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银龙玩家》正文 258.忧伤
    丹是有些震惊这个词的。

    怪物?这样的词,从狮牙的口中冒出还真是奇怪。

    因为狮牙本身便是一头怪物,哪怕丹的实力在吞并了几个哥布林部落,从而获得了复数的增长之后,却依旧没有十足的把握击败他。

    “你认真的?”

    问完之后,丹便注视着狮牙的眼,试图从其中找寻到撒谎的痕迹。然而让他失望的是,所看到的只有认真的表情。

    狮牙点了点头。

    “兽人身负着塔的荣耀,我们受到了塔的庇护..而从塔那传达而来的讯息便是如此。”

    塔,是兽人代表着荣耀的字。

    只有最勇敢的勇士,每一族群的先知,亦或是受到敬仰的兽人和兽人之王,才具备着担上这个字的资格。

    而从狮牙口中传递而出的消息并非那般简单,在他的口中塔并非单指荣耀,而是一个物品。

    相传,由兽人王族所进行传递的无上瑰宝便是塔。

    传闻是真的吗?丹不禁想到。

    “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

    丹可不认为,狮牙硬闯到他的王庭之中,仅仅是为了给他带来一个消息。

    “我想跟你合作..”

    兽人与哥布林参杂在了一起,开始对外侵略。

    这是现在的合作事宜,那么狮牙所提及的合作又是什么?

    丹很好奇,可他却装作不知的模样问道:“我们不是已经合作了吗?”

    “我想让你跟我一同杀死..”

    “那头龙约尔.斯达拉.伊古库诺?”丹插话道。

    狮牙摇了摇头。

    “你..!”丹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能够让他们合作共同讨伐的对象,不是这头龙的话,就只能是另外一头。

    他已经有了答案,是一个说出名字都会让人感到颤抖的存在,恶龙利亚安。

    被狮牙称之为怪物的约尔有多可怕,他不知道。但是利亚安的强大,却是亲眼所见,上千万的哥布林在他面前也只是一盘等待料理的菜而已,唯一存在的悬念便是需要用多少的时间解决他们,哪怕以丹的实力,在面对利亚安的时候,胜率为零。

    “没错..就是讨伐利亚安。”

    狮牙露出一笑,看到丹的表情也意识到他明白了。

    “你疯了?”丹用简短的话回答了他的想法。

    疯狂的举动,称之为如此也不为过。

    在惊讶过后,丹疑问了起来,是什么让狮牙做出了如此举动,从印象来讲,他并不是一个愚蠢的笨蛋。

    “你想投靠另外一头龙吗?那个叫做约尔.斯达拉.伊古库诺的龙。”丹问道。

    狮子的笑容消失了,他的声音忽然拔高,“他杀了我的儿子!”

    而他只有一个儿子,这是无法化解的仇恨。

    两头龙都不投靠,难不成他还准备将两头龙都杀死不成。

    丹很不解。

    “你只需将消息传递给恶龙利亚安,他会主动袭击的。”狮牙十分自信地说。

    ——

    被伊格纳指责教导方面存在问题,格罗夫.威弗列徳还真无法反驳。

    “不对呀..我记得威弗列徳侯爵,你只有一个儿子..”爱琳娜记起,“在伊莱死去之后,怎么会有另一个儿子来继承爵位?”

    正是因为伊莱是格罗夫.威弗列徳的唯一儿子,这才有讨伐约尔的事情发生。

    格罗夫尴尬地回应道:“我有一个养子,是从我的哥哥那过继来的。我看他品行兼优,礼貌可人,觉得他应该能给伊莱起一个带头作用,以后也好相互扶持。”

    “品行兼优..在你消息传递回去的没几天,就把你的领地给占了,还真是符合贵族的优良传统。”克拉苏平淡地说道。

    根据他所学习的人类知识,贵族大概就是这个模样的。

    格罗夫更加尴尬了。

    约尔十分奇怪地看着格罗夫,左边瞧瞧,右边看看,然后又蹦蹦跳跳地围着格罗夫绕圈。

    格罗夫完全被搞懵了,他完全不明白约尔做这些是准备干嘛。

    “你很弱!”

    打量了一阵之后,约尔给出了三个字。

    额..格罗夫僵在原地,相比约尔而言,他确实很弱。

    “这可真是奇了怪,按照老龙所说的,弱小的生物生育能力应该很强才是,为什么你只有一个儿子。”约尔提出了疑问。

    “我有三个子嗣,大儿子伊莱,二女儿伊莉,三女儿贝莉..”格罗夫小声地反驳。

    约尔拍了拍格罗夫的肩膀,盔甲上发出了锵锵的声音,他的眼神里充斥着一个意思,“这就对了,毕竟你这么弱小。”

    当然,格罗夫不会说出真正的原因。

    这自然是..下边出现了问题的原因,源自于战场的一次意外。

    但格罗夫不会说出口,说出口只会让他更加尴尬。

    在约尔提出疑问的时候,弗兹捷勒则有些心虚地看着格罗夫,知道真相的他清楚地知道..格罗夫的那个意外是自己的父亲泰勒安排的。

    “怎么了..?你怎么老看着格罗夫。”爱琳娜问道。

    贵族是不会把目光一直紧盯在某人上的,因为这很无礼。一直接受贵族礼仪教育的弗兹捷勒哥哥,一般都不会如此,爱琳娜很好奇是什么原因,让弗兹捷勒打破了原先的礼仪。

    这句话也吸引了其他人的视线。

    “他一直盯着别人的下体看,啧啧啧..”伊格纳更是坦白地说道,话语里还充斥着一股嫌弃味。

    还真是引人误会的词..弗兹捷勒偏过了头,脸颊则充斥着铁青。

    但他必须找个借口来解释了,否则戳破了真相。

    可以想象得到的画面。

    “不好意思,是我的父亲把你的下边搞废了,请不要怪我..”

    “我也觉得这没什么的,请让我偿还回来就行了..”

    虽然有些夸张,但可以想象得到格罗夫以后不会那么好说话了。

    在一阵沉思之后,弗兹捷勒终于想好了理由。

    “我只是在想..现在的威弗列徳侯爵,还能进行生育的行为吗?”

    “咳咳..”

    男性思考着,女性则尴尬地偏过了头。

    威弗列徳尴尬地说不出话来。

    原先需要隐藏的下体问题已经没有了。

    格罗夫将视线往下一瞧。

    因为已经不复存在了,湛蓝色的铠甲的三角区域。

    冰冰凉,空荡荡..

    让人忧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