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9章 断定
    ..,最快更新花锦最新章节!

    同样的话题在康家一样谈论着。

    “你行事也太着急了,你就不怕杜家在进贡的途中动点手脚,到时上面怪罪下来,你这段时间的辛苦努力岂不是都白费了,“乔丹华埋怨康妍,”要不你向我大伯建议一下这次进贡的花由知府衙门出面护送?”

    康妍摇头,“放心吧,杜家不会也不敢在进贡的事情上做手脚。”

    “何以这么肯定?”乔丹华扬眉,有些不明白康妍的肯定。

    “进贡的事情一直是杜家在负责,如果进贡到宫里的花出了问题,康家作为养花的人自然难辞其咎,但杜家这个一路护送的也逃脱不了责任,若是旁人也就罢了,他们还能以不懂得花的习性为借口,但杜家世代养花出身,就是他家的家仆都能随口说出两条养花的道理来,所以杜家不会在这方面动手脚。”康妍细细的将道理说与乔丹华听。

    她并不是一时气愤之下才做出的决定,相反,再请徐师傅帮她宣布消息之前,她确实深思熟虑过。

    “杜家要对付康家,只会在别的地方想办法,进贡这方面他们不敢动手脚的。”康妍断定,“杜云澈这个人城府很深,且在做生意方面很有手段,这次能胜过杜家不过是因为我占了先机。”

    “那以后岂不是要一直防着杜家?”乔丹华有些担心,“这次是因为苏宸靖他们事先听到了一些风声,我们才躲过了杜家的暗算,以后可不一定有那么幸运了。”

    康妍点头,“所以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和你商议一件事,我现在的精力都要放在沁香园这边了,所以香水作坊的事情只能你一个人来张罗了。”

    她们本来商议的是斗花会过后香水作坊就开业,香水经过斗花会的宣传取得了很多人的青睐,现在已经有些官员家的女眷来向她们预定了。

    现在正是香水作坊开业的好时机,但斗花会过后,众多的商家都会云集沁香园,康家在斗花会上排名比较靠前的花会供不应求,也会带动其他花的销售量,康妍必然要将大部分精力放在沁香园这边。

    另外,她也有自己的考量,她和乔丹华虽然都是父母双亡,亲族无靠,但她好歹有父母留下的基业做依靠,还有嗣弟小九,丹华却真正的只有她自己,香水作坊那边康妍也只是提供了地方,其他的大部分都是丹华的心思,康妍想将香水作坊作为乔丹华的依靠。

    不管将来丹华嫁给谁,至少她能有丰厚的嫁妆来傍身。

    若是直说自己以后不要香水作坊的红利,乔丹华一定不会接受,康妍便想自己先将红利收起来,将来全都给了乔丹华添妆好了。

    是以这些她只在心里盘算了一番,并没有对乔丹华细说。

    乔丹华随意的摆摆手,“你不用担心,香水作坊那边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忙的过来,现在方大娘和小萱都能上手做简单的香水了,你尽管忙你的事情就好了。”

    那就好,康妍放下心来,“还有,替我跟程先生说声谢谢,我知道不是他的话,颜先生不会那么轻易的来斗花会,更不会在斗花会上频频帮我说话。” 乔丹华的脸色不争气的红了起来,“你要道谢你自己去跟他讲,做什么要说替你说,好像我跟他很熟似的。”

    “扑哧,你跟他熟不熟这我可不知道,”康妍斜睨乔丹华,笑着打趣她,“我只知道某人现在的脸很红哦。”

    某人下意识的双手捂住了脸,随即在康妍戏谑的眼神下反应过来,“ 哦,阿妍,你好坏,竟然捉弄我。”

    说着扑上前去挠康妍的痒痒。

    康妍一边笑一边躲,半晌两人精疲力尽的躺着榻上说着悄悄话。

    “你还打趣我,我还没功夫审问你呢,你跟那苏宸靖到底怎么回事?之前你对他明明淡淡的,怎么最近看你们俩个越走越近,你不会因为他帮了你就对他有什么想法了吧?”

