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星门 > 第十四章 这是个秘密

星门 第十四章 这是个秘密

    许星辰也不恼,顺手在牙签盒里掏出一根牙签自顾自的剔起了牙,程雪快被他气疯了,涨红着脸,鼓着腮帮子,露出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哈哈哈”许星辰终于没绷住,笑出了声,换来的则是程雪迎面打来的一巴掌。

    “哎哟,君子动口不动手。”许星辰扬起手来急忙挡在脸前面大叫。

    “老娘从来都不是什么君子。”程雪撸胳膊挽袖子,双手叉腰的喊道。

    许星辰则是做出了她和罗媛都想不到的一个动作,右手举起兰花指,向前伸出,细声细气的还朝程雪抛了个媚眼,“无理,粗鲁。”

    罗媛刚喝到嘴里的一口柠檬水,整个都喷了出来,喷的许星辰的满脸满身都是,自己也被呛的不住的咳嗽。站在吧台的窦娜看到这惊艳的场面,脚下一滑,也是差点没摔倒。

    程雪终于被这块活宝折腾的没了脾气,也掩着嘴笑出了声。

    许星辰则是满脸的苦笑,头发,脸上,上衣,没有一处不是湿哒哒的,“罗医生,洗澡这件事就不用麻烦你了,我可以自己来。”

    “哈哈哈”罗媛实在是受不了他那副贱样,再次笑的抱着肚子直不起腰来。

    “停!”程雪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好了,别贫了,说正事。”

    “洗耳恭听。”许星辰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马上坐直了身子,做出一副极其严肃的样子,瞬间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逗得罗媛又是一阵爆笑,一只手举起来做投降状,“不行了,不行了,求…求求你们不要再闹了,肠子都快断了,哈哈哈。”一边央求着一边还是忍不住的抱着肚子笑的不行。

    “好啦,好啦,媛媛你能不捣乱了吗?”程雪掐了罗媛一把。

    “我捣乱?哈哈哈!”罗媛指着自己的鼻子一下,又指了指许星辰,又弯腰笑了起来。

    程雪很无奈,好不容易许星辰不闹了,罗媛却像是上满了弦似的,怎么也停不下来了,只得由着她又笑了半天。

    见二人都一副无奈的样子看着自己,罗媛也有点不好意思举起了双手,“我保证,保证不再笑了,你们继续,继续。”嘴里说着忍不住又笑了出来。

    “那件事后,李所长对你很不放心啊,所以让我来通知你一声,尽快的从快递公司辞职。”程雪尽量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辞职?辞了职我去做什么?”许星辰瞬间坐直了身子,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媛媛现在也被招到了我们这个部门,所以很多事也不必背着她,李所长的意思是让你去参军,部队都已经安排好了。”程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

    “参军?哪个部队?”许星辰从不淡定中很快的扭转了自己的情绪,甚至显得有些兴奋的问。

    “平原省新丰市,A集团军第六师团。”程雪郑重的报出了部队的番号。

    “天啊!”许星辰“嚯”的站直了身子,把程雪和罗媛都吓了一跳。

    A集团军第六师团,多么熟悉的番号啊,是命运的安排吗?许星辰的眼圈有些红了,时隔多年,还能回到老部队!瞬间,43年前的回忆展现在了脑海之中。

    那是在对交趾国的自卫反击战中,他们在第一高地向敌人所在的第二高地发起了猛攻,但遭到了敌人猛烈的抵抗,眼看着身边的战友们一个个的倒了下去,本来应该是他冲在最前面,却被战友刘猛一言不发的端起一个爆破筒抢在他的前面冲了上去,一颗颗子弹打在刘猛的身上,但刘猛却浑然不觉,依旧咬着牙向前猛扑,直到“轰”的一声巨响,刘猛和敌人的阵地同归于尽…。

    罗媛的笑意随着许星辰的反应瞬间消失殆尽,和程雪盯着许星辰红红的眼圈,看样子仿佛下一刻就会落下泪来似的,他这是怎么了?

    “你不愿意吗?”程雪试探性的柔声问道,还以为许星辰的心里有什么抵触情绪。

    “不,我愿意,什么时候走?”许星辰的语气斩钉截铁。

    程雪反而对许星辰的表现有些失望,她跟许星辰讲这些之前,本来是想着动用一下自己爷爷的关系,或者可以把许星辰留下的,但事态的发展却极大的出乎了她的意料。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渐渐的发现,自己居然对这个比自己足足小了7岁的大男孩,产生了一种深深的依赖感,面对着他的即将离开,有些接受不了。

    罗媛在程雪撅起嘴的表情中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似的,急忙在桌下踹了许星辰一脚,许星辰这才如梦方醒,在罗媛的示意下看向程雪,发现这一刻红了眼圈的人已经换成了程雪。

    “姐,我去参军这是好事啊,我从小就对军装有种特殊的感情,再说了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过两年我还是会回来的啊。”许星辰看着程雪的表情,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

    不料许星辰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反而让程雪的眼泪扑簌簌的落了下来。

    “姐,你别哭啊!”许星辰登时有点手足无措。

    罗媛轻抚着程雪的双肩狠狠的瞪了许星辰一眼,“都是你啊,还不快送小雪回家。”

    许星辰满脸的无奈,“我骑电动车来的。”

    罗媛简直被许星辰气的哭笑不得,“大哥,我替你骑回去还不行吗?”

