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7、输了就是输了
    这一天,对于伏骏来说,又是比较单调的一天,因为他现在的工作,除了按照治疗流程照顾合金弹头外,就做不了其它的了。

    这些可都比早晨散步时,被那个安保管理纠缠拍照的事情,无聊多了,不过,马医的职业就是如此,治病救马,若是有那种疑难杂症,自然不会无聊,每天想着解决治疗的办法,都会觉得非常快乐。

    只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得了疑难杂症的马呢?

    马的多数疾病,其实正常情况下都能查出来,然后按照医疗方法,对症下药便好了,也没有什么难度。

    “合金弹头,该做的我们都做了,你可得早点康复啊!这样的话,我就不用一直照顾你了,而且相信有唐总的保镖保护你,你也不怕被人加害了。”伏骏在马厩里,一边给合金弹头梳洗着毛发,一边有些哀怨道。

    “行了!说得这么委屈,好像照顾我,你吃了什么大亏一样。等我拿了全运会冠军,到时候自然会让你这个马医跟着水涨船高的,给我吃治病,还能让你吃亏不成?”合金弹头喘了喘粗气道,嘶鸣声很正,要不是它的眼睛依旧发红,鼻子里还有粘稠鼻液流出,伏骏都以为它已经差不多完全好了。

    不过,虽然没完全康复,但很明显合金弹头已经好了不少了,眼睛充血红肿少了,鼻液也更少了,预示着流感要好了,剩下的,随着削蹄完成,就看消炎了,将合金弹头的蹄叶炎彻底治好。

    “行!行!行!我就看你拿冠军了,记得带我躺进人生巅峰。”伏骏配合着扯了一句,至于合金弹头能不能拿到冠军,他没敢太奢望。

    毕竟,冠军这种东西变数实在太大,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出现黑马。

    当然,要是合金弹头拿了冠军,对于伏骏而言,那帮助也大,终究如果能在他的履历上,写上某某全运会冠军赛马的马医助理,以后就算不在文淮湖了,国内也一定会有一大批俱乐部,抢着要他,而且,这对于伏骏以后申请国际马联的马医评级,也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参考依据。

    荣誉,在体育行业里,无论在哪一项运动,都是非常重要的。

    “你不信?”合金弹头听了伏骏的话,顿时就知道伏骏不信它能夺冠,一脸不满的问道。

    “信!当然信了!我知道你有夺冠的实力,但冠军这东西,谁也说不准会不会有变数,就像你输了山阳市的马术比赛一样。”伏骏感觉合金弹头的不满后,为了不激怒它,安心解释着。

    “输了比赛不怪我,你知道的,那时候,我被孙威暗中刺伤了,才在比赛中坡脚输了比赛的。”合金弹头被提起失败的过去,强行解释着。

    然而,伏骏可不是这么认为的,输了就是输了,不要和某些运动员和教练一样,推卸责任。

    只见,伏骏强硬回道:“有伤并不是你输掉比赛的理由,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原因,

    这一天,对于伏骏来说,又是比较单调的一天,因为他现在的工作,除了按照治疗流程照顾合金弹头外,就做不了其它的了。

    这些可都比早晨散步时,被那个安保管理纠缠拍照的事情,无聊多了,不过,马医的职业就是如此,治病救马,若是有那种疑难杂症,自然不会无聊,每天想着解决治疗的办法,都会觉得非常快乐。

    只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得了疑难杂症的马呢?

    马的多数疾病,其实正常情况下都能查出来,然后按照医疗方法,对症下药便好了,也没有什么难度。

    “合金弹头,该做的我们都做了,你可得早点康复啊!这样的话,我就不用一直照顾你了,而且相信有唐总的保镖保护你,你也不怕被人加害了。”伏骏在马厩里,一边给合金弹头梳洗着毛发,一边有些哀怨道。

    “行了!说得这么委屈,好像照顾我,你吃了什么大亏一样。等我拿了全运会冠军,到时候自然会让你这个马医跟着水涨船高的,给我吃治病,还能让你吃亏不成?”合金弹头喘了喘粗气道,嘶鸣声很正,要不是它的眼睛依旧发红,鼻子里还有粘稠鼻液流出,伏骏都以为它已经差不多完全好了。

    不过,虽然没完全康复,但很明显合金弹头已经好了不少了,眼睛充血红肿少了,鼻液也更少了,预示着流感要好了,剩下的,随着削蹄完成,就看消炎了,将合金弹头的蹄叶炎彻底治好。

    “行!行!行!我就看你拿冠军了,记得带我躺进人生巅峰。”伏骏配合着扯了一句,至于合金弹头能不能拿到冠军,他没敢太奢望。

    毕竟,冠军这种东西变数实在太大,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出现黑马。

    当然,要是合金弹头拿了冠军,对于伏骏而言,那帮助也大,终究如果能在他的履历上,写上某某全运会冠军赛马的马医助理,以后就算不在文淮湖了,国内也一定会有一大批俱乐部,抢着要他,而且,这对于伏骏以后申请国际马联的马医评级,也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参考依据。

    荣誉,在体育行业里,无论在哪一项运动,都是非常重要的。

    “你不信?”合金弹头听了伏骏的话,顿时就知道伏骏不信它能夺冠,一脸不满的问道。

    “信!当然信了!我知道你有夺冠的实力,但冠军这东西,谁也说不准会不会有变数,就像你输了山阳市的马术比赛一样。”伏骏感觉合金弹头的不满后,为了不激怒它,安心解释着。

    “输了比赛不怪我,你知道的,那时候,我被孙威暗中刺伤了,才在比赛中坡脚输了比赛的。”合金弹头被提起失败的过去,强行解释着。

    然而,伏骏可不是这么认为的,输了就是输了,不要和某些运动员和教练一样,推卸责任。

    只见,伏骏强硬回道:“有伤并不是你输掉比赛的理由,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原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