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盛世娇宠:偏偏不说我爱你 > 第六十二章:自生自灭
    畅阅看书网 changyuekanshu.,最快更新盛世娇宠:偏偏不说我爱你最新章节!

    我后悔没信过他,也不再纠结张美珠的事。我已经成了要死的人,回忆盛承硕对我的好是我唯一可以做的事。

    “哭了?”突然一股另人作呕的气息到了眼前,接着,一束手电光不停地在我脸上晃动着。

    “放过我……”我张开眼睛,哑着声音开了腔,“不管你要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盯了你一个多礼拜,哪那么容易放过你?明着告诉你,我不但要钱,还想要你的人!”所谓的老大描龙刺凤,长着一脸的络腮胡子,他阴邪地打量着我,临了又色眯眯地道:“我还没享用过白虎女,如果你肯配合,我可以不让兄弟们轮你,毕竟,我也是有良心的男人……”

    “我……怎么配合?”事已至此,我已经不害怕了,就是声音哑得难听。

    “完事后给那瘫子打电话,追加一个亿。听说他有张黑卡,取个三五亿很正常!我这人不贪,就加一个亿,然后让你们夫妻团圆。”

    我厌恶地闭上了眼睛,世界上最无耻的男人都让我遇到了。

    “不鸟我?嘿嘿,呆会儿,我就让你鬼哭狼嚎地求我!”络腮胡刚刚把手触到我的胸前,他的电话好巧不巧地响了。“什么?他想听到声音才能再付五千万?妈的,跟我玩聊斋,他还嫩了点!”络腮胡骂骂咧咧地说着,随即按下了录音键。“你,说两句!”

    我紧紧地闭着眼,就像没听到似的。

    “不说我现在就干你!”络腮胡突然俯到我的耳边,戏谑地道。

    我悠然一拧脖子,积蓄了全身的力气,狠狠地咬上近到眼前的这张脸。

    络腮胡一声惨叫,半拉耳垂被我狠狠地咬了下来。

    “骚娘们,我现在就废了你!”络腮胡一掌掴到我脸上,我顷刻间昏死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被扔在了一张大床上,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空气里含着青草的芬芳,周围却是一片寂静。

    我的身体依然有些绵软,脸也肿得发木。我尝试着咬舌自尽,除了把自己咬得满口血腥,根本达不到自尽的目的。

    我费力地向外挪了挪身子,把手伸向了不远处的床头柜。

    当我喘嘘嘘地挪回原处时,房门吱地一声响,包着耳朵的络缌胡围着浴巾走了进来。

    他狠狠地捏着我那边没有肿起的脸,迫使我睁开眼睛。

    “你以为不说话我就弄不来钱?那瘫子还真仗义,不过看了两张照片就给了我一个亿。”络腮胡一脸狰狞,随即阴狠地扒掉了我的衣服,放绿的眼倏然红了。“哈哈,果真是天生的白虎女!臭女人,咬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啪,啪,啪,他突然拍了拍手。随着房门的大开,从外面走进十几个身强力壮的大男人。

    “兄弟们,先让你们过过眼瘾!这个女人天生白虎,暴脾气也与白虎有着一拚,能不能降得住,弟兄们各凭本事,哈哈哈!”

    诺大的房间里响起一片抽气声与怪叫声,我就像个从地狱里走来的僵尸,虽然大睁着眼睛,心却死了。

    “肃静!白虎女脾气虽暴,人也容易亢奋,兄弟们做好准备轮流上阵,有命她就好好享受,没命就让瘫子给她收尸!”络腮胡阴邪地叫嚣着,随后摆了摆手。“大家出去排好队,等我享用够了亲自给你们拍合欢照,拿不着大头咱也不贪,兄弟们攥足气力,在这女人身上也能挣个万元户!哈哈哈……”

    随着几声怪笑,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络腮胡突然拽开身上的浴巾,急不可耐地向我扑了过来。

    我的体质有点特殊,乙醇和安眠类的药对我起不了很大的作用,就连所谓的软骨散也没做到真正的软骨。

    虽然没有气力自杀,我却从床头柜里找出一把折叠刀,先是藏在身子底下,后又紧紧地攥在手里。

    我第一次伤人还是上大二那年,和文雅带了几个要好的女同学在ktv唱歌,下半夜,几个醉汉寻衅闹/事,我和文雅各拎了一只酒瓶子护在吓傻了的女同学面前。

    文雅还未有所动作,我手中的酒瓶子已经爆了其中一个醉汉的头,这事闹得挺玄乎,不仅120来了,110也来了。

    后来,盛成泽出面摆平了这件事,娇娇不娇也是那时传开的。

    络腮胡扑过来的一刹那,我拚尽全力地竖起了手中的折叠刀,只听着一声哀嚎,络腮胡捂着流血的肚子以豹的速度弹到床下。

    “死娘们,你是真的不想活了!”络腮胡已经满脸赤红,腹部的血一个劲地向外冒,“既然你我相克,就是先撕票,后奸尸,我也不会让你落个囫囵身子!”

    他气极败坏地从角落里抽出一根狼牙棒,狠狠地冲我敲了下来。

    这会是真的要死了!

    我喃喃地叫了声二哥哥,毫不留恋地闭上了眼睛。

    下一瞬,又是一声哀嚎。

    紧接着,我的身子被一双熟悉的胳膊圈在怀里,带刺的狼牙棒堪堪地偏落到床头柜上。

    我木然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盛承硕那张冷俊的脸和泛血的眸子,再看络腮胡,已经被高扬踢到一旁,肚子上的血口子依旧汩汩地往外流着鲜血。

    盛承硕揪起床单裹住了浑身赤/裸的我,泛红的眸子一片冰寒,“先挖了他的眼睛,再废了他的命根子,打断四肢送到后山自生自灭!”

    “我没动她……”络腮胡倏然怂了,直挺挺地跪到地上。“这位大哥,我什么都没做就让她捅了刀子,饶命呐!”

    盛承硕疼惜地抚着我,我除了颤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乖,把刀子给我……”盛承硕返身坐在床头上,打横把我抱在怀里。

    此刻的他不仅有上位者的高冷,也有宠妻无度的温柔。

    我身上的肌肉已经僵了,握紧折叠刀的手怎么也打不开。

    “对不起,我来晚了……”一滴清泪滴在我的嘴巴里,涩涩的。“老婆,咱把手松开,好么……”

    我依旧直愣愣地盯着盛承硕,没有半丝反应。

    “大妹子,救救我……”络腮胡脸色苍白地瘫在地上,双手,骇然要捂着不停流血的腹部。“我也是受人指使,不然,怎么会无缘无故找上你……”

    我艰难地眨了眨眼,大脑终于有了反应,手里握着的折叠刀倏然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