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星门 > 第十章 江湖救急

星门 第十章 江湖救急

    星期六,是许星辰在申城快递倒休的日子,一大早他就把父母送上了回老家的长途车,临上车的时候还硬往母亲王改变手里塞了一万块钱。看着远去的长途车上的父母不停的向自己挥着手,心里不禁也泛起了一阵涟漪,被父母疼爱呵护的感觉真好!

    送走许震起夫妇后,许星辰给程雪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的位置,不一会儿一辆路虎就停在了正在低头看手机的许星辰旁边。

    “上车。”

    许星辰坐在副驾驶上,不停的上下打量着程雪。白嫩的皮肤,一头乌黑的长发垂在脑后,瓜子脸上一双略带狡黠的眼睛,双眼皮,鼻子微微上翘,165公分的个头,匀称的身材,笑起来两腮有两个浅浅的酒窝,简直一点都看不出这个女人居然比现在的自己大7岁。许星辰的嘴里不怀好意的发出“啧啧”的声音,搞得程雪浑身不自在,“臭小子,你看什么呢?”

    “姐,你今天真漂亮!”许星辰赞道。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程雪也不例外,对于对自己漂亮的夸赞从来不会拒绝。

    “废话,姐哪天不漂亮了?”

    “姐,我就是觉得吧,你这裙子如果是再短点就更漂亮了。”

    许星辰把眼瞄向程雪的裙子。

    程雪今天穿的是一条仅能包住臀部的牛仔短裙,加上上身一件圆领的粉红色T恤,把女性特有的凹凸曲线完美的展现了出来,此刻听到许星辰如此的说,哪会听不出他在犯坏,裙子再短点,再短点还不如不穿呢,当下俏脸上泛起一片桃花,恨恨的一巴掌打在许星辰的后脑勺上。

    “小屁孩,你哪来的那么多花花肠子,满脑子里都是什么烂七八糟不健康的思想。”

    两个人在车厢里胡打乱闹,车子也不时的在公路上扭动一下,搞得他们身边的车子不是减速就是提速,远远的躲开了他们。

    科工委实验室中,许星辰例行公事的被带到所有的仪器上又做了一遍全身的检测,检测结果很正常,也很稳定,李治国等人已经能确定,上帝禁区计划第一阶段,圆满成功。

    李治国的办公室内,李治国亲手打开一个两尺多长,金属质地的长条盒子,从里面取出了一条闪着淡淡金属光泽的冷兵器,是一条枪。

    枪是古代冷兵器之一,是由利刃加棍棒组成的长柄刺击兵器,柄长于刃,与短兵器械完全相反,综合威力大,是“十八般武器”之一,“四大名器”之首,被称为“百兵之王”。

    而这条枪的意义却略有不同,是现代高科技与古代的黑科技相结合的产物,枪尖成三棱状,就像是三个一尺长刀片把刀背焊接在了一起,但仔细看去却找不到焊口;整个枪身虽然只有两尺多长,但当按动枪攥处的开关时,枪身瞬间就会爆长到五尺,加上枪尖总共能有六尺五寸长。

    这条枪的材质也非常的特殊,虽然看上去并不沉重的样子,但上秤一称,足足有81斤重,这么重的分量,不要说是刺,就是抡起来砸在谁身上,也得骨断筋折。

    李治国把枪交到了许星辰的手上,简单的介绍起这条枪的信息:“这条枪是专门为你量身定制的,打造它的材料是在大量陨石中提炼出来的一种叫做金母的高密度特殊金属,对你所获得的雷电能力有放大镜的作用,你可以试一试。”李治国指着一块早就准备好的足有5厘米钢板。

    许星辰把短枪握在手中,闭上眼睛慢慢的运用起了雷电之力作用于枪身之上,向着正前方的钢板猛地挥出,枪尖上“滋溜”冒出一串耀眼的电弧,“啪”的击在钢板上面,足足5厘米厚的钢板瞬时被打穿了一个一元钱硬币大小的窟窿。

    “哇塞,”许星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5厘米,这可是5厘米厚的钢板啊,就这么被自己击穿了。

    实验室中一串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李治国对实验结果很满意,“小许啊,你现在可是我们轩辕国的秘密武器,记住凡事都要注意保密,有什么困难可以及时向组织求助,但不允许私自用特殊的能力去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知道吗?”

    李治国的话让许星辰怔了怔,他的计划没有对谁透露过,李治国的话应该只是适时敲打他一下而已,他很快的点了点头,“知道了李所。”

    程雪是上帝禁区开发计划中和许星辰相处时间最长的人,也是和许星辰最能聊得来的人,她似乎看出了许星辰和李治国之间的对话有些不太自然,于是用手中一本古朴的书册朝着许星辰招了招手,给他解了围,“星辰,你来一下,我还有些工作要安排给你。”

    “好嘞”,许星辰本来就和李治国不是很聊得来,和他谈话总是感觉有那么点别扭,听见程雪给自己解围,赶紧朝李治国敬了个礼,转身向程雪跑去。

    “喏”,程雪将那本古朴的书册扔给了许星辰。

    “霸王枪谱!”许星辰看着写满繁体字的古朴书册,当他看见最后一页上的印章时,满脸的不可置信,几乎跳了起来。

    “这是项羽的霸王枪谱!”