    “怎么可能?”康妍下意识的反驳。

    心里却有些微的不自在。

    乔丹华看好友略微不自在的脸色,叹了口气,“不是最好,阿妍,你有那样的前生,说心里话,我希望我们这辈子都要幸福,苏宸靖,说实话不是你的良配,不说他之前是怎样的一个人,他的家世背景就太复杂,虽说皇上撸了他父亲的爵位,只杀了他父亲一人,但谁知道哪一日会不会又想起来要追究苏家全家的过错呢,再者,苏宸靖这个人我总觉得他的心思很深,我不希望你陷进去。” 康妍沉默下来,贝齿轻咬嘴唇,片刻,才开口:“丹华,我也不知道,我之前明明很讨厌他,但是这几日下来,我看他那么努力的帮我,我,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的心有些乱了。” “倒不是说现在已经陷了进去,而是面对他的时候不象以前那样讨厌他,或者无视他,而是..........”

    不再讨厌他,无视他,不就是开始在心里占一席之地了吗?乔丹华叹息,“你之前不是说觉得他可能是凌靖重生的吗?后来试探的到底有没有结论?他是不是凌靖?”

    康妍摇头,“杏花说她看到月下蓝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而且我觉得他若是凌靖应该不会瞒我的,毕竟我们见了这么多次面了,他没有理由瞒着我阿,他有可能不是凌靖。”

    若康妍心里怀疑他是凌靖,对他的看法改观还有移情的作用,若是明知道他不是凌靖,还开始重视他,阿妍的心里真的开始正视苏宸靖了。

    乔丹华的心情有些复杂,下意识的想开口劝说康妍,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阿妍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刚萌芽的脆弱的情感嫩苗,若是经自己一提醒,岂不是催发了它的生长?

    而且她要怎么说,总不能直接说苏宸靖没安好心吧?咦,不对,乔丹华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阿妍,你不觉得奇怪吗?苏家被抄了,按常理来说他们一家不是应该返回祖籍吗?为什么不回乡反而来了麻城府,你仔细想想,他跟之前的苏宸靖是不是有明显的差异?”

    康妍下意识的蹙眉,“这个不好比阿,一个人经历了家庭的巨变,从一个侯爷世子到平民百姓,性格总会发生变化的,总不能光凭这点就猜疑他吧。” 乔丹华却越说越觉得可疑,“就是这点才可疑,从优越的生活一下子变得需要每日为生计奔波,你不觉得苏宸靖适应的很好吗?况且,家庭骤变,他的重心更应该放在重振苏家上,为什么他没有这样的动作?再者苏宸靖之前对你并没有什么,为什么这次一见面就那么热衷的帮你?”

    康妍的神色渐渐的变了,乔丹华分析的并不是没有道理,是她之前一直只纠结于他到底是不是凌靖,总想从他的语言和动作中猜测分析他是还是不是,反而忽略了其他的问题。

    这就是人常说的“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吗?

    细细算来,她和苏宸靖说起来之前只见过五次面。

    第一次,她在花市遇见他,被他调戏;

    第二次是在乔府,他与乔家少爷乔文钦一起,与她,乔丹云等人说了两句话。

    第三次是在康家的沁香园,苏宸靖买了几盆花;

    第四次是她从万安寺回家的路上,遭遇大雨,苏宸靖让她上了马车避了会雨。

    最后一次是在赏菊会上,她不小心听到之前的乔丹华对苏宸靖告白。

    除了刚开始的那一次,其余的几次苏宸靖对她都是很平淡,分寸把握的也很好,他就是个高高在上的侯爷世子,而她仅仅是个商人而已。

    乔丹华的话让康妍想起这次见面后苏宸靖对自己的态度,那是一种十分熟念的态度,仿佛他们之间已经非常的熟悉了解。

    不,这不应该是真正的苏宸靖对自己的态度,即使他遭遇了家变,他们之间也没有那么熟悉。

    会这么对她只有一个可能答案,那就是他真的了解自己。

    “总算你这半年来的努力没有白费。”苏宸靖含笑的话语在自己耳边想起。

    斗花会结束的时候他恭喜自己时说的话,当时她只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却并没有细想到底哪里不对劲。

    现在康妍终于意识到这句话的怪异之处了,他怎么会知道自己这半年来一直努力培育新的品种?

    她在培育新品种的时候都是在家里进行,连沁香园都不去,新品种培育成功了,她才会交由沁香园的师傅们去大量种植。

    这绝对不是苏宸靖知道的事情。

    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她身边亲近的人,还有凌靖!

    康妍的神色变幻不定,想起苏宸靖说的斗花会过后,他有话对自己说,当时自己还胡思乱想了一把,他到底会说什么。

    现在不用想了,康妍的心里已经断定。

    这一切的疑问都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苏,宸,靖,就,是,凌,靖!

    康妍的神色顿时变得十分的复杂!rs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