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又遇‘‘熟人‘‘
    ..,最快更新花锦最新章节!

    老太太听了,喜出望外,”你养的定然是好的,可是那盆叫月下蓝影的昙花?钱妈妈回来了又对卢太太介绍康妍,”((((((前些日子,我们老太太养的一盆雪中情出了问题,这是个稀罕的花,满城也没找到会调理的,幸好遇到康姑娘,妙手回春,帮我们老太太调理的开的十分水灵。”,对我讲了,我心里也是稀奇的不得了,正想找机会去你家里看看呢。”

    ”哪里敢劳动老太太亲自跑一趟,您想看,吩咐一声,我立刻送过来。”康妍口上应着,打开了盒子。

    钱妈妈对乔老太太讲的时候,乔氏姐妹恰好也在,心里对月下蓝影也十分好奇,此刻见浅白色的花盆中,一株淡蓝色的昙花正散发着金色光芒,一瞬间让人看花了眼,忍不住都围了上去。

    ”哎呀,真的是昙花呀,还是淡蓝色的,太稀奇了。”乔丹如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昙花的花瓣,随即想到这是她看不起的康妍养的花,便又有些不自然的将手放下了。

    乔丹云就矜持了许多,她站在昙花面前端详片刻,礼貌性的赞了一句,便往后退下了,她的礼貌教养看来是乔太太用心**过的,典型的大家闺秀的性格,矜持有度。

    乔丹华则围着昙花看了又看,一脸的羡慕,”看来古人所说的昙花只有在夜里开放也不全对啊。”

    乔老太太对月下蓝影也十分稀奇,站着看了片刻,又问了康妍一些平日里如何养的这昙花,看到乔丹华一副我有问题想问的眼巴巴的样子,不禁笑了,语气温和的道:”趁着康姑娘在此,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平日里总缠着我问东问西的,这下好了,有了康姑娘,我就轻松了。”

    乔老太太似乎对乔丹华特别的温和,康妍看了乔丹华一眼,若有所思。

    乔丹华得了准许,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却并没有直接拉着康妍问话,而是对乔老太太道:”老太太也乏了,不如我们姐妹和康姑娘去外面园子里说话,老太太也好歇一会儿。”

    乔老太太确实觉得乏了,便点头,”好孩子,还是你细心。”又转头对康妍道:”人老了,总是一会子就乏的不行,得歇会,你们姐妹年岁相当,在一起也不拘束,总比陪着我老婆子强,去外面坐坐吧。”

    康妍站起来,趁机提出要给乔太太请安的话,乔太太那边是否方便?丹若是可以的话,我过去向乔太太请个安。”

    她是第一次上门做客,如果不开口提出向乔太太请安,显得十分失礼,她提出来或去了,即使乔太太不方便接见,但康妍礼数却全了。

    老太太问乔丹云:”你母亲今日上午在做什么?打发个人去问问,可得空,若可以,你亲自带着康姑娘过去。”

    乔丹云点头应下,吩咐身边的丫鬟跑一趟,不大会,那丫鬟回来了,”太太那边正有客呢,也有和康姑娘年岁差不多的姑娘来给太太问安,太太请姑娘们带着康姑娘过去,正好一处说说话。”

    从乔老太太的院子里出来,往西走了半盏茶的时间,便到了乔太太的院子。

    乔太太的院子里正中央种了棵高大的紫荆花,此刻开的正好,满院飘香,院子四周及游廊下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鲜花,微风吹来,满院子的花随风摆动,煞是好看。

    乔太太在院子里的偏厅接待客人,康妍便知来的并不是贵客。

    进屋便看到屋里上首坐了一位三十出头的夫人,明媚大眼,身穿深蓝色绣白牡丹花织锦上衣,配紫红色高腰罗裙,一头乌黑的头发挽成高髻,用朝阳如意挂珠簪簪住,左边一朵浅黄色的金凤花,整个人显得精明干练。

    康妍心知这就是知府夫人乔太太了,她进屋福身行礼,”康妍见过夫人,给夫人请安。”

