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9、敲山震虎,顺藤摸瓜
    周如海明白唐振山的意思,要是原本调查孙威,给他转账巨款的是正规公司,查得出转账明目的,那他们也只能怀疑孙威可能有问题,却不能明确。

    毕竟,虽然孙威只是个马匹护理人员,但并不代表他只有文淮湖马术俱乐部的收入,要是他的护理技术被其它马术俱乐部看中,要挖他跳槽什么的,这五十万作为他的跳槽费也是有可能的。

    这年头,越是高端有名的马术俱乐部,资历越老,就越容易被新开的马术俱乐部挖墙脚。

    终究,能开得起马术俱乐部的人,都是有钱人,而这些新开的马术俱乐部,受限于人才的缺乏,也都会花大价钱挖人,以求在短时间里,提升俱乐部的人才实力。

    钱财动人心,尽管很多人都知道去新开的马术俱乐部,可能长久不了,但他们都会因为拒绝不了其他俱乐部给的大价钱,而选择跳槽。

    当然,转给孙威巨款的公司,也有可能是其它原因转给他的,并不单单只可能是挖他跳槽。

    但道理是相通的,要是孙威是被正规公司转账巨款,只要详细查一查,就能够确定这笔资金的来源用途。

    现在,转账巨款给孙威的公司,根本查不出任何东西,这只能说明一点,这钱是用来让孙威做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事情,为了保密,这才用空壳皮包公司给孙威巨款的。

    这么做的原因,自然是对方怕孙威办砸了事情,要是用正规公司给他转账,很容易就被人顺藤摸瓜查出幕后指使者,为了不惹上麻烦,他们这才用查不出有用信息的空壳皮包公司,给孙威转账的。

    至于对方让孙威做的事情,对比录音里被叫做“孙哥”的人,说得加害合金弹头的事情,很显然,对方让孙威做的只能是这件事情。

    “唐总,要不要我带人去找孙威,问出他的幕后指使者?”想了想,周如海决定直接了当办事,便问起唐振山。

    “本来,跟踪孙威,摸清他的底细,才是最好的选择。不过,考虑到孙威这家伙反侦查能力强的话,那你直接和他见面,并且当面敲打敲打他,这也许更好。”唐振山点头道。

    “敲打孙威?”周如海闻言,不明白唐振山到底什么意思道。

    “嗯!就是去敲打他。记得,把这个u盘里的录音考一份,带给他听听。”唐振山指着u盘道。

    “敲山震虎?”周如海脱口反问。

    “对!敲山震虎!”唐振山点头道。

    闻言,周如海这才有些明白道:“唐总放心,我一定会去好好的敲打孙威的。”

    “嗯!敲打过后,继续派人跟踪孙威,他听到那录音,肯定要慌,着急与录音里的另一人联系,我们正好借此时机去跟踪他,看看能不能顺藤摸瓜,挖到对方的踪迹。”

    说到这里,唐振山又想到了什么,继续道:“不过,就算跟丢了也没关系,既然雇佣孙威的人用空壳皮包公司给他转账,那说不定对方也会用那公司账户,给其他被他们雇佣的人转账。”

    “所以,仔细查一查我们俱乐部里,有没有其他人也接受过这个账户的转账,说不得会有发现。要是有的话,那我们就能把另一个要加害合金弹头的人,给顺藤摸瓜的挖出来。”

    周如海听了这话,连忙道:“明白了,唐总放心,就算再有困难,我也会把俱乐部里害过合金弹头的人,把他给找出来的。”

    “好!”

    得到唐振山点头称赞后,周如海连忙把那u盘拿起来,放进上身西服外套的内口袋里,防止丢失。

    u盘里的录音唐振山已经事先复制录了一份在他的办公电脑里,所以唐振山倒是无所谓周如海带走u盘,同时他也提醒周如海也要复制一份录音,防止在对孙威进行敲山震虎时,出现什么变故,使得录音消失。

    刚拿起u盘要走,周如海看到那张白纸上的字迹后,停住了脚步,问唐振山道:“唐总,要不要我拿着这字迹,在俱乐部里好好比对一下,找到告密者。对方既然能进俱乐部里,那不是我们俱乐部的会员,就是俱乐部的员工。”

    “再看对方能清楚知道你车位的盲点,又能不被人注意到他的踪迹,足可见他对俱乐部的熟悉。这种熟悉,不是我们俱乐部的普通顾客来逛过几遍,就能靠着记忆力,简单做到的,只有在俱乐部里不少时间,才能做到这种地步。”

    “因此,对方极有可能就是我们俱乐部的员工,只要一一对比俱乐部员工的笔迹,应该就能查得出他的真实身份了。”

    闻言,唐振山看了一眼那白纸,皱了皱眉头后,摇头道:“算了吧!现在查加害合金弹头的人要紧,不至于为了查告密者,浪费我们俱乐部的人手。”

    “可是,唐总你就一点儿不好奇那个告密者是谁吗?”周如海问道。

    “好奇有什么用?这难道能和合金弹头的生命安全比吗?况且,对方如你所说,必然是我们俱乐部的员工无疑,可是,对方不愿意暴露自己,而是用这种隐晦的方法告诉我们,足可见对方应该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不想被我们知道他是谁的。”

    唐振山说到这里,而后语气认真道:“一个帮助了我们,却不愿意透露真实身份的人,我们又何必去做对方不愿意做的事情,非要查出对方身份,让对方寒心呢?”

    这一刻,唐振山和周如海之间考虑事情的气魄大度,显然有了质的对比,周如海与唐振山相比,明显低了许多。

    “唐总说得极是!那我走了!”周如海被唐振山这么一说后,也就没兴趣再去调查告密者是谁了,和唐振山告辞一句,他便转身离开,准备去实施唐振山安排的计划了。

    伏骏要是在这,知道这两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因为他提供的录音,一起把事情推测到这种地步,并且安排了老辣的揪出内鬼的计划的话,一定会感叹一句,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