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02 诡异的死亡
    ..,最快更新异世之女神争霸最新章节!

    等朱妍、苏雅二人再次睁开眼睛时,却突然发现她们居然身处在一个与之前完全不相同的世界中——在一片百鸟鸣叫声中,头顶上是神秘灰暗的天空,如丝线般的光芒勉强穿过浓密的灌木丛缝隙,看起来是那样的微弱,茂密的植物、陡峭的岩石、若不禁风仿若疲倦的古树历历在目,壮实坚硬的枝杈、丰满挺拔的青草,如利刃般,险些扎破她们的皮肤。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场景,朱妍惊慌地问:“这是哪儿?我们为什么突然来到这儿了?”

    苏雅望着一棵外表郁郁葱葱、体型庞大、个子高耸入云般的大树,惊得两眼发直:“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树…实在太大了…这是什么地方…”等缓过了神,又仿佛想起了什么:“莫非,我们穿越了?”

    朱妍难以置信地瞪着苏雅问:“穿越?什么穿越?”

    “‘穿越’你都不知道?它是网络小说中盛行的一种题材。电视上也有很多这种题材嘛,比如《宫锁心玉》,比如《步步惊心》,比如……”

    未等苏雅说完,只见朱妍眉头紧皱、脸色通红地懊恼地说:“我不想听什么穿越小说,我现在只想回家。你先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会突然之间来到这儿了?”

    苏雅斜着眼望着朱妍,说:“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我要是知道我们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也许我早就有离开这里的办法了。”

    朱妍茫然地望了望满是树木与长草的四周,再次回过头来问苏雅:“那我们的马路呢?路灯呢?楼呢?还有我们的家呢?”

    苏雅翘着脚眺望着远方的密林远处,过了一会儿回答:“没看到马路、路灯和楼,我觉得家应该可以在前面的路上。”

    朱妍也翘着脚望向远方,最后失望地回过头来问苏雅:“哪有?我怎么没看到?”

    “我妈说过:世界上本没有路,只因为走的人多了,才会渐渐地形成路;人本来是飘乎不定的,也很难有个家,只要你敢于去探索自己的路,迟早会寻找到自己的归宿,自然迟早会找到自己的家。”

    朱妍听了,眉头皱得更厉害,一边撅着嘴,一边静静地弯下身坐在身边的树根上,双臂抱着膝盖,也不再去观注苏雅的举动,只是生气地说:“竟骗人家,根本就没看到家……”

    一阵凉风透过树木的枝叉和树叶、长草悄悄袭来,吹在了苏雅的身上,苏雅只觉得仿佛是一把冰冷的利剑划过脸庞。她低头朝朱妍望去,只见朱妍还在垂头丧气地抱着膝盖默默地坐在树根上,根本不为身边经过的这一阵似乎有所预兆的冷风担忧。

    苏雅也蹲在了她的身边,试探性地问她:“朱妍,我们要在这呆多久?”

    朱妍淡淡回了句:“我不知道。”

    苏雅抬头望了望透过繁茂枝叶的微弱的光线,回过头来继续问朱妍:“我们就这么一直坐着?等到天黑了,来了虎豹豺狼可咋办?”

    一听这话,朱妍的身上猛地打了个冷战,她即刻站起身,怨怪着苏雅:“别说那些吓唬人的话行不行?”

    “吓唬什么人?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而且还有这么多的树和这么高的草,没有虎豹豺狼就怪了,这里根本不是人类呆的地方,这里很明显就是它们的天下。”

    “虎豹豺狼”,平时朱妍听到这些个字眼就心有余悸,如今却身临在这种地方,怎么能不害怕?为了让苏雅闭口别再提这些吓唬自己,她只好讨饶地说:“好啦,好啦,只要你别再提这些吓唬人的话,那你说应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好啦!”

    “怎么办?往前走呗,看有没有出路。怎么地也比在这儿等死强!”

    “唉呀,别提‘死’不‘死’的,我听着都别扭。你说走,就走好啦,别总吓唬我行不行?”

