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5章
    ..,最快更新回到三国当黄巾最新章节!

    曹操既然敢于召集众将商议联盟众诸侯讨灭高燚各地人马,自然是早就知晓了斛图口中所说的当年的真相,这一点也是瞒不过刘备和郭嘉,曹操现在不过是想要把这件事公之于自己的部下以及盟友,待日后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公布天下。

    众人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不过他们自己也确实对于斛图所言心怀好奇,近来虽然他们助主公得了徐州却失去了半个兖州和许都,接连的坏消息,实在需要来点好事一扫低落的士气。

    “咳咳,斛图先生就不要卖关子了,我等愿闻其详!”郭嘉不住地轻轻咳嗽着,对着斛图行了一礼。

    斛图的目光终于从郭嘉胸前挪开了,他清了清嗓子道:“后来的事情,是注定不会见于任何记载的,一位奇人来到雒阳皇宫,自称可以治万年公主的怪病,当时孝灵帝并不相信他有这个本事,岂料公主在喝了这位奇人提供的符水之后,不过数日时间,万年公主的怪病居然当真痊愈了!”

    “符水?”荀攸微微吃惊,“难道当时的那个奇人是张角的同党?”

    “只猜对了一半!”斛图转身盯着荀攸的眼睛,“阁下当时也在洛阳任职的吧,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好像和曹公的当时官职相同,都是洛阳北部尉!”

    曹操咦了一声,目视荀攸:“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情,怎么从来没有听公达你提起过?”

    荀攸笑笑:“有什么好提的?属下这个洛阳北部尉只是混日子而已,不像主公,又是设五色棒,又是棒杀十常侍蹇硕叔父的,轰轰烈烈无人不知。”

    “人啊,就是这样,只喜欢关注动作大的,不喜欢那种坐在人堆里默不作声的,我说的对吧,玄德公?”郭嘉状似万千感慨,最后一句却是话锋一转,又把话头丢给了刘备。

    “咳咳!”没有肺病也没有必要裹胸装男人的刘备不禁再一次被郭嘉给搞得要用咳嗽来掩饰自己的不自然,对于郭嘉的发问更是不肯定也不否定。

    曹操也被逗笑了,但是他可不想就这样插科打诨浪费时间,只好强压着笑意示意斛图:“说下去!”

    斛图神秘地笑笑:“会用符水治病的,可不止张角一个,五斗米教”

    曹操既然敢于召集众将商议联盟众诸侯讨灭高燚各地人马,自然是早就知晓了斛图口中所说的当年的真相,这一点也是瞒不过刘备和郭嘉,曹操现在不过是想要把这件事公之于自己的部下以及盟友,待日后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公布天下。

    众人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不过他们自己也确实对于斛图所言心怀好奇,近来虽然他们助主公得了徐州却失去了半个兖州和许都,接连的坏消息,实在需要来点好事一扫低落的士气。

    “咳咳,斛图先生就不要卖关子了,我等愿闻其详!”郭嘉不住地轻轻咳嗽着,对着斛图行了一礼。

    斛图的目光终于从郭嘉胸前挪开了,他清了清嗓子道:“后来的事情,是注定不会见于任何记载的,一位奇人来到雒阳皇宫,自称可以治万年公主的怪病,当时孝灵帝并不相信他有这个本事,岂料公主在喝了这位奇人提供的符水之后,不过数日时间,万年公主的怪病居然当真痊愈了!”

    “符水?”荀攸微微吃惊,“难道当时的那个奇人是张角的同党?”

    “只猜对了一半!”斛图转身盯着荀攸的眼睛,“阁下当时也在洛阳任职的吧,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好像和曹公的当时官职相同,都是洛阳北部尉!”

    曹操咦了一声,目视荀攸:“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情,怎么从来没有听公达你提起过?”

    荀攸笑笑:“有什么好提的?属下这个洛阳北部尉只是混日子而已,不像主公,又是设五色棒,又是棒杀十常侍蹇硕叔父的,轰轰烈烈无人不知。”

    “人啊,就是这样,只喜欢关注动作大的,不喜欢那种坐在人堆里默不作声的,我说的对吧,玄德公?”郭嘉状似万千感慨,最后一句却是话锋一转,又把话头丢给了刘备。

    “咳咳!”没有肺病也没有必要裹胸装男人的刘备不禁再一次被郭嘉给搞得要用咳嗽来掩饰自己的不自然,对于郭嘉的发问更是不肯定也不否定。

    曹操也被逗笑了,但是他可不想就这样插科打诨浪费时间,只好强压着笑意示意斛图:“说下去!”

