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二章 下地狱也好
    林萱拎着一篮子水果进了病房,看到一屋子的人有些傻眼,尤其在看到林越时,她瞬间变了脸色,林越看到林萱出现,站在原地愣是没说出话来。

    “林越,你也在呢……”林萱先开了口,她恢复了镇静,泰然自若地走到龙姝翊的病床前,将水果篮搁在一旁的置物柜上,然后细声问龙姝翊:“身体恢复得还好吗?”

    “我还好,谢谢你来看我。”龙姝翊说着,不自然地看了一眼林越。

    “姐,你怎么会来?”林越阴沉着脸问。

    林萱隔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头来看林越,然后若无其事地反问:“我来这里很奇怪吗?”

    “当然奇怪。”林越送开了我的手,他走到林萱面前,然后指着丹其对林萱说:“这个男人曾经不是你的未婚夫吗?怎么,什么时候起你跟龙姝翊成了情敌?又是什么时候起,你跟龙姝翊成了互相串门问好的关系?”

    “林越!”龙姝翊出声阻止林越。

    林越闭上眼睛,轻轻吐了口气,然后笑着对龙姝翊说:“我只是想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没有要追究谁的意思。”

    “丹其是我曾经的未婚夫没错,但那是过去的事了,怎么我来看一下他的孩子和妻子有什么不对吗?”林萱一手扶着额头,眉间尽数疲惫,她叹了口气,然后扶着林越的手臂说:“现在这么多朋友在这里看望龙姝翊,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不要打扰她休息好吗?”

    林越看了林萱一眼,然后挣开了她的手。

    他转向龙姝翊,然后指着汤夏奕问她:“汤夏奕是谁?丹其又是谁?那个才是送你伞的人?”

    龙姝翊摇摇头,苦口婆心地对林越说:“都过去了,你不会想知道的。”

    “好,那你告诉我,你平白无故地消失,是不是茹朗搞的鬼?”林越眉头紧皱着。声音里有着随时爆发的隐忍。

    “林越!”丹其叫住林越,对他下逐客令:“如果你不是来看望小翊的,我请你出去。”

    章星辰也走了过来,他伸手拽了拽林越:“有什么事等她出院之后再说。那天你也看到她的情况了,她很虚弱。”

    林越见章星辰拽自己,他伸出手硬生生地将章星辰的手推来了。林越的嘴角泛起冷笑,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指着我对章星辰说:“我不是你。那个女的为了你苦等了七年,你却连为了她追究真相的勇气都没有,不管是楚茗闵,还是你的假死,你给过她一个解释吗?她善良心软,重情义,你便利用这些,对她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从头到尾,一个让她安心的解释也没有。我不是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日子,我不过!”

    章星辰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还没开口,秦佳宓却先发话了:“你不要拿星星出气,真是好心没好报,龙姝翊爱的人不是你,你凭什么追究真相?”

    病房里因为秦佳宓的这一席话变得死寂,我看到林越的拳头攥紧,手背的青筋也暴起。

    终于。有人打破了这份死寂,开口说了话,“我是茹朗的女儿。”

    说话的人,是龙姝翊。

    我几乎听到在场的人倒吸气的声音。龙姝翊垂着眼睑继续说:“确切的说,是茹朗前妻的女儿,他们离婚以后我一直跟着妈妈生活,直到妈妈去世以后,我才回茹朗身边。”

    我满心惊异,想起茹莜跟林越在天台上说的那些话。那时候还奇怪为什么茹莜会知道龙姝翊这个名字,现在想来,一切似乎也在情理中。林越曾经跟我说过,他跟龙姝翊在很早的时候就认识了,或者,茹莜也是通过龙姝翊才认识并爱上林越的吧?

    “大家都知道赋丽集团有三位千金,但也只知道二千金茹芩和三千金茹莜,几乎没有人知道,还有个叫龙姝翊的人。”龙姝翊的声音里有着些许淡淡的哀切,她似乎沉浸在了自己痛苦的回忆里,眉头轻蹙的模样格外惹人心疼,一旁的丹其走过去,将龙姝翊抱进自己的怀里。

    “丹其是茹朗……我爸,收养的孤儿,我回到家以后,丹其一直待我像自己的亲妹妹,他是那个家里最欢迎我的人……后来,在我知道他跟你姐姐林萱订下婚约之后,我便……我对你姐姐很好奇,所以才去当你的家教老师,通过你,接近你姐姐。”龙姝翊从丹其的怀里挣脱,她坐直身子,直视着林越,声音逐渐恢复平静。

    林越攥紧的拳头渐渐松开,像是最后一丝支柱也被抽离了,他转过头问林萱:“这些?你都知道?”

