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红楼之尴尬夫妻》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十全十美
    说起薛家的两个孩子,王熙凤就是眉头一皱。看来这薛蟠跟书里一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果然她一开口,语气就带着些嫌弃道:“能怎么样?那样的人家,空有财富却没人教养,我二姑又只知一味溺爱。如今他仗着皇商的身份,倒是跋扈的很。从小就赶鸡撵狗的,大了又外出扰民,没一刻消停。”

    邢霜听她这话,与书中的印象大为不同。书中王熙凤可是个仗势欺人的主儿,谁都没她霸道呢。如今书读得多了,道理也懂得多了,现在也知道仗势欺人不好了,竟还嫌弃起薛蟠来了。

    要说那书里,薛蟠是个小霸王,那王熙凤就是个女霸王。现如今这女霸王倒是少了份匪气,多了份正义,看来蝴蝶的翅膀效果还是挺大的了。

    邢霜这头不动声色的笑道:“听你这么说来,她们一家倒不是好相与的。离着远些倒还好了,若是见天待在跟前,就算不带坏咱家的哥儿,在外名声也坏了。”

    王熙凤立马道:“太太放心,那一家子守着皇商的生意,可不想随意挪动地方呢。”

    邢霜又问:“那她家姑娘又如何?”

    王熙凤听到这话,表情变得十分古怪。邢霜好奇的看着她,很想知道在书里就很不喜欢薛宝钗的这个人,是早早就发现薛宝钗的不对了,还是薛宝钗进府之后才开始讨厌她的。

    王熙凤忍了又忍,最后终于忍不住道:“宝妹妹倒还好吧……至少不像她哥哥那样浑,可也就那样儿。”

    邢霜没再问下去了,也不需要再问了。

    虽说书中后八十回里,高鹗续作写的是王熙凤设计掉包了薛宝钗和林黛玉,让薛宝钗嫁给了贾宝玉,可实际上王熙凤是支持林黛玉的,且十分讨厌薛宝钗。

    曹公这人极有意思,他笔下两个同样厉害的女人,竟是在前八十回里,没有一次对过话。无论什么版本的石头记,你都无法在曹公的原著中找到王熙凤跟薛宝钗说话,这两个人就像把对方视为空气一般。

    可惜高鹗这厮察觉不到曹公的意味,竟在后头写的如此荒诞可笑,居然还让王熙凤设计掉包计,简直天大的笑话。

    邢霜正是知道王熙凤讨厌薛宝钗,才会故意试探她,想看看究竟王熙凤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知道薛宝钗的为人了。如今看来,薛宝钗小小年纪就已经如此了,王熙凤也早早的就不耐烦她了。

    这就好,这就好。只要王熙凤讨厌这一家子男男女女,日后薛姨妈进京,自己也能不带一点负担了。

    邢霜又同王熙凤聊了一会儿,就叫她回去了。待王熙凤一走,她进屋去看两个女儿,就见探春的神色有些不对了。

    她心知探春以前是薛宝钗一派,如今听到了凤姐对薛宝钗的评论,心里肯定会有波澜,她也很想趁着红楼还没开始,把探春给掰过来。于是她先考较了迎春的功课,看迎春学的不错,便先放了迎春回去,接着又考较起探春来。

    探春的功课自然不必考较,前世她便是极有才学的人,又何况重活一回,自然要比别人更出色的多。

    问完了功课,邢霜便不说话了,果然没一会儿探春忍不住,问邢霜道:“嫂子为何说宝姐姐就那样儿?”

    邢霜冷笑了一声,语气干干的道:“那还要怎么说她,把她夸到天上去不成?”

    探春一愣,见母亲的态度也是极不喜宝姐姐的,这厢心头咯噔一下,心中暗道莫非宝姐姐并不如自己想的那般好?

    “母亲还请明言,我知往日我懵懂无知,不知错过了多少真心。如今母亲不为我解惑,我只怕还要走上错路。”

    邢霜叹了口气,心道薛宝钗这人还真是滴水不漏,拿什么事儿说她都不好。便只对探春道:“你觉得我与你嫂子,是什么样儿的人?”

    探春仔细斟酌了一下,回道:“母亲与嫂子皆是大智大慧之人,且不说母亲高瞻远瞩胸有丘壑,便是嫂子也是巾帼不让须眉之人。”

    邢霜接着道:“那你印象中,你嫂子可有与宝钗说过一句话?”

    探春怔了怔,努力回想了一下,一时间竟有些惘然。

    她怎么想不起嫂子跟宝姐姐说话的情形了,这……难道真的嫂子从未跟宝姐姐说过话?

    “母亲的意思,宝姐姐并不是个好的?”

    邢霜盯着地面,低声道:“她是不是个好的,跟我何干,只要她不祸祸我家儿子就行。你嫂子以前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可好在你嫂子至少是个直脾气,敢得罪人,敢做事儿。倒是她这样的闷葫芦,我是惹不起的。”

    探春心里一惊,虽不知母亲为何这么说宝姐姐,可心里也存了疑。如今非但嫂子不爱宝姐姐,就连母亲都极厌恶她,这里头不是没有道理的。难道以前真的是她错了?

    “别的我也不多说了,你如今可要擦亮了眼睛,看不清的人,先不着急跟她交好,待看清了本质在付出真心也不迟。你嫂子和我可不是空口说白话的人,你若是听我的,便先看着再说。当然,这一世若是能不和他们扯上关系更好。”

    探春一心茫然,没有回答母亲的话,连她什么时候回的屋都不记得了。侍书上来叫她,她也不醒。最后侍书还是叫来了迎春,这才让她回过神来。

    迎春见妹妹一直恍悟着,柔声劝道:“是不是功课不好,被母亲骂了?你别担心,如今你才多大,母亲对你严苛,也是为了你好,你切勿难过。”

    探春抬头看了看姐姐,想到她日后的遭遇,心里又是一阵难过。一想起自己才来时,她因为母亲没有多疼爱自己,还吃过醋,她这头就愧疚的不行。

    她挤出个笑容来,反宽慰起迎春道:“不是这个,只是方才想到个事儿,一时想入了神。”

    迎春问她:“什么事儿那么较劲,竟发呆了好一会儿了。”

    探春笑道:“我在想,这个世上,究竟有没有十全十美的人。”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