    没办法,朱妍只能任由苏雅领着,离开了原地,向密林深处探索而去。

    -----------------------

    二人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觉得自己的鞋子中仿佛被灌了重重的石头一样越来越沉重。不仅如此,一路走来,所有经过的地方总是凹槽不平的,不是肮脏的泥潭挡路,就是繁茂的小草挡路。妖娆崎岖的树根盘踞在脚下,有时都分不清到底是树根还是蛇。最糟糕的是她们经常能碰到像树根一样大小、并且颜色大同小异的蛇在眼前缓缓爬过。

    而愈渐接近黄昏的一尘不变灰暗的天空就像一个诅咒,总是形影不离地尾随着她们。不知道多少次,她们赶走了对自己纠缠不休的像手指一样大的蚊蝇,漫长的无尽的路消耗着她们越来越虚弱的体力。不过还好,这一路上不停地躲避和驱赶障碍物,居然使她们渐渐淡忘了恐惧。

    朱妍越来越觉得浑身无力,眼前愈渐渺茫,苏雅也觉得肚子饿得“咕咕”地叫了,身体也越来越懒散无力。

    两人互相依靠着、坚难地搀扶着,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突然,朱妍轻声地问苏雅:“我们要走到什么时候,这条路又能通向哪儿?”

    苏雅抹了抹额头的汗,无奈地回答:“总会有尽头的。”

    “如果尽头是悬崖呢?”朱妍声音中略带失望。

    “那也会有别的路。”苏雅强打起精神答复她。

    “如果,没有别的路呢?”朱妍的言语中更显决望。

    “那就走出来一条呗!”苏雅淡定地回答。

    “关键是还没等走出路来,就算我不累死,我也饿死渴死啦!”

    朱妍话音刚落,她们两个突然同时立在那里,侧耳倾听着身边的声音。

    只听一阵“哗”熟悉的声音同时灌入苏雅和朱妍的耳朵,苏雅连忙推了推朱妍的胳膊,兴奋地说:“朱妍,你听,好像有水声?”

    朱妍泯了泯干涉的嘴唇,暗淡的脸上仿佛顺间显现了红光,“我们赶紧去看看吧!”

    二人再次相互扶携着,一边仔细聆听着临近水源的动静,一边向前寻觅着。

    终于,一条被崖石和古树围绕的深绿色的湖映入眼帘。

    朱妍迫不及待,撒开了苏雅,就奔湖水而去。苏雅抬起头来,仔细望了望那条湖,只见湖水混浊,湖内长满漂浮物与绿藻,湖水远处是一座看不到顶的山崖。

    “小心!”苏雅突然喊道:“这水可能不能喝,绿藻也许有毒!”

    刚才兴致勃勃的朱妍,待跑到湖边上时本想痛饮一番,一听苏雅这么说,心里的希望仿佛再次一落千丈,“可是我实在太渴了!”

    “再渴也不要冒险,也许,我们还有别的希望,走吧!”

    朱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呆呆地望了几眼面前的湖水,无奈地转回身,正要朝苏雅走去。

    突然,湖水泛起波浪,一只犹如列车般大的灰色大蛇突然钻出水面,张着血喷大口与坚利的牙齿,瞪着凶煞的双眼,猛然在朱妍的后背出口,叼住朱妍后就要往湖里钻。朱妍被这顺间发生的事吓呆了,凄惨的惊叫声划破了天空。

    苏雅也被这一幕吓了一跳,情急之下,她从地上捡了块盆大的巨石,使劲儿地搬起,然后跑向大蛇面前,狠狠地砸向它的眼睛。

    也许大蛇不相信会有如此渺小的动物敢向它挑战,在它没有半点躲避和防卫的情况下,它被苏雅抛出去的石头砸到了一只眼睛。即时,呻吟声传来,它吐掉了嘴里的朱妍,朱妍被扔到岩石边上,只见她毫无生机地躺在地上,似乎已经晕了过去。

    这个石头对于苏雅来说,也许是重型武器,但是对于大蛇来说,却只是让它受了点轻伤。但是苏雅的这一举动依然激怒了大蛇,只见它轻轻爬上了岸,昂起头,嘴里吐着信子,虎视眈眈、目不转睛地审视着苏雅,一步步逼近着她。

    苏雅被它庞大的身躯和恐怖的双眼吓呆了,以至于后退的步伐始终在颤抖,值到踩到一颗石头,她腿软筋麻得再也站立不住,又觉内心一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她慌得想站起来,却不想大蛇的脸早已近在眼前,她只能惊恐地抬起头来盯着大蛇巨大的眼睛。

