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瞪什么瞪?
    一瞬间,伏骏惊起一身冷汗,睁开了眼睛。

    合金弹头说它被人在水里加了不明物质?

    梦到这情景,伏骏当即吓了一跳,要是真的话,一旦那不明物质对合金弹头有害,被合金弹头喝了,让他病情加重或者死亡,伏骏这个治疗它的马医明显也逃不了责任,所以伏骏才会被惊醒。

    看了眼周围自己的房间,伏骏松了一口气安慰着自己。

    这绝对只是个梦,不是真的!

    合金弹头明显受到严格的保护和护理,文淮湖马术俱乐部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的,绝对不会有人能够给它的水里下东西的。

    伏骏心里这么对自己说着,可是他越说是这么说,就越去想事情是不是真的,整个人想的都不自在了。

    有句话说,梦由心生,做了梦不是没有缘由的,伏骏最终还是觉得他得去合金弹头那边去看看,别真出什么事情,也许这个梦做的不是意外也说不定。

    天色已晚,伏骏看了眼时间,7点左右,睡了也有一个小时了。

    用冷水洗了把脸,伏骏便出了房间,文淮湖马术俱乐部里灯火通明,唯一和白天不一样的,却是马场草地上没了马匹和人,缺了不少生气。

    前者那些马是已经都被关进马厩了,而后者多数都是俱乐部的会员,现在骑完马后,回酒店休息了,剩下的俱乐部服务的员工,自然也是该吃饭去吃饭,该休息去休息了。

    到了合金弹头的马厩,伏骏远远的就听到了有人声在马厩里传出,听这声音,人好像还不少。

    伏骏心里突然一慌,不会真像梦里那样,真有人要害合金弹头吧?

    连忙走到马厩里,伏骏就看见唐振山和一个伏骏见过的少女在马厩里看着合金弹头说笑。

    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要逼伏骏做艾丽娜专职马医的唐瑶,看她和唐振山两人的样子,显得极为亲密。

    一旁,周如海如影随形的带着人站在唐振山身边,并未参与唐振山和唐瑶的话题。

    还好,不是坏人在合金弹头的马厩,就说嘛,文淮湖这么严密的安保,怎么会有人能害合金弹头呢?

    只是,唐瑶和唐振山什么关系,还这么亲密?

    “唐总、周经理,你们好!”伏骏和唐振山、周如海打了招呼后,接着又对唐瑶道:“小姐,我们又见面了,艾丽娜最近怎么样了?”

    “好多了!和你说的那样,养了好几天,带它小范围溜溜,已经恢复精神,今天还主动出去跑了,也没有再走硬路了。”唐瑶十分感谢道。

    这话说完,唐振山明显眉头一皱,暗想伏骏怎么认识起唐瑶,毕竟唐瑶才从英国毕业归来没多久,伏骏这个才进入俱乐部的马医助理,怎么认识她的?而且,听唐瑶的意思,伏骏还帮她治疗过艾丽娜,这可是让唐振山中疑惑更甚。

    对于莫名和唐瑶走得很近的伏骏,唐振山作为父亲,关爱女儿自然是天性,更可况他们唐家也不是一般人家,再联想伏骏和他见面都很意外,因此唐振山的心里,不自然的就怀疑伏骏接触他和唐瑶的真实意图。

    “瑶瑶,你认识伏骏?”唐振山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嗯!认识!上次在俱乐部里,那时候不是没人管艾丽娜吗?正好撞见伏骏了,他告诉我艾丽娜是水土不服,并且教我怎么护理艾丽娜的。”唐瑶明显没注意到唐振山话中有话,简略的把她和伏骏认识的经过,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唐振山一听原因,露出笑容对伏骏道:“伏骏,你和我们文淮湖真是有缘啊!不仅救助合金弹头,还救了艾丽娜,艾丽娜是我女儿的爱马,我可怕它出问题,让瑶瑶伤心了!”

    “谢谢唐总的夸奖,治疗马匹,是我的责任,不值言谢!不过,我也真没想到,这位美丽的小姐竟然是令爱!”伏骏回道。

    “怎么?你还不知道她是我女儿?”唐振山明显有些好奇道。

    “真不知道!要是知道,我还不敢拒绝唐小姐让我做艾丽娜专职马医的要求了。”伏骏摇头道。

    “嗯?做艾丽娜的专职马医?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好好说说。”唐振山听出了一丝不对,连忙问道。

    “好!”不知道事情有内情的伏骏应了一句,就欲解释。

    唐瑶听了,立马有些激动道:“别说!别说!”

    然后,唐瑶就对唐振山撒娇道:“爸!这没什么事情,不用问了。”

    清楚知道自己如果在俱乐部急缺马医的时候,还胡闹威胁马医做自己马匹的专职马医的事情,要是被唐振山知道,会面临多少责备的唐瑶,可不想经受唐振山的怒火。

    只是,事已至此,唐瑶再如何掩饰,也不可能阻止唐振山追根究底。

    “闭嘴!老实待着!”唐振山狠了一句唐瑶,而后对伏骏道:“伏骏,说!把你知道的都给我说出来!”

    “是!”此时的伏骏自然看出唐瑶的事情会惹怒唐振山了,不过,这和他无关,他又不在乎唐瑶会怎么样,除非说了会让他离开文淮湖,说不得他才会有所忌惮。

    伏骏便把唐瑶要求他做艾丽娜专职马医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当场就让唐振山有些气炸,唐振山可没想到唐瑶会这么不懂事,在俱乐部这么急缺马医的时候,还干这种混账事。

    不过,现在在外面,有外人在场,唐振山没有批评唐瑶,只是对她恨恨道:“瞧你干的好事!都这么大人了,做事怎么这么莽撞?要气死我是不是?”

    被批评的唐瑶,如同犯错的乖乖女一样,低着头一动不动,直到唐振山说完,这才结结巴巴道:“爸!我错了!”

    有了唐瑶认错的话,这才让唐振山下了台阶,不再批评唐瑶。

    然而,唐瑶心里清楚她父亲唐振山的脾气,这个错误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这么几句批评就结束了,回家后,她显然还要接受唐振山的唠叨批评。

    不由得,唐瑶怒从心生,偷偷的瞪了一眼伏骏,眼神里透出诅咒的怒火,她在心里各种诅咒伏骏。

    出门被马撞死,进马厩被马踢死,骑马摔死……总之,不得好死!

    对面,看到唐瑶的眼神,伏骏虽然意识到唐瑶对他的恨意,但绝没想过她这么咒自己,他只想着唐瑶瞪眼的原因。

    瞪什么瞪?

    难道你喜欢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