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福谋》正文 第八百九十二章 离去与责任
    “这事就这么定了,”梁帅拍板。

    “可这不合礼制,”梁二也不想儿子孤身一人,可更不想他被人非议。

    “此事,乃是我一人所为,你们皆需听我之命。”

    “便是有事,我担着就是。”

    梁帅道:“康儿一个人管着这么大的江山,实在太过辛苦。”

    “若膝下有子,百官心中安定,才能实心办差。”

    梁二沉默。

    他很明白,梁帅说得确实就是当下的情况。

    只是

    人言可畏啊。

    梁帅拍了拍他,“康儿那边,我去说,福娘那边,你去讲。”

    梁二缓缓吸了口气,点头。

    娘子那边,只要对儿子好的,就没有不同意的。

    他只是担心阿耶一世英名,怕是要被这毁了。

    他想了想,还是将忧虑言明。

    梁帅笑了。

    “到如今,我还怕这个?”

    “从打康儿坐上那个位子,那些吃不着葡萄的就已经骂开了。”

    “只不过,他们不敢言之与口,只能在心里嘀咕。”

    “我权当不知就是。”

    梁帅摆手。

    “且这么久了,我也想开了。”

    “要骂就随他们吧,只要百姓和乐,衣食无忧,兵士没有后顾之忧,那些虚名又算得了什么?

    梁二舒心的吐气。

    阿耶能想明白这点,真是太好了。

    两人各自行动。

    没出三天,梁康和柳福儿便都同意梁帅提议。

    很快的,宫里开始往田家走礼。

    待到成亲当天,田娘子被一架轿撵接进宫里。

    因着热孝,一干冗长的礼数全数抹掉。

    两人拜了天地,祭了祖宗,便算礼成。

    入夜,梁二和柳福儿并肩,望着远处通明的殿宇,很是感叹。

    “一晃,康儿都已经成亲了。”

    柳福儿勾唇。

    “康儿都已经二十多了,旁人家的小郎像他这个年纪,早就儿女绕在膝下了。”

    “他是生被咱们耽搁了。”

    梁二点头。

    这些年,为了收复几地,耽搁的又岂止康儿这一桩。

    不过……

    梁二转头看柳福儿。

    两人成亲的情形,还在他脑中。

    那时的她明媚俏丽可人,而今都以成为妇人的妩媚和妖娆。

    柳福儿察觉他视线,侧头。

    “看什么?”

    “没什么,”梁二环住她。

    “就是觉得时间过得好快,一眨眼,你和我都老了。”

    柳福儿失笑。

    “怎么,难道你觉得很慢?”

    梁二十分认真的看她。

    柳福儿慢慢收了笑。

    “有时觉得好快,便是月余也觉得就只一瞬,可有时,又觉得好慢,明明只一个时辰,却堪比一年那般长。”

    梁二垂下眼,明了柳福儿所言难过是何时。

    他心头愧疚,却无法言说,只能用力再用力的抱住她。

    柳福儿顺着他力道,贴紧,两臂轻轻环抱他,将头搁在他肩膀。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而今,她万事不许操心,想如何便可以如何。

    翌日,梁康带着田小娘过来拜见。

    柳福儿递上一早准备的贺礼,笑道:“我就不多说了,只盼你夫妻和美,把小日子过好就好。”

    梁二瞧出柳福儿有话跟田小娘讲,便板着脸,拎着儿子去外面训诫。

    多时不见,儿子的筋骨明显松泛了。

    这是梁二不能忍受的。

    梁康瞧出梁二意图,顿时想要推脱。

    但他又岂是操练半辈子人的对手。

    只能被梁二强行拖走。

    柳福儿笑望两父子走远,拉田小娘坐自己身旁。

    “过些天,我便和你阿耶回去。”

    “以后这宫里,就只你陪着康儿。”

    “阿娘,”田小娘睁大眼,眼底还有一抹纯真。

    柳福儿笑抚她头。

    “这宫里,不比别处,四处都是有眼睛的。”

    “康儿和你都不是自小长在这儿的,定然不适。”

    “不过,这些都是难免,你们需得互相帮衬,互相扶持。”

    “若他哪里不好,你莫急。”

    “康儿是个明理的孩子,你且与他慢慢说就是。”

    田小娘连连点头。

    “阿娘希望你们能过得好,”柳福儿道:“夫妻之道各有不同,你们的需得自己摸索。”

    “阿娘就不多嘴了。”

    “阿娘,”田小娘素来钦佩柳福儿,对她有着天然的亲近感。

    听她如此说,顿时撅嘴。

    柳福儿笑着摸摸她头,依旧没有多话。

    她是吃够了婆婆的苦,不想田小娘重蹈她覆辙。

    而且,她操劳这么些年,也真的是累了。

    现在的她就只想放空大脑,每天无所事事的度日。

    又几天,柳福儿和梁二拜谢梁帅,回江陵。

    梁康送两人直到卡口,还依依不舍。

    柳福儿推了推他。

    “阿娘和阿耶身子硬朗得紧,便是再活几十年也没问题。”

    “你与其在这儿腻歪,不如好生陪陪小娘,待来日,生个白胖的小郎君送来与我作伴。”

    “阿娘,”左右没人,梁康露出些许的娇色。

    柳福儿笑了。

    “好了,快些回吧。”

    “你都跟了一大早了,朝上的大事都耽搁了。”

    梁康知晓柳福儿脾性。

    旁的事情都还好说,可要涉及百姓,就是亲儿子,也要被训。

    “那我走了,”梁康依依不舍。

    这一别,再相见就不知在几时了。

    梁康一步一回头的往甲板上去。

    柳福儿送了他出来,朝他摆手。

    催促意味已十分明显。

    梁康最善揣度人心,怎会不知?

    没法子,他只好顺着搭板下去。

    船很快荡入河道。

    梁二从后面过来,瞧着恨不能以身相随的梁康,啧了声。

    “这小子,都成亲了,怎么还粘阿娘?真是长不大的。”

    柳福儿斜他。

    “康儿打小就跟咱们聚少离多,便是不舍,也是因为情深。”

    “是是,是我说错了,”梁二感知柳福儿情绪不对,急忙赔笑。

    柳福儿被堵住,不好再不依不饶。

    但她心头却很不舒坦,便掐了梁二一把。

    梁二下意识的哎呦一声,见柳福儿看来,忙嬉皮笑脸的笑。

    柳福儿无奈,对上梁二,她只有吃瘪的份。

    她摇头转回舱室。

    “娘子,你去哪儿?”

    梁二在后,大呼小叫。

    明明一双大长腿,却总是追不上矮了一截的柳福儿。

    甲板上,船夫闻声望来。

    却只见梁二背影。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