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万国兵简》怨灵沼泽卷 第20章 父子
    石笙吃了一惊,忙伸手将萧君临扶住,道:“萧伯伯,你受伤了?”

    萧君临不敢开口说话,只点了点头,示意石笙扶着他坐下,随后从界石中掏出一枚伤药吞服,就地运气疗伤。。23us。

    似萧君临这等巅峰强者,极不容易受重伤,可一旦受到重伤,寻常丹药,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况且此次萧君临是被神燚之息击伤,非同寻常,哪怕是九品丹药,也很难发挥效用,除非是一些极为稀有的灵丹妙药,才能助萧君临疗伤。

    萧君临面色苍白,嘴唇乌黑,脸上毫无一丝血色,石笙心知不妙,可也只有干着急,以他这点实力,根本没能力替萧君临疗伤,况且他怀里还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仙清霜,也不知她伤势如何,石笙心头着实十分担心。

    眼看萧君临的伤势似乎越来越严重,石笙猛地想起一事,忙从界石中取出一颗龙涎果,递到萧君临面前,道:“萧伯伯,你吃下这颗龙涎果,伤势定能痊愈!”

    萧君临睁开眼来,看到面前的龙涎果,不由微觉讶然,这可是天下间第一等的疗伤圣物,可遇而不可求,石笙竟然会有,情况紧急,萧君临也不跟石笙客气,取过龙涎果吞食,运气疗伤。

    龙涎果是真龙之气的精华所聚,尤其石笙摘取的龙涎果,乃是以龙皇的真龙之气培育,更加非比寻常,疗伤简直可谓神效,很快萧君临的脸上。便恢复了一丝血色。

    石笙总算松了口气,将仙清霜轻轻放到地上,靠着石壁,仙清霜召唤出冰蓝幻影,消耗了大量真气,导致真气透支,这才晕倒过去,倒也并无大碍,休息一阵便可恢复。

    另一面,杨先生飞出百余里。但觉喉头倏甜。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甚是苍白,他的功力比萧君临精深,因此受伤较轻一些。不过也轻不了多少。因此他甚至都顾不上取萧君临的性命。便匆忙离开,急欲找个地方疗伤。

    杨先生以他独有的源能术发出信号,将自己的情况告知数百里外的樱桃。樱桃正在激战当中,收到杨先生的信号,顿时大感着急,猛地突出重围,直奔杨先生而去。

    以樱桃的实力,在场没人敢单独去追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樱桃离去,不大会儿,樱桃赶到杨先生身边,见得杨先生的模样,不由着急道:“小镜,你怎么伤成这样?快让我看看!”

    杨先生摆摆手,道:“我的伤……不碍事。”说着缓缓举起手来,掌心托着一颗鲜红血珠,十分开心的笑道:“樱桃,你看……”

    樱桃一怔,道:“这是……”杨先生笑道:“是石笙的精血,我……我终于拿到了。”原来杨先生在给石笙体内注入真气时,悄悄的抽取了一滴精血,他梦寐以求的精血!

    樱桃不由眼角一酸,泪珠儿夺眶而出,道:“你……你这个笨蛋,干嘛这么拼命?值得么?”

    杨先生温柔笑道:“当然值得,如今咱们只差昊帝之力,便可集齐五帝之力,到时你便可……”说到此处,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双眼一阵模糊,樱桃担心着急,语带哭腔,道:“你别说话了,快疗伤,我给你护法!”

    杨先生微微点头,收起石笙的精血,从体内召出炁泷冰晶之灵,以神器替自己疗伤,恢复得倒也极快。

    樱桃收到杨先生的信号,匆忙离开,修罗道君和施怖见势不对,也跟着飞速逃走,左司命等人犹豫不决,不知该追不该追,樱桃的实力强的异乎寻常,他们全力围攻,也难以对樱桃造成有效的伤害,就算追上樱桃,死缠烂打又有何用?

    眼看樱桃三人去远,众人均是心头暗叹,萧擒龙转头招呼自家族人,却不见了萧蓝玉,不由心头一奇,他刚才还看见萧蓝玉,怎么转眼就不见了?

    萧蓝玉对感知之术略有心得,一路往石笙的方向赶去,不大会儿,便赶到石笙身旁,见萧君临坐地疗伤,不由眉头一皱,道:“怎么回事?”

    石笙简要说了一个大概,问道:“你有没有见到宁有种?”萧蓝玉道:“你放心,他没事,海王一共派了三名王属执刑官来,谁拦得住他们?”

