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测体温
    和人类得了流感,体温会显著升高一样,马得了流感也一样,急性流感就更是如此。

    这种体温显著升高,短时间里不能降温的病症叫做高热稽留,意思是当体温上升到与新调定点水平后,进行高水平调节的时期,称高温持续期,又称高峰期,或稽留期。

    高热稽留是马得流感以后,最先表现出来的症状,也是最有特征性的症状。

    一般而言,马的高热稽留表现在马的体温达到39.5度以上,并且呈现稽留热型,即其身体体温在24小时内,波动幅度小于1度。

    为此,在合金弹头发病体温升高后,每个小时他们都得派人给它量一次体温,监控它的体温变化,伏骏现在做的就是这件事,检查合金弹头的体温有没有下降的趋势,这预示着它的急性流感呈好转趋势。

    给马测量体温,都是做肛门测试,所以要用兽用体温计,测量它们的直肠温度。

    而兽用体温计有玻璃体温计和电子体温计,前者是水银体温计,与人用体温计类似,唯一不同的是兽用水银体温计末端有一个小的突起。

    其作用是可以系上细线或细绳,测量体温时,细线留在动物肛门之外、防止测量体温时体温计被吸入动物肛门而难以取出。

    至于后者,则采用电子感温探头测量体温,测得的温度值直接由数字显示。

    因为水银更能保证数据精确,伏骏一直用的是水银体温计,他先将水银柱甩至刻度37c,而后把体温计用酒精棉球消毒,接着涂上少许凡士林在体温计上。

    “合金弹头,你要忍着点啊!”

    废话,它不忍,伏骏就不测体温了吗?

    那是不可能的!

    反正,说完话后,伏骏就已经动手测了。

    体温计很快消失大半,只有透视眼能看到。

    一时间,菊花残,满地伤,马的笑容已泛黄,花落马断肠……

    “哎!不就是给你测体温?有这么生无可恋?要知道,我们可是为了你好,你就当憋了一堆粪便,拉不出来而已不就行了?”等待温度计感应体温的功夫,伏骏看到合金弹头被测体温,一副心情不好的样子,打趣道。

    “又不是让你测?你能体验我的痛苦吗?有本事,你也拿一根温度计,自己对自己试试?”合金弹头当即嘶鸣着回伏骏道。

    这话一说,伏骏自己也闭嘴了,想到他刚才拿温度计给合金弹头测量体温的样子,伏骏就感觉浑身不好。

    “看你的精神这么好,思维能力这么快,我也就放心了,看来你的问题不大。”伏骏笑呵呵的转移着话题,不想再和合金弹头讨论该怎么正确使用温度计的事情了。

    “切!不敢做就不敢做,还找什么理由,你就说你怕了呗!”

    “……”

    合金弹头想对伏骏翻白眼,只是,因为得了急性流感的缘故,它充满浮肿的眼结膜,配合着它眼眶里不时流着的泪水,确实显得异常恐怖,而伏骏也被它这话说得不敢发声,只能权当没听见。

    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已经过了5分钟,到了拔出体温计的时间,正常测马温,其实过了3分钟就差不多了,因为要开始治疗,伏骏为了更准的温度数据,就多等了些时间。

    伏骏在合金弹头悲怨的目光中,慢慢拔出了带着一块块黄色结块粪便的体温计。

    看着粪便,伏骏皱了皱眉头,倒不是说他厌恶粪便,在学校的时候,选秀过马匹护理的他,自然也收拾过马粪便,所以对此,他也算是见怪不怪。

    真正让伏骏伏骏皱眉的原因,却是因为合金弹头粪便的结块与硬度不对。

    取出携带的一次性干纸巾,伏骏面无表情的认真擦干净体温计上的合金弹头的粪便。

    对于粪便,伏骏除了面无表情,剩下的表情只能是厌恶了,他可不是屎壳郎,看到大便就欣喜若狂!

    擦干净后,伏骏这才认真的看着水银柱上的刻度——40.2c。

    马的体温是指它的身体内部胸腔腹腔和中枢神经的遍度,因为马匹是恒温动物,因此体温比较稳定。

    一般而言,马匹正常体温比人类要高,采用肛门测试时,马匹温度约为38c。

    合金弹头的体温不是太高,但也不算低,表明它的急性流感还在可控制范围内。

    伏骏拿出酒精棉球,将温度计仔细消毒后,放回医疗工具箱里,同时拿出记录表,把合金弹头现在的温度记录。

    从今天的检查记录表来看,原本身体温度已经高热到42c左右的合金弹头,虽然温度依旧很高,但其实是在逐步降温中。

    这很正常,一般而言,高热稽留的耐向一般为1到2天,长也不过4到5天,很少超过一周,然后缓慢下降至身体常温的状态。

    不过,如果马匹体温在恢复正常后,又出现升高的趋势,那就表明马匹存在继发细菌感染,这就很麻烦了。

    想到刚才合金弹头粪便的问题,伏骏虽然心里有了答案,但还是走到合金弹头之前在马厩所拉下的粪便堆积处检查,证明他的判断。

    和伏骏想得一样,合金弹头的粪便都是一块块的干燥结块,基本都很干硬,为了了解粪便硬度,从马厩里找了打扫粪便的大扫帚,用力的对合金弹头刚刚拉的大便拍打,和他预料的一样,这粪便很难分散。

    看来,虽然合金弹头的体温在下降,但这急性感冒依旧凶猛,不是简单给马匹降温就能治好的。

    正常而言,身体健康的马,其粪便正常颜色为黄粪或绿粪,至于颜色上的差异主要和马匹饲料有关。

    如果马匹饲料以干草为主,粪便为黄粪;如果马匹饲料以青草为主,则粪便为绿粪。

    文淮湖马术俱乐部的草料都是从西北高价买下,长途运输过来的干草,因此呈黄色,这证明合金弹头的消化系统并没有出毛病,可他的粪便明显过硬,而且解成干块,就十分异常了。

    身体正常的马匹,其粪便应该呈圆块状,具有中等湿度,不硬也不软,落地后会有一部分破碎,粪便含水量约在75%左右。

    而像合金弹头这样得了急性感冒热性病的病马,因为体温高,体内水分少,摄水量也不够,所以它们的马匹粪便干燥结块,脚跺难散。

    因此,根据这些症状,就算没有罗伯特之前的医疗方案,伏骏都会强制要求合金弹头做一些它现在不想做的事情。

    从马厩外,伏骏端了一大桶水来到合金弹头面前,手里同时拿了一个普通人常用来给自己降温的冰凉喷雾器,当然,伏骏拿的是特大号的。

    “来!我不管你现在的身体感觉有多难受,你都得现在给我喝了这桶水。要不然,我就让灰灰向所有俱乐部的马匹,宣传你被温度计折磨的好事!”伏骏故意发声威胁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