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万国兵简》怨灵沼泽卷 第49章 父子相聚
    闻人帝的志向从未变过,从未动摇,哪怕是被封印数千年,他仍旧坚持自己的意志,不破不立!他坦言告诉石峋,若他破封而出,必以雷霆手段征服神羅洲域,进而挥师直讨新世界!

    石峋听得脸色阵阵发白,终于明白传说确然没错,闻人帝的的确确是一代魔君!在闻人帝眼中,自身意志高于一切,在他看来,他的所作所为皆是为了复兴人族,就算要死上一些人,也是应有的代价,与半妖族群开战,纵然死伤无数,也只是破而后立的过程,谁死谁活,他可全然不在乎!

    石峋也是心怀苍生的大义之辈,如何不想振兴人族?可闻人帝的做法实在太过偏激,简直草菅人命,这是石峋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道不同不相为谋,石峋打定主意,绝对也不能放闻人帝脱困!

    闻人帝早就料到石峋得知真相,必会阻他破封,却仍旧未有片言相欺,一来是他自持身份,不屑说谎,二来他也不想石峋帮他,人情债是最难还的债,他不想欠任何人的人情,毕竟他所谋者大,可不想因为人情债的拖累而碍手碍脚。:服不了我,我也劝不听你,罢了,或许过不多久,我便不复存在,天下气运还是让天下人去争取吧。”说罢站起身来,往内结界的光幕走去,走出几步,蓦地停住,回过头来,哂道:“闻人帝,若非所谋不同,你我或可成为知己,也未可知。”

    闻人帝叹息一声,道:“石峋,你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若你答应追随本座,我有办法为你重塑肉身,甚至给你延寿万载,亦非难事。”

    石峋纵声一笑,朝闻人帝拱了拱手,道:“后会无期,保重。”闻人帝叹息一声,亦道:“后会无期,保重。”

    石笙与仙清霜站在内结界光幕的十丈开外,双双眉头发皱,这结界如此强大,如何能进得去?二人正没处置,忽见结界光幕华光闪烁,一个金色光团从光幕中缓缓冒了出来。

    石笙对那光团有种无比亲近的感觉,似曾相识,颇觉熟悉,刹那间,石笙不由呆住,他感受到了,这是血脉的呼应,无比清晰,无比强烈!

    石笙神情激动,跨前一步,颤声道:“爹,爹!是你吗?”那光团徐徐散去,现出一个中年男子来,眉英目朗,英俊不凡,容貌与石笙颇有几分相似,正是石峋的魂体!

    石峋凝视着石笙,眼神又是激动、又是愧疚、又是喜悦,心头五味陈杂,一时激动难言,说不出话来。

    父子二人四目相对,眼眶都有些湿润,石笙“噗通”一声跪倒下去,朝石峋磕头道:“孩儿不孝,直到今日才来见您……”

    石峋忙把石笙扶起,语声哽咽,道:“好孩子,你终于来了,这一切都怨我,不怪你,不怪你……我有负你娘所托,没照顾好你,笙儿……你这些年过得好不好?”

    石笙擦了擦眼泪,点头道:“孩儿过得很好,结拜了一个义妹,交了几个过命的兄弟、朋友,还娶了我最深爱的女人为妻,我……我过得很好。”

    这几十年来,石峋一直牵挂着石笙,怕世途险恶,石笙会误入歧途,或是被人欺负,或是遇到什么凶险,如今总算见到石笙,知道他过得很好,石峋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无比安慰。

    石峋慈爱的抚摸着石笙的脑袋,笑道:“好儿子,你比为父本事!”说着转头看向仙清霜,微笑道:“你是小清霜吧?多年不见,姑父还依稀能瞧出你小时候的模样。”

    仙清霜心情亦十分复杂,朝石峋拜倒,道:“侄女仙清霜,拜见石姑父。”石峋忙扶起仙清霜,笑道:“快起来,都是一家人,不必多礼。”

    石峋看着石笙与仙清霜,但见二人一个英雄伟岸,一个绝色倾城,实是天造地设般的一对无双璧人,不由心怀大畅,笑道:“你们小两口结婚有几年了?有孩子了没?”

