,留着一道有些发白的浓密胡须的中年人,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赛场里。

    “唐总,快看,合金弹头已经遥遥领先,看来这次他该夺冠了。”在中年人身边,还有一个青年,陪在他身边,此时那青年恭敬而激动的对那中年喊道。

    “那是肯定的!合金弹头去年就差一点点夺冠了,今年又认真准备了一年,夺冠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中年人闻言,激动而高兴的回道。

    此时此刻,望着赛场中央那已经跑了近半,还与第二名的差距,有近一个身位差距的合金弹头,那中年人显得很是兴奋。

    这个中年人叫唐振山,至于他如此兴奋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是山阳市文淮湖马术俱乐部的老板。

    现在正在比赛,并且还保持头名的山阳名驹——合金弹头,正是唐振山手里的头马。

    就在两人激动之时,身边突然传来一个不切时宜的声音。

    “恐怕3号马合金弹头这次夺不了冠吧?”只见,一个穿着时尚的年轻人,正靠在过道口的栏杆,盯着赛场说道。

    他叫伏骏,今天正好想在过道口看马术比赛时,遇到了唐振山二人,听到两人谈话,便插了话。

    这一句话,顿时引得陪着唐振山看比赛的周如海的不满,他是文淮湖马术俱乐部的俱乐部经理,眼见得有人说他们俱乐部的头马明明领先,却说它夺不了冠军,自然有些生气。

    “小子,你才多大?懂赛马吗?没看到合金弹头现在还遥遥领先第二名一个身位吗?它怎么可能会输?”周如海大声说道,显得很是气愤。

    此时这场2000米速度比赛已经近半,赛场上的男女都纷纷大喊为自己支持的马匹助威呐喊,人类最原始的兴奋刺激的荷尔蒙被点燃,周如海不大点声讲话的话,声音都会被山呼海啸的助威声淹没。

    “领先一个身位又如何,合金弹头的左后腿有小伤,可不能在这2000米赛场上,一直保持他的速度。”伏骏立即大声反驳道。

    “合金弹头腿上有伤?”周如海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略带嘲笑道:“小子,我怕你是对文淮湖马术俱乐部有什么误解?虽然国内很多马术俱乐部的人员配置混乱,但是文淮湖却是严格按照标准,配置专业的人员的,要是合金弹头腿上有伤,他们怎么事先检查时,怎么可能都没有发现合金弹头腿上有伤呢?”

    周如海显然不想跟面前这信口雌黄的年轻人计较,说完后,便继续看赛场,不理伏骏。

    唐振山也是如此,伏骏出现后,只有最初在伏骏说合金弹头有伤时,才特地看了一眼伏骏,当然他也没在意,只以为伏骏是个疯子在瞎说,就继续看比赛了。

    每一匹各俱乐部的参赛马,比赛之前都和被认真检查的,伏骏这个年轻观众怎么可能比那些检查人员还清楚合金弹头的伤势呢?

    眼看面前这两人没信自己,伏骏撇了撇嘴,就转身离开了。

    说实话,就是伏骏自己,对于他刚才的话,也是有些不太相信。

    原因很简单,伏骏能知道合金弹头有伤,那是因为这是合金弹头赛前嘶鸣时,告诉他的。

    伏骏要是和别人说是马告诉他受伤的,谁会信他?说不得得把他当疯子看待?

    那种据说能用特有的语言与马交流,治愈受伤的马的马语者,伏骏只能说他们是靠感情和日常习惯猜测马匹的意思,而伏骏,却是真的能和马交流,知道所有马匹想法的人。

    事情发生在一个星期前,要毕业的伏骏去和学校合作的俱乐部考核马匹护理课程,准备结业的时候,结果被他的马突然暴躁起来撞到头,晕了过去。

    等伏骏醒来,已经是在医院了,医生说他只是轻微脑震荡问题不大,不过,等到伏骏再接近马匹时,才发现他竟然能听懂马说话,能和马交流了。

    很神奇的一件事情,就这么发生在伏骏身上了。

    最初,伏骏以为他疯了,听觉出现幻觉了,不过随着这几天下来,他发现他的确能听懂很多马说话后,也就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了。

    后来,查阅了一些专业书籍,伏骏觉得应该是他被马撞了脑震荡,因祸得福,刺激了他听觉的一些神经,结果不仅能听懂人说话,也能听懂马说话了,至于其他物种的语言,伏骏却是听不懂他们的话。

    刚才遇到唐振山和周如海二人,伏骏也就是碰巧经过,听到二人谈话,想着二人不认识自己,就大胆说了合金弹头那匹马有伤,这样即使二人怀疑他知道什么,可他们不认识自己,当然也不可能对自己有什么影响。

    说实话,这几天里,伏骏是非常怕别人知道他能听懂马说话的,毕竟,这种事情,传了出去,说不得会被人当做怪物,甚至很有可能会被一些疯子医生把他带到医院当标本开脑研究了。

    快步走出赛场,伏骏耳边,也传来了赛场主持人员所播报的实时赛况。

    “比赛过半,3号的种子选手赵雷依旧领先,不过紧跟其后的5号选手李毅,已经开始加速,缩短与3号的差距了!”

    “哦!两人已经持平,赵雷在奋力加速,可是李毅已经渐渐要追上他了。”

    “怎么回事?赵雷胯下的名驹合金弹头怎么跑得慢下来了,它的左后腿怎么看着有些坡足?是受伤了吗?这可麻烦了,去年合金弹头就因为毫厘之差错失冠军,今年李毅的名驹十字架又老一岁,就要退役了,要是不夺冠,恐怕它就再也击败不了它的宿敌了。”

    “天哪!十字架又加速了,它已经超过合金弹头了,这场比赛真是悬念迭起,最后的五百米,合金弹头能否重夺优势?”

    ……

    听到十字架夺冠的声音,以及观众的喝彩声,伏骏走出了赛场,心里暗道,也不知道背地里是谁在做手脚,动了合金弹头的腿。

    不过,这事情,伏骏暂时也不打算说,能玩的起马术俱乐部的,并且至今不亏损的,都是有后台有背景的,可都不是伏骏这个普通学生能惹得起的势力。

    文淮湖就是他们山阳市有名的大俱乐部之一,如果有人敢对他们的头马下手,自然他们的背景也不低。

    伏骏可不想轻易的把他自己搅进这些权贵人物相互使绊子的事情里去,多管闲事,也要他能管的起才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