    程雪把车停在了一条僻静马路的旁边,拉开车门下了车,坐在了路旁供行人休息的长椅上,许星辰无奈的也跟下了车,坐在了她的旁边,等待着她说些什么。

    “你就那么想去参军吗?”程雪哽咽着问。

    许星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忽然程雪毫无征兆的一把抱住了许星辰的脖子,“我不让你走!”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许星辰有些慌乱,但也只是一瞬,他并没有推开程雪,而是缓缓用双手小心翼翼的环住了程雪细小的腰肢,“姐,我必须走,那是我的部队,我想回去看看。”

    “你的部队?”程雪被许星辰的话惊得从他怀中抬起头来看着他。

    许星辰点了点头,“嗯,我的部队,我不知该从何说起,只能告诉你轩辕国对交趾国自卫反击战的时候,我就在A集团军第六师团服役,所以我想要回去看看。”

    程雪知道在许星辰心中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但她从来也没有强迫过许星辰,要他解释,只是在等,在等许星辰在合适的时间会解释给她听。

    聪明如程雪,没有再流泪,只是把搂在许星辰脖子上的双手又搂紧了一些,搞得许星辰几乎喘不过气来。

    “许星辰,我要做你女朋友,你不许拒绝我,不许嫌我老!”程雪鼓足了勇气对许星辰撒开了娇。

    任谁都看得出,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就超出了友谊的范畴,只不过谁也不曾捅破这层窗户纸而已,今天程雪主动对许星辰表白,许星辰又如何能拒绝的了。

    “虽然我喊你姐,但真正说起来,你比我儿子还要小上很多,我还怕你会嫌我老呢?”许星辰抱着程雪的双臂也更紧了一些。

    “你喜欢我吗?”程雪娇羞的昂起了头,并未理解许星辰那句比他儿子还要小上许多。

    “不喜欢。”许星辰想起了刘萍年轻时也曾经问过自己这个问题,顺口便说出了,习惯性的答案。

    “哎哟”程雪一脚踹在许星辰的腿上,推开抱着自己的许星辰,双手插着腰恢复了野蛮本色,“你敢,我告诉你许星辰,你以后就是老娘的人了,你要是敢背着老娘勾三搭四,勾五搭六,老娘就阉了你。”

    许星辰脸上顿时一道道黑线泛起,妈呀,这刚刚还是风光旖旎,怎么这天说变就变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月亮早已高高的挂上了树梢,恋爱中的甜蜜总是那么让人欲罢不能。这条路距离申城快递不过5公里的路程,程雪却足足开了半个小时,到了门口依然拉着许星辰不让他下车,许星辰无奈只得陪她再呆一会。

    “姐你的嘴唇真甜。”许星辰讪讪的笑道。

    “呸,不要脸。”程雪红着脸啐了一口。

    “我不要脸?有没有搞错,你先亲我的好不好!”许星辰故意大声的道。

    “混蛋,滚!”程雪的脸瞬间由红变成了紫,隔着许星辰推开副驾驶的车门一脚把许星辰踹下了车。在离开前还甩给许星辰一句话,“记住了,你已经是老娘的人了,不许在外面乱搞!”便一脚油门扬长而去了。

    许星辰站在原地望着程雪渐渐远去的车子,苦笑着摇头唱了一句“这个女人不寻常啊!”

    程雪开车在回家的路上,美滋滋的嘴角依然挂着甜蜜的微笑,依旧沉浸在刚刚和许星辰在一起的旖旎风光中,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车子的液晶显示屏上显示“罗媛”,伸手按下了免提键。

    “喂,小雪啊,你在哪呢?”

    “我开车在回家的路上呢。”

    “听你的口气,现在的心情不错啊,你和他和好了啊?”

    “切,我有这么小气吗?”

    “没有吗?”

    “你个臭媛皮痒了是吧?”

    “好好好,您宽宏大量,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好了吧。”

    “这还差不多,你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你,你真的觉得许星辰跟你合适吗?他差一点还不到18岁呢,还未成年呢!”

    “干嘛,跟我不合适,跟你合适啊,我警告你啊,他已经是老娘的人啦,你可别打什么歪主意!”

    “呸,鬼才会打他的主意,你快点自己留着吧,姑奶奶我对小屁孩没兴趣,只有你这样的恋童癖才会看得上他。”

    “滚,你才是恋童癖,再说绝交信不信?”

    “好好好,你赢了,我是,我是行了吧!”

    “什么?那你就也是喜欢许星辰了!”

    “天呐,你到底要我怎么说啊!”

    “好了,好了,不逗了,我告诉你个秘密,你发誓不会跟其他人说。”

    “什么秘密啊,还要发誓。”

    “别废话,你想不想听吧?”

    “Ok,OK,我罗媛对天发誓,我要是把程雪告诉我的秘密告诉其他人,就让我一辈子嫁不出去,行了吧?”

    “好吧,你听好了,许星辰今天告诉我,他曾经参加过对交趾国的自卫反击战,今天我告诉他的那个部队的番号,就是他以前曾经呆过部队。”

    “什么!有这种事?那他得多大了啊?可是他父母明明都没有这么大年纪啊!”对面罗媛的声音登时提高了八度。

    “媛媛,你们在临床上有过这样的案例吗?”程雪跟罗媛探讨起了学术性的问题。

    “我只是曾经听我老师说过这种现象,但不知道真假,我回头去问问我的老师,看看他有没有接触过,不说了,你先好好开车吧,祝你幸福,恋爱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