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渡魂花 > 第一章 第一节 山村少年

渡魂花 第一章 第一节 山村少年

    第一节山村少年

    紫华村是位于天印大陆以南的天心国炽城管辖范围内的一个小山村,民风善良且淳朴。而这紫华村名字的由来,是因在紫华村北向有座山,名曰紫顶山,此山说来也甚是奇特,平常的山体,唯独到山腰以上,却都是紫色。夜晚更是美丽,微微的紫光也不是很明亮,如萤火之辉,微微的的闪耀,刚好能看见。曾有人说这散发紫光的似是个什么宝物,引来许多大能者前来窥探,也无功而返,只得说是山上有一种紫色的矿石,白天能吸收太阳的光,晚上微弱的散发出来而已,从此也并没有人以此为奇了,只是当个好看的景色罢,而紫华村的名字就是来源于此。

    说到紫华村,村民大多以耕种为主,偶尔也有上山打猎的猎户.此时正当九月中旬,耕种的家庭都在田野里忙做.风吹过田野,带着小村人民丰收的喜悦。田野旁有个小山坡,在一棵树下,斜倚靠着一个少年,看起来十一二岁,已是初秋,却还身着着一件浅蓝色的小布背心,头发用一根浅灰色的小布带子闲散束在脑后,白暂的皮肤,稚嫩的脸上充满着小孩子独有的灵气,淡黑色的眉毛下面有双分外明亮的眼睛,清澈透明。特别的是,这双眼睛的瞳孔深处仿佛有着看穿这个世界的光芒,一般只有稳重睿智的老者,能力超群的异士才拥有,那是一种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光芒,也不属于他现在能力所拥有的光芒,也许连少年自己都不曾发觉。微风带着他简短的刘海轻抚着他的脸庞,他的目光定格在远处烟雾缭绕的山谷,思绪如那山间烟雾般的迷离。“唉”少年轻叹一口气,嘴中轻轻喃道,最近怎么了,怎么老是这个梦。

    少年名叫任渡,是紫华村一名普普通通的少年。他在这儿已经一人独坐了许久,其并不是因为生性孤僻,性格使之。反之,他跟所有一般大的孩子一样也爱在这田野间一起嬉戏玩耍。奈何最近所生之事实在难解,心理苦闷至极。而事情得原委,要从半个月前说起……

    那是他的十一岁生日,现在想来,那天是那么的开心,快乐,独属于一个迈入十一岁年纪的孩子,美好的一天。可是未曾想到,自那一天后,他就开始陷入了一个梦,一个可怖的梦。

    本以为就是一个寻常的噩梦,可是,自那以后,每天从什么时候开始到什么时候结束,每晚睡着都会被惊醒,日重一日,像是特定好了时间,像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梦。也不敢跟家里人提起,因为偶然听村尾的周半仙说起过,每个人的梦都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有时候把不好的梦去说给别人听,说不定会成真的。又想到这个梦实在可怖的厉害,感觉又是那么真实,他害怕,他害怕这个梦牵连到别人,也害怕将恐惧传染给别人。

    昨夜,他又从梦中惊醒,依旧是那红色的月亮,红色的花,到处都是鲜血的大地上布满着尸骨的残骸,无数冤魂的叫喊结束在那猩红色的花触须出现在眼前的一刻。他从床上径直坐了起来,背后已经全湿,没有了任何睡意,这阵以来日日如此,已经把这个生性开朗的少年折磨得不成样子。

    梦已经成为了他的困扰。再也没有以前那样,做个美梦起来,还在恋恋不舍,渴望着再做一遍。现在,他宁愿此生都失去做梦的能力,宁愿什么都不要,只要能摆脱那个梦。他只是个孩子,他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他能想到的,只有这些。他痴痴的看着远方的山野。“唉”又是一声老气的叹息,到底是怎么了啊?像是问自己,又好似在问远方的山野。

    或许是想的太深,浑然不知周围,只见一个踮着脚的小女孩,偷偷摸摸的走到了男孩背后,任渡只感觉一双嫩白的小手突然把自己的眼睛给遮住了,思绪一下子回到了身上。只闻得一个故意压低了的声音,怪怪的在耳旁响起:

    “猜猜”我是谁?

    任渡嘴角不经意的扬起了一丝弧度,除了他那古灵精怪的妹妹,还有谁呢。那个经常在田野里经常跟一群同龄孩子无忧无虑的玩耍,不管是男是女都能开开心心一起玩乐的小女孩。

    任渡心想:这小丫头,既然作弄自己。

    沉闷了良久的情绪也让她一扫而空,心理阴霾少了,就也想着逗逗她,于是故作疑惑的缓慢的说道:

    嗯~?…让我猜猜。

    身后传来小女孩“咯咯”银铃般得意的笑声。

    “呀”!你别想偷我藏在树后的糖!任渡故作惊醒的说道。

    只感觉那双嫩白的小手突然一下子就松开,待任渡转过头,那小身影已经跐溜一下就跑到树后边去了。

    任渡见此,忍不住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树后面随后传来一阵翻腾声,一个稚嫩的女声传来“骗子”“大骗子”没有糖!。只见一个头扎着羊角辫,留着齐刘海,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如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孩从树后钻出。见到任渡在那儿得逞的哈哈哈笑着,拧着小拳头就跑过来。

    我打你!“骗子哥哥,臭骗子”,你就知道骗我逗我玩,我要回去告诉爸爸,说你小小年纪学着骗人,哼!

