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四十六章、月光石
    ..,最快更新叶落韩娱最新章节!

    “老师,有什么事情吗?”

    纽约市内,叶影网络所属写字楼的一角,拿出手机的孙言叶丝毫也没有拐弯抹角地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平日里,他孙言叶和吴秀妍并不是没有通话的,而且那份浓厚师徒情的存在,也让孙言叶不能随意地置吴秀妍几个于不顾的。

    “言叶,cj......cj娱乐那边......”

    “打算跟leaf映画解除合作是吗?”

    听着吴秀妍上气不接下气、明显还没有正式缓过来的声音,想必是有着相当紧急的事情,而以leaf映画跟cj娱乐的纠缠,能够构成紧急事件的状况实在不多,几乎不用多想,孙言叶就已经可以推断出吴秀妍急急忙忙地想跟自己诉说的究竟是件什么事情。

    “诶,你怎么猜到的?”

    咽下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取而代之的是吴秀妍惊愕的疑惑,这都没说呢,你就清楚明白了?有预知能力呢这是?

    “就那样猜的啊,几个月前就预料到了,别忘记我们可以专门为眼前这样的情况做出了准备的!”

    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孙言叶的脸上没有所谓的紧张和不安,有的只有运筹帷幄之中的平和。山雨欲来风满楼又怎么样,只要事先能够做好一切的防护措施,怎么也不会损失得太严重的?

    “哎咕,你看我这记xing,白着急了!!!”

    被孙言叶这么一个提醒,吴秀妍也是堪堪反应了过来,无奈地拍了拍脑袋。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刚刚都顾着紧张cj娱乐准备跟leaf映画解除合作的事情,吴秀妍全然都忘记了孙言叶已经在几个月前就考虑到了眼前的情况,料敌先机的情况下,甚至于已经成立了发行公司跟建立了由二十来家电影院、一百六十多块荧幕组成的小小院线。

    “呵呵......现在反应过来也不迟不是?!!!”对于自家老师偶尔的一点小迷糊,孙言叶显得很大量,并没有丝毫的嘲笑,反而是询问起了起来的事情,“对了,cj娱乐那一方是怎么说呢?”

    “他们啊,说是不满意目前的分成协议,还说什么拒绝帮忙发行我们的新电影(我的野蛮女老师),要不压低leaf映画的收益分成,要不让他们入股leaf映画,不然就结束合作,一副好像是吃定了我们的样子,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自信,就算是我们之前没有成立自己的发行公司和电影院,不是还有乐天等等电影发行公司的嘛!真是......”

    因为孙言叶的话语,吴秀妍慢慢稳定下了心神,不再惊慌失措的结果就是,她看待眼前的问题更为理智,并试着解决眼前的问题。

    “cj娱乐那边又不全是笨蛋,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一定是有着足够的底气存在的,估计是跟乐天等韩国的其他几个电影发行公司通好气了,毕竟人家也没有必要因为一个leaf映画跟cj娱乐死磕不是,顺带着还能赚上一分来自cj娱乐的人情!”到底是在大局观方面比吴秀妍这个之前主要还是一半编剧一半家庭主妇的存在强悍一些,孙言叶回答完吴秀妍的问题之后,打听起了另外的一件事情,“美敬姐那边怎么说?她不是cj娱乐的一把手来着,她也是同一个意思?”

    “那倒不是,她托我跟你说一声抱歉来着,虽然cj娱乐明面上是她在掌管,但事实上,她所受的掣肘并不少,她在cj娱乐也并不是像言叶你在leaf这样基本上有着一锤定音的能力的,这一回听说就是二把手刘江幕等人的意思,尽管李美敬xi心里不愿意跟leaf映画撕破脸皮,但无奈刘江幕等人是站在对cj娱乐着想的立场,董事会那边也投票同意了,她基本上属于无可反对的状态!”

    “这样啊,没事,算我承美敬姐的情......”

    听着吴秀妍的解释,知道这一回并不是李美敬的意思之后,孙言叶稍稍好受一些,毕竟在双方的观感从一开始就很不错,买卖不成仁义在不是?

    “不过尽管之前cj娱乐确实是在leaf映画的发展中起了不少的作用,但既然现在他们想解除合作,那就解除吧,省得他们继续耍些什么不利于我们电影发行的手段,至于新电影(我的野蛮女老师),刚构建好的院线荧幕数少是少了点,但还是安排在我们自家的院线上映吧,看看能不能拿个开门红什么的?!”

    “应该可以的,那部电影的成品我看过,质量还成,不得不说金庆尚的执导能力不错,拿个中等偏上的成绩还是可以的,再不济等过两个月,等言叶你的(实尾岛风云)上映,还怕拉不来人气!”

