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章 蠢蠢欲动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值得回忆的东西,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超乎常人认知能力的稀奇经历。相信在中华五千年漫长的岁月里,这块大陆所发生的不为人类认知和理解的奇人异事不在少数。而作为主角亲自参与亲身经历的人却是极少数,恰恰我就是那个极少数人之一。本不想把超出您理解范围的事情讲出来,因为我知道,只要我说出来自己的经历,难免会很多人被骂做疯子,精神病患者。但奇怪的是我的心底总有一个强烈的渴望秘密分享心里,就像弹簧,越是压力大,反弹力越大,再加上为了人类长寿和进步的历史使命感促使我,一定要把他真实的记录下来告诉世人,以求给后人提供一个研究的资料。

    自有人类以来,“长生不老”是人类永恒的梦想和追求,从孩童们幻想的不死神话到帝王们“不老”仙丹的寻找和锤炼,人类对于“长生不老”孜孜以求,前仆后继。历代帝王为永享尊荣、富贵、永居庙堂之高,多有寻找“长生不老”之药的。如秦始皇籯政、如隋炀帝杨广、如唐太宗李世民、唐宪宗李纯、唐穆宗李恒、以及明世宗朱厚熄等人。这些帝王皆因失败告终,不是被骗就是被毒死。但这也无法阻止人们对长生不老的渴望,对这方面的苛求那更是惊天地泣鬼神,狂热的无以复加。所以千万年以来,有万千人们穷尽一生专注于研究和发现此类密码,但均为劳而无功,白白在历史上留下骂名。偏偏,这种好事落在了我的头上,也就是说,我掌握了人类“长生不老、返老还童”的金钥匙。怎么?你不信?是不是看我嘴上没毛说话不牢,是在吹牛?实话告诉你们,我今年已经55岁了,只是从外表看起来,我像25岁而已。不信我就把发生在我身上的真人真事说给你听,信不信由你。

    事情,还要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说起。

    上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全国大地,土地承包责任制,包产到户如火如荼的在各个乡村展开,农民的日子一天天好过起来,发家致富,成为万元户,是当时每个人的梦想,那时候,停滞了很多年的大学招生,才开始没几年,我刚高中毕业,考大学也不像现在这么迫切的和唯一的选择,由于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我又是独子,加上农村包产到户分了很多土地,需要我这个好劳力干活,所以我就回到了陕西临潼县xx镇xx村的家乡务农。农村的活计其实不多,春种秋收,一年最多忙活三、四个月时间,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和一帮同龄的狐朋狗友吃喝玩闹,浑浑噩噩。

    在当时的农村,高中毕业也算是高文凭了,我们村近百户人家,也没几个高中文凭的。而我本人又是那种内向型,不善于交际的性格,所以,也很少和本村同龄青年一起玩闹,而心底里时常会有蠢蠢欲动、不甘于现状的遐想。

    有一天晚上,儿时的玩伴,同村的铁蛋儿,又一次来到我家闲聊,老远就是他的大嗓门:“狗儿狗儿,快出来,我们一起去书记家看电视。”

    哦,忘了交代一声,我小名狗儿,大名张悦,离开了学校,也没人叫我大名,当时,文化娱乐比较少,家里有电视看的人家,更是少的可怜,我们一个村子,近百户人家,就书记家有一台14寸的黑白电视,一到晚上,全村老少,基本上都跑到书记家看电视,乡里乡亲的,书记也没辙,每天晚上,都把他们家那个小黑白电视,搬到大院子,与民共乐。铁蛋,大名张铁蛋,既是我儿时玩伴,又是我小学、初中同学,也是因家贫未读高中。

    “不去了,天天晚上去,就不怕人家书记家烦了,做人要有点尺度滴”。

    “不去了,不去那我干什么?总不能这样闲着”。铁蛋怏怏的说。

    “我说你呀,这几年学白上了,你就不能多看一点务农方面的科技书吗?把你们家的那一亩三分地儿,务弄好,来年也好多增加点收入”。

    “就你能,在学校就是书呆子,学得好又怎么样,考大学还不是没戏了,还不是要回来务农吗?再说了,你地伺弄的再好,还能成为万元户吗?即便伺弄地也能成万元户,那要等多少年?”

