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牛头回忆录》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剿匪(六)
    第二百五十章:剿匪(六)

    接着,我看见了夜幕将至的天空,飘着几丝淡淡的晚霞。

    接着,我的耳朵听见了“呼呼”的风声。

    “嘭!”

    一声闷响,我的整个身子和脑袋都震了一下。

    大概,是身子落地了……

    然后我看见周围十多头高大的草原座狼东歪西扭,浑身冒烟,还有被摔下脊背的狼骑士。

    他们连站都站不起来了,但还是比我高很多。

    因为,我是整个人仰躺在地上的。

    我手里,还握着黑铜木盾和黑铜木锤,只是双臂没有力气,浑身也使不上劲。

    “撤退!撤退!”我听见有人高喊。

    紧跟着,身边传来了更多的脚步声。

    “喂……”我听见一个疲惫到了极点的声音,“你没死吧?”

    是李奥。

    “什么情况?”我虽然知道自己的处境,但有点弄不明白李奥的状态。

    “什么情况?”李奥说,“下次用子弹时间之后,记得给我一点反应时间,或者,发动之前说点什么,不然,今天你就死在这里了!”

    “你怎么样?”我问。

    “死不了,不过,刚升级就重伤,也够惨了……”李奥说,“明明有主角光环,还是被你坑了个半死,真是,无语了……”

    “无语你还说这么多,不休息一下?”我问。

    “我是暂时帮不上你了,”李奥说,“你快去看看,泰雅和终结者兄弟要疯了。”

    “什么?唔……”我心里一惊,挣扎着想起爬来。

    浑身无力的感觉顿时弥漫开来,我只是翻了个身,仰面朝天,动弹不得。

    “哈哈,瞧你那衰样!”李奥声音越来越小,还不忘嘲笑我。

    不过,我也看见了泰雅和双胞胎兄弟。

    他们正在疯狂的追杀强盗。

    不光是他们,躲在栅栏后面的血蹄军和民兵们都追了出来。

    而强盗们,也在疯狂地撤退。

    我看见泰雅的脸被愤怒和悲伤彻底掩盖,甚至都有点不像她了……

    她手里的木杖飞速舞动,每次挥舞都放出火球和闪电链,被击中的强盗没有能活下来的。

    双胞胎兄弟也是狂怒至极,死死追着狼骑士猛砍猛杀。

    可惜我连转动一下脖子都做不到,能看见的范围太小了。

    我只能憋屈的趴在地上。

    好在,我的脑子足够清醒,还能够思考应对的办法。

    我知道,自己这次又莽撞了。

    萨满祭司旺达的技能,应该还是一个比火球术强大十倍以上的技能,我的突然袭击,提前引爆了所有火系能量。

    我之所以能活下来,一是因为身上能量抵消了一部分伤害,二是,李奥消耗了自己的意念力,三来,我还狐女爱莉卡送的内甲。

    如果没有李奥的出手,我恐怕不死也要重伤了。

    这一次,是我拖累了他。

    同时,我还害得泰雅和双胞胎兄弟这么担心。

    我心里满是后悔。

    可现在,李奥因为疲惫而沉默,泰雅和双胞胎还在为我“报仇”,我不能就这么等着。

    慌不择路的座狼和丢了坐骑的狼骑士从身边跑过,甚至还踩到了我的手,虽然不是很痛,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身上的力气,怒气和元素能量,都已经消耗殆尽,什么都不剩,我还能怎么样?

    只能继续趴着……

    真是,憋屈啊!

    不过,很快的,我就发现了问题——

    飞云道长前辈留下来的能量,还有那些没有被李奥完全吸收的月光精华,还有一部分闪着金光的华夏文字,竟然在我的身体流动起来。

    那些字,是《金刚体一层》和《金刚体二层》,和华夏文字有些差别。

    它们平时很少快速流动,即使动了,也是绕着特定的路线,跟着我体内原有的能量,被推着流动,从来不会单独行动,也不会主动运转。

    但此刻,体内原有能量消耗殆尽,它们,竟然自己动了起来……

    很快的,我就感觉到了一股暖呼呼的热流,顺着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通道,沿着身体的四肢和内脏,缓缓流转。

    流动的能量先是温和的,随后慢慢加速,温度不断上升,弄得我浑身又酸又痒,却又动弹不得。

    就在我以为温度会持续上升的时候,一股清凉的能量在第二次循环开始的时候切入,将温度降了下来。

    我顿时感觉刚刚才热乎起来的身体,又恢复了常温。

    同时,手脚和身上的酸痛也在迅速消失。

    那些来自金刚体的文字,就在皮肤之下,血管和肌肉之间,缓缓浮动,神秘而又诡异……

    接着,我感觉身上似乎恢复了力量。

    我念头一动,下意识的捏一下拳头。

    拳头,握紧了!

