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5、跟踪窃听
    山阳市市中心的一家猫屎咖啡馆里,没穿文淮湖马术俱乐部的安保服,换了一身简单休闲衣服的李超,推开咖啡馆的门,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昨天是李超执班的日子,所以被孙威约时间,他昨天来不了,只能够今天下班来,而且不敢李超还不敢在靠近俱乐部的地方会面,选了个更远的市中心,作为两人见面的地点。

    只是,秘密见面的地方远,就不会被人知道他们私下里见面了吗?

    大概是心里有鬼的缘故,李超穿着十分低调,甚至他还戴了个黑色鸭舌帽,走路时一直拉低了帽檐,显得格外冷酷而低调。

    稍稍抬起帽檐,李超四处观望了会儿,终于看见了约他见面的孙威。

    “孙哥!”李超走到孙威的桌位旁,看着十分热情的和孙威打了招呼,然后就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虽然言语之中,李超对孙威很是尊重,不过行动上,李超确实根本没有对孙威体现出太多的尊重。

    看着李超言行不一的样子,孙威嘴角动了动,但却没说什么,他知道,要不是他掌握着他和李超之间的灰色利益秘密,恐怕李超根本连那句“孙哥”都不会喊他一下。

    没办法,人走茶凉,以前孙威在俱乐部,靠着和马坤的关系,在李超这种文淮湖马术俱乐部的基层部门的人的眼里,都是要巴结的对象。

    不过,随着文淮湖因为唐振山一场裁员的大地震,一切都变了。

    现在,孙威被裁撤走了,李超自然不会再巴结他,当然,就算孙威没撤走,李超也不一定会再巴结他。

    毕竟,孙威的倚仗马坤,都差点被唐振山解职,没了马坤对他的照顾,李超还会巴结孙威?

    这一次,李超怕孙威,还按他命令办事,还不是怕孙威把他们以前干过得对不起文淮湖马术俱乐部的事情,抖落出来吗?

    在李超下座后,没过多长时间,在李超身后的咖啡座上,穿着套头卫衣的伏骏,也跟着坐了下来。

    这家咖啡馆的座位是那种背靠大红色沙发的样式,从另一边过来,走得快,并且坐下快的话,根本不会被其他人发现的。

    穿着制式得体衣服的两个女服务员,在两人落座后,分别走到靠近的两人的位置上询问需要什么服务。

    嗯……咖啡、松饼、冰品这些吃喝的服务而已,没有其它特殊的。

    李超很随意的点了杯招牌的猫屎咖啡,伏骏也一样,终究来咖啡馆什么也不点,还要坐那么长时间,明显会很丢面,还吸引别人注意的。

    当然,两人不同的是李超点咖啡的声音很正常,而伏骏为了怕被被李超听出他的声音故意捏尖了声音,轻声和女服员点单的。

    待女服务员走后,伏骏拿出手机,调出了录音器功能,一边偷听他后方的二人的谈话,一边保证不被二人发现他的踪迹。

    后面的二人,在女服务员走后,也开始了谈话。

    “出来何必把你自己藏得这么严实?你怕什么?”孙威见李超一身看着有些鬼鬼祟祟的低调穿着,刚才有人在场没说,这下子终于说了出来问道。

    “我这不是怕被人发现吗?咱们的事情,哪能让其他人知道我们见面?”李超解释道,他可是害怕被熟人看到他和孙威这个被裁员的人有联系。

    “你是不是傻?我们之间见面,又怎么了?我虽然被文淮湖裁员了,但又不是因为我们之前收钱刺伤合金弹头的事情,我们之间以老同事的身份会面,其他人知道,能对我们说道什么?”孙威责问道。

    “这……好像也对哦!”李超思索了下,点了点头道。

    “你……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算计人上面鬼精着,这种事情上面竟然犯糊涂,真不知道你平时的小聪明,都放到哪里了?”孙威回道。

    有的时候,比起猪队友来,聪明队友犯浑,更让人憋屈,起码,猪队友一开始就保证你死,死得明白,而队友犯浑,可是会让你死得不明不白的。

    “孙哥!咱们别说这个,先说说合金弹头这次的事情,咱们怎么办吧?”李超被孙威这么说着,脸色不好的问道。

    “能怎么办?当然是要先查它的病情到底怎么样了,张彪一直在催,昨天我把你的消息给他后,他背后的那位明显不高兴,要求我们必须告诉他合金弹头的真实情况。”孙威道。

    “他不高兴,就不高兴呗,咱们又不是吃他的饭的,当初说好了让合金弹头受伤就行,现在还讹上我们了?”李超闻言一脸不满道。

    “嘘!小点声!你真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做的事情吗?”孙威眼见李超后面喊的大声,连忙小声阻止他道。

    说完之后,孙威同时四处看了眼,见他的视线里,周围没人关注他们的谈话,这才放心。

    虽然孙威不担心他和李超会面,会引起旁人怀疑,引出麻烦,但要是让别人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他当然还是会怕的。

    “我这不是不高兴才这样的吗?咱们干这事,本来就是图他给的钱多,才冒着危险做的,现在他还要我们为这件事情质保,有病吧?”李超道。

    “有没有病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会为了这件事情,会另外再给我们钱的。”

    “真的?”闻言,李超眼前一亮道。

    “我说得还能是假的?你也不想想,我是那种能让他们轻易占我们便宜的人吗?”孙威说着,同时便利用昨天李超得到合金弹头病情消息的艰难,和张彪那里讨价还价,让他们再给钱。

    对于本就缺钱的赌鬼孙威而言,有这么一个机会和张彪背后的金主要钱,他怎么可能放手?

    反正,目前的情况是只有他有这个渠道,能在文淮湖里得到合金弹头的病情信息,孙威正是吃定这一点,才敢对那金主再要钱的。

    当然,孙威也没傻得一开始就要钱,而是等到李超传来消息,这才借着李超的名义,再要一笔钱来。

    毕竟,一来这样更有说服力,更能让他们知道想从现在安保工作做的非常严密的文淮湖里得到消息的艰难;二来,等到孙威办成事要进那金主的俱乐部时,也不会因为他的贪婪而撕破脸,反正,他有李超背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