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0、不和马怄气
    一般而言,马匹的削蹄时间间隔,不能太长,通常情况下,役马在一个月到一个半月削蹄一次,而幼驹则因为他们马蹄角质长得快,要每月削蹄一次。

    已经三岁的合金弹头,年龄相当于人类而言,已经是个身体发育成熟的人了,因为马的正常是在20到30年之间。

    三岁,对人而言,不过是一个小小短暂的童年。

    可是,这个年龄,对马匹而言,特别是运动马,那就是个非常重要的分水岭,一般这都是马的比赛速度最快的年龄,也就是它职业生涯的巅峰时期。

    这也是速度赛马比赛按年龄分组形式举办比赛的原因,很多时候都只举办2岁组、3岁组和4岁组比赛的原因,过了这个年龄段的速度赛马比赛,在相比之下,在国内外就举办的很少了。

    归根到底,看速度赛马的马迷,最主要看得就是马匹的速度,他们要看的只是马匹在极限巅峰状态下的速度较量,是他们冲刺多少秒的速度极限,就和人类的田径跑步比赛一样。

    上一次给合金弹头削蹄的是马坤,因此对于它削蹄时的习惯,马坤还是知道,所以在罗伯特观察合金弹头马蹄的同时,马坤也在给一些意见。

    “教授,合金弹头的皮质比一般的马还硬,所以用力要大一些。”借由伏骏翻译,控制马头的马坤,简略的把要削蹄注意的要点告诉了罗伯特。

    “好的!我知道了。”经验丰富的罗伯特,用不流利的中文回了一句,心中已经对该怎么给合金弹头削蹄,修剪马蹄的那些部分和分量有数了。

    伏骏听到马坤的话,想到了什么,笑着说道:“原来,合金弹头的蹄子这么耐操啊!”

    其他人还没听懂伏骏的双关时,合金弹头就已经自己大声嘶鸣起来。

    “伏骏,你个没人性的东西,竟然侮辱马?不知道马是人类忠实的朋友吗?你还是个人吗?真是禽兽不如?”

    很明显,被伏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开这种玩笑,对于一向高傲的合金弹头而言,简直不可饶恕,所以它不断愤怒的嘶鸣怒吼着,表达它心中的愤怒。

    只是,伏骏脸皮极厚,根本不为所动。

    况且,让伏骏和一匹马怄气,那明显是他小家子气了!

    再说,在伏骏看来,他本身就禽兽不如,毕竟,身为人类,他永远也跑不过合金弹头这个本身就是禽兽的禽兽马不是?

    此时,合金弹头的愤怒嘶鸣,是徒劳的。

    因为除了伏骏,在场其它他人可都听不懂马语,所以任凭合金弹头如何叫唤,他们也都不知道它说得是什么。

    对在场的其他人而言,他们听到合金弹头嘶鸣狂叫,只以为它是被削蹄感觉不安,从而反抗而已,哪可能知道它是因为被伏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语言羞辱后,从而愤怒发狂呢?

    “奇怪!这次合金弹头削蹄,怎么反应这么激烈呢?按理来说,它也削了不少次了,应该知道削蹄后对它的好处才是,怎么突然这么反抗呢?真是奇怪!”一直控制马头的马坤,被合金弹头突然这么激烈的反应,弄得一脸疑惑道,直觉上他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大概是因为这次是罗伯特教授亲自主刀的缘故,合金弹头很兴奋吧?毕竟,有罗伯特教授这种业界权威的运动马医为它主刀,它也应该感到兴奋才是。”伏骏心里憋着笑的会道,拍罗伯特马屁的同时,脸上装的是一脸真诚。

    伏骏觉得,他这部分表演,要是能参加奥斯卡的角逐,起码也能捧个小金人吧?

    其他人也猜不出伏骏话语的真假,不过既然是拍罗伯特教授的马屁,自然也没人敢质疑,就是王铁锤这个和医疗组没什么干系的人,也没反驳伏骏的话。

    说到底,人的影,树的皮,罗伯特能有这么大的权威名气,当然不是他们之中任何一人,能够质疑的,即使是在这种明知道伏骏可能在刻意拍马屁的情况下。

    马厩里,一下子,无人出声,有的只是合金弹头依旧没断的嘶鸣声。

    “我根本不是因为罗伯特那老头而兴奋的,我是在骂伏骏!骂伏骏啊!你们怎么这么愚蠢啊!愚蠢的人类……”

    然而,无论合金弹头如何嘶鸣喊叫,却根本没人理它。

    见此,伏骏心里暗笑,合金弹头,你喊呗,你喊破喉咙,也没人听得动的!

    不由得,伏骏觉得,有时候,多懂一门语言,也是妙用无穷,合金弹头和他斗,注定以卵击石,不自量力。

    很快,便到了修剪马蹄的时候,罗伯特先是要剪去马蹄周边过长的蹄壁,他把蹄壁与地面形成适当的角度,后蹄的角度大概在50到55c之间,至于之后要换的前蹄,却是在45到50c之间。

    然后,罗伯特将马蹄的负面削至露出白线,接着又将马蹄的蹄底、蹄叉等部位的坏死组织削去,并且又将蹄叉的中沟、侧沟削成明显的沟,只将蹄支保留完整,最后,彻底铲平蹄底。

    整个削蹄过程,说着容易,但难度不小,毕竟,如何控制削除角质部分的深浅,同时保证不会刺激马匹,让马匹发狂,这都是需要经验累积的。

    而现在的伏骏,差的也就是这种经验累积,只是经验的累积,是需要马匹的数量来保证的,可是山阳的马术俱乐部,也就只有文淮湖在内的几家俱乐部能达到给伏骏累积经验的马匹数量,所以,这也是当初听到文淮湖招新,伏骏第一时间就来应聘的原因。

    合金弹头的左后蹄削完,罗伯特快速收好工具,而后快速离开,走到一边的空旷处。

    同时,罗伯特移动的时候,还大声用中文喊了句:“我好了!”

    闻言,一直用双腿用力夹紧合金弹头左后蹄的王铁锤,立马向外面大声喊道:“外面的人,快按顺序把马蹄铁送进来!”

    话音落下,很快就传来一阵脚步声,就见原先被王铁锤安排从外面送马蹄铁的保镖,拿着大铁夹子,小心翼翼的把一块已经有些烧红的马蹄铁拿进马厩来。

    本来,按理来说,换马蹄铁在外面空地上,靠近加热炉子的地方装蹄最好,因为那样节约时间,还减少马蹄铁加热运输过程时的出现意外的概率。

    不过,因为合金弹头的蹄叶炎,最好不要多运动行走,所以只能在马厩进行,好在,作为文淮湖马术俱乐部的头马,合金弹头的单独马厩很大,完全够换马蹄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