    斛图神秘地笑笑:“会用符水治病的,可不止张角一个,五斗米教”

    曹操既然敢于召集众将商议联盟众诸侯讨灭高燚各地人马,自然是早就知晓了斛图口中所说的当年的真相,这一点也是瞒不过刘备和郭嘉,曹操现在不过是想要把这件事公之于自己的部下以及盟友,待日后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公布天下。

    众人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不过他们自己也确实对于斛图所言心怀好奇,近来虽然他们助主公得了徐州却失去了半个兖州和许都,接连的坏消息,实在需要来点好事一扫低落的士气。

    “咳咳,斛图先生就不要卖关子了,我等愿闻其详!”郭嘉不住地轻轻咳嗽着,对着斛图行了一礼。

    斛图的目光终于从郭嘉胸前挪开了,他清了清嗓子道:“后来的事情,是注定不会见于任何记载的,一位奇人来到雒阳皇宫,自称可以治万年公主的怪病,当时孝灵帝并不相信他有这个本事,岂料公主在喝了这位奇人提供的符水之后,不过数日时间,万年公主的怪病居然当真痊愈了!”

    “符水?”荀攸微微吃惊,“难道当时的那个奇人是张角的同党?”

    “只猜对了一半!”斛图转身盯着荀攸的眼睛,“阁下当时也在洛阳任职的吧,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好像和曹公的当时官职相同,都是洛阳北部尉!”

    曹操咦了一声,目视荀攸:“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情,怎么从来没有听公达你提起过?”

    荀攸笑笑:“有什么好提的?属下这个洛阳北部尉只是混日子而已,不像主公,又是设五色棒,又是棒杀十常侍蹇硕叔父的,轰轰烈烈无人不知。”

    “人啊,就是这样,只喜欢关注动作大的,不喜欢那种坐在人堆里默不作声的,我说的对吧,玄德公?”郭嘉状似万千感慨,最后一句却是话锋一转,又把话头丢给了刘备。

    “咳咳!”没有肺病也没有必要裹胸装男人的刘备不禁再一次被郭嘉给搞得要用咳嗽来掩饰自己的不自然,对于郭嘉的发问更是不肯定也不否定。

    曹操也被逗笑了,但是他可不想就这样插科打诨浪费时间,只好强压着笑意示意斛图:“说下去!”

    斛图神秘地笑笑:“会用符水治病的,可不止张角一个,五斗米教”

    曹操既然敢于召集众将商议联盟众诸侯讨灭高燚各地人马,自然是早就知晓了斛图口中所说的当年的真相,这一点也是瞒不过刘备和郭嘉,曹操现在不过是想要把这件事公之于自己的部下以及盟友,待日后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公布天下。

    众人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不过他们自己也确实对于斛图所言心怀好奇,近来虽然他们助主公得了徐州却失去了半个兖州和许都,接连的坏消息,实在需要来点好事一扫低落的士气。

    “咳咳,斛图先生就不要卖关子了,我等愿闻其详!”郭嘉不住地轻轻咳嗽着,对着斛图行了一礼。

    斛图的目光终于从郭嘉胸前挪开了,他清了清嗓子道:“后来的事情,是注定不会见于任何记载的,一位奇人来到雒阳皇宫,自称可以治万年公主的怪病,当时孝灵帝并不相信他有这个本事,岂料公主在喝了这位奇人提供的符水之后,不过数日时间,万年公主的怪病居然当真痊愈了!”

    “符水?”荀攸微微吃惊,“难道当时的那个奇人是张角的同党?”

    “只猜对了一半!”斛图转身盯着荀攸的眼睛,“阁下当时也在洛阳任职的吧,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好像和曹公的当时官职相同,都是洛阳北部尉!”

    曹操咦了一声,目视荀攸:“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情,怎么从来没有听公达你提起过?”

    荀攸笑笑:“有什么好提的?属下这个洛阳北部尉只是混日子而已,不像主公,又是设五色棒,又是棒杀十常侍蹇硕叔父的,轰轰烈烈无人不知。”

    “人啊,就是这样,只喜欢关注动作大的,不喜欢那种坐在人堆里默不作声的,我说的对吧,玄德公?”郭嘉状似万千感慨,最后一句却是话锋一转,又把话头丢给了刘备。

    “咳咳!”没有肺病也没有必要裹胸装男人的刘备不禁再一次被郭嘉给搞得要用咳嗽来掩饰自己的不自然,对于郭嘉的发问更是不肯定也不否定。

    曹操也被逗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