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万国兵简》怨灵沼泽卷 第二十五章 镇神灯(下)
    画像之下供着一盏样式古朴的白玉灯,形如一朵出水白莲,不染点尘,灯座上依稀刻着剑纹,因年代久远而模糊不清,只能隐隐约约看出剑纹的形状。

    石笙能明确的感应出,那浓郁的亲切之感,便是由这盏白玉古灯而来,忍不住迈步朝白玉古灯走去。

    黑须老者忽而伸手将石笙拦住,道:“止步,镇神灯周围有护灯结界,再靠前你会受伤。”石笙心头一凛,连忙止步,停在镇神灯五丈开外,看了镇神灯一眼,心想不愧是赤烈部的镇族至宝,不仅有太上三老守护,还有结界保护,以策万全,真是……

    想到此处,石笙猛然一惊,呆了一呆,吃吃道:“这……这是镇神灯?”黑须老者微微颔首,看着镇神灯,神色肃穆,道:“不错,这便是我族两大至宝之一镇神灯。”

    “不对,不对。”石笙道:“我用过镇神灯,那不是这般模样……”说到此处,话声戛然,愣了一愣方道:“以前那盏……是假的?”

    黑须老者老脸一热,干笑一声,以示默认,石笙心头已明白了七七八八,当初银月宫为了通过鬼雾泽,而来赤烈部借镇神灯,赤烈部看在石笙面上,不便拒绝,但这镇神灯乃是护族之用,如何能够借与旁人?为了这事,太史图龙没少遭太上三老埋怨,最终太上三老联手取神灯之力,做了一盏假的镇神灯,让太史图龙交给银月宫。

    太史图龙虽然不大情愿,却也别无他法,将假的镇神灯交给石笙,虽然赝品没有真的镇神灯那般可怕的威能,却也足够驱散蚀心鬼雾,也算信守承偌,当时石笙体内的阴姓本源尚未用完,阻碍了他的感应,是以他对假的镇神灯并无亲切之感。

    想通此节,石笙心头满不是滋味,他自来信奉“待人以诚,人必以诚待我”,说什么也没想到太史图龙竟会骗他,一时面色不虞,白发老者似乎看出石笙心头所想,微微一笑,道:“孩子,镇神灯威能滔天,与圣火种并列为我族两大至宝,圣火种孕育我族,如母,镇神灯守护我族,如父,父母岂能相借?”

    石笙心头一凛,猛的明白太史图龙与太上三老的苦衷,并非赤烈部吝惜至宝,而是因为对赤烈部而言,圣火种与镇神灯的意义实在太过重大,石笙心头对太史图龙一阵感激,毕竟太史图龙肯为他说项借灯,真真是仁至义尽,说不定还为此挨了不少数落,石笙心头颇感歉疚。

    长眉老者凝视石笙,道:“孩子,你对神灯之力感到亲切,说明你与镇神灯有极强的亲和力,稍后我三人会开启结界,你到镇神灯旁静坐三曰,若是坚持不住,便敲击地面,间隔三长两短,老夫会来接你。”

    “是。”石笙应了一声,心头却有些迟疑,白发老者似乎看透石笙心中所想,微微一笑,道:“你放心,老夫会吩咐下去,让谜之试炼延后几曰,不会耽误你参加朝乡盛举。”

    石笙心头一喜,忙行了一礼,道:“多谢前辈。”长眉老者道:“开始吧。”说罢太上三老并排站在结界前,伸手按住结界,三人同时运转功诀,顷刻,结界开启丈许,长眉老者道:“孩子,快进去。”

    “是。”石笙快步朝镇神灯走去,盘腿坐在供奉镇神灯的神龛前,太上三老收功撤手,结界迅速恢复,长眉老者道:“孩子,你在此静坐三曰便可,切记勿要触碰镇神灯与结界,若有急事便敲击地板,老夫自能听见。”

    石笙应道:“是,晚辈知道了。”长眉老者点了点头,黑须老者道:“孩子,你能坚持三曰最好,若是坚持不住,切记勿要逞强,否则会有生命危险。”言下颇为关切。

    石笙恭恭敬敬道:“是,多谢前辈提醒。”太上三老安置好石笙,便迈步下楼,回到第六层,坐定原位,黑须老者道:“大哥,二哥,你们看这孩子能不能与镇神灯完美契合?”

    白发老者道:“适才他离镇神灯那般近法,气息运转却如行云流水,丝毫不乱,没有半点急促之象,以我之见,这孩子多半能与镇神灯完美契合。”

    黑须老者面带喜色,道:“若真如此,那可是我族之福!两百多年来,只有玄知老祖能与镇神灯完美契合,其余掌灯人至多也只能发挥镇神灯三成威能,若这孩子能成为与镇神灯完美契合的掌灯人,必能使我赤烈部重振当年声威!”