    仙清霜刷的脸色一红,粉透耳根,石笙尴尬无比,忙拉了拉父亲,道:“爹,您说什么呢!我和表姐怎么会是……会是……唉!”说着捏了捏手,道:“您的儿媳另有其人!”

    石峋不由一愣,道:“什么?”说着神情古怪的看了二人一眼,道:“你们……你们没有结成夫妻?”石笙忙道:“当然没有!”

    石峋一顿足,拉着石笙走到一旁,一挥手张开一道结界,屏蔽视听,道:“你这小子,为父留给你的道书十诫,最后一诫,说什么来?”石笙面红耳赤,道:“爹!这种事……怎么能强求呢?”

    石峋叹了口气,道:“儿子,你有所不知,你还在娘胎里的时候,我和你娘就给你订了一门亲事,清霜乃是你的未婚妻子,你怎能……怎能负约悔婚,另娶旁人?”说着抬眼一望,道:“你媳妇儿呢?怎么没有带来?”

    这一桩事,其实石笙早就隐隐猜到一些,只不过他一直不愿面对,有意无意的逃避这一桩事,感情的事,不能勉强,石笙心里只有姚香一人,全心全意都只爱着姚香,对仙清霜只有姐弟间的亲情,这实在是无可奈何的事,毕竟石笙猜到这桩婚事之时,已与姚香结成了夫妻,他自然不可能背叛姚香,另结新欢。

    事已至此,石笙只得硬着头皮道:“爹,您的儿媳叫做‘姚香’,我从十五六岁就认识了她,我俩风风雨雨、同生共死许多次,我全心全意的爱她,只爱她一个,您就别逼我了。”

    石峋道:“那清霜怎么办?为父是过来人,当年也是情场老手,一眼就看得出,清霜心里有你,你难道不知?”

    石笙面色一红,嗫嚅道:“我知……不知……”石峋嘿了一声,道:“到底知是不知?”石笙叹了口气,道:“便算是不知吧。”

    石峋道:“你这混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你怎么不把媳妇儿一起带来?怕我不给她好脸色不成?为父倒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闺女,能把我儿子迷得神魂颠倒。”

    石笙笑笑道:“她还在闭关,没法同来。”石峋点点头,呵呵一笑,道:“你们有孩子了没?”石笙忙摇头道:“没……没,我这几年总是四处奔波,忙着干办正事,同她聚少离多,已有好几年没见面了。”

    石峋叹道:“看来我是抱不上孙子了。”石笙道:“爹,这等事,急不来的。”石峋微微一笑,道:“也罢,儿子,你总不能一直装傻,清霜的心意,你得好好答复人家。”

    石笙立时头大如斗,道:“爹,不是我有意装傻,我也不知该如何同表姐说。”石峋道:“有什么好说的?照我看哪,儿子,你干脆把清霜丫头一块儿娶了,大丈夫三妻四妾,又有何妨?”

    石笙道:“爹,您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可是知道的,天外天的谷主是位阿姨,跟您还挺熟,对不对?”

    石峋顿时面皮发烫,道:“胡说八道,你听谁说的?”石笙嘿嘿一笑,道:“我有个兄弟见多识广,心有七窍,曾在天外天呆过一段时间,是他告诉我,您以前也去过天外天,同那位谷主阿姨有过许多交集,天外天准许爷爷和我隐居燕鱼岛,并替咱们保密,都是看着您的面子。”

    石峋长叹一声,道:“为父年轻时候不懂事,惹了不少风流债,往事不堪回首,不提也罢。”顿了顿又道:“那你打算怎么答复清霜,你可别重蹈为父的覆辙。”

    石笙叹道:“走一步算一步吧,如今还有许多要事尚未完成,孩儿也没什么心思来牵扯这些儿女情长。”

    石峋道:“你有什么要事?说说看。”石笙答非所问,道:“爹,你不会再提我和表姐的婚事了吧?”石峋道:“暂时不提。”石笙道:“那你撤了结界,这些事同表姐也有关。”

    “好。”说罢石峋收回结界,石笙叫上仙清霜,随石峋来到一间石屋,乃是石峋的住处,石峋的肉身虽毁,却可以借助阵法的力量,在界中界内凝聚实体,像正常人一样过活。(未完待续。。)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