    “是的,这是国家的考古部门在一处楚墓中得到的,我们已经经过了特殊的处理,以确保它在这样的环境中不会损坏,你那条抢就是按照霸王枪谱中的尺寸和重量复原打造的,只不过适当的加进了一些现代科技元素。”程雪给自己和许星辰各自倒了一杯水。

    随着书页“唰唰”翻动的声音,许星辰很快就看完了这本霸王枪谱,他端起程雪放在自己眼前的水杯,抿了一口,缓缓的闭上眼睛,“咕咚”把水咽了下去,再睁开眼时就把霸王枪谱还给了程雪,“好了,看完了。”

    “这么快?”程雪虽然知道许星辰有这个能力,但还是不自觉的发出了惊叹。

    从实验室回滨海市区的路上,坐在副驾驶的许星辰一改以往的贫嘴,居然变得有些沉默,程雪似乎在他眼神中看出了些什么。

    “星辰,你跟姐说实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姐,看得出你是真正关心我的人,有些事我不想给你添麻烦,不要问了,好吗?”许星辰虽然没跟程雪实话实说,但也没有随口敷衍她。

    程雪是何等的冰雪聪明,不用许星辰说,她也知道许星辰肯定是要找四哥那帮人的麻烦,“星辰,有些事情不是你该管的,天下像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你管得过来吗?”

    “我确实管不过来,但我从来不会让任何人去威胁我身边的亲人和朋友,否则就必须要付出该付出的代价!”许星辰的话有些冷,根本不像是出自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口中,倒是像极了久经沙场的战士,言语中透露出的滔天杀意压抑的几乎让程雪喘不过气来。

    程雪看着许星辰,仿佛有一瞬间的失神,她发现这个男孩很奇特,有太多的地方让自己看不懂,本来不大的年龄,却散发出浓烈的男人味道,她感觉到脸上不自觉的有些发烧,暗自轻啐了一口,自己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啊,对方只不过是个小屁孩而已。

    “好吧,反正那些人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你要向我保证,第一,要保证自己的安全;第二,要保守我们研究所的机密;第三,有什么事情要及时打我的私人电话通知我。”程雪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好,我答应你。”许星辰点了点头。

    “谢谢你,姐。”

    “谢我什么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程雪俏皮的向许星辰眨了眨眼。

    “呃,姐其实你这样不好,女人不应该太聪明,太聪明了实在是不好找对象。”许星辰又恢复了往日的贫嘴。

    “干你屁事!”程雪毫不客气一巴掌又打在许星辰的后脑勺上。

    金沙娱乐城内,绰号叫做豹哥,浑身纹满刺青的光头,正坐在四哥的旁边汇报着自己调查许星辰的结果。

    “四哥,我查过了,许星辰这小子就是直隶省顺平县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的儿子,来到滨海一年多一直在申城快递工作,就是个快递员,没有什么枝叶,年龄也不过十七岁而已,至于他从哪里学了一身功夫就不知道了,估计是在老家的时候跟谁学的吧。”

    “这个小王八蛋,让他狂,明天你带几个人过去教教他怎么做人,顺便敲打敲打一下申城快递的老板,让他出点血。”四哥一脸的狞笑道。

    “四哥是吧,小弟最近手头有点紧,想找您借点钱花花。”正当四哥交代豹哥要去教训一下许星辰的时候,突然门口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四哥和豹哥吓得一哆嗦,抬头便看见了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蒙面的年轻人,正靠在门框上,“你是谁,想干什么?”

    “我说了,江湖救急,找四哥借点钱花。”蒙面人重复道。

    “你找死。”豹哥纵身而起,手中的拳头一个冲天炮就砸向了站在门口的蒙面人的面门。

    “咔嚓”一声,豹哥的拳头不仅没有打中蒙面人,反而让蒙面人把他的拳头捏在了手里,略微一用力,豹哥惨叫一声,整个手掌便软塌塌的垂了下去,看样子是碎了。

    “你他…”豹哥疼的一抖手,准备好的脏话还没骂出口,蒙面人便一只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稍一用力,豹哥的嘴里流出一股鲜血,眼睛瞪得大大的,惊愕中透着不甘,他还有很多东西没来得及享受,便和这个世界永远说再见了。

    四哥被这个蒙面人吓得有些战栗,这种出手就要人命的场面他虽然见过,但却从来没有见过蒙面人这样狠辣的手段,“别…别杀我,我给你钱,你要多少,我…我给多少!”

    “给你半个小时,给我准备好500万的现金,有问题吗?”蒙面人似乎刚才只是踩死了一只蚂蚁,在解决了豹哥后没有半点慌张,显得十分的镇定。

    “没问题,没问题,我这就打电话让他们准备。”四哥哆哆嗦嗦的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大水,准备500万的现金,赶紧拿到我办公室来。”

    “什么?500万?四哥这么晚了你让我上哪弄去啊?”电话里传来一阵抱怨的声音。

    “我去你妈的,费什么话,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20分钟看不见500万,老子剁碎了你去喂狗!”

    对面的电话一阵沉默,显然是不知道四哥为什么发这么大火,更不清楚,这都半夜两点了要500万现金干什么,但也不敢多嘴,只得噘着嘴在电话中答应道:“知道了四哥。”

    “你他妈还不快去,这点子扎手!”

    四哥毕竟混迹江湖多年,腥风血雨也经历过过不少,虽然表面上看显得很慌张,但心里的方寸却还没有完全乱,说的最后一句话明显是暗语,一般人根本就听不懂,但蒙了面的许星辰可是懂得,在他还是贾德兴的时候就已经活了70多年,而且还参加过对交趾国自卫反击战,若论到见多识广,就算是四哥在他面前也还不够看。

    许星辰并没有对四哥的私下传讯做出什么反应,反正他今天就是准备将他们一锅端的,无非是多踩死几只蚂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