    乔太太受了她的礼,‘‘听我们老太太提起过,康姑娘擅长养花,我这心里早想见见了,今日总算是见到了,真是个好姑娘。‘‘

    乔太太快人快语,夸了康妍一番,送了康妍一个荷包做见面礼,才扭头对旁边坐着的两位年龄和她差不多的妇人道:”这位是麻城府杜家花行的杜太太,另一位是卢家药行的当家夫人卢太太,康姑娘也见一见。”

    康妍抬头见到那两位妇人的容貌时,不由愣住了。

    右上首坐着的妇人约有三十五六岁,国字脸,嘴唇略厚,身材位丰,挽了一个高大的牡丹髻,发髻两边对称着各簪了四朵小小的珍珠花,发髻最高处的正中间带了支八宝翡翠菊花簪,身上一袭绯色绣牡丹花的织锦长裙,领口和袖口都勾着银色的月牙花样,浅金色的绸面腰带,整个人看上去端庄贵气。

    她旁边坐着的卢太太容长脸,眼角上扬,薄嘴唇,看上去面相有些严肃,梳了个朝后的双刀髻,用碧玉攒凤簪簪住,两边各带了多紫罗兰。

    国字脸,厚嘴唇的便是杜云澈的母亲杜太太,自己前世的婆婆了,康妍心中一阵发冷,前世的时候,她虽是个妾室,但因为她生下了杜云澈唯一的儿子宁儿,所以刚开始杜太太也会给她一两分脸面。

    但杜太太一直标榜嫡出正统,卢绣儿进门后,一直希望卢绣儿能诞下杜家下一代的继承人,可惜的是卢绣儿不能生,康妍心中明白,卢绣儿敢夺她的宁儿,这其中必然有杜太太的首肯和默许,否则卢绣儿不会那么大胆,青天白日的带着人就敢跟她灌毒药。

    前世自己的死亡,杜太太虽不是凶手,却绝对是个帮凶。

    旁边那位容长脸,神情严肃的卢家药行的当家夫人,卢绣儿的母亲,想起这个名字,康妍的心里就一阵气血翻涌,夺了她的宁儿,又给她灌了毒药,她怎么能不恨这个人?等等,刚才听乔丹云说这儿也有滋味和她年龄相仿的姑娘,岂不是说卢绣儿也来了?

    卢家药行是麻城府最大的药行,不仅拥有麻城最大的药馆,多名优秀的大夫,更重要的是它家的药行品种齐全,各种稀罕草药,据说只要能叫得出名字的,就没有卢家药行没有的,麻城府的药铺有八成的药都来自卢家药行。

    因各种花草其实皆可入药,所以药行和花行一直合作密切,卢家和杜家,一个要收药,一个要卖花,自然是联姻的好对象,卢家药行卢当家的嫡女卢绣儿就嫁给了杜云澈,卢绣儿进杜家时,康妍和杜云澈的感情正是最好的时候,为此,卢绣儿没少刁难她,让她立规矩,挑拨杜云澈的其他妾室联合起来欺负她,直到最后她被杜云澈厌弃后,卢绣儿还时不时的叫她过去刁难几句。

    愣神的康妍并没有听到卢太太介绍自己,”((((((前些日子,我们老太太养的一盆雪中情出了问题,这是个稀罕的花,满城也没找到会调理的,幸好遇到康姑娘,妙手回春,帮我们老太太把花调理的那叫一个好啊,你们没见到,那花开的儿十分水灵。”她本来想说康妍打赌赢了雪中情的事情,但一想康妍打赌的对象正是杜太太的儿子,听见自己儿子输应该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乔太太便把花头咽了下去。

    杜太太的眉头微不可见的蹙了蹙,雪中情的事情她好似听杜威提了一耳朵,就是这位姑娘和澈儿打赌赢了么?她抬眼细细观察起康妍来。

    卢太太听了乔太太的介绍,抬头见康妍却一直愣愣的看着她们,并不见礼,心里便不喜了几分,但康妍到底是知府夫人的客人,卢家药行还有诸多地方需要仰仗新上任的乔知府,她就是再不喜欢康妍也不能表现在脸上,只得忍着心里得厌烦,扯了扯嘴角,语气淡淡的说了句:”没想到康姑娘小小年纪,却这样的能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