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五章 冤家路窄
    “,万人杰、就是有着‘血屠夫’之称的、星系五星上将之一的万人杰。为了墨守、他甚至不惜花费巨资,而且冒着极大风险打通一条相互连通的‘虫洞’出来。当然,他是没有那么多星币的,而是动用的军方的储备物资……而且,事后、军部却是以医治龙傲天的名义消的帐,事后、政府也曾经过问过,不过龙傲天认可、也就不了了之……”

    唐嫣的眼睛瞪得老大,惊声问道:“这么说万人杰与龙傲天都与墨家有联系对吧?”

    “也可以这么说!”“离”略微的歪了歪头想了一下、点了点头:“你也知道要是想打通一个虫洞要耗费多少吧?尤其还是要求极其精确的定点虫洞、那个应该可以用天文数字来形容吧?挪用那么多的军费、即使是万人杰也免不了上军事法庭的命运吧?为什么冒着那么大的风险那么做?我想无外乎两种可能吧,一种是交情莫逆、一种是被要挟,无论是那一种这墨守都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咯咯……我懂……”唐嫣眯了眯眼睛点了点头、眯着的眼睛里闪出兴奋到极致的亮。

    转眼过了一夜,奎木狼极夜中的天将将灰白了那么一点点,陆依蝶就出现在蔷薇的单身宿舍门口,眼角眉梢似乎都带着些许的喜意、陆依蝶的心情貌似还不错。

    她抚摸着手腕上一个漂亮的手环、爱不释手,不止因为它很漂亮,还因为它是大姐头送的。陆依蝶今天打扮一新、衣衫以及配饰都显得华美异常,手还是不时地在手腕上挎着的小手袋上摸索几下、每当触碰到那鼓鼓的感觉时、陆依蝶的唇角都会弯出一道弧线、不用打开她也知道那里有一百多橙黄星币以及一张一万橙黄星币的卡,有了新币、陆依蝶下意识的微微跳着下巴、漂亮的脸蛋上多了丝高贵的傲娇范。

    衣服是陆依蝶用了一夜的时间在“爱淘宝贝”上精心淘换来的,星币、当然是蔷薇给她的,这是她这辈子触碰到的最大的一笔钱、而且是绝对属于她的,她曾经有些觉得自己的在做梦,每每有不真实的感觉时、陆依蝶就会连线蔷薇确认一次,搞到最后、蔷薇竟然将她拉入了黑名单……笑了笑。陆依蝶对着宿舍门吐了吐舌头,谁叫咱是穷人乍富呢?

    轻咳了几声,陆依蝶微微触碰了一下手腕,那个漂亮的手环猛地闪亮一丝光华、一柄尺长的匕首跃然陆依蝶的掌心。做足了架势舞动了几下、她的招式不华美也不像是都敏俊那般大开大阖阳刚气十足。可是她的招式似乎更加的实用,狠毒、隐避、一招致命。匕首划破空气没有带出一丝的响动、甚至连一点点的风都没有产生出来、和着陆依蝶的鬼魅般的步伐,像极了一条毒蛇伺机而噬的毒牙。

    蔷薇特意为陆依蝶挑选的这把匕首、不止因为它外形华美,还因为它的剑脊上有一小排“暗洞”、也就是黑洞的初始版本,它可以吞噬匕首破空带出的响动、以及可以短时间的吞噬匕首一定范围光线、在极短的时间里令使用者处于隐形状态。虽然时间很短、不过这项技能配合陆依蝶的暗杀术、几乎可以用逆天来形容。

    有些兴奋地陆依蝶。掏出一条丝绸刺绣着一朵黑玫瑰的手帕,擦了擦额角上细碎的汗珠。身体斜靠在蔷薇单身宿舍的门边,用又尖又细的高跟鞋轻轻地戳了戳蔷薇的宿舍门,她可不敢推门而入、因为她知道蔷薇的宿舍不亚于龙潭虎穴,贸贸然的进去一定会死无全尸的。

    在等待蔷薇回应的短暂空暇,陆依蝶扫了一眼自己一眼、看向蔷薇宿舍门的眼神中闪过一份感激。自己可以如此风光、甚至说自己现在可以活下来都是因为蔷薇。

    等到唐嫣兑现了承诺,自己的陆家可以有那么一点的用处后、她决定自己的陆家会作为墨家的附属家族存在,而不是唐家的附庸。想想自己距离给父亲一个交代近了那么一步时,陆依蝶更是觉得神清气爽、她已经记不得自己究竟有多久心可以如此轻松了……

