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星门 > 第十三章 血腥玛丽

星门 第十三章 血腥玛丽

    许星辰没说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绕过吧台示意调酒师靠边一些,熟练的抄起了雪克壶,用铲子铲了一些冰块放了进去,紧接着滴了3滴辣椒油和一小撮芹菜盐,然后倒入伏特加跟番茄汁,抓起一块柠檬根本就没用榨汁机,直接就把柠檬挤的没有了一丝水分。

    许星辰将雪克壶扔出,雪克壶围着窦娜的身体转了一圈,又稳稳的飞回到了他的手里,然后又一个极为帅气的动作把雪克壶中调匀的汁液倒入高飞杯中,撒上了黑胡椒粉和干辣椒粉,在高飞杯的杯壁上插上一片柠檬片,用芹菜杆在杯中搅了两下,“好了,娜姐要不要尝尝?”

    “哗”的一阵掌声响起,酒吧中的所有食客毫不吝啬的把掌声献给了许星辰,都把许星辰当做了新来的调酒师,顿时又不少人上前要求许星辰调制血腥玛丽,搞得窦娜好一阵解释才稳住了现场。

    窦娜彻底服了,实在是不敢再招惹这位小爷了,无奈的朝程雪耸了耸肩,意思是说,我只能帮你到这了,剩下的你自己搞定吧。

    程雪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许星辰,把他看的一阵发毛,“姐,我脸上有花儿吗?”

    程雪也不答话,在吧台点了一杯红粉佳人,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眼睛直勾勾的看向许星辰,“你不准备和我解释些什么吗?”

    “啊?姐,你让我解释什么啊?”许星辰苦笑道。

    “先说说今天这鸡尾酒的事情吧!”

    “我是和视频上学的。”

    “学的?能学的这么熟练?”

    “你知道,我不是被那啥开发了嘛,自然操控能力要比普通人强。”

    “看来你学习能力还挺强的啊!”

    “那是,你又不是没见过,这么厚的枪谱我一根烟的功夫就能学会。”

    程雪经过许星辰的提醒,想起了许星辰已经不是凡人的身份,开始对许星辰的解释渐渐有些相信了,但总感觉还是哪里不对,就算能力有所提升,但是他的行事方式,分明却让人联想到“老狐狸”三个字。

    “你那件的事情,最后被警署那边定义为了内部自相残杀,已经结案了。”程雪忽然话锋一转,谈到了四哥团伙的事情。

    “这么快?”许星辰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所长也知道了这件事情,曾经打电话向我问起过,但他也仅是怀疑而已,因为他不相信以你的年纪会把事情做得这么干净,这么彻底,即使你的能力远远超出了平常人。”程雪端起酒来浅浅的喝了一口。

    “我调查过了,你和那个贾祥继家并没有任何的亲戚关系,甚至在你出车祸之前根本就不认识这一家,也没有过任何的接触,如果说你是恰巧碰见了这桩事,突然爱心泛滥我可以理解,但是你因此而消灭了四哥的整个团伙,若说你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认为这解释得通吗?”程雪的语调渐高,显得有些激动。

    血腥玛丽的味道酸甜苦辣咸,恰好是五味,诠释着人生的起伏,许星辰喜欢这种酒是他还是贾德兴的时候,那是在对交趾国自卫反击战的战场上,在交趾国的一个小酒吧中喝到的,他的两个战友便死在了那个小酒吧中,是老板9岁的儿子下的手,而老板和他9岁的儿子也被他和几个战友打成了筛子。

    深红色的液体,顺着许星辰的嘴角流下,他并没有伸手去擦,只是用深邃的眼光透过玻璃窗望向远方,程雪分明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故事,等待着许星辰跟她诉说,但许星辰却始终没有开口。

    两人就这么平静的坐着,保持了很久。突然许星辰将面前的血腥玛丽一饮而尽,举手打了个响指,“娜姐,我要两杯杯烈酒。”

    窦娜在程雪的眼神示意下,把两杯60度的伏特加递到了许星辰的面前,许星辰将其中一杯推到程雪的跟前,“姐,干了,干了我就跟你说。”

    程雪看了看许星辰,又看了看眼前的伏特加,不假思索端起杯来在许星辰的杯子上碰了一下,一饮而尽,瞬间便被呛的鼻涕眼泪直流。

    许星辰淡淡的笑了笑,也干了面前的伏特加,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过瘾!”

