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7 重新开始
    ..,最快更新闺蜜的男人最新章节!

    我放弃了,放弃李拜天所说的可能性,那些可能性,也许是好的可能性,保不齐还有不好的可能性。

    我得感谢李拜天告诉我这么多,也才终于让我认清了这个现实,我不是豁不出去,而是我不想把自己放在一个与人交换的位置,对李拜天都是如此,对那些导演制作人就更是如此。

    人活着,确实有很多比梦想更宝贵的东西,毛爷爷教导我们,要最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不要梦想不当演员,我不会死,踏入这层浮华,我觉得我很有可能会死得很惨。

    李拜天用专注而微微不解的目光看着我,我急忙坐正身体,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李拜天说:“你这不是在闹我么?”

    我微微紧张,小声说了句“对不起”,然后推开车门往下跑。李拜天把我一把拽住,吓得我浑身一哆嗦,我恐怕这个时候他别跟我来硬的。那在这荒山野岭的,我还真跑不掉。

    “哪儿去!”他有些命令的姿态。

    我保持着个要跑不跑的姿态,干笑着说:“透透气……”

    “嘁,别跟我装那二五八万的。”李拜天依然不悦地看着我,继而露出些愁苦的颜色,“你跟我一次有那么难么?你就这么看不上我?”

    我得解释啊,我说我不是看不上他这个人,我是有点看不上这个事儿。

    李拜天却说:“别告诉我,你还惦记着那小子。”

    他说的那小子,就是黎华。李拜天是知道我跟黎华分手的,这都分了大半年了,谁还能不知道呢。自从和黎华分手后,我除了夜深人静自己难过下,其实并没有拿出来跟谁分享过,燕小嫦问我和黎华怎么分的,我为了保全黎华的颜面,说的是他甩的我。

    其实谈不上谁甩谁,我跟黎华应该是和平分手。

    我在琢磨自己到底是不是还惦记黎华,李拜天又跟了一句,“人家早就把你忘了。”

    我忽然被这句话虐到了,是啊,都过去那么久了,没准儿他早就把我忘了。我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何况和他分手以后,我混得一点都不比以前强,我要是混得好,我还能好意思找他显摆显摆,混得不好,假如再见面,那感觉别提了。

    我不说话。李拜天叹了口气,自顾念叨一句,“我他妈要不是真喜欢你,早给你收拾了。”

    然后他从后座出去,上了驾驶座,调头前行。

    李拜天的手很好看,我看着他松松扶在方向盘上的手,感觉我是不是伤害到人家了。可是想想又不太应该,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李拜天究竟喜欢我什么?是喜欢我总麻烦他,还是喜欢被拒绝的新鲜?

    路上我说,“天哥你该找人结婚了。”

    李拜天从后视镜上瞟我一眼,“你以为结了婚就完事儿了?就踏实了?人只要活着,每天都破事儿不断,不信你试试。”

    李拜天问我接下来的打算,还说我要是后悔短时间内也来得及。我哪好意思厚着脸皮去后悔啊,反正要过年了,既然等不到工作,我还是决定回家过年。

    我爸的身体算好了些,人不傻了,但是也远没有生病之前机灵,两次脑溢血,好像把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溢没了。他年轻的时候是一文艺青年,以前没事儿还喜欢鉴赏个古诗词什么的,现在下个面条,就是力所能及的最大范围了。

    他依然被安排睡在那间小屋里,只是经过这大半年的收拾,小屋子渐渐变得像个人住的地方了。而他老婆,还是每天跑东跑西的,回来了就是吃顿饭,特高贵冷艳。

    我弟弟问我,“姐,你最近又拍了什么电视剧,我和我同学说说去。”

    我弟弟,一直以有个拍电视的姐姐为骄傲,天天拿出去在学校里散播显摆,我无奈地告诉他,“我以后应该都不拍电视剧了。”

    我弟弟表示特失望。但我跟我弟关系比较亲密,基本上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我就老实跟他讲了,潜规则太多,他姐姐我磨不开面儿,我弟弟表示理解支持。