    大蛇仿佛看准这是个时机,再次张着血盆大口向苏雅吞来,苏雅只能看准大蛇的两颗巨型毒牙,待它靠近之时,猛地立起身,然后用双手握住它的两颗巨牙。但是仅依她这渺小的体魄又怎能轻易地跟大蛇抗衡,她仍然被大蛇轻而易举地吞在了口中,并被大蛇用嘴唇挤压着她弱小的身体,外加大蛇的利牙坚硬如铁,早已将她细皮嫩肉般的双手划破,只见鲜红的血顺着苏雅的手臂滑落,一滴一滴,不但浸湿了她的袖口和衣裳,也滴到了大蛇的嘴里。

    正当苏雅命在旦夕之时,忽见大蛇一反常态,突然张开嘴巴,并用重力将苏雅吐出口,苏雅被重重摔在草地上。仅管头撞击在地上,摔得很疼,也令她感到有些头晕,但是片刻后,她总算清醒过来,她用手支撑着坐起,然后纳闷地看向大蛇,一边奇怪它一反常态的举动,一边观察它下一步又将做何进攻。

    可眼前的一幕却把苏雅看呆了,那条犹如火车般大的大蛇不但不再向苏雅采取进攻,而且它居然在突然之间变得烦躁不安,或者可以说成是痛苦不勘,它滚动着身躯,从岩石的岸边,一直滚到湖中,痛苦的呻吟声日渐变成撕心裂肺的嚎叫,它在湖中不停地摆动身子,湖内被它掀起的水花足可以打死任何经过的动物。随着它哀嚎声的愈加响亮和惨烈,苏雅渐渐看清了它痛苦的根源。她不由自主地站立起来,不明因由地缓缓走向大蛇,难以置信地朝着那痛苦的根源望去——只见大蛇的皮肤自脖颈处突然开始溃烂,鲜血随即崩裂四散,浸湿了它的双眼,血糊糊的蛇骨**裸地暴露在外面,仿佛被人强制活扒了皮般。再见溃烂面积越积越大,并且在溃烂过程中大蛇的身体居然一边飞血,一边冒着轻烟,犹如被硫酸烧灼腐化的**。

    短短几分钟,一条如列车般巨大的蟒蛇被突如奇来的溃烂焚烧毙命,在凄惨、悲哀、痛苦的惨叫声中,化为蛇骨,厚厚的蛇血染红了整个湖面。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依然能见湖面冒着泡泡,犹如水烧开了般,那些蛇骨在泡泡之中渐渐低沉,竟随着莫名原因的进一步腐蚀,永远地消失在湖里。

    苏雅心惊肉跳地观看着这幕的发生,目不转睛地望着大蛇消失匿迹的地方,百思不解这一场惊人的场面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发生的?

    即便过了一会儿,湖面渐渐恢复了之前的平静,但在苏雅的心中,仿似仍然遗留着一个自己解释不清的阴影。

    等苏雅感觉到手掌和胳膊的灼痛时,才低头发现自己的手掌和胳膊还在流血。刚才被蛇牙所伤,手掌和胳膊上的肉皮被血淋淋掀开,伤口的扩散令她隐隐作痛。她连忙从内衣衬上扯下几条布,模仿电视里的古代人,将伤口处扎紧。但是她仍然庆幸仅管自己的伤口这么多,她却未感到无比的痛苦和难以忍耐。突然她又想起朱妍来,这才朝朱妍的方向望去,却见岩石边的朱妍不但安然无恙,并且静静悄悄地坐了起来,仅管看起来她很无精打采地揉着脑袋。苏雅见状,连忙跑过去,扶着朱妍的肩膀说:“朱妍,你没事吧?”

    朱妍随着声音回头看了看苏雅,然后又四处看了看,发了一会儿呆后,才回答:“我没事儿,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刚才的那条大蛇,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死掉了,反正现在没事儿了!”

    朱妍聚精会神地盯着湖面周围,眨了眨眼睛,看了看;然后她又揉了揉眼睛,再次看看,这才回头问苏雅:“这周围的景色是真的吗?”

    苏雅也随着朱妍的目光朝四周望去,只见周围的景色与刚才阴暗的景色相比简直大相径庭——阴冷的山崖不知何时爬满了青苔,混浊的湖水不知何时变得清澈蔚蓝,连刚才的绿藻和漂浮物都消失无踪,孤寂的岸边和岩石边上不知何时长出了翠绿的青草和鲜花,坚利的枝杈、神秘的古树不知何时结出了各类果子。

    看到这一幕的苏雅再次地感到惊讶:“这周围的景色为什么眨眼间就变了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