    人心情轻松最爱做什么,答对、那就是小、而且绝对是那种傻得算得上透气的笑。

    “哒哒哒……”走廊里响起了节奏分毫不乱的脚步声。陆依蝶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都敏俊来了。都敏俊对着陆依蝶挥了挥手。掏出一枚“薄荷味道的口香糖”丢个陆依蝶,也不说话、自顾自的倚在蔷薇宿舍门的另一侧,这一男一女就像是贴在门上的两尊门神一样,不过、少了份端庄、多了一丝吊儿郎当的痞气。

    蔷薇回学校稍稍早了些,所以整个宿舍楼空荡荡的,也不知道那里的窗户没关、亦或是玻璃碎裂,一股股稍显料峭的风吹过,吹得两个家伙的已经猎猎生响。陆依蝶是女孩体质终是稍稍弱了些,抱着肩膀打了个寒颤,小鼻子皱了皱似乎有些痒……

    “冷?”都敏俊挑了挑眉。问道、说话的时候,都敏俊拉开了自己上衣皮衣的拉链。

    “呦,我们的木头疙瘩都知道怜香惜玉了?”陆依蝶有些惊讶的扫了都敏俊一眼,心说这家伙是不是昨天跑路跑多了、脑子秀逗了?

    “额……我是想将我身上的沙袋借给你。跑几圈就……”“滚……”都敏俊的话才说了一半就被陆依蝶打断,她翻了翻白眼,跺着脚嗔道。

    两个人在门外这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就在陆依蝶觉得自己好像要变成“冰雕”的时候,蔷薇身穿着一件胸口有一个“大嘴猴”标志的居家服、打着哈欠的拉开了门。也没有和这两个打着哆嗦的家伙打招呼,而是摆足了姿势。大吼着:“蔷薇是最漂亮的……蔷薇是最可爱的……”这是蔷薇每天例行的自我陶醉。当然今天有了客人、蔷薇单手握拳做了一个冲锋状、她在等待……

    “巴扎黑……”陆依蝶与都敏俊对视了一眼,脸有点苦的接了蔷薇的话音。陆依蝶这才像是一条快被冻僵了的流浪狗一般、快速地窜进蔷薇的房间,连鞋都不愿意脱的,一头钻进蔷薇温暖的被窝……

    翻了陆依蝶一眼,蔷薇打了个哈欠,活动做完了、残存的睡意也淡去了不少,蔷薇走进自己的卫生间梳洗一番,换了套衣服走了出来。对着都敏俊挥了挥手。将三个背包丢给都敏俊,背包很是沉重,一个里面装满了橙黄色的星币、另外两个分别装着红色以及蓝色星币,这些家伙的分量并不轻。至少背在身上的都敏俊的腰都略微的有一点点的弯……

    “你能不能轻点……”蔷薇白了一眼在那扭腰拉胯的都敏俊。因为他一动,背包里的星币就会发出稀里哗啦的摩擦声,这些声音似乎在提示着这些可爱的星币就要不属于她,这令她的牙齿有些像过电一般酸涩:“好吧,出发、今天可是有很多事等着咱们去做。没有哪怕是一秒的时间供咱们挥霍是吧?”蔷薇一掀被子,将依旧冻得像是雪地里的鹌鹑瑟瑟发抖的陆依蝶拖了出来。

    将自己昨天穿的狐狸皮的大衣丢给陆依蝶,摇摇晃晃的带着两个家伙出了门。

    一个多月没回来,也就是说这一个多月“蔷薇星盗团”的弟兄们没有花红可领,核心圈的兄弟还好说,外围的小马仔们都是一群有奶就是娘、认钱没义气的玩意,自己回来当然要发给他们一点点的福利安抚一下。而且,自己现在还真就不再差这几个钱了,就当是为这些个在自己穷困潦倒的时候、仍旧肯领取一点点收入的打手们提前发一点的红利吧、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肌肉与脂肪也是战斗力的一种体现。想想一大群膘肥体壮的家伙有威慑力,还是说一大群节衣缩食的瘦皮猴有威慑力?就算是一百只毫无战斗力的猪对战饿得骨瘦如柴的狼也会碾压获胜吧?嘿嘿……撑也撑死它,蔷薇坏笑着想道。