    浑浑噩噩过完这个年,我后妈和亲妈都起了疑心,往年我要么不回来,一回来就是急匆匆地就往外跑,成天忙得跟国家领导人似得,今年怎么过完年还不走。

    我是想走,我得想明白去哪儿才行啊。而且我也有点不想走,我在外面呆了这么两年,有点呆够了,想家里这边的安逸清静。

    在家多好,吃喝现成,至少不用愁没地方住。

    我亲妈把我叫去谈话,我就坦白交代了,然后我亲妈的意见是,赶紧嫁人,别跟我爸他们一家掺合。我后妈是个精明的人,什么事儿都看在眼里了,但没必要的时候,不找我废话什么。

    后妈算看明白事儿了,也和亲妈一样鼓动我嫁人,所不同的是,亲妈鼓励我嫁远点,后妈希望我就嫁在眼前,以后家里有什么事,她好麻烦我不是。

    人她都帮我选好了,还是当年和我相过一次亲的沈颂,这两天亲妈为了鼓动我再去和沈颂相一次,对我对我爸态度都特别好。然后天天在我耳边上吹风,人家沈颂研究生毕业以后可出息了,现在是搞信息工程的,一个月能挣两万。

    我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这要搁以前,我觉得两万算个屁啊,不够我买两件名牌撑场面的。但是现在重新打起小老百姓的算盘来,一个月两万确实不算少了。

    为了给我后妈一面子,我还是去见沈颂了。这沈颂啊,打从两年前见过我,到现在还惦记着呢,见我以后殷勤欢喜得不得了。

    不过他现在的形象,和当年有了很大的提升,西装革履的,看着倒也不太像个斯文败类,就是人闷,没意思。

    我和他坐下来,基本是无话可说,无非是他问问题,我回答问题。而他对我的了解,都是从他妈和我后妈这里听来的,听说我当过演员,我说我已经不当演员了,他是什么话都顺着我说,就说不当演员也好,找个正经工作也好。

    我觉得我的态度,只能算是礼貌,但不知道我究竟哪里给了他的信心,让他觉得我们俩这桩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这年正月十五,还专门跑我家来送礼,一副准女婿要进门的架势。

    我也不好挑明了说什么,就是故意躲着他。主要我现在还没有想嫁人的打算,也许作为一个普通人,真的想嫁人的话,沈颂这种是不错的选择。

    后来我在县城里找了份工作,还算是李拜天的同行,就是太低端了。在一家传媒公司,公司主要经营的业务,是做一份广告杂志,然后把杂志投放到企事业单位,而我的工作,就是去跑门头,忽悠商家拿钱往杂志上投广告。

    一个月底薪一千五,一个广告百分之十五的分成。

    我们这小地方,广告并不好做。但我还是做起来了,每天八点去上班,骑着电动车满城跑,看见街边小门头就往里钻,管你是卖什么布艺家装卫浴马桶的,进去就是一通忽悠。

    第一个月没有业绩,客户认真维护下来,第二个月就开始开单了。我们老板对我很满意,但其他同事并不服气,他们觉得要不是我因为我长的好看,人家客户才不花时间听我叨叨。

    我的生活已经重新开始了,还好从来没有红过,我不在别人面前提,也很少有能认出来我拍过电视的。即便看着像,也不会认为电视剧里出现的那个人就是我。

    自从回来以后,我就尽量保持低调,没有通知过去的任何老朋友,包括蓝恬,包括黎华。也许是因为我好面子,我现在混得落魄,就不想见他们。

    最近一次想起黎华,是那天我着急回家拿点东西,出租车司机说前面路窄可能开不进去,我说:“能开进去的,以前我男朋友送我的时候都能开进去,他的车还那么大。”

    从出租车上下来,我的心就一抽一抽地疼开了。

    他现在还好吗,身边又站着一个怎样的她?还记得我丛优么?算一算,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们似乎还甜甜蜜蜜如胶似漆。

    这一年一年,走得太快,变化太多。

    然后燕小嫦这厮闪婚了,回家过了一年,不到三个月就和一不靠谱的毛头楞小子,闪婚了。

    接到通知的时候,我心里猛得又陷下去一大块,其实初中高中同学近两年结婚的也有,但我通常不去参加。我一直都不想面对长大,不想愕然发现,我们这波人已经到了结婚的年纪。

    再过几个月,我年满23周岁,虚岁24,我连男朋友都没有,可怜。

    悲催的我,被拉去当伴娘,我心有戚戚地问燕小嫦老朋友都请了谁。

    燕小嫦说:“知道你惦记的是哪个,喜帖都发了,来不来不确定,那你也得准备着啊,老情1人见面……艾玛,太激动人心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