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星门 > 第二章 天使之翼

星门 第二章 天使之翼

    “星辰!”大屏幕下程雪的眼泪随着许星辰的身子从高空中坠落夺眶而出,悲呼一声,整个人射向了大屏幕。

    “所有导弹,发射!”冯宇也是眼含着热泪,怒声下达了攻击的命令,一颗颗的导弹超音速飞出,射向已经失去了保护膜保护的外星战舰。

    “轰,轰,轰!”外星战舰在成百上千枚导弹的袭击下,寸寸炸裂,在天空上爆发出耀眼的光芒,片刻过后,外星战舰的碎片雨点般落的满地都是。

    恢复了宁静的天空上,无声无息的下起了雨,仿佛是老天为死难者流下的泪水,豆大的雨点飘飘洒洒的落在荒凉的废墟之上,冒起了丝丝的烟尘,然后融化在了雨中。一场大战就这么结束了,瞬间的安静,和刚刚还在进行的激战场景完全的不相称,所能听得真切的,也只剩下天空中偶尔传来的淡淡雷声和雨点跟地面拍击的声音。

    “老大,你没事吧?”姬无命在许星辰下坠到地面的最后一刻赶到,挥起手中震天锤的链子将他从半空中卷住拉了回来,当姬无命把他抱在怀中的时候,他的脸已经惨白的像一张白纸,除了嘴角上还挂着丝丝的血迹,整张脸已经毫无血色。

    “放心吧,死不了。”许星辰艰难的对赶来救援的姬无命和霍炎挤出了一个自认为灿烂的微笑。

    “死胖子,你还等什么呢?还不赶紧送老大回基地。”霍炎一巴掌拍在眼中依然热泪滚滚的姬无命头上。姬无命这才如梦方醒,抹了把眼泪背起许星辰,跃入最近的一处地下通道的入口,砸开了一处紧急物资救援处,拉出一辆胶囊磁悬浮车,飞也似的直奔基地而去。

    “星辰!”看见了活着的许星辰程雪第一时间便扑在他的身上,眼泪决堤般的落在他的身上,在他的前胸留下打湿了一片。

    “姐,放心吧我没事,休息两天就好了,不要哭!”许星辰费力的举起手来擦掉程雪眼角的泪水。

    “许团长,我代表轩辕国的所有人民向你致敬。”闻讯赶来的冯宇看着病榻上的许星辰,尤其是在得知他并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激动地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万语千言只化做一个端端正正的军礼。

    “身为军人,保家卫国是我们分内的责任,无论是谁,犯我国土,伤我百姓者,杀无赦!”虽然许星辰说话的时候显得有些虚弱无力,但还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言语之中弥漫着对侵略者无比强烈的杀意。

    经历过两次上帝禁区注射的许星辰,身体的机能已经十分的强大,拥有着超人的自愈功能,所以他康复的很快,短短三天就恢复的生龙活虎了。在这三天之中,全球都没有再传来大规模的袭击事件,滨海市没有再遭受到外星人的攻击。经过盘点,在这三天之内世界各地和轩辕国其他的地方,均有遭受外星人重击的噩耗。

    首先是以花旗国为首最大的几个城市,哥谭市,雪城,洛城等地遭受了外星人的袭击,就连曾经被花旗国引以为豪的四角大楼如今也变成了一片砂砾,现任的花旗国总统以及部分议会成员也在袭击之中大部分殉职,举国上下大部分地区陷入了无组织状态。大街小巷中各色皮肤的暴徒不断的制造抢劫、杀人、残害妇孺等暴力事件不断升级,全国上下一片乱象。

    与花旗国有着同样遭遇的国家还有很多,例如扶桑国,星月国,高国国等国家也难逃厄运,陷入了半瘫痪的状态。

    轩辕国虽然说有准备较为充分,但一些重要城市和设施,例如北平,南亚湾,巫峡大坝等地还是在这场突如其来的袭击中遭受了重大的损失,致使几千万人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几亿人无家可归。

