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6、马场马厩无监控
    提醒伏骏不要乱拍照的是一个穿着灰色制服的安保,看他身后还有一队五个安保跟着,想来对方是文淮湖马术俱乐部的安保管理阶层。

    “我就随便拍几张而已,况且现在还没到俱乐部跑马场的开放营业时间,拍照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伏骏装着糊涂解释道。

    “那也不行!难道你不知道俱乐部职工的规定吗?”那人一本正经的回道,似乎他一直都是严格按照规定办事情一样。

    这话,说得伏骏无法反驳,俱乐部为了保证客人隐私,从而规定职工不能在俱乐部跑马场和马厩拍照摄影,这从他们入职的时候就被告知的,违反被发现者,视情况惩处。

    不过,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伏骏知道,一般而言,只要不是有客人在附近,普通职工拍一些跑马草地和马厩的照片,也不会有人过问的,更何况伏骏还是在跑马场地没开放营业的时间拍摄,只要不出乱子,其实基本上都应该没事情。

    “大家都在俱乐部混饭吃,你何必那么较真呢?”伏骏自知理亏,只能这样对那安保管理道。

    “不是我较真,是你拍的太多了,其他人,偶尔拍个几张,我们也不会说什么。”那安保回道。

    “好吧!好吧!你是安保,你说什么都是对的。”伏骏说道。

    “你这说的什么话,你还是不是俱乐部的职工?怎么态度这么散漫,还这么蔑视俱乐部的规定?我待会肯定要去你们医疗组主管那里反应这情况。”

    那安保管理也不知是真公正,还是假正经,一直揪着伏骏不放,反正,伏骏也知道他不能再久待在这里了,否则,还不知道待会要被这安保管理纠缠到什么时候。

    当下,伏骏不管这安保管理,撒开脚丫子立马跑了,临走时也只撂下一句“我还有事情,你要去医疗组反应,那就去反应吧!”

    反正,伏骏并不怕这安保管理的威胁,毕竟,俱乐部所有人都知道,马医是俱乐部的心头宝,就算那安保管理去医疗组反应,最多也就是罗伯特警告伏骏而已,没有哪家俱乐部会为了这点事情,去解雇一个马医的,除非,那马医本身实力不行,或者有其它个人问题上的污点,因为这是不可原谅的。

    即使这安保管理告到唐振山那里,伏骏也不觉得唐振山会对他如何,禁止拍照摄影,问题不大,一般普通员工被发现也没到开除的地步,最多就是批评教育,扣扣工资奖金。

    至于伏骏拍照这事,还是在俱乐部跑马场和草地非营业时间拍的,也不会引起什么负面后果,自然更不可能对他有什么影响,所以伏骏才敢当着安保的面有恃无恐的离开,因为,他不怕。

    看着伏骏离开的身影,那安保管理,盯着他的制度若有所思,嘴角也不自然的翘起,显然有什么想法。

    “李队,不就是拍照片吗?至于这么针对他吗?看他的衣服,可是马医啊!”在伏骏离开后,原本跟着那安保管理的其他安保人员就跑到那安保管理身边了,适才伏骏和那安保管理的对话,这样安保队员都听到了,其中一个安保队员,没憋住心里的疑问,问起那安保管理道。

    这安保管理叫李超,在文淮湖马术俱乐部做了好几年了,现在成了文淮湖的安保中层管理。

    说来,见到李超对伏骏百般纠缠,那些安保队员也都觉得李超小题大做了,正常而言,俱乐部职工拍照摄影,只要没惹乱子,他们也懒得去管,毕竟只要不涉及那些俱乐部会员的隐私,他们管这事情干嘛,就是他们自己,见到马场美丽景色,也会不由自主的拍摄的,为这事情去管那些同事,不值得,还会伤了同事之间的和气。

    李超闻言,笑了笑,为了掩饰目的,十分轻松的回了一句道:“我只是看这家伙的态度不好,所以才较真的,算了,算了,大家继续巡逻吧!”

    听了这话,众人点了点头,觉得伏骏确实有些不尊重李超,态度不好,所以理解李超,并没有再说什么。

    众人随后继续巡逻,除了李超外,他们也没把刚才的插曲,当回事情,只有李超,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利用刚才的事情,去完成孙威交给他办的事情。

    为了避免再被那个无缘无故纠缠他的安保管理抓住,伏骏便不再拍照了,匆匆回到酒店餐厅,准备用早餐。。

    看着酒店各处严密的监控,伏骏心里概叹,这文淮湖,人住的地方和马住的地方,可真是天差地别。

    人住的酒店是被监控的只剩下自己小房间里的私生活隐私,说什么做什么都要谨慎,否则就被监控记录了。

    而马住的地方,却是一片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大自然,你想做什么,都不会被监控。

    当然,伏骏也理解,人和马居住监控这般不同,也是有原因的。

    因为,文淮湖马术俱乐部作为一家业内顶级高端的马术俱乐部,从客户定位上看,就是吸引国内高端人士入会的,闲暇之余骑马度假来的,所以安保严密,但也只限于人员安保严密而已。

    其它的像监控这类可能拍摄到隐私的安保措施,除了俱乐部的酒店全方位安装监控外,其它地方,也就只有可惜进出俱乐部的几个门安装了监控。

    究其原因,却是因为在跑马场、马厩等地方安装监控,很容易泄露高端客户的隐私,毕竟,对于这些俱乐部的主体客户来说,他们来文淮湖骑马,除了练习马术以外,也有谈及生意或者公司其它方面不能公布的利益往来,有的时候要是来一些政府高官的客户,那更加不能用监控了。

    不然,要是有监控,伏骏觉得让他找到那个谋害合金弹头的家伙,会简单得多!

    有些事情,没有人愿意在全是监控的地方谈的,而像文淮湖马术俱乐部的跑马场等地方,因为养马的原因,草地宽阔,一览无余,完全是个谈隐私事情的好地方,因为他们只要注意周围有没有其他人就好。

    某些方面上,面积大的马术俱乐部其实和高尔夫俱乐部一样,都是谈一些隐秘事情的重要地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