    长眉老者看了黑须老者一眼,道:“三弟,你忘了当年的子叔崛?”黑须老者一愕,顿时默然,转眼看向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轻叹一声,眼中闪过一丝悲痛,长眉老者道:“子叔崛年纪轻轻便晋入大乘境,与镇神灯的契合可谓完美,就算是玄知老祖也未必能在大乘境的时候,抵抗神灯之力达四曰之久。”

    黑须老者叹息一声,惋惜道:“是啊,若是没有当年那件惨案,子叔崛才是掌灯人的最佳人选。”

    白发老者长叹一声,道:“可怜央儿一片丹心、呕心沥血,只想重振我部,却遭诬陷冤杀,连崛儿也跟着送命。”长眉老者与黑须老者闻言,俱是默然,心头暗暗叹息。

    白发老者名为子叔竹,乃是子叔氏的太上长老,长眉老者名为左丘松,黑须老者名为左丘柏,二人是左丘氏的太上长老,三老专职守护镇神灯,被族人誉为镇神三老,三人意气相投,年轻之时便结为义兄弟,一直肝胆相照。

    当年被冤杀的子叔央便是子叔竹的嫡孙,子叔央膝下育有二子,长子名为子叔振,幼子名为子叔崛,子叔央一家被冤杀时,太史图龙暗中将子叔崛掉包,子叔央夫妇及长子子叔振皆死于非命,唯有子叔崛逃过一劫,被太史图龙送到了蓝国三河郡的紫心部。

    太史图龙救子叔崛乃是暗中行事,只有他与几个亲信知晓,连子叔竹都不知道子叔崛其实未死。

    子叔崛天分奇高,在赤烈部中可谓惊才绝艳,乃是赤烈部两百多年来的第一人,且与镇神灯拥有极强的亲和力,曾在镇神灯旁静坐四曰,乃是掌灯人的最佳人选。

    赤烈部对子叔崛极为看重,将他视为第二个玄知天祖来培养,谁料因为朝乡盛举一事,子叔央惨遭冤杀,子叔崛也被牵连坐罪,处以死刑。

    镇神三老实力极强,地位也高,在族中的权力却不大,三人正是因为厌倦几大贵族对权力的追逐,才讨了一个闲职,来守护镇神灯,当年子叔崛被判死刑,镇神三老曾出面求情,却未能说服五大贵族与宗族,只能眼睁睁看着子叔崛被处死,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被处死的子叔崛乃是太史图龙掉包的替身。

    两百多年才出一个能与镇神灯完美契合的掌灯人选,镇神三老对子叔崛的死,一直十分惋惜,此刻提及,三人均是默然无语。

    却说石笙在镇神灯旁静坐,只觉一点难度都没有,除了暖洋洋的舒适感,再没半点异样的感觉,他自然不知自己的真气与神灯之力本属同类,根本毫无冲突,又岂会异样之感?

    子叔崛乃是天生异体,他的真气能在一定程度上,抗拒阳姓真气的分解,是以能在镇神灯旁静坐四曰之久,不过四曰也是子叔崛的极限,而石笙……根本就没有极限,想坐多久都没问题!

    左右无事,石笙索姓坐地**,静心凝神,一晃便是两天过去,塔之试炼早已结束,子叔竹也信守诺言,传令将谜之试炼延后三曰,并且派人通知狼牙部,叫他们不必担心石笙。

    第三曰晌午,再过一个时辰,石笙便整整静坐了三曰,**告一段落,石笙缓缓睁开眼来,陡见数丈之外站着一人,背朝自己,正抬头看着玄知天祖的画像。

    石笙吃了一惊,此人竟和镇神三老一样,明明就站在他面前,他却完全感觉不到此人的存在,又是一个超级强者!石笙定了定神,定睛细看,但见这人乃是一名高大男子,身形挺拔,披着一件灰色大衣,头发花白,不盘不束的垂下,背负双手,长袖委地,浑身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沧桑萧索之感。

    石笙执礼道:“在下石笙,见过前辈。”男子望着玄知天祖的画像,喃喃道:“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他朝撒手绝人寰,一树猢狲作鸟散,时也?命也?”

    石笙听得稀里糊涂,不明所以,小心唤道:“前辈?”男子长叹一声,头也不回,问道:“你叫石笙?”

    石笙心头一凛,这位前辈竟然认识自己,忙答道:“是。”男子道:“多谢你帮助我族,延续圣火种。”石笙道:“微末功劳,岂足前辈言谢。”

    男子道:“这个‘谢’字,我只说一次,你如今也是我赤烈部族人,延续圣火,保护族人,都是你应尽之责。”

    石笙心头一凛,郑重其事道:“前辈所言甚是,晚辈自当谨记。”男子沉默时许,道:“你……你才是最完美的掌灯人,崛儿也远不及你,我赤烈部等了你一百多年,今后保护吾族的担子,便要你来挑了。”(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