    吴秀妍的心里头明白,leaf的院线刚开始运营势必会遇到不少的问题,诸如cj娱乐可能做出的手脚更是极大的麻烦,但那都是必须要经历的。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的?更何况吴秀妍她真的不担心自家的院线抗压能力差,会有挨不过来的情况,引入海外电影,外加leaf映画制作的高质量高观影人数电影,足够自家的院线度过新生期,并配合leaf映画最终抗衡乃至于超过cj娱乐等老牌电影制作发行公司。

    “别什么都指望我,公司里还是有不少有能力的,像优子、在熙他们的人气都挺不错的!振石叔和金庆尚他们的能力也还可以的!”

    孙言叶很清楚自己的能力,或许在创新能力和经营能力上有着过人之处,但并非是全知全能的存在,总有做不到的事情,这个时候必然是需要尹锡湖、李振石等人相辅相成的。

    “可他们几个人的人气、作品产量加起来都还没有你高呢,”半是玩笑半是事实地反驳了下孙言叶,微笑着的吴秀妍随即放下工作的事情,关心道,“好啦,不说那个了......你最近在纽约那边怎么样?什么时候回来?振石那边的拍摄基本上就差你的戏份了,还有院线正式运营以及到时候电影(我的野蛮女老师)的上映,你过来参加下首映礼和开业礼,帮忙聚拢一下民众的关注也好啊!”

    “这两天吧,我去看一下我的亲生父母就回去!”

    “......”

    孙言叶亲生父母的事情,在韩国现在基本算不上什么隐秘,更别说吴秀妍这个当老师的了,算是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生怕孙言叶在纽约自己想不开,当即就是出声安慰道,“嗯......放宽心一点,相信你父母看到你现在的成就,绝对会老怀安慰的!!!”

    “嗯,先这样吧,剩下的等我回去了再说......”

    ...............................................................

    芬克里夫墓园,成立于1902年,是位于美国纽约州威斯特彻斯特郡格林堡的无宗派墓园。

    中华民国第一夫人宋美龄与她的姐姐宋蔼龄及曾任财政部长宋子文、孔祥熙等孔宋家族人士及外交家顾维钧身后均葬于此墓园。

    此时此刻,墓园内部,两座相邻的石质墓碑前,一位身着黑色阿玛尼西装的青年正小心翼翼地清理着墓碑上的青苔和灰尘,不时拔掉边上的一两根杂草,正是前来看望自家父母的孙言叶。

    用手臂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尽管平时有花费一笔钱让守墓人定期帮忙管理,但孙言叶仍旧仿佛觉得前者清理得不够仔细一般,用着借来的工具,小心翼翼地再次清理着,丝毫不顾那名贵西装上沾染的泥土和灰尘。

    “呼......”

    忙活了许久,孙言叶终于是放下了手上的工具,看着焕然一新的墓碑,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算算时间,都有好几年没过来了,不知道你们在天国过得怎么样呢?”

    手指轻轻地抚过墓碑,犹如当面面对着自己的父母一般,孙言叶的微笑一直没有断过,然而仔细观察的话,却是可以发现那隐藏在笑眼下的泪水,那被一层层包裹着的深埋在心底的悲伤。

    “我这边一切都很好呢,勇俊叔和妍熙阿姨他们都很照顾我,也听从着你的叮嘱,从来没有挑食,好好地成长着......交到了许多值得信赖的朋友,不再是自己孤孤单单的一个人......现在的我,不仅成为了一个亿万富翁,还是一个被许多人喜欢着的明星......”

    低声地倾诉着,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顺着脸颊悄然洒落,这一刻,孙言叶不是那个运筹帷幄的一社之长,不是那个君临韩国歌谣界的三冠王,不是那个被寄予厚望的韩国最年轻影帝......只是一个思念父母的普通青年,一个渴望再一次体会父母之爱的普通青年。

    视线顺着天空飘远,仿佛这样可以看到天国一般,墓园里,不知道何时,已然飘响一阵阵凄美中透漏着浓浓思念和哀伤的口琴声。

    “摇曳的灯火,瓦砾的街道,透明旋律载满心愿回荡着,燃烧殆尽的天空缓缓沉入水底,银色月光布满大地;你的身影溶入青色夜空,恍如梦幻,拼命抱紧你瘦削的双肩,依然害怕你会转瞬消失;无数的星辰、宇宙的尽头,初次的相遇甚至令我目眩,笼罩在天空洒下的绚烂光芒中,我们去向神圣之河;幸福的感觉如潮水袭来,不禁颤抖,希望就这样永远抱紧你,不愿让你消失在我眼前............”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