    石笙松了口气,放下心来,道:“接下来怎么办?”萧蓝玉道:“先找个地方躲起来,这会儿人人都想抓你,避过这一阵风头再说。”石笙苦着脸道:“我真是倒霉,莫名其妙成为众矢之的,我都不知神器之灵长什么样,他们就咬着我不放。”

    “贤侄,此言差也。”萧君临缓缓站起身来,道:“神器之灵的确在你体内。”石笙不由一怔,道:“萧伯伯,你说什么?神器之灵怎么会……”

    萧蓝玉止住石笙,道:“此事回头再说,咱们先找个地方躲躲。”石笙只得点了点头,背起仙清霜,跟在萧蓝玉身后,萧君临伤势尚未痊愈,不宜与人动手,当下便跟着石笙与萧蓝玉,同去躲藏。

    萧蓝玉早已物色好地点,将石笙和萧君临带到一个天然洞穴中,在周围布置好隐藏结界,除非有结界大师亲临,否则绝对没人能发现他们。

    萧蓝玉布置好结界,回到洞穴中,一言不发的盯着萧君临,双拳紧握,神色冰冷,石笙瞧出气氛不对,拽了拽萧蓝玉的衣袖,低声道:“你干嘛?”

    萧蓝玉道:“你别管。”说着走到萧君临跟前,死死盯着萧君临,道:“娘……去世了。”

    萧君临正坐在地上闭目疗伤,闻言身体微微一震,神色却波澜不惊,连眼睛也没睁开,萧蓝玉气得浑身发抖,怒道:“她到死前都还叫着你的名字!你……你竟无动于衷!”

    石笙本想劝慰萧蓝玉,听得此言,不由愣住,心知其中必有隐情,自己还是不要插嘴的好,当下便立在一旁,默然不语。

    萧君临仍旧沉默,洞穴中安静的可怕,只有萧蓝玉粗重的喘息声,石笙从没见过萧蓝玉如此愤怒,也不知是什么样的事,竟把萧蓝玉气成这样。

    半晌,萧君临缓缓睁开眼来,早已是双目通红,眼眶湿润,举头望着洞顶,道:“我对不起宛如,对不起你们母子,你要怪我,我无话可说。”

    石笙听得心神剧震:“这……这……难道说……萧伯伯和蓝玉竟是……竟是父子?”

    萧蓝玉红着眼道:“父皇已将一切都告诉了我,当年……当年是你丢下我们母子,也是你害得娘思念成疾,郁郁而终!你就没半点内疚吗?”

    萧君临口唇微张,欲言又止,神情悲伤无奈,好似瞬间苍老了百岁,半晌方凝视着萧蓝玉,道:“玉儿,当年我离开你们母子,也是迫不得已……”

    萧蓝玉气极反笑,道:“你迫不得已?你不是号称天下第一,天底下能有什么事,让你都迫不得已?”

    萧君临微微摇头,道:“我声名鹊起,乃是近几年的事,当年的我,实力比如今差得很远。”说着长叹一声,道:“当年神羅家族一战,我助阿峋逃出神羅大陆,被神羅家族和众生会联手追杀,无奈之下,我只得逃入海外仙山,成为帝下十二宫的一名宫主,才得保首领。”

    石笙与萧蓝玉对视一眼,心头均是震惊,石笙忙道:“萧伯伯,是你帮我爹逃出神羅大陆?那你知不知他如今在哪儿?是在天山雪域吗?”

    萧君临微微点头,道:“是。”石笙道:“他为什么要待在天山雪域?为什么……为什么不跟我和爷爷一起生活?”

    萧君临沉默时许,长叹一声,道:“阿峋他……他永世不得离开天山雪域,任何人……都帮不了他。”

    石笙急道:“为什么?”萧君临转头看向石笙,道:“为了镇压魔君闻人帝,你父亲身融大阵,肉身早已不在,他如今……只是一个阵灵。”

    “阵灵……”石笙只觉脑中“嗡”的一片空白,失去了思考能力,怎么会是这样?好不容易找到父亲的线索,却得知父亲已化为阵灵!石笙实在难以接受!

    “你们已长大成人,当年的往事,也是时候说与你们知晓。”萧君临回忆往昔,娓娓道来:“我自幼聪慧过人,很早便发现我大楚皇族之中,竟有众生会的教徒渗入,且难以分辨,对此我深以为忧。”

    “成年之后,家族将我立为储君,随后我发现众生会的势力,竟在我大楚皇族之中根深蒂固,难以拔除,甚至我这堂堂储君,都受其威胁,可见其势力之庞大。”

    “我深知不能束手待毙,思来想去,最终决定秘密出走,离开家族,跳出众生会的掌控,我才能成为众生会的威胁,让他们忌惮,不敢胡来,这些年众生会一直没对我萧家下毒手,便是因为我的存在,他们不敢做的太过分。”

    “离开家族之后,我远赴神羅大陆,加入了神羅家族,当年我以为只有神羅家族才有实力对付众生会,因此拜在神羅家族门下,如今看来,当年的想法着实太天真了!”(未完待续。。)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