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4 内心的隐痛
    ..,最快更新异世之女神争霸最新章节!

    正穿过密密草丛和崎岖山路的邪影突然听到背后野冰有气无力的召唤声,连忙将他从后背拖下,并寻觅到一处干净的树木轻轻将他摞下。

    几滴“紫晶追命”的莹光仍然依附在野冰的身上,所以即便不依赖感应,邪影也能确切地判断野冰的聚体位置。

    只听野冰声音缓慢、略带恳求地对邪影说:“邪影,我要交待你去做一件事情……刚才的那三个古代人,他们是噩帝的手下……。他们出现的真正目的,不是阿卡拉,不是我,更不是你……而是自由之神与光明之神……不管怎么样……为了阿卡拉临走前的嘱托……我希望你去完成我没有完成的任务……将自由之神与光明之神护送出暗幽森林,到达安全地带……我不管她们到底是不是这个世界的希望……总之我不希望亏欠别人……好了,你出发吧……她们是两个姑娘,估计还没有逃出暗幽森林,她们身边还有两只体型颇大的蜘蛛护送,另外一个蓝矮人也一直跟着她们……”

    邪影听了,却于心不忍地说:“可是主人,您的伤势还很严重,属下怎么可能弃您于不顾?”

    野冰略微移动了下身体,将右手手臂放在了立起来的膝盖上,固执地说:“快去吧……我会治愈自己的伤势,你大可放心地去完成我交待的任务,不要让我失望。”

    见野冰执意如此,邪影只得抱着拳头应允:“属下一定完成任务!”

    话落,邪影如风一般消失,眨眼间离开了野冰的视线。

    待邪影走后,野冰终于按奈不住地发出了几声剧烈的咳嗽,待咳嗽过后,就在紫晶追命的闪光处,滴落了几滴鲜红的血,缓缓地渗进了草丛中……

    ??????????

    话转苏雅、朱妍、蓝矮人与两只蜘蛛美丽与多多,不知道走了多久的路,苏雅只觉得身下的多多气喘得越来越急促,肚皮起起落落的幅度越来越大。她便对坐在一边的阿金说:“阿金,我觉得我们应该下地走路了!”

    阿金抬头望了望由暗转亮的天色,说:“那就下地走吧,正好让这两只蜘蛛轻松轻松,反正天亮了,我们走起路来也不会那么费劲。”

    说完,阿金拍着多多的脖子,叫了声:“停下来,多多,让我们落地。”

    听到阿金的说话声,多多马上停了下来,并将后四只脚跪伏在地,以方便苏雅和阿金往下跳。苏雅刚跳到地上,就回头瞅着朱妍,却见朱妍也让美丽跪伏在地,然后跳到地上,一边整理着衣角,一边对苏雅说:“我早就坐累了,还不如自己走舒服呢!”

    “你怎么总那么多埋怨?美丽驮你跑了半天累得气喘呼呼的,你不知道啊?居然还说风凉话啊!”

    “我知道啊,所以我很想下地自己走,因为我看见她太累了,可是又不知道应不应该把这个想法说出来,因为我还不太清楚我们到底是脱离危险了,还是没脱离?”

    阿金望了望身后的天空中,几朵白云的边缘如披着粉色的丝巾般,心内百般踌躇:“也许我们没事了,不然这天空能再次亮起来吗?”话虽这般说,眉头却皱着,低着头,向前迈了几步,然后又抬头看了看中午直射的太阳一眼,再接下来沉默不语。

    “是啊,”朱妍仿佛若无其事地接过话茬:“刚才的天色就像日食一样,一团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走起路来就像盲人一样。所以那时的我就算再可怜美丽,我也不敢从它的背上跳下来呀!”

    听到这儿,苏雅并没有接过朱妍的话茬,而是深深地叹了口气,并走到阿金的身边,对他说:“阿金,你能知道阿卡拉发生了什么吗?她会安然无恙吗?”

    阿金也深吸了口气,耸着肩说:“不知道啊!”

    “还有,阿卡拉的那头狮子呢,为什么我再也没看到它的出现?”

    “不清楚啊……”阿金始终摇着头说:“法力高强的人的轨迹不是我们这类平凡人能猜得到的……我看我们还是走吧,”阿金突然转移了话题:“一直向东走,穿过这片桦树林,再穿过一座平原,就会到达一个叫‘罗格’的国度,据说那个国主很仁慈。再说,东方是仙子的栖居之地,也许我们会有机会见到传说中那些外表美丽、并会驾驭神鸟的仙子。”

    “难道我们不等阿卡拉了吗?”苏雅疑惑地问。

    “只要是一个活着的有法力的人,想要找到一个没有法力的人,永远是易如反掌……所以,你还担心什么?”

