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0九章 出鞘(下)
    ..,最快更新轮回之帝国的历史最新章节!

    广州。给 力 文 学 网

    张世杰、刘师勇、茅湘、高桂将陛下迎进了兵部。某人一入作战室,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眼下情况如何?”

    高桂急忙回话:

    “禀告陛下,军情司已传来最新消息,伯颜一直没有回大都,其帅旗仍在和林。他们所查探到的,是董士选前段时间率军离开了大都。军情司随后已进行了追踪,据查,其一路南下,可以肯定是去了徐州。”

    “东南都督府苏刘义再度急报,自北兵将灵璧围困后,现已无法和凌震等人联系。北兵势大,灵璧亟待救援。”

    “襄阳当面之敌的情况是,他们除了征集了粮草,兵马均已集结,似有即将采取行动的迹象。”

    “此外,今日刚刚收到文相的传书,川中之敌也已有所行动,正向重庆府逼近。”

    高桂一口气将所有情况说完,随后和张世杰、刘师勇等人相互看了一眼。他们的眼中均有犹疑之色。

    火已经处处被点着了,但到底最关键的燃点在什么地方呢?

    某人的眉头顿时皱起。在想了一会后,他忽然怔了怔,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苦笑。

    我们说,自景炎十五年下半年开始,宋帝国兵部参谋院在给军情司的指令当中,主要强调了一条:务必关注和林战后伯颜此人的动向。

    这个指令完全出自于某人的馊主意,因为在“聪明”的他看来:如果伯颜开始动了,也就意味着北元要动手了;并且伯颜到了哪里,还意味着北元的主攻方向在哪里。

    更不幸的是,他的这个看法还得到了参谋院所有人的认可。

    参谋院众人的认可,自然也并非全是在逢迎“上意”。伯颜当年给大宋带来的苦头,兵部参谋院、乃至行朝的绝大部分人,恐怕一辈子也难忘记。

    但和林战后,伯颜却始终没有任何动作,一直待在哪里。宋帝国这边的众人就此认为:北元内乱新定,仍需伯颜在草原上震慑。

    而就当所有人认为烽火不会马上到来时,景炎十六年(元至元二十八年)开春后不久,元军突然出现在灵璧附近。

    这其实是原本早已预料到的事,无论是身在灵璧的凌震、翟国秀、刘俊等人,还是兵部和东南都督府的苏刘义,都没有太大的吃惊。

    关键在于,元军对灵璧的攻击,仅仅是他们要夺回灵璧的一个孤立行动?还是意味着他们大规模南下的开始?如果这就是他们南下的开始,又是否是他们的主要进攻方向?

    在做出应对之前,弄清楚这些事绝对不是决策上的优柔寡断。战争中的佯动、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不要太多。

    参谋院众人迟疑、没有当即决断的另一个原因,其实和伯颜的观点有异曲同工之处。也就是他们同样认为,如果把东南宋军的行动看作是柄旋转的锤,那么荆襄就是转动这柄锤的轴。假如轴断了,锤也就落了地。所以,无论如何,在宋军的整体部署上,荆襄是绝对不容有失的。这正是某人当初将最强的江淮军放在哪里的原因。

    另外就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们现在也认为,北元并无从川中、荆襄、两淮三个方向上全面向大宋开战的实力,只会在一个、最多两个主要方向上,向大宋发起进攻。

    正是基于上述的判断,尽管荆襄和两淮都是他们关注的重点,但更侧重的,仍然是襄阳方向。

    所以,参谋院的众人迫切希望在决断之前,军情司能够提供更多、更确切的消息,尤其是伯颜的动向。可杜浒传回来的情况,却始终是伯颜仍在和林,并没有离开。而各地的元军随后也均有了动作,这就给所有人造成了困惑。

    但是,听了今天新近传来的这些消息,某人心里已经有点不好的感觉:怕是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人,很有可能已经被老忽“忽悠”了一把。

    因为别人或许不清楚,他多少还知道点,过去北元汉军三大“世家”中的董家,与张家、史家最大的不同,不是他们自己曾经有多少私兵,而是他们所领的,是忽必烈身边的侍卫亲军。

    这个“侍卫亲军”的前身,是成吉思汗时期的“四怯薛”。“怯薛”相当于“宿卫”,其职责就是护卫蒙古帝国大汉本人。当时分掌“四怯薛”的,就是成吉思汗的“四杰”:木华黎、赤老温、博尔忽和博尔术。