    林萱沉默着,半晌,又点了点头。

    林越失去重心似的倒退了一步,然后站直身子又问:“你还知道什么?”

    我走近林越,却不敢碰他,感觉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搪瓷娃娃,然后我听到林萱说:“茹莜喜欢你,只要我答应解除和丹其的婚约,让茹莜无所顾虑的嫁给你,茹朗就会答应跟林氏合作,并且还会出手帮助当时的林氏度过危机。”

    林越盯着林萱笑了起来,他笑着,那笑容却让人看着难受极了,他说:“你把自己的婚姻出卖了,还卖了我的。你真行,真了不起!”

    “林越,我没想要伤害你,真的。”龙姝翊皱着眉头说:“我在跟你接触以后,越来越喜欢你,我没有妈妈了,你也没有妈妈的照顾,我只是想尽力对你好,我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弟弟,我真的没想到……”

    “你要同情我,就同情到底,既然打算半途撒手,何必对我好。”林越的心如死灰的样子让我心惊不已,他转过身,看了我一眼,然后径直朝外走。

    那个节骨眼上,我却犹豫了,林越最后对龙姝翊说的那句话,在我听来就像是对我的警告,我不知道自己的这份心疼算不算同情,但是不论是同情还是其他任何感情,林越都承受不了再一次的伤害了。

    “林越!”我却还是叫住了他。

    林越止住脚步,顿了顿,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环视了一遍满屋子的人,每个人的神情都凝重极了,林萱满是期待地看着我,似乎是希望我追出去。

    我看了眼章星辰,他也正看着林越离开的方向,秦佳宓在他身边,牵着他的手。

    突然感觉,全世界都圆满了,只剩下我和林越,还在孤单地眺望过去。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冲出了病房,追了出去。

    走过那条过廊,我气喘吁吁地一直追到了休闲区,扫视了一遍周遭,终于看到了坐在长椅上的林越。

    周围都是一张张幸福的面庞,那些幸福的夫妻们,带着自己的宝宝,坐在休闲区的一排排长椅上,幸福地说笑嬉闹。

    林越就是坐在这样一幅画面中,用最落寞的姿态。

    我走了过去,走到他身后,我放下我的拐杖,然后伸手从他身后抱住他。

    林越他的手攀在我的手背上,轻轻叹息了一声,然后轻轻地笑了笑说:“你来了。”

    “嗯。”我趴在他肩头,眼泪忍不住往下掉。

    林越长长地叹了口气:“你怎么那么好骗,一个故事而已,你就对我投怀送抱的,将来怎么做人家老婆?”

    我听了气不打一处来,便松开了他,站直身子说:“我这就走。”

    林越站起身一把拉住我,我这才看到,他的眼睛红着,脸上还挂着泪痕,但他却笑得若无其事:“来了就不许走。”

    我看着他故作无事的样子,心底又是一阵心疼,便欺身抱住了他,我贴在他胸口问他:“这样有没有好一点?”

    “没有。”他冷漠地将我推开,他伸手捧着我的脸,认真地说:“既然你打算奉献你的温度,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他吻住了我。

    我瞪大眼睛看着在我面前放大的面孔,他眉头轻蹙,从闭着的眼角滑落的两行清泪一直流,滑进我的心里。

    林越的温热的唇轻轻抽离,他睁开眼睛看着我问:“后悔吗?”

    我没回答,双手攀住他的腰踮起脚尖,凑上自己的唇,用最青涩的方式,吻了他。

    那一刻,感觉即使是下地狱,我也愿意陪着林越。

    那一刻感觉,自己不再仰望着遥不可及的星空,我终于双脚着地,抓住了最真实的东西,真正可能属于我,需要的我的,那一双手。

    那一刻,我几乎忘记了全世界,可我却觉得,自己那样理智,理智得忘记了曾纠缠了自己那么些年的那份束手无策的怦然。

    林越与我十指紧扣手拉着手准备离开时,我看到了在一旁冷眼看着我和林越的章星辰,那一刻,我的耳朵里突然一阵尖锐的响声,之后便传来擂鼓似的搏动声。

    居然耳鸣了。

    林越在我耳边说了什么我也没有听见,我只是转过头冲他露出安心的笑,我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但我知道我说了什么,我说:“如果有一天我反悔了,你就杀了我。”

    然后林越脸上扬起浅浅的笑容,他张口说了什么,不过我没有听清。只是看着他这样笑着,我也是满足的,好似,我并不是无足轻重,可有可无。

    然后耳鸣停了,章星辰也消失不见了。(未完待续。)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