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63 当年的画面
    “你放心,我没事。”

    白洇烛声音很轻,但她的语气中却又带着十足肯定的意味。

    “没事?”灰衣男子听她这么一说,忽然冷笑了好一会儿,半晌才道,“难道你还不知道么?刚刚我拔剑那一刻,噬毒就跟着剑一起透露在空气中,我的目标本来不是你,但是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让那些毒先毁掉你吧!”

    然而,只是那么一瞬间,空的神情中却已透露着浓烈的戾气。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她,岂能容这个人就这么毁了她。

    灰衣男子想必也恢复了许多,已经完好地站了起身,看着空,眼眸带着莫名的笑意,“如何?生气么?我也要让你知道挚爱之人受伤的痛。”

    挚爱之人?

    白洇烛微微挑眉,看来这人还真是误会了些什么呢,空的心里,早就已经有了人,但那个人却不是自己。

    然而,空背对着白洇烛,正视着灰衣男子,却没有否认他的话,“本不想杀你,但是……”

    空那张精湛的容颜上带着很明显的怒意,平日里那副慵懒和散漫早已不在,更多的,是阵阵寒意。

    倏然间,空下垂的的左手腕被人从身**住了。

    那只带着温度的手的主人道:“空教主,先别杀他,我想问他点事情。”

    空疑惑地看向白洇烛,“嗯?”

    空对上白洇烛那双熟悉的双瞳,无奈点头。

    得到空的允许后,白洇烛上前了几步,“我问你,你究竟是谁?”

    灰衣男子对上她的双眸,也许是此刻才正眼看到白洇烛,才发觉她的容貌过于安静的惊艳。

    灰衣男子轻蔑一笑,道:“呵,是想打我的底细么?”

    白洇烛也不怒,脾气一惯地良好,望了一眼爬到灰衣男子旁的黑蛇,再看向灰衣男子,继续道:“换句话说,你为何会有仓蟒?”

    灰衣男子的眼眸中闪过惊讶,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你……”

    她怎么会知道仓莽?

    然而,此刻,白洇烛看着那条蛇并不慌张,与方才她躲到空身后的行为根本就判若两人。

    白洇烛红唇一动,“你不用知道我怎么知道,你只要回答,或许,我可以……”

    然而,白洇烛的话顿了顿,似乎想起了什么,余光微微瞄了一下空,继续道:“让他放过你。”

    “放过我?哈哈……哈哈哈……”

    男子像听到了什么笑话般笑出了声,略像嘲笑。

    “这种话也敢说么?我可不会像刚刚那样子轻敌,而且,你也许还不知道吧,你刚刚可是中了我的毒,如果你一个时辰内不服下解药,那你就……”

    “如果你现在不回答我的问题,那你就别想走出这个门。”

    白洇烛打断男子的话,她的声音依旧很轻,只是,她的轻,却又无不彰显着她的魄力。

    白洇烛直视着男子,道:“还有,我可能有件事忘记提醒你了,难道……你还没发现么?”

    灰衣男子上下打量了白洇烛一番,双瞳瞬间睁大,“你,难道你……”

    白洇烛忽然轻轻一笑,“发现了么?”

    然而,一旁的空却毫不知情,他还是没发觉出白洇烛身上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这下可以说了么?仓莽为何会出现在这?”

    而且,仓莽的变化有些大,以至于她方才竟然认不出来。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么?”

    白洇烛轻轻皱眉,只是稍微扫了一眼男子,便望向那条伏在他旁边的黑蛇。

    只是,那条黑蛇,吐着暗红的舌头,也同样在凝视着她,眼睛里透露着不善。

    灰衣男子嘴角忽而扬起,一抹诡异的笑意浮在他的面孔上,只是,他略微的低眸,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

    然而,空是何等之人,瞬间料到了些什么,白洇烛有危险,正当他要上前护她时,事情却突然地在他意料之外。

    灰衣男子上前,执剑的手使劲一下,正对白洇烛。

    白洇烛不得不承认,眼前这男子的剑划得倒是很快很迅速,只是,她还和比他用剑速度更神速的人交过手呢!

    而与此同时,在某处皇宫里,一个身着浅黄色衣裳的女子轻声打了个喷嚏。

    白时杉躺在床上,揉了揉鼻子,“不是吧,着凉了?难道还水土不服了?”

