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89章 记忆不全
    银环一愣,想要询问,但是不知为何,一接触到牧子宁那漆黑而宁静的双眸,就说不出话来了。

    犹豫了片刻,银环道:“那我先回去了,少爷你可要快点回来啊。”

    牧子宁点头笑道:“放心吧。”

    银环离开后,牧子宁这才看向了枫林中的某处。

    “出来吧。”

    枫林中,一道人影循声而出。

    是一个身形瘦削,黑衣蒙面的男人。

    “竟然能发觉我,小家伙,你很不简单嘛。”

    他用沙哑的声音道:“还把那个小丫鬟先支开,你小小年纪,倒是懂得怜香惜玉。”

    牧子宁淡淡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

    蒙面男人缓缓从背后抽出了一柄短刀。

    “重要的是,牧家的小少爷,你得跟我走一趟了。”

    牧子宁挑了挑眉:“哦?你想要绑架我?是想要从牧家得到什么么?”

    蒙面人发出一阵低笑:“年纪不大,倒是很聪明嘛,你可是牧家家主的嫡子,那个老头子最宝贝的玄孙,要是在自己的一百一十岁寿宴上,玄孙不见了,他应该会很着急吧?”

    “行了,你知道得多也没什么用,还是乖乖跟我走吧,我可不想对小孩子动手。”

    说着,他开始缓缓接近牧子宁。

    牧子宁神色淡然,没有任何波澜。

    他摇了摇头:“也罢,应该不止有你一个人,现在解决了,之后多半还会来。”

    说着,他眼中,一抹寒光闪过。

    蒙面人的脚步一顿,一股寒意从心中莫名生出,他下意识的回过头,顿时一愣。

    只见不知何时,一名身穿白衣,背着一把漆黑长剑,约莫七八岁模样的小女孩,正站在林间看着他。

    “什么东西?”蒙面人一惊,他自诩也是老练的杀手,这小女孩出现在他身后,他竟然没有半点察觉。

    还不等他有所动作,却见那小女孩伸手握住了背上的剑柄,轻轻一抽。

    和剑鞘同样漆黑的剑身,露出了一寸。

    骤然间,蒙面人的身形僵住了。

    下一刻,小女孩收手,剑身再次没入鞘中。

    与此同时,蒙面人僵住的身躯,从头开始,一寸寸犹如风化一般,化为粉尘,不过顷刻,偌大一个活人便这样消散在了空气中。

    目睹如此一幕,年方五岁的牧子宁却没有丝毫惊慌,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他看向那女孩,点了点头。

    女孩一言不发,后退一步,身影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牧子宁就这样踱着步子,回到了庄园内。

    此时的庄园内正大摆筵席,人来人往,觥筹交错,路上的侍女仆人们见到从后山回来的牧子宁,纷纷笑着问候。

    “少爷,你回来了啊。”

    “少爷,你最近好像又长高了。”

    “少爷……”

    这位子宁少爷,是牧家当代家主牧游唯一的嫡子,多半也是牧家未来的继承人。

    虽然年不过五岁,但是这位小少爷给人的感觉,却总是比年龄成熟许多,而且他天资聪慧,出生不到半年就开口说话,两岁之时已经识字读书,如今五岁,教书先生都已经换了几个,是远近闻名的神童。而且他性格温和,从不耍孩子的脾气,也没有少爷的骄横,牧家上到老祖宗和几位老太爷,下到小厮丫鬟等仆役,都对这小少爷十分喜爱和亲近。

    当银环看到牧子宁回来的时候,也松了一口气。虽然方才不说,但她也隐隐感觉少爷似乎是有什么事情,才让她一个人回来的,现在看到少爷无事她才放下心来。

    她是子宁少爷的贴身丫鬟,从少爷一岁开始就一直服侍少爷,至今已经有四年了。

    按理说她是牧家最了解他的人,就连老爷和夫人都不及她,但是银环总觉得自家少爷的身上,像是套着一层迷雾。

    尽管和周围的人都看似十分亲近,可无论怎么亲近,也像是云彩一般,有着些许缥缈无踪的感觉。

    “少爷你可回来了,老爷让你赶紧去前厅,今天有一位大人物来了。”

    牧子宁不以为意:“老爷子寿宴,来的不都是大人物么?”

    银环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这次好像不一样,你还是赶紧过去吧。”

    牧子宁点了点头:“我会过去的。”

    前厅招待的都是重要宾客,牧老爷子和牧游等人都在此处,牧子宁一走进大厅,便被牧老爷子瞥见。

    牧老爷子如今已经是一百一十岁高寿,身体却依旧健朗,此时似乎心情极好,见到牧子宁,便招了招手,唤他过来。

    “子宁啊,快过来,快来拜见一下醉前辈。”

    在牧老爷子身旁,却是一名衣衫褴褛,手上提着葫芦,头发胡子都一片杂乱的邋遢老者,乍一看犹如乞丐一般,在这尽是衣着华贵的达官贵人的大厅中显得格外显眼。

    然而不管是谁,目光在触及这老者的时候,眼中都浮现出崇敬或敬畏之色。

    牧子宁一看,便猜到了这老者的身份,走上前来,拱手一礼。

    “牧家子宁见过醉丐前辈。”

    边平城能在这乱世之中保得一方安宁,一方面是地理位置,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城中有一位尊境强者坐镇。

    那位尊境强者不拘一格,在当初边平城受袭之前,都一直以乞丐的模样隐匿于城中,游戏人间,以醉丐自号,便是眼前这邋遢老者了。

    “晨枫贤侄,这就是你的那个小玄孙啊。”醉丐摸了摸脏兮兮的胡须,笑道:“长得倒是挺灵气。”

    牧晨枫便是牧老爷子的本名,尽管他老人家如此高的辈分,但在醉丐这位修行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尊境强者面前显然还是晚辈,称一声贤侄都算是跨了辈了。

    牧老爷子笑道:“多谢醉前辈夸奖,前辈今天好好看看,我这玄孙资质可还行?”

    一直以来,牧老爷子就觉得自己的玄孙资质非凡,说不定有跨上仙路的潜质,在这妖魔横行的乱世,若是有修行的天分,跨上修行之路,日后便多了自保的资本。

    今天他特意托关系请来了这位边平城的保护神,就是想要让他看看自家的这玄孙,是不是有修仙的天赋。

    看了几眼眼前的牧子宁,醉丐却不知为何忽然一怔。

    “咦,小家伙,我们在哪里见过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