    苏雅抚摸着胸脯说:“哦!那我不担心了,走吧!”

    “你们不担心了,但是我担心啊?”

    苏雅和阿金听到说话声,同时回头朝朱妍望去。

    “你又担心什么?”

    朱妍犹豫了一会儿,哀伤的眼神愈渐明显:“我哪儿也不想去,我只想回家,回家好好睡一觉,回家安安稳稳地吃一顿饭。我也不想做什么救世主,也不想打什么魔鬼王;我不想成为圣人,也不想万苦流芳,我只是想回家而已,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听朱妍说完,苏雅不但无言以对,并且也耷拉着脑袋、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心想:“我到底是为什么要呆在这个地方的呢?我为什么不好好想一想要怎样才能回家呢?”

    “赫都选重的人是不会改变的,”阿金突然开口说:“你既然被选重成为神,那么你这辈子都被赋予了神的使命,这个使命你是必须要完成的。”

    “那他在选择我之前,他怎么不跟我商量商量呢,他为什么不问问我愿意不愿意再把我弄到这个地方来?”

    突见朱妍展开双臂、仰天高喊:“赫都!你选错人啦!我不是你认为能拯救世界的人!我不要做什么光明之神!我要回家,你送我回家吧!我拯救不了你的世界,你还是挑选别的人来当神完成你的使命吧!”

    话刚说到这儿,阿金赶忙将她拽住:“嘿嘿,小姑娘,这话可不能随便说。既然赫都赋予你任务了,那么想必他也有莫大的苦衷,要不然他何必要把能力和希望寄托在一个陌生并普通人的身上,你可不要把赫都最后的希望都毁灭了;再说,神的意志不可小觑。我的母亲始终相信赫都是个人,他会经常眷顾我们。于是她总是以世界为尊并每逢节日拜祭他。但我小时候比较顽记得有一次我因嘴馋偷吃了祭果,结果后来没多久,我的脚就崴了。所以我相信,赫都也有生气的时候。再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我们不知道后面有没有追兵,被你这么一喊,也许就会把追兵喊来了,所以,为了谨慎起见,我们还是快走吧!”

    阿金说完,正欲往前走,却见朱妍不但没有半点走路的意思,而且满面焦虑、固执地说:“我不走!我哪儿也不去了,我想好了,有追兵来就让他来好,也许让他们杀死我,我就可以回家了!”

    阿金见劝她不住,就用手触了一下在一旁静静观望他们说话的苏雅:“你也该帮忙开口劝劝她了!”

    未想苏雅竟也叹了口气呆滞地说:“我也不想走了,其实我也搞不明白,我到底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过无忧无虑的日子呢?”

    看着两个人的茫然,阿金的心里也渐渐渗透出酸酸的苦涩,他想起了自己的故乡霍贝尔,曾经与天使帝都以东和仙子国以西相邻,那里是一个富饶美丽的国家。他从小就在那里长大,身边伴随着慈祥的爷爷奶奶、善解人意的妈妈、勤恳耕耘的爸爸、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姐妹和朋友……可是,暗黑破坏神的手下恶魔天使兽一夜之间就将他们变成了过去……即便后期,霍贝尔得到了泰瑞雨的救援也为时已晚,霍贝尔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家人也早已远去了……“

    想到这儿,阿金的心仿佛在流血。

    此时的三个人都沉默着。美丽与多多静静地趴在一边望着他们。

    风突然吹动着树叶,滑过树皮发出”唰唰“的响声,它似乎也在暗自地悲伤和哭泣。

    静静的桦树林内传来了”叮叮玲玲“的马蹄声响,阿金随声望去,只见数丈外的林子中,有几十个诡异的黑色影子在蠢蠢欲动。他连忙一边牵动美丽和多多,一边催促苏雅和朱妍:”不好了,有追兵追上来了,快!都爬到蜘蛛背上,快跑!“

    苏雅和朱妍听了,刚才的消极顿然逝去,慌慌张张地就要往美丽和多多身上爬。

    突然,一个黑色的影子手持一把坚刀自天而降,正向苏雅砍去。正要奔向美丽的苏雅一抬头看到了他的样子,立刻吓得瘫软在地。原来,那刺客竟是一个散发着臭墨味道的浑身乌黑的墨鬼战士。

    看着苏雅摔在地上,墨鬼战士的刀不但并未停止,而且更加快速地向着苏雅的头部砍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