    任渡握着眼前女孩的小拳头,见她一副小大人模样,气呼呼的跺着脚,心中不免泛起一阵疼爱,嘴角不由自主的溢出一抹微笑。自己的妹妹呀!真的是天真无邪,这样多么的快乐啊。思绪一转,又想到了自己,“唉”要是没有这个梦,估摸着自己也跟妹妹一样无忧无虑了。

    看着她那气呼呼的小脸,任渡微笑着说道:好啦!好啦!不生气啦,哥明天跟爸去山里采泉水的时候给你抓小雀儿回来玩好不好?

    小女孩听到这话,眼睛瞬间一亮,却还是摆着气呼呼的面孔说道:“你肯定是骗我的!”

    任渡又让逗乐,哈哈笑道:不骗,不骗,怎么会骗我这么可爱的妹妹。

    “真的?要是骗我了怎么办?”

    “骗你了你就告诉父亲,要他揍我,怎么样?”

    “哈哈哈,好!那我要粉色的小雀儿!”

    “好好好,傻丫头”。任渡温柔的揉了揉小女孩的头。

    哈哈哈,你说的噢!耶!“粉色的小雀儿”小女孩好似之前的情绪完全没有过一样,一下子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随后就一蹦一跳的跑开了,估计是给她的小伙伴们炫耀去了。

    任渡看着妹妹离去的背影笑了笑,摇了摇头。

    对于妹妹,他是真的疼爱。小女孩名叫任灵儿,是任渡的亲生妹妹,比他小两岁,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女孩。性格活泼偏又长的可爱,乡里乡邻见着都会忍不住去捏捏小丫头的脸蛋儿。而通常人家要捏小丫头脸蛋的时候,小丫头就会俏皮的躲开,然后鬼灵精怪的说道:“要给糖才准捏”!那小俏皮的样子,经常逗的乡里乡邻的哈哈大笑。

    任渡的家庭,并不是紫华村的本地人口,而是许多年前父亲结识了母亲后,两人相爱,找到了这个安静祥和的地方,结婚生子,定居下来。

    父亲有个小酒铺,是个酿酒的手艺人,虽说用的原料就是普通的谷物和紫顶山下的山泉,但酿出来的紫山酒却是远近闻名,经常到了酒熟了的时候本村邻村的人都好似闻到了酒香似的不用通知就会来买酒喝。

    在这时,任渡家里就忙不过来了,里里外外进出的都是客人。在山村,一般像任渡这般大的小孩都会帮家里点小忙,毕竟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早在之前任渡也时常帮助他的父亲酿酒,随着父亲去紫顶山下采泉水,客人多的时候也在店铺里打打下手什么的,是个乖巧孩子,奈何最近这个事情一直影响着他,也没有心情帮助父亲干活什么的,于是就经常一个人呆呆的在小山坡上坐着。

    至于任渡的母亲,任渡记忆中的印象却很模糊,依稀记得母亲的脸很温柔,很漂亮。也曾经问过父亲,母亲的往事,母亲的样子,每每说起母亲的时候,父亲脸上总浮现出一种别样的神色,还有父亲眼神里的光,都是父亲平常时候没有的。直到后面任渡才慢慢明白,那是一种感情,都是后话了。

    父亲每每说起母亲,仿佛一切都是好的,很漂亮,很温柔,很大方,在这个男人的记忆里,仿佛没有这个女人的一处坏。至于有时任渡也问道母亲去了何处,去干什么了,父亲会沉默,会选择性的去逃避回答他,只说是母亲去了个很远很远的地方。看着父亲忧愁的神色,任渡也很懂事的未曾多问起。他所知道的,就是在他很小的时候,也就是他妹妹刚出生的时候,母亲就走了,虽然舍不得他们,但还是走了。父亲说母亲是为了他们兄妹更好,是为了保护他们才走的,母亲是个大英雄。任渡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母亲离开他们是为了他们更好,也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他们是保护他们。但是他很信任父亲,信任父亲说的一切,很懂事的认为母亲就是因为这样。他未尝体验过母亲的好,也未尝拥有过别的同龄孩子们母亲对他们无微的关爱。他只有心里铭记这个女人是很舍不得他们兄妹,也知道这个女人是很爱他们兄妹的。这就是任渡对于母亲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