    不幸中的万幸,轩辕国的滨海市被当做了攻击的重点,作为外星舰队的主舰被消灭在了这里,残余在世界各地的外星人失去了指挥信号源,短短的十几天内便被清除的所剩无几,偶尔有些散兵游勇,也再难形成对地球的威胁。

    基于全球这种混乱的状态之下,以轩辕国和罗刹国高层为首的几个国家,号召全世界的剩余力量,在轩辕国组成了地球联盟,组织所有能够组织的力量,准备再次抗击外星人的侵略,并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准备向外星人进行反击,而主要的反击力量,则来自于各个国家军方培养的和民间一些具备特殊能力的人。

    在地球联盟发布召集令不久,各国具备特殊能力的人,陆陆续续的来到了轩辕国滨海市,国防科工委的研究所。

    其中最负盛名的包括:花旗国的蛛蛛侠、蓝巨人、印第安女巫。

    灵域国最神秘的僧侣伽西亚。

    扶桑国的科斯拉和凹凸曼等等。

    上帝禁区计划也从轩辕国的最高军事机密,转化为了地球联盟的最高机密,开始紧急筛选可以开发的人群。

    虽然上帝禁区已经在许星辰等人身上实验成功,并且极大的降低了注射剂的副作用,但是第一批人群的开发也仅仅促成了5%的人进化成功,却有85%的人失败,甚至还有5%的人在试验后即刻死亡。

    以轩辕国国防科工委研究所所长李治国为首的上帝禁区计划小组,紧急号召全世界的生化专家加入上帝禁区计划小组,又经过很多次试验之后,终于在第二次大批的注射上帝禁区之后,成功的把进化率提高到了45%,这已经是一个相当骇人的数据了,这标志着人类的进化史将谱写出新的篇章。

    上帝禁区计划在花旗国曾经最资深的生化学家休斯顿博士加入后,也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生产出一种高级注射剂,被人们称之为“天使之翼”。

    而具备注射“天使之翼”资格的人,在经过筛选之后,也仅仅有许星辰、凹凸曼和神僧伽西亚而已,而且相当具有风险,被注射者如果进化失败则很有可能标志着死亡。

    在征求几人的意见当中,神僧伽西亚果断的拒绝这个意见,表示不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尝试进化,凹凸曼却在扶桑国武士道精神的促使下欣然接受。

    只有许星辰沉默了许久,他需要进化,需要变强,只有变得真正的强大才能保护自己所要保护的人,父母,程雪,刘萍,李大江,李若曦,还有一起陪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姐妹们。浩瀚的宇宙,地球如同沧海一粟,无独有偶,这仅仅是一个族群的外星生物攻击地球,就令地球差点毁灭,那么将来再有其他的外星族群攻击地球呢?还能扛下来吗?

    许星辰的双眼中泛起一抹坚毅,哪怕是回头时看见双唇不断在颤抖,眼中饱含热泪的程雪,还是毅然决然的做出了接受注射“天使之翼”的决定。

    许星辰和凹凸曼平躺在实验室的实验舱内,互相对视了一眼,凹凸曼朝许星辰笑了笑,伸出了右手,“许桑,认识你我很荣幸,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希望我们醒来后还能再见,同样期待在不久后的战场上与你并肩作战。”

    “我也是。”许星辰礼貌的和凹凸曼握了握手,然后各自躺下闭上双眼等待实验的开始。

    随着玻璃罩子缓缓的放下,将许星辰和凹凸曼罩在里面,程雪的眼泪再一次止不住的掉了下来,这不是她为许星辰第一次流眼泪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比她小整整7岁的男孩,变成了她一生之中最重要的男人,也是她生命的一部分。