    我一脸沮丧,心里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对。气的我直喘粗气无话反驳。

    “别喘粗气了,你没听说吗?咱们这儿有一句流行语,想暴富,去挖墓。咱们这儿离兵马俑这么近,用撅头随便刨一下地就是唐砖汉瓦,挖个宅基地就出古墓,这么好的地理优势,干嘛不干呢?”

    “你疯了,是不是想进监狱?”我被吓到了,急忙吼道。

    “别紧张,我只是说说而已。不过,说起这个古墓,我告诉你一件奇事儿,你知道咱村子东边刘村的刘老实家吧?前几天家里盖房挖地基,竟然挖到了一座古墓,听说有好几件铜器,可是不得了啊,听说当时就有人出每件1000元价格要买,他还不卖,结果今一大早,就有公安上门,没收了铜器,差一点连人一块带走呢。这下亏大了,哈哈。”

    “怎么回事?自己家宅基地里的东西,国家还要收走吗?”我不解的问到。

    “呵呵,这你就不懂了吧?其实我也是才听到的宣传,说是只要是地下挖出来的东西,不论在何地,除非有是你祖先留下的遗产证明,否则都属于国家所有,那些青铜器,明显是千年前的古物,哪来的祖先证明啊,哈哈”。铁蛋儿说完一阵哈哈大笑。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不置可否的笑笑。

    随后几天里,铁蛋总聊一些古墓的事情,不是西村谁家在地里浇地时,发现水不断流进一个大窟窿,觉得奇怪,就挖开大窟窿,发现是一座古墓,就是说南村谁家兄弟挖了一座古墓发了多少多少财等事情,发财、探险把我这颗年轻的心脏撩拨的痒痒的。

    忽一日,铁蛋一改往日的大大咧咧,神秘兮兮的又一次来到我家,压低嗓门说道:“狗儿,咱可是青梅竹马的发小,又是老同学的关系了,我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你可一定要答应我。”

    “滚滚,谁和你青梅竹马了?有屁快放,混蛋”。我笑骂道。

    “嘿嘿,其实你懂我的意思。咱们村南大约六、七里处,有一个高坡你应该还记得吧?坡后边就是骊山,在坡下我发现了一座古墓,我想和你去干一票,怎么样?有发财的事情,咱还是很照顾兄弟的。”

    我震惊的看着铁蛋,好久没有说话,上下打量起铁蛋儿,仿佛刚认识似得。

    铁蛋被我看的发毛,心里忐忑不安,紧张的说道:“狗儿,你这是怎么了?咱们可是一起摸着屁股长大的铁杆,啥地方你没见过?你可别这样x光似的扫描我,瘆得慌”。

    “狗日的铁蛋,你行啊,这几天一直在我这儿胡咧咧古墓,原来就是为了今天啊,嘿嘿,不错,知道用计了。老实交代,你是啥时候学会探测古墓的本事了?这是第几次干这事了?”

    铁蛋听闻我是问这个,马上放下心来,说道:“其实啊,你这几年在县城读高中,不了解咱们周边,咱们这儿可是十三朝古都,地下到处是宝贝,一不小心就挖到了古墓,只说咱们村,专吃这碗饭的我知道的就有十几位,我跟着别人倒是当过苦力干过活,但从没有下去过古墓,人家大老板不准咱下去,怕咱偷走了古墓中那些值钱的玩意儿。今天约你,是真真正正的第一次开工,你就当陪陪我,给我壮壮胆,有货咱们二一添作五,一起发财,没货,咱就当玩,好不?”

    我恨声的说道:“你狗日的货活腻歪了,就不怕进局子里吃牢饭吗?”

    “怕呀,所以我不敢找不信任的人,你是我唯一放心的人,你这人既聪明又帅气、行侠仗义、豪情万丈、嘴巴牢靠、为人真诚、义薄云天、心地善良、重情重义,实在是不二人选啊。”

    别说,这人啊,最喜欢听赞美之词,我也难抗这俗套,这一顿马屁拍的我晕乎乎的心里舒畅至极,热血上涌,帅脸涨红,一拍大腿,脱口而出:“好,看在咱发小的情面上,老子就帮你这一回,陪你走一遭。”

    “好,就这么定了,不愧为一块玩大的好兄弟。那我就先走了,明晚我来叫你。”铁蛋儿兴高采烈的迈出大门。

    我呆了,好一会儿,傻傻的摇摇头,怎么他妈的有点上当的感觉啊?

    @r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