    白时杉翻了个身,继续睡着。

    白洇烛侧身一偏,从腰间拿出一把青色扇子,眼眸一挑,看着眼前的敌人,右手执扇,微微暗眸,手中的扇随即而出。

    灰衣男子万万没想到,她竟然用一把扇子就定住了自己的剑,剑柄被扼制住了,也动弹不得。

    “其实,你很厉害……”

    白洇烛忽然开口说着,只是,她微微的低眸,看不到她的神情,“可是,很不巧,你今天遇到的,是我。”

    昔日,君尾山上,总是可以看到这么一番风景。

    一处院落住所前,一棵古树下,两个身影总是会出现于其中。

    一青一黄,两道身影时而交错,在夕阳下格外的耀眼。

    两人手中都执剑,锋利的刀缘在日光下时而反射着血红的光,那是夕阳的颜色。

    黄衣女子眉间一挑,嘴上带笑,轻薄的刘海在清风中飘着,白皙干净的面容,似乎连夕阳的血红都被用来渲染她独特的美。

    黄衣女子抬眸,红唇一动,轻声说道:“雲积剑第一百零八式。”

    青衣女子轻轻挑眉,没想到,时杉竟然已经学到了这个,这还是师傅没有吩咐到的招式呢。

    随即,君尾山上,是一阵旋风回旋着,那棵古树,积攒了多年的绿叶也在她的剑下随风而起。

    只是,事情却没有这么简单,那些随她的剑而起的旋风,就像一把又一把的厉刀般,叶子已经被分割成了两半,而那阵风的下一个目标,青衣女子!

    青衣女子微微错愕了一会儿,有些感慨地看着她,但是,她眸中却带着笑意。

    眼看那阵旋风就要到临,青衣女子抬眸,望了眼血红的天空,感受了一下不属于黄衣女子所传递来的旋风,莫名说了句,“这风,似乎来得很巧啊。”

    女子执剑的手轻轻抬起,看着自己对面那人,红唇一动,“午移剑第一百零二式。”

    刀锋挥起,明晃晃的日光,两股风迎面交接,原本落在地上的一些叶子瞬间飞起,飘旋在空中,尘埃让人睁不开眼。

    古树像是要被什么吸引似的,整个腰身就要往那个方向过去。

    而那两股风对抗的风像个漩涡般似乎,这四周的东西都被强烈吸引着。

    她们的衣衫在风中强烈的摆动着,及腰的长发也如此,只是,她们的双眸,却没有一丝畏惧和害怕。

    “咳咳!”

    一阵熟悉的轻咳声传来,那两人连忙止住手中的动作,剑也被收了回去,很端正地站在那,一系列的动作被她们一气呵成。

    叶子一片片地从天而降,尘埃也悄然落地,四周终于可以再见光辉。

    半晌,那人才道:“怎么,学了点小伎俩就在这瞎摆弄了?”

    两人没有回话,夕阳将她们三人的影子拉得可长了。

    这场景,异常温馨。

    黄衣女子轻声回话,“没有瞎摆弄啊,只是试试,而且,师傅不是你让我们练的么?”

    “我让你们这样练了么?差点把房子都吹垮,是想今天露宿风头么?”

    青衣女子道:“还没那么严重……”

    “嗯?”

    也是绝了,只是一个“嗯”,两人都没有再说话,而是安静地听着。

    女子上下打量了她们一会儿,“得了,今天你们就练到这吧,回去更衣用饭吧。”

    说罢,女子便转身往屋内走,只是,身后那两人却不知道的是,她眼眸含光,嘴角带笑,似乎对她们格外满意。

    而她身后那两人,也只是轻轻应了声,然而,彼此却偷偷乐着,相互看着对方。

    两人并肩进屋。

    黄衣女子微微撇嘴,“洇烛你太过分了,竟然练了午移剑第一百零二式,什么时候练的,我怎么不知道?”

    青衣女子一笑,“还敢说我,你自己不也练了雲积剑第一百零八式,我都还没看过呢。”

    两人在笑声中回屋,这样的时光,持续了二十多年。

    然而,她们的师傅脚步忽然一停滞,背对着她们,“还有啊,你们的女红做得怎么样了?”

    “……”

    两人笑声一停,院子内沉默得安静。

    白时杉问道:“师傅,那个你不是说过两天再给你看成果么?怎么现在就问了?”

    白洇烛接着道:“而且 ,你是昨天才跟我们提起的,今天就要,时间明显不够。”

    “不要以为你们两个一唱一和的就可以了,没做完就捉紧时间,我说,今晚要看成效。”

    师傅的话刚落地不够几秒,黄衣女子忽然身形轻轻一倒,青衣女子很熟练地扶住了她。

    “师傅,洇烛,我头晕。”

    白时杉话刚停,青衣女子便接过话,“没事吧,我扶你回去休息休息,师傅,我今晚得照顾时杉呢,我们先走了。”

    说着,这两人便已经侧过身子往长廊的那条径走去。

    只是,这点小伎俩在她们师傅眼里又算什么呢,不过是借口罢了,又哪会看不出来。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画面,每隔几天总会出现那么一次,只是,每次都会被师傅识破,然后该做什么继续做。

    只是,这次,她们都走了一段路了,怎么还没听到师傅的声音,直到她们都会到屋内,也依旧没听到师傅的制止声,还放纵她们了?!

    女子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嘴角轻轻笑着。

    这样的画面,持续了二十多年。

    客栈内,同样的一抹青衣,手中执扇,只是,扇却像刀似的。

    白洇烛抬眸,那双眸子,依旧清亮,只是,却不同往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