    忽必烈上位后,改“怯薛”为“侍卫亲军”,分“五卫”。其中右侍卫亲军首任都指挥使,就是董文炳。

    “侍卫亲军”对蒙古帝国大汗的重要性不言自明,在忽必烈当政其间,只有一人曾经被授命得到过他们的指挥权,这人就是当初领军南下灭宋的伯颜。董文炳当时就率军在其麾下。

    那么,如果现在忽必烈的侍卫亲军再次出动,而且是在老忽没有亲征的情况下,除了伯颜,东还真想不出有何人可以得到授权指挥这支亲军。

    心思转到这里,这家伙禁不住喃喃语道:

    “昭王故技,昭王故技。”

    听到他的自言自语,张世杰、刘师勇、高桂等人全看向了这个狡诈之徒。高桂更忍不住问道:

    “陛下的意思是?”

    他的话音还没落地,张世杰的眼睛里已经有精光暴出。

    “莫非伯颜已经南下,就在灵璧?”

    东长叹一声,尴尬地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是的,朕觉得,我们前段时间可能过于关注伯颜了,以至于中了他们的瞒天过海之计。”

    他向张世杰问道:

    “少傅,据您所知,在北汉军的世家当中,董氏与张氏、史氏有何不同?”

    尽管张老大您当初在北汉军中也只能算是一个小卒,不可能知道更多的上层内幕,可有些事情未必没在军中道听途说,咱现在更只能借此向众人说明自己的推断。

    张世杰皱眉想了一下,然后回到:

    “臣当年似曾听说过,董氏与张家家主的不同,是他为元主近臣。他所执的兵马也不同于其它,只听命于元主一人。”

    这就够了,某人立刻接口:

    “正是。所以我们曾在厓山对阵张弘范,也曾在雷州与史格交手,却一直没有遇到董氏之军。他们这支兵,非极其亲贵重臣,只怕元主不会授予。也不到非常时刻,断然不会轻用。而今董士选领军南下,以此观之,……”

    忽必烈称董文炳为“大兄”,后来的元成宗则称董士选为“二哥”,董家真的和元主关系极近。

    边上眼中同样精芒暴闪的刘师勇已经说道:

    “怕是伯颜早已潜行于军中。”

    是的,当年发生在秦、赵之间的长平之战中,当赵国中了秦国的反间计换了赵括为将后,秦昭王除了发国内十五岁以上的男子为兵外,暗地里还任命了白起为秦军主将,更下令:“军中有敢泄武安君为将者斩。”只怕如今的老忽您,也给咱玩了这么一手哦。

    战争中的阴谋诡计是层出不穷的,吃点小亏,上点小当其实不算什么,关键是有时候要及时补救。

    没吃过亏的人其实这世上就没有,就看每个人怎么算了。

    当下,事情讲到这地步,也已经不用再多说了,所有人均陷入短暂的沉默。但很快高桂的脸上露出了决然之色,显然是他已决定了一件事。

    不过真的还轮不到他,张世杰已经立起了身,对着陛下一躬身。东对他则摆了摆手:

    “少傅,荆襄仍为要地,此处也非您莫属。朕看哪里现在也可以动手了。至于具体的方略,您仍有临机决断之权。朕只要一个结果,”

    这个狡诈之徒嘴里缓缓吐出了一个字:

    “赢。”

    张世杰立时一躬身。

    “请陛下宽心,臣定不负陛下重托。”

    张老大刚直起身,一旁的刘师勇紧接着慎重地一礼:

    “臣请陛下准臣前往东南。”

    高桂顿时暗中撇了撇嘴。

    他当然知道,张世杰和刘师勇现在全都想去东南都督府,率军和伯颜再较量一把,以洗当年之辱。但他也确实认为张老大更合适的位置在荆湖都督府,毕竟哪里是江淮军。所以本来他想请缨,没想到刘师勇根本不给他机会。

    东看着刘师勇点了点头,随后说道:

    “刘将军,传朕的旨意,东南之地的水步两军,全部由你统一指挥。命陈吊眼即刻出兵。”

    这时代的信息传递其实是很慢的,所谓的“今日”、“近期”、“前段时间”,少则十天半个月,多了算,只怕要一个多月以前的事了。再加上前段时间的围困,灵璧哪里已经不能再拖。

    忽必烈已经挥出了他的刀,东的宝剑也出了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