    “可以说了吗?”程雪的眼角还挂着被呛出来的眼泪问。

    “姐,我说我不是许星辰你信吗?”许星辰把身子靠在了卡座的椅背上。

    “开什么玩笑?”程雪瞪大了眼睛,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许星辰。

    “是许星辰的仅仅是这个身体而已,而灵魂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谁,至少还有另外一个在这具身体里面,至于到底是谁,我现在还不想说,以后你会知道的,今天到此为止,我说的够多了,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不过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好的人,我也拿你当朋友,所以请你相信我好吗?”程雪在许星辰的眼中看不到一丝的虚假,终于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不过他对许星辰的好奇却更加浓烈了,甚至开始怀疑许星辰也许就是个千年的老妖精。

    这一天,在滨海市注定了是不平凡的一天,各大媒体新闻报纸以及网络上的头条消息都刊载着,四哥所在的团伙在一夜之间覆灭的消息,无数人拍手称快,尤其是明明知道四哥的底细而又无从下手的巡捕们,更是长长的出了口恶气。

    而这则消息带来的蝴蝶效应,意义却比消息的本身来的深远,随着消息的不胫而走,无论是警署还是各个相关部门,都接到了雪片一样各式各样的控诉。控诉过后的调查工作由此伸展开了,甚至带起了轩辕国高层对同类事件的关注,开始上下整顿,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对于媒体这则新闻,最高兴的莫过于贾祥继,握着手中报纸红了眼眶,长久堆积在心上的积郁化作泪水流了下来。他电话里跟许星辰请了个假,便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合庆里,敲开了母亲的房门。

    “妈,我对不起您,对不起我爸,我错了!”贾祥继跪倒一把抱住了刚刚打开房门的刘萍的双腿,把头扎在刘萍的两腿之间放声痛哭。

    “小祥啊,你能改过自新,妈真的很高兴,我相信你爸在天之灵也会跟我一样的高兴。”刘萍的脸上也挂满了高兴的泪水,转过头对着贾德兴的遗像喊道:“老头子,我们的儿子回来了!你听见了吗?”

    “听见了,听见了!”躲在远处观望的许星辰捂着嘴,两行眼泪流在手指间,他终于可以放心了。

    申城快递公司从此又多了一名金牌快递员,那就是贾祥继,经过了这次的挫折,贾祥继不仅变得任劳任怨,而且吃苦耐劳,不计报酬的什么工作都抢着干,这可乐坏了李大江,之前还对贾祥继抱有的成见,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贾祥继在彻底的改过自新后,与母亲刘萍的关系逐渐修复如初,对母亲百般的孝顺,照顾的无微不至,又和女儿朵朵搬到了母亲家,一家人的关系其乐融融,使得刘萍很快的就从贾德清逝世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命运总是那么让人不可预料,经意不经意间总会在世人之间刷着他的存在感。

    许星辰半躺在椅子上,脚尖上挑着一只旅游鞋,抱着手机正闲极无聊的玩着吃鸡游戏,突然一条微信闪烁,“呯”的一声98K的声音传来,许星辰游戏中的人物被对手完美爆头,趴在了地上,“完了”许星辰无奈的关上了游戏,心里对发微信人咒骂了一千遍。

    当他打开微信的时候,却是一脸的苦笑,不是程雪还能有谁。

    “在干吗?”

    “吃鸡啊,大姐,紧要关头,被你的微信完美爆头。”

    “切,自己的技术不行,还怨别人啊,真是拉不出屎还怪地球没有吸引力。”

    “喂,我说,大姐你矜持点行吗?一个大姑娘家家的,天天屎啊屎的挂在嘴边上,像什么样子啊,粗鲁!”

    “废什么话,我在娜姐的酒吧,你赶紧给我滚过来!”

    “你看你,还能不能一起愉快地玩耍了?”

    “我现在就定时,10分钟内到不了,后果自负!”

    程雪的最后一条微信发来,之后便没了动静,许星辰赶紧穿上旅游鞋,跟李大江打了个招呼,急急忙忙的骑上电动车,一路狂奔,终于在9分半钟的时候到达了窦娜的酒吧,气喘吁吁的跑到吧台,说了句“娜姐,帮我看下电动车啊!”便向角落里面坐着的程雪跑去。

    窦娜摇了摇头,她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这表妹看上这个家伙哪好了,不仅穿着的随随便便,居然还是骑了一辆送快递的电动车来的。

    程雪今天不是一个人来的,在她的身边还坐着一位身材姣好的美女,许星辰也认识,是程雪的大学同学兼闺蜜的罗媛。

    “还好,虽然慢了一点,但也算你合格了。”程雪看了表,装作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直逗得罗媛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罗医生也在啊!”许星辰和罗媛打了个招呼,转头向程雪道。

    “姐,我说你这样不好吧,不带这么吓人的!”

    程雪也不理他,跟窦娜要了一副餐具,几样小菜和一杯酒,便径自和罗媛聊起了闲天。

    许星辰倒也干脆,一通胡吃海塞后掏出了手机,继续玩起了吃鸡游戏,可刚开局,手机就被程雪劈面夺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