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锦门医娇 > 第一千一百七八回审问
    畅阅看书网 changyuekanshu.,最快更新锦门医娇最新章节!

    方皇后闻言,脸上有了一丝笑模样,点头道:“你若真知无不言,本宫自然不会亏待你。现在本宫问你,太子与皇贵妃到底让丽妃给皇上都吃了什么,才能让皇上那般言听计从,龙体更是一日不如一日的?

    你若敢有一个字的隐瞒,本宫保证明年的此时此刻,便是你的忌辰!”

    说完见江太医无论如何自持,脸色仍一下子变了,眼里的慌乱更是怎么都遮掩不住,心里终于有了底,看来康宁的怀疑果然不是无的放矢,那今日更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了!

    江太医的确已是唬得魂飞魄散,衣袖下的手更是抖个不住。  那般隐秘的事,皇后娘娘是如何知道的?既然敢这般问,可见是手里已经有证据了,自来“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他不过一个小小的太医,谁都能轻易捏死他,他是不是马上就要身首异处,家破人亡

    了?  不对,皇后娘娘若真有证据了,大可直接拿了证据见皇上去,又怎么会巴巴的哄了他来,可见是在诈他,那他更得咬紧牙关,说什么也不承认了……想到这里,江太医一脸惊讶的开了口:“皇后娘娘这

    话是怎么说的,微臣一个字也听不懂啊,娘娘到底有何吩咐,还请明示,微臣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方皇后凉凉一笑,“江太医,你是不是以为,你只要咬紧了牙关死不承认,本宫便奈何不得你了?还是你以为,本宫今非昔比,不再是大权独握,皇上也敬重有加的皇后娘娘,就连你一个小小的太医,

    都得忍了?方嬷嬷。”

    方嬷嬷忙应了一声“是”,看向江太医冷笑一声:“江太医既不肯吃敬酒,那就吃罚酒吧!”

    说完一挥手。  方才那几个太监便一窝蜂上前,不由分说把江太医给按到了地上,按得江太医动弹不得后,又不由分说将一张打湿了的桑皮纸,贴到了他脸上,不但把他的喊叫声:“皇后娘娘,您想干什么,您不能这

    般对微臣……”

    都给堵了回去,也让他很快便因窒息的痛苦,拼命的挣扎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江太医以为他马上就要窒息而亡了之时,他脸上的桑皮纸终于被揭走了,他立时大口大口,贪婪的呼吸起新鲜空气来,那种窒息的痛苦,当真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

    方皇后又凉凉开了口:“江太医,这下你明白方才本宫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吧?”

    江太医满脸的害怕与挣扎。

    他若不说,只怕今夜真要死在凤仪宫了,可他若说了,不但他,连他的妻儿亲人都得一块儿死……

    就只这一瞬间的犹豫,脸上便又被蒙上了桑皮纸,窒息的痛苦也再次袭来,让江太医再次本能的剧烈挣扎起来。

    可无论他如何挣扎,按着他的那些手都没有丝毫的松动,渐渐的,他眼前越来越黑,意识越来越模糊,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挣扎的力气也越来越小了。

    他心里闪过一个念头,难道他真就这样死了吧,蝼蚁尚且贪生,他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难道真就这样成了贵人们争斗的牺牲品吗?

    耳边恍惚听见方嬷嬷的声音:“娘娘,真把人弄死了,可不好善后啊,到底是太医,不是奴才。”

    然后是方皇后漫不经心的声音,“怎么不好善后了,就说天黑路暗,他一个不小心跌到了水里,难道谁还能因为一个小小的太医来给本宫治病,回程却出了意外,便问本宫的罪不成?”

    江太医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可不是吗,他一个小小的太医,便是死了也是白死,难道还能指望太子与皇贵妃替他报仇雪恨不成?只怕连他的家人,他们都得一并给灭了口,才能放心,那他的死还有什么意义,别说为家人换取安

    稳无忧的后半生了,反倒要连他们一并给害死……

    “唔唔唔……”

    江太医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力挣扎起来。

    方嬷嬷见状,与方皇后对视一眼,吩咐那些太监:“放开他吧。”

    江太医因此终于再次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手脚也终于得到了自由,却是瘫在地上,半日都缓不过来。

    方皇后也不着急,闲闲的喝着茶,等江太医喘息够了,方笑着温柔的道:“江太医现在明白本宫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吧?”

    江太医忙拼命抬头:“微臣明白,微臣都明白了,这便如实禀告皇后娘娘。”

    声音嘶哑,形容狼狈,甚至差点儿就失禁了,总之方才的痛苦,他这辈子都不想再来一次了。

    方皇后满意的点点头:“这就对了。赐座吧。”

    便有两个太监抬了张椅子来,不由分说让江太医坐了上去。  江太医哪里敢坐,却见方皇后满脸的讳莫如深,只得半身坐了,小心翼翼道:“回皇后娘娘,丽妃一开始给皇上吃的药,微臣真没能诊出来,想来应当只是些催情的,且剂量小,所以才会不止微臣,其他孙太医何太医等太医也没能诊出来。至于后来太子与皇贵妃让丽妃给皇上吃的,除了催情壮阳,还有些慢性的毒,据微臣看来,应当是信石马钱子之类,一开始还体现不出症状,时间一长,便会出现头

    痛头晕,烦躁,胸口胀闷,呼吸不畅,全身发紧等症状,事实上,皇上如今已经有这些症状了……”

    方皇后眉头一跳,冷声道:“那皇上自己的身体,自己都没察觉到异样,不曾怀疑过吗?时间再一长,又会怎么样?”

    江太医吞了口口水,小声道:“时间再一长,皇上还会出现惊厥的症状,昏厥的时间也会越来越长,直至……再也醒不过来……”

    “那这个‘时间再一长’,到底是多长的时间?三年、两年、一年,还是只有几个月了?”方皇后声音越发的冷。

    江太医小声道:“多则一年,少则七八个月,甚至五六个月……”

    所以太子才敢那般的肆无忌惮,因为只要再等几个月,他便是皇上了,谁还能阻止他为所欲为,谁又还敢阻止他?

    如今不过是提前演习适应一下而已。  方皇后无声冷笑,皇上不是很看重信任他的太子,也一再的给皇贵妃体面,更是把丽妃快要宠上天了吗,就该让他看看,他全心信任宠爱的这些人,到底都是什么货色,到底又是怎样在背后捅他刀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