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间幕 夕时雨 3
    抱歉,夕立,但是我……已经不会再流泪了!

    预言中的深海潮汐如期而至,没有一丝丝的防备,但哈萨维和时雨以及其余一干相关人等除外,在所有人都被深海连绵不绝的攻击搞到精神极度疲劳时,预定好的护送计划就如同一次普通的出港迎击那样得到了执行,时雨携带着那个宝藏的秘密永远离开了所罗门,而剩下的人将留在岛上等死,以转移“那个人”的注意力。

    如果时雨的行踪被那个人注意到,哈萨维的一番苦心就只能说是白费了。

    在深海已经聚集起来的情况下强行突围,而且还不能使用大部队护送或是后方提供火力支援,所要付出的代价自然是非常恐怖的,护送目标时雨好歹是全乎个出来了,但那些负责护送的舰娘,却全都永远留在了深海的包围圈中。

    那些牺牲在深海围攻之中的前辈伙伴,本就是时雨固定的队友。

    曾经柔弱的少女很想哭,但却没有眼泪流出来,因为她已经和那个人约定过了,要永远保持笑容,用微笑去面对人生中所有的苦难,时雨答应了那个人,也是这样做的,从今天开始,她绝对不会再留下哪怕一滴眼泪。

    虽然这样不告而别很对不起夕立,但如今也只能说永别了。

    茫茫大海之中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孤独感如海潮般席卷而来,仿佛这天地之间也就只剩下了自己一个,深海的追兵依然如狼似虎,她们咆哮着,嘶吼着,挟裹着毁灭的意志翻涌起伏,如同一只正在海水中沉浮游动的巨兽。

    轻触头上染血的发饰,女孩儿觉得自己在离开之前,或许还有一件事可以做。

    至少,让我告慰一下战友的亡灵。

    深海的兵线最终在少女身前咫尺之处停下了,以这些怪物的速度而言。这个距离只要须臾之间便能跨越,进而将女孩儿柔弱无力的身躯撕成碎片,但这些无理智的野兽偏偏就停下了,咆哮嘶吼却丝毫没有更进一步,与其说是野兽直觉让她们在面对敌人时保持慎重,这种奇怪的表现,还不如说是在害怕在恐惧更加合适一些。

    没有理智只知道毁灭和破坏的深海居然也会有感觉到恐惧的时候。让其他提督知道了,怕是会三观尽毁吧?然而这件事终究还是发生了。只能说,所罗门能够孤悬海外这么多年,本身就说明岛上的存在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

    “哼,不敢来了么?”女孩儿轻捋自己的长辫子,往日温柔如春风化雨一般的她,此时的笑容却仿佛喜马拉燕山巅冰封万年的积雪,她伸出手来,傲慢的指向了这些丝毫不值得怜悯的野兽,“我……对你们感到失望了呢!”

    那是时雨此生最为疯狂的时刻。她是头一次毫无顾忌释放自己的力量,若在往常,即便是面对深海,她下手也会留有余地,但是如今,极致的愤怒终究还是淹没了她理智的大脑。这愤怒有对深海的,也有对自己的。有对哈萨维的,更多的还是对“那个人”的,她将所有愤怒都宣泄在了面前的深海身上,证明了什么叫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她在这一次爆发中虐杀了多少深海已然无从考证,但很有可能已经破了单个舰娘单次猎杀深海数量的世界纪录,可惜这种虚妄的荣誉对时雨来说毫无疑义。即使猎杀再多的深海,也换不回她必将会失去的任何一件东西。

    永别了,所罗门……

    ———————————我是狗血苦情剧的分割线———————————

    “夕立?夕立?你没事吧?”

    “啊……啊?我没事,没事,就是发了会儿呆而已poi。”犬耳少女愣了愣,然后强笑着说道。

    是个人都能有事的好么?饭勺子都掉了啊喂!

