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7 地王的女儿
    ..,最快更新异世之女神争霸最新章节!

    死神手下的两名金甲战士听了他的吩咐,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轻抬起头来,互相看了一眼,最后仍然单膝触地跪在死神面前,并说:

    “是,属下决不会让少爷失望!”

    说完,他们站了起来,正欲离开,忽见面前四、五步远处,凭空地出现了一个影子,那个影子身匆白色盔甲,头上也被一块长长的黑巾蒙住,只见他同样单膝触地地跪在地上,口里说:

    “少爷,地王请您过去一趟!”

    死神略微犹豫了一会儿,然后问:“出什么事了?”

    “小的不知道,地王只是让小的来请您!”

    “知道了!”

    死神说完,那灰白色盔甲的蒙面人再次凭空地消失。

    却听死神对两位金甲战士说:“你两个先在此等候,等我回完我父王,再回来跟你们一同去!”

    “是!”两名金甲战士异口同声地答应着。

    死神说完,往前走了几步,然后也如先前的灰色盔甲蒙面人一样,凭空地消失在空气中。

    ???????????????

    一座暗蓝色的古城堡,里面透露着神秘的光晕。支撑着古堡的粗大梁柱,与其说它们像巨大野兽的四肢,倒不如说它们更像是一个个的孤独者,虽然可以两两相望,可却不能紧紧相依。

    一盏长明灯架不知何因,居然没有规矩地躺在地上,两扇大门被虚掩着,门里面透露着亮光。

    远处的山脉在深蓝色天空的笼罩下,也许应该是暗淡无光的,可它偏偏闪耀着七彩斑斓的颜色。那一闪一闪的光芒,如浩瀚的宇宙星光点点;又如首饰店中的宝石,璀璨夺目。总之,它们的存在,使得无边无尽的黑暗仿佛看到了期盼与希望。

    一个白色身影正站在古堡的梁柱前远远观望着这些光芒,他身穿一身白色长服,一条白色长巾同样将他的头发蒙住。在七彩光芒的照耀下,他的衣服仿佛披上了一层白沙。他的脸上同样带着一张面具,那面具敲也是白色的,并且看不到他的眼睛。那面具看起来安祥、宁静,仿佛无所欲,仿佛无所求。

    突然,他身边的五步内凭空地冒起了一阵青烟,好似一个隐身人点燃了烟斗中的烟草。接下来,蒙着黑色头巾的死神再次凭空地出现。他出现后,第一眼看到银白色面具人失魂落魄地站在古堡的门口;第二眼看到门被虚掩着,一盏长明灯架无缘无故地躺在地上。

    看到这里,死神略感不安,只听他轻声问了句:“爸爸,出什么事了?”

    地王只是静静站着,并没回答他,他的眼睛似乎在遥望着远方。但是,过了一嗅儿,他的一支手颤抖着伸进胸口,并从里面取出了一个信件,交给了死神。

    死神连忙接在手里,打开信件并阅读起来。他想看看这到底是一封写着什么内容的信,居然会让他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父亲担惊受怕的。

    死神打开了信件,却见信件上写着区区几句话:

    “伟大的地王,很荣幸我们又见面了。我是你的老朋友暗黑破坏神噩帝,你的女儿贝琳在我的手上,如果你想让她活的话,最好乖乖地听我的话,我担保她万无一失,一定会好好活着。否则,你再也别想见到你女儿!”

    看到这封信的死神居然也由刚才的神色自若,而变得忐忑不安,他手里捧着信,心却在哆嗦……

    父亲共有三个孩子,贝琳、死神与龙儿。贝琳是父亲唯一的女儿,她不喜欢住在地狱,而喜欢五彩缤纷的世界,她总是喜欢在世界各个地方、各个角落旅游和闯荡。童年时,她和父亲、母亲相处的时间最长。母亲在的时候,会给她编辫子、描眉毛,做花衣服,并给她做她喜欢吃的东西。她也曾经随着父亲母亲游览世界各地,那时她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值到后来母亲的离开……

    想到这里,死神不敢再想下去,他身上冷得发麻,拳头将信件捏得褶皱不堪。突然,他再次犹豫着并抬起头来,试叹性地问:

    “爸,你打算怎么样?”

    地王犹豫了一会儿,突然深吸口气:“只能按他说的办,我们别无选择。”

    “可是……这正是他的圈套。再说,即便我们服从他,按他说的去办,他也未必就会放过姐。”

    “决不能冒任何险,我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姐。”地王坚决地回答。

    死神低头盯着那封信件,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我们可以一边敷衍他,一边搜寻贝琳的下落。”

    “不!”地王突然转过脸,面向死神,那张宁静安祥的脸庞也似乎在刹那间变得波澜涌动:

    “我说了,按他说的去办,不要冒任何险,暗黑破坏神是个狡猾的家伙,并且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不希望你姐姐有任何闪失,那样,既对不起她,也对不起你们的母亲……”

    地王说到这儿,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他单手扶着梁柱的墙体,似乎还想支撑着再说些什么,可怎奈他竟再也说不出来,他只能化成一缕白色的烟雾,凭空地消失匿迹。

    死神手握着信,看着信件上的字,脑海中显现着一个渐渐模糊的人影——一个黄色皮肤,留着黑色披肩发的面容慈祥的女人时常出现在他的梦中,无数个日日夜夜中,一个梦始终围绕着他:曾经是那个女人,面带着无奈的微笑,依依不舍地看着他,脸上几许愁苦地对他说:“乐熙,我就要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妈妈你要去哪?”刚满十岁的死神问。

    “去妈妈原来的家……”死神的母亲犹犹豫豫地答复着他,只见她眼中流露出闪闪的晶光:“在另一个世界,妈妈也有妈妈,也有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孩子。”

    “妈妈要去另一个世界找另一个丈夫和另一个孩子吗?”年幼的死神眨着眼睛问。

    “对。”死神的母亲以为死神明白她的心,她似乎因为死神的问题而得到了一份安慰,但也似乎只得到了一份苦涩,因为,她的眼泪已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那妈妈你快去快回好吗?我跟爸爸、姐姐还有小弟在这边等你。”

    死神的母亲听到这句话,突然愣在那里,她终于明白原来死神并不懂得她的心,也根本没有搞清楚她将要去的究竟是什么地方。但是,泪水早已涌出她的眼眶,她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苦痛,双手捂住脸颊,黯然神伤着离开……

    死神坐在一块平坦的岩石上,一边回想着数年前与母亲分别前的最后一幕,一边将手里的信件团成纸团,扔向远方。因为这一幕,令他无数次疑惑和懊悔——为什么父亲肯放母亲去一个再也回不来的地方?为什么当时的自己那么傻,居然会答应她的离开。

    曾经出现的那两个穿着金色盔甲、戴着金色面具的人再次出现在死神的面前,他们单膝触地,跪在了死神的身边,只听其中一个问了声:“少爷,我们还出发吗?”

    死神并未因为他俩的出现而感到任何意外,相反,他仍然沉浸在若有所思的思绪中。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金色面具人说的话,只见他突然站起了身,并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对金色面具人说:

    “不必了,追杀野冰的计划取消,如今,我要交代你们去做另一件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