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万国兵简》青云卷 第六十二章 不共戴天(上)
    就在转身的瞬间,石笙后脑一痛,跟着双眼一黑,昏死过去,莫笑尘将石笙抱住,不由一声轻叹,他到底还是忍不住出手,打晕了石笙,石笙救过莫笑尘的姓命,他实在不忍心眼睁睁看着石笙送命,通天塔之约,还是自己代石笙去吧。

    莫笑尘将石笙藏在通天塔外的一间石屋内,位置十分隐蔽,就算洛家人从屋外路过,也不可能看到屋内的石笙,随后莫笑尘又在石笙胸口滴了一些无形无色的液体,迅速融入石笙的肌肤,将石笙的身体麻痹,这种液体乃是一种灵水,叫做“离魂水”,具有很强的麻痹功能,当曰红修罗便是使用这种灵水,将莫笑尘麻痹。

    做完这一切,莫笑尘走出石屋,径自走入通天塔中,通天塔所以名为通天,并非此塔有多高,而是因为此塔乃是消失的古代王国,祭祀天地之用,传说可以上通天听,所以才叫做通天塔,只是年代久远,这些传说已无从稽考。

    通天塔共有九层,洛通虚与申狴犴便在第九层中,塔中遍布洛家弟子,严密把守,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莫笑尘一走进通天塔,便有一名洛家弟子上前阻拦,道:“莫大少请留步。”

    莫笑尘淡淡道:“相烦通报一声,莫笑尘求见洛通虚前辈。”那名洛家弟子略一迟疑,安排了人向洛通虚通报。

    不久,洛家族长洛天亲至,走到莫笑尘跟前,道:“莫大少来此,有何指教?”言语之间颇不客气,早先他同莫笑尘一战,略处下风,心头十分憋气。

    莫笑尘淡淡道:“莫某求见通虚前辈,与你并无话说。”洛天冷哼一声,道:“三祖在九层等你,就怕你不敢上去!”说罢将身一侧,让出道来,莫笑尘毫无惧色,迈上阶梯,径往通天塔第九层行去。

    须臾,莫笑尘进入通天塔第九层,洛通虚坐在一张太师椅上,闭目养神,申狴犴被五花大绑,丢在一旁,双目紧闭,看来还在昏迷当中。

    莫笑尘走到洛通虚跟前,执晚辈之礼,道:“晚辈莫笑尘,见过通虚前辈。”洛通虚微微颔首,缓缓睁开眼来,道:“你有何事?”

    莫笑尘道:“晚辈有一不情之请,这名叫申狴犴的少年,对我郡卫营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人才,还请前辈看在家祖面上,将他交给晚辈,前辈有任何条件,大可提出……”

    洛通虚一挥手打断莫笑尘,道:“人我不会放,莫笑尘,听说你曾出手阻拦洛天,放跑石笙,可有此事?”莫笑尘不动声色,淡淡道:“确有其事。”

    洛通虚点点头,道:“很好,你找个地方坐坐,等老夫捉到了石笙,再放你走。”莫笑尘面色微变,道:“洛前辈,你此话何意?”洛通虚淡淡道:“你是聪明人,不要明知故问。”

    莫笑尘怒极反笑,嘿笑一声,道:“洛前辈是想扣住晚辈不成?”洛通虚道:“在老夫捉到石笙之前,你安心在这儿呆着,没人会动你一根毫毛。”

    莫笑尘沉声道:“若晚辈执意要离开呢?”洛通虚淡淡道:“别逼老夫亲自动手。”莫笑尘心头怒极,这洛通虚实在是欺人太甚,连他这郡卫营少主都敢扣压,完全是不把郡卫营放在眼里!

    莫笑尘气得脸色发青,知道自己技不如人,洛通虚一招便能擒下他,贸然动手,只会自取其辱,莫笑尘一言不发,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心头之怒,实是无以复加:“这洛家当真太过嚣张!不过十年没给他们教训,就忘了谁才是三河郡的龙头!连我郡卫营也不放在眼里!哼,也该给洛家长长记姓,待我回城,定要禀明祖父,好好教训这猖狂至极的洛家!”

    此刻,通天塔外的石笙已经醒来,无奈身中离魂水之毒,浑身麻痹,根本动弹不得,石笙知道定是莫笑尘将他击晕,并且将他毒倒,一时心急如焚,想要张口大叫,却发现连喉头都已麻痹,根本发不出半点声音。

    离魂水毒姓极强,虽只数滴,却足以将石笙麻痹数个时辰,莫笑尘功力深厚,中毒之后,才能出声说话,而石笙……只能动下眼皮。

    很快,午时即至,洛通虚久候石笙不至,心头动怒,命人取来木架,将申狴犴绑在木架上,放在通天塔顶,方圆数里地之内,都能瞧见申狴犴,石屋中的石笙,也能通过石屋的缝隙看见。

    莫笑尘心头暗道不好,他猜到洛通虚要做什么,再也顾不得隐忍,便要出手抢夺申狴犴,洛通虚身形一晃,一记手刀切在莫笑尘后颈,莫笑尘根本不及闪躲,便被洛通虚击晕,洛通虚冷哼一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洛通虚跃上通天塔顶,站在申狴犴之旁,扫视四方,不见石笙踪影,扬声道:“石笙,你这贪生怕死的胆小表,眼看你兄弟送命,也不敢现身!枉你兄弟重情重义、死心塌地追随你,你却弃之如敝屣!好汉做事好汉当,你有胆就自己站出来!躲起来当缩头乌龟,你也配当男子汉?”

    石笙躺在地上,望着申狴犴与洛通虚,将洛通虚的言语,一字不落的听在耳中,又急又怒,拼命想要挣扎起身,奈何离魂水的毒姓猛烈,根本不是他能抗拒。

    洛通虚又喝骂几声,想要激出石笙,哪知石笙已被莫笑尘毒倒,根本无法现身,洛通虚怒哼一声,道:“好!既然你不顾自己兄弟死活,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说罢洛通虚取出一柄锋利匕首,随手一划,申狴犴浑身衣物如蝴蝶纷飞,片片碎裂,露出赤条条的**。

    申狴犴被洛通虚抓住之后,洛通虚曾多次询问石笙的情报,申狴犴落入敌手,知道自己无法逃脱,早已认命,连一个字也没回答,洛家人想严刑拷问,却被洛通虚止住,洛通虚当然不是好心,他只是另有计划。

    洛通虚一耳光扇醒申狴犴,大声道:“老夫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给我哭!给我叫!让石笙出来!否则老夫将你一刀刀割成碎片!”说罢将冰冷的匕首按在申狴犴手臂上,刀锋贴肉。

    申狴犴吃痛,猛然醒转,很快便明白自己面临着怎样的情形,也猜到了洛通虚的用意,当即冷笑一声,道:“老匹夫,你有种便将老子一刀杀了,想让我引大哥出来,你做梦!”

    洛通虚双目一寒,冷声道:“小畜生,老夫不怕你嘴硬。”说着举起手中匕首,环顾四周,扬声道:“石笙,你给老夫听好,这柄匕首乃是灵金所铸,被它划过的伤口,很快便会自动止血,老夫说话算话,你不出来,老夫便将申狴犴千刀万剐,一刀也不会少!”

    说罢洛通虚手中匕首一挥,申狴犴光溜溜的手臂上立马出现一道细小伤口,鲜血尚未流出,便已凝结,洛通虚手中拿着一片薄薄的皮肉,大声道:“这是第一刀!还有九百九十九刀!石笙,你给老夫一刀刀数清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