    安抚了“蔷薇星盗团”的内部之后,蔷薇要去第三码头那里去转上一圈,高飞与铁珊暂时就带着家族借给她的好手、窝在那里的一间废弃了的仓库里。这里不比温暖宜人的“墨星”,极夜的寒冷足以夺去人体的温度,一天两天咬咬牙还行、时间长了这可是会要命的。

    所以蔷薇要过去与高飞商量一下,究竟是将弟兄们安置在哪里好一些,商量好了、就要在选定的区域购买亦或是租房子。而且房子必须足够隐蔽、因为墨家这些人本就是见不得光的,做的事更是见不得光。

    做完这些。蔷薇还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看看自己新收的小弟唐嫣,毕竟她能带来想不到的收益。认识不久、她觉得不能让这份友谊的温度降下来。而且、她也决定以后每天都会例行的去问候一下自己的这个小弟。

    “走吧,小嘟嘟你跟在我后面,尽可能的离我远一点……”蔷薇扫了一眼都敏俊背上背着的三个背包、无比哀怨的说道。

    “大姐头。别伤心,今天的付出就是为了明天更大的收获、对吧?我们都是有着鸿浩之志的新新人类对吧,向前……看向未来,好多的星币在向我们招手……”陆依蝶搂住蔷薇的肩膀,笑嘻嘻的试图安慰因为将要丢掉自己最心爱的东西的蔷薇。

    “也对……会回来的对吧?”蔷薇摸了摸自己的小鼻子,小心的将她埋设的陷阱复位。蔷薇拉着陆依蝶的手、穿梭在奎木狼的大街小巷之中。

    足足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蔷薇才将星盗团的十几个大头目召集齐,当然、要是她愿意用智脑联通的话,分分钟就可以搞定,不过、蔷薇总是觉得智脑有可能被人监控,还是这种最原始的方式才令她觉得安心。当把一堆闪着光泽的星币分发下去的时候,星盗团的弟兄们欢欣鼓舞,忠诚度正如蔷薇设想的那样飙升了一大截。

    肚子饿了,当然也不要认为蔷薇会给出什么丰盛的午餐,在一家煎饼摊子上,三个家伙吃了个小肚子圆滚滚的,接着又被蔷薇以饭后需要运动为由、步行着走向第三码头。

    出了奎木狼相对繁华的区域,行走在有些荒凉的小径上,好巧不巧的是被蔷薇看到了一抹熟悉至极的影子,咬了咬牙、蔷薇疾步追了上去。

    “王八蛋,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对吧!对、这也叫老天有眼,你不是应该滚回青龙星系吗?怎么的混得就像是一个要饭花子、啧啧,骨瘦如柴的好可怜,这还是我们不可一世的战凌霄吗?”蔷薇戳了戳被她挡住去路的战凌霄的胸膛,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也对呀,不把你而成只剩一把骨头的瘦皮猴,姐姐好像是打不过你的,咯咯……”

    可以令蔷薇如此兴奋,兴奋到眼珠子都闪烁着亮晶晶光芒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战凌霄。身上穿着的衣物已经沾染了些分不清是什么的污渍,脸也瘦成了一小条,而且极度的苍白、也不知道是冻的、亦或是饿的,也或许是受了伤……蔷薇的眼眉皱了皱,这奎木狼谁可以伤他?思前想后也没想出一个可以对号入座的,蔷薇的眼睛闪现一抹警惕。

    一如蔷薇所知,奎木狼有实力伤他的只有夜魅亦或是那个“岛国血统的瘸子”,可是夜魅精通的是一柄“软剑”而佐佐木拿手的是一柄武士刀,他身上的伤、不、应该是污渍,都是一团团的,明显不是刀剑伤,而且、即使是夜魅与佐佐木也不可能毫无代价的伤了战凌霄。夜魅,自己见了,好好地。佐佐木?要是受了伤自己应该知道……

    这奎木狼还隐藏着不为自己所知的第三股势力?这不由得蔷薇不警惕万分。

    “嘿,你不是很牛吗?倒是说句话呀?”蔷薇再度伸手戳了戳战凌霄的胸膛。(未完待续。)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