    她的目光停在许星辰身上不肯移开片刻,生怕一眨眼,许星辰就此就会消失。

    “注射一百毫克天使之翼。”在各项都检查都正常后,李治国开始下达注射指令。

    “是”程雪淌着眼泪,咬牙把注射值调至一百毫克,按下按键。

    “严密监控被实验者的脑电波、血压和心跳以及各项体征。”李治国的心随着天使之翼缓缓的被注射到许星辰的体内也慢慢的绷紧了起来。

    “许星辰脑电波无异常,血压正常,心跳正常,各体征正常。”

    “凹凸曼脑电波无异常,血压正常,心跳正常,各体征正常。”

    “再增加一百毫克。”李治国松了口气,依然还是一切正常。

    “严密监控被实验者的脑电波、血压和心跳以及各项体征。”

    “许星辰脑电波异常,血压升高,心跳紊乱。”

    “凹凸曼脑电波异常,血压升高,心跳紊乱。”

    程雪慌了,捂着嘴巴甚至哭出了声,怎么办,怎么办!

    “凹凸曼脑电波消失,血压消失,心跳消失。”

    “快抢救!”李治国的一声大喊,早就在一旁的医护人员赶紧对凹凸曼进行抢救,但是最终结果还是以凹凸曼死亡而告终,一代传说中的扶桑国英雄就这么无声无息的陨落在了实验舱里。

    李治国狠狠的一跺脚,拳头打在了墙上,然后悻悻的瘫坐在椅子上。

    “许星辰脑电波消失,但血压平稳,心跳平稳,各体征正常。”

    “什么?”李治国的椅子像按了弹簧似的,瞬间将他弹起,他简直要疯了,一个凹凸曼就够了,许星辰他损失不起啊!

    程雪再也不管什么狗屁实验,狗屁进化,至于成功了怎么样,失败了又怎么样,,这些在她心里根本就不重要,她要的只是许星辰能够活着。她从工位中瞬间便冲了到了许星辰的实验舱前,猛拍实验舱的玻璃罩子,眼泪根本不受控制的大喊:“许星辰,你给老娘醒过来,我不许你死,你骗了老娘的心,就得对老娘负责一辈子,你给我醒过来!醒过来!”

    “嘭”的一声,等在外面早就不耐烦郭耀阳等人听见程雪撕心裂肺的呼喊声,猛地撞开了实验室的大门,冲了进来。

    “老大!”两行热泪从郭耀阳的眼中夺眶而出,铁铮铮的汉子一瞬间便哭成了泪人,霍炎抬头向着天花板,眼泪也无声的顺着两腮淌落下来,姬无命则是狂吼一声,一拳打在了实验室的墙上,几厘米厚的钢板硬生生被他砸出了一个深坑,鲜血顺着指缝淌在地上和着泪水,一片殷红。

    水清灵把头扎在沐冷云的怀里,两人相拥而泣,一时间实验室内充斥满了悲伤和绝望的气氛。

    “都别哭了,许星辰还没死呢,你们哭什么啊,老娘不许他死,他要是死了,我就是到地府也把他揪回来!”程雪歇斯底里的大喊。

    霎时间,实验室中死一般的寂静,程雪使劲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奋力的阻止着眼眶中下一对泪珠流淌下来,努力的挤出一个微笑,坐到了许星辰的身边,隔着玻璃罩子,轻抚着许星辰的脸庞,“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前头,也会等到结局,星辰我知道你会醒的,你不过是有点累,是不是?没关系,我等你,等你醒来!”

    程雪的表情是如此的我见犹怜,话语是如此深邃惨然,令在场的所有人止不住的潸然泪下,暖暖的话语听在众人的耳朵里,却如同刀子一般扎在人们的心头上一般,稍微心软的人,头一刻便强忍着眼泪,捂着嘴巴跑出了实验室。

    谁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去劝慰程雪,又该怎么样去劝慰她,只有闻讯赶来的罗媛,无声的走到她身后,淌着眼泪的抱住了她的后腰,一双柔荑不断的摩挲着她的后背…。

    许星辰在朦朦胧胧间,仿佛游离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一片黑暗,空空荡荡的没有尽头,回忆如同幻灯片似的一幕幕的投射在他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