    相关当时人除了哈萨维之外全部挂点,没有人知道时雨还活着。当舰队遭遇埋伏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回来时,对夕立的打击可以说是灾难性的,没心没肺的熊孩子瞬间就如同丢了魂一般,让人知道她其实也有非常在乎的人。同桌之人虽然吐槽**蹭蹭蹭暴涨,却也不好对这个想要装作坚强却装得一点都不像的小丫头说些什么,更何况如今的情况下,所罗门人人自危,皆是自身难保掰着指头过日子,哪还有多余的心力去操心去吐槽别人呢?

    之前出击的舰队就已经有所损伤了,这次时雨的舰队全军覆没则是性质最为严重的一次,如今哪怕是最搞不清楚状况的乐天派,心中也隐隐约约有了预感,除非深海潮汐能够既不科学也不魔法地突然退去,所罗门的居民大抵是没有生路可走了,就算那些深海打不进来,仅仅只是围而不攻,也足以把缺吃少穿的他们给困死了。

    现如今,虽然幸存者们还能坐在一起吃饭,但列席之人几乎每天都在减少,而桌上的饭食也没了往日的美味可口,而是变得单纯为了填饱肚子提供能量而存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算刘昂星再世,也不可能做出更好的东西了。

    毕竟接近一个月没有得到任何补给,所罗门的资源可是早早的就已经见底了。

    夕立也发现自己不小心把饭勺掉在了桌子上,她不好意思地笑笑,便再次拿起勺子,舀起了一勺颜色还像那么回事儿但却丝毫没有香味的咖喱饭,木然的送进了嘴里,然后再舀一勺再吃一口,周而复始仿佛一台精密的机械……

    好吧,虽然说起来有些不太合适,感觉有点儿对不起已逝之人,但其他舰娘每每到这种时候,就特别羡慕失魂落魄的夕立,因为只有她才能毫无抱怨地吃下这味同嚼蜡的食品。正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些姑娘们平日吃惯了各种各样的美味佳肴,如今让她们接受这比军粮还带感的玩意儿,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若真的让她们和夕立换换位置,怕是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答应的。

    ——被打击到连味觉都彻底麻木的程度,或许还不如干脆死掉来得比较干脆一些。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所罗门的人数也在一天一天的减少着,深海潮汐没有丝毫退去的意思。反而愈演愈烈愈演愈凶,不断加快着毁灭的节奏。哈萨维似乎做出了很多的努力,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做,至少情况没有丝毫改变,该死人的时候立马就是成打的便当,若是能度过这次困境,某哈怕是会成为最臭名昭著的粪提督。

    在他手上沉没的舰娘。就和死在时雨手上的深海一样,可能很早以前就已经打破世界记录了。

    但这毫无办法不是么?

    深海潮汐可以被人为控制这种事。说出去恐怕连舰娘都不会相信,哈萨维虽然有所感应,但却找不到什么能够直接证明的证据,这次灾难性的事件最终只能被归类为意外。既然是意外,撞上了也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虽然被人类提督所心疼着,但舰娘们多少都还有一点身为兵器的自觉,既然是兵器,早晚都要损坏的不是么?

    夕立也是兵器。而且是很强的兵器,即使哈萨维会在乎兵器的心情,却也不好在全灭结局面前搞什么特殊化,终究这个不久前才受到了巨大打击的女孩儿,还是在众人无可奈何的视线中踏上了战场,踏上了姐姐死去的地方。

    “也许……你不会回来了吧?”躲在自己的办公室中,哈萨维拧着眉头沉痛地感叹道。

    于是一语成撇。

    “你们撤退吧。我来断后拦住他们。”面对茫茫多的深海时,连续多日都宛如行尸走肉的女孩儿似乎瞬间找回了自己的灵魂,赤红色的双瞳中重新恢复了灵动,但这种回光返照式的表现只能让人感觉到心痛和不忍,那双眼中闪烁的灵光并不是灵魂恢复活力的悸动,更不是重新找到生存目标的信念。而是一心求死的决绝。

