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最终考验
    和罗伯特说完后,伏骏便被赵经理请出去,让他随会议室外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去接待区等待。

    会议室里,罗伯特看到伏骏离开,用他那不太流利的中文说道:“这个年轻人非常果断,这是一个运动马医该有的品质。”

    “好的,罗伯特教授,那我开始下面的面试吧!”赵经理笑着回道,说话时候,她立马让负责面试的服务员去招呼下一位面试者。

    罗伯特听后,有些叹息道:“如果不是要给每个面试者公平的机会,刚才那个年轻人我就让他留下了,他可和之前的那些年轻人完全不同。”

    “其他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差了,只知道照本宣科的回答问题,一点没有运动马医的能力,听得我都烦了。他们也不想想,简单的马匹护理问题,我不会自己查资料,还需要他们给我回答?面试他们,还不如去面试那些有马匹医疗经验的老人了……”

    一旁,韩天麟听到罗伯特这么夸奖伏骏,脸色更加不好。

    而赵经理听到罗伯特埋怨,却像是没听到一样,露出职业性的笑容,继续劝着罗伯特不要带情绪面试,说不得后面还有其他优秀的年轻人。

    她何尝不知道招聘有经验的马医,远比这些只在学校里接触过马,却没有太多医疗经验的学生好的多。

    只是,老板唐振山面试前可是要求她尽量选择年轻人的,从文淮湖俱乐部建立开始,培养新鲜血液,让职员从一而终,一直都是唐振山愿意建立的俱乐部文化。

    要不是这次合金弹头坡足的错误太大,唐振山也不会解雇那些俱乐部培养的有经验的优秀的医疗护理团队。

    也正是因为唐振山的要求,赵经理这次面试,才会把学生都放在前面,就希望罗伯特能多选些学生,至于那些曾经在其他俱乐部供职的有经验的马医,要是面试时间不够,完全可以把他们赶走,留下那些学生。

    可谁知道,这些学生这么差,在伏骏之前,没人答得让罗伯特满意,自然也不可能留下他们,让人接待他们。

    好在,终于出了一个伏骏,让罗伯特满意了。

    却说伏骏被带到酒店的接待区后,工作人员询问了他的口味,给他上了一杯手工的卡布奇诺后,就让他在这里等待,离开了。

    接待区没有其他人,在伏骏之前面试的人,都不在这里。

    想到那些人面试过后就可以离开,而他却被留下,并且被服务员认真招待,伏骏觉得,恐怕暂时只有他回答对了面试的问题。

    确实,面试的问题正像那些在伏骏之前面试的人说得那样,都是简单的马匹护理的问题。

    然而,通过刚才的面试,伏骏知道在这些简单的问题之下,其实暗藏陷阱,你要按照医疗知识正经回答,那就彻底答错了。

    很明显,这些简单的马匹护理问题,考的不是你的专业知识扎不扎实,而是考的是你处理马匹的第一选择,能不能展现运动马医的能力。

    换而言之,就是考验马匹出现问题的临场的判断。

    就像伏骏被面试的问题,要是他不长个心眼,直接回答该怎么治疗马匹轻微骨折的运动马,而不回答安乐死的话,那就肯定被淘汰了。

    毕竟,以运动马医的角度,一匹马失去了原有的价值,而且不能保证百分百恢复,并且要花费大量金钱医治,那就最好让它消失了最好。

    伏骏也是想到一向以冷血著称,安乐死不少马匹的罗伯特的事迹,这才没落入罗伯特的陷阱。

    至于其他没通过面试的,大概都没考虑到罗伯特的陷阱,直接照本宣科的回答他的问题了。

    当然,作为一个爱马的人,伏骏其实对于运动马马腿受伤就安乐死,也是讨厌的。

    只是,多数马匹如果不执行安乐死的话,继续活着,对它们来说,其实也是一种折磨。

    因为当运动场上的马受伤之后,由于治疗成本、恢复所需的时间、马的身体结构和行为等等各种问题,大部分情况下都无法痊愈,完全恢复也要取决于伤势的严重性。

    而且即使能完全恢复,它的运动机能也很难恢复到受伤之前。

    等了很久,就在伏骏已经喝完半杯咖啡后,终于来了第二个面试过的人。

    之后,陆陆续续又来了三个人,当罗伯特等人之后一起来接待区时,伏骏心里明白恐怕这次通过面试的就他们五个人了。

    只是,有些尴尬的是好像只有他一个年轻人,其他人看着都是中年人。

    看来,罗伯特的问题陷阱,年轻人里,只有他回答对了。

    和那些中年人交谈的时候,伏骏明显感觉到这些中年人都有丰富的马医医疗经验,这些经验却是他所没有的。

    “你们刚才的面试,表现的都非常不错。只是,我们的面试还没结束,想要进入文淮湖,你们还需要通过下一个考验才行。”罗伯特之后对五人说道。

    伏骏听了,心里一惊,按罗伯特话里的意思,莫非面试还有其他的考验,仅仅通过了第一关,还不保险。

    这可遭了,本来伏骏能通过罗伯特的面试,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可是现在,伏骏还要继续和其他人争夺位置,这自然让伏骏为难了。

    毕竟,这些老马医,基本上都在其他俱乐部干过,对于很多马医知识,都有自己的经验处置,伏骏和他们争,明显处于弱势了。

    罗伯特明显不会给伏骏太多埋怨的时间的,说了话后,让众人安静,这才说明了这次面试的目的。

    “这次我来文淮湖,其实也有着重建文淮湖医疗护理团队的目的。你们都是优秀的马医,都是可以进医疗护理团队的,不过名额有限,接下来能不能留下进去医疗护理团队,那就看你们的表现了。”

    韩天麟用中文大声翻译着罗伯特的德语,最终说道:“你们之后都跟着我们去马厩,那里现在有一位受伤的王者,正等待你们,需要你们去将它医疗好。”

    而后,罗伯特便带韩天麟等人率先离开,去往马厩。

    通过面试的剩余的五人面面相觑,而后跟着出去,他们明白,刚才的面试只是初步筛选,下面的考验,才是最终考验。

    过了,那就可以留在文淮湖马术俱乐部,加入俱乐部的马医医疗团队。

    不过的话,那就离开。

    伏骏猜测马厩里应该有病马,而这一次罗伯特让他们去马厩一起治马,想必就是希望在治疗过程中,挑选他们需要的马医。

    到了马厩,伏骏见到他们要治疗的马匹时,原本有些心慌,不知道能不能医疗好的他,顿时高兴起来。

    这也算是熟人!

    哦,不对!

    是熟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