    在这种情况下断后,根本就是自寻死路,就算发生什么奇迹,也绝对不可能活着回去的。

    ——你刷多少遍i-ill-be-back都没用。

    “夕立你别冲动,大家且战且退就好了,事情还没有绝望!”同行的伙伴伸手拉住了执拗的夕立。

    “事情也许真的还没有绝望,但我……已经绝望了!”萌萌哒的口癖不复存在。一字一顿地,夕立向伙伴阐述了自己的决心,“不要再欺骗自己了,这次是真正的绝望!没有退路更没有生路,这次就算能退回去,下次或者下下次也一定会死!够了,我受够了!时雨已经死了,你们让我去陪她不行么?至少你们还能活过这一次!”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众人已经想不到什么理由继续阻止这个女孩儿了,就像她所说的那样,终究不过是早死一天晚死一天的差别而已,也许明天所有人就会一起去天堂陪她,至少……她死的还多少算是有个奔头。

    用眼神向犬耳少女表示告别和祝福,其他人毅然决然地扭头就跑,起码不要辜负她的牺牲不是么?

    只留下夕立一人,独自面对茫茫多一眼望不到边的深海军列。

    “都走了啊……”夕立抬头望向天空,却只能海聚集所形成的厚重乌云,不见丝毫阳光,更别提什么蓝天白云了,仿佛整个天空都压下来了一般,空气中充满了沉重而压抑的味道,隐隐约约间,似乎有雨水从那阴云之中飘落,然后便是淅淅沥沥的小雨,转瞬间又转变成倾盆暴雨,将女孩儿和她的敌人一起笼罩在雨幕之中。

    “这种天气……很适合猎杀你们这些杂碎呢。”夕立抬手抹下了一点脸上的深海之血,送至唇间轻轻舔舐了一下,娇俏的小脸上笑容愈发扭曲狰狞,双目之中闪烁着骇人的红光,“所罗门的噩梦,在此……让你们见识一下吧!”

    把时雨……还给我!!!!

    狂暴的杀意席卷了这片海域,那一日,就连天空,仿佛都被染上了鲜血的颜色。

    令人类恐惧战栗惶惶不可终日的深海,在火力全开的少女面前仿佛纸糊地一般脆弱,只需要轻轻动动手指,就能将之撕成碎片,甚至给人一种她能反杀,她能毁灭所有深海的错觉——但错觉,终究就只是错觉而已。

    舰娘单人深海击坠数的记录再次被刷新了,然而不会有人记住丁点儿这一战的荣光,独立抵挡深海潮汐数个小时之久,杀死杀伤深海不计其数,这样的战绩足以载入史册供后人凭吊,但却被更多的深海碾碎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就算是所罗门的噩梦,也无法抗衡真正的毁灭之力,群狼咆哮之时,恶虎也只能退避。

    夕立没有退避,所以她只能身死人手。

    但雨终究是停了,深海召唤而来的阴云也散开了,阳光重新照射到海面上,照在哪个漂浮于海水中的小小身影上,生命的最后时刻,女孩儿澄澈的蓝天白云,以及天边那一抹雨后彩虹。绚丽的虹光之中,似乎有一张脸在云间对着她微笑,那张脸是如此的熟悉,那副笑容是如此的温柔,充满了包容,充满了善意,仿若春风化雨一般令人倍感舒适,夕立的嘴角勉勉强强勾起一点弧度,对着那张只存在于幻觉中的脸庞,她遥遥地抬起了手臂……

    “时雨你……是来接我的么?”意识已经模糊的女孩儿这样问道,“真好呐……终于又可以在一起了……”

    周围的海水之中,一个又一个深海从其中浮现,她们拨开同族的尸体,向着海水中的女孩儿靠拢过去,包围过去,仿佛等着捡走狮王剩饭的鬣狗般,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轻嗅着。终于,他们确定这个女孩儿已经毫无威胁,便纷纷从海水之中一跃而起扑咬而上,将之淹没在松动的黑色身影之间,只有那一只手臂,还一直摇摇指向天边。

    生命的最后时刻,能够己最在意的人,这个女孩儿大抵是幸福的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