    身体,恢复了!

    我心里一阵狂喜,猛地一下,直接跳了起来!

    从瘫软在地,到起身跳跃,实际上,只过去了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

    “比洪!”

    我跳在半空,视野骤然开朗,就看见泰雅满脸惊讶的看着我,再一次失声大叫。

    然后,我只感觉自己的右腿一阵刺痛。

    就像,被草丛里伴生的荆棘扎了一下,不痛,却有些发痒。

    我猛然回头,只见右腿的裤子上插着一根斗气即将消散的箭矢。

    这是,来自弓箭手的偷袭?

    现在的我,有着金刚体能量的保护,根本就不惧这点小伤。

    我愤怒的抬头,却没有看见一个面对着我的弓箭手。

    我只看见,强盗们逃跑的方向上,慌张的狼骑士和弓箭手当中,一个高大威猛,身背长矛的铠甲狼人,手里拿着弓,死死地盯着我,眼神里满是惊异和不解。

    这个狼人,应该就是强盗头子,怒气战士多拉克。

    多拉克见我中箭却没有一点重伤的迹象,似乎很是诧异,但除此之外,他没有别的表情,似乎连愤怒都没有。

    疑惑之后,他的眼里只剩下冷静,或者说,冷酷。

    他死死的盯着我看了一眼,转身就走。

    “想跑!”我大喝一声,就要追上去。

    “比洪,回来!”泰雅又在大声呼喊,同时,一个火从我头顶掠过,将一头座狼和狼骑士炸成了飞灰。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就在我前方而十步之外,一个直径十步宽的焦土大坑横在那里,展示着刚才那次爆炸的威力。

    那是,巨魔萨满祭司旺达的技能被我突然打断之后,发生大爆炸而形成的。

    大坑里除了焦黑的泥土,什么都没有。

    坑边有一整圈被烧成焦炭的强盗尸首。

    这次爆炸的威力,实在惊人!

    而我能活下来,简直就是奇迹!

    看着眼前的一切,我心里的歉疚和厚厚更深了……

    “比洪……”泰雅终于跑到了我身边。

    在刚才那种失态般的愤怒之中,她似乎消耗了大部分的元素能量,这会儿不住地喘息着,在我身前停住,脸上表情慢慢平静下来,那种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可怕状态也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欣喜,庆幸,和一丝丝责备。

    我心里更是一阵痛楚。

    我竟然,害得她这么担心!

    除了后悔,内疚和自责,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此刻的心情。

    “对,对不起!”我看着她泛红的眼角,能想到的,只有这么一句。

    “比洪大哥!”双胞胎也冲到了我身边,关心的喊着,“你,你受伤了!”

    我看看他们,又看看次穿裤子的挂在上面箭矢,摇摇头:“没事的!”

    说着,我直接把箭头拔了出来。

    上面,一滴血都没有。

    “嚯!”双胞胎惊讶的看着箭头。

    泰雅也惊喜不已,一把将箭头抢了过去。

    我看她有转哭微笑的迹象,赶紧笑着说:“我皮厚,没事的!”

    “你!”泰雅一愣,随即破涕为笑,倒提着箭杆,在我胸口轻轻抽了一下,说,“真是吓死人了,害我白担心一场!”

    说着,她转身离开。

    双胞胎兄弟面面相觑,随即坏笑:“比洪大哥的皮,果然,不是一般的厚!”

    另一边,百夫长夏尔普带着血蹄军和民兵追击了一小段就折返回来,收拾局面。

    战事就此落幕。

    我和双胞胎兄弟帮着士兵们处理战场,百夫长夏尔普对我们的看法大为改观,很快就和我们熟络起来。

    接着,各种对我们英勇杀敌,实力超强的赞美之词到处乱飞。

    双胞胎兄弟扬眉吐气,很是得意,我却一心注意着泰雅的动作。

    她最后发脾气似的打我一下,算是表达自己的情绪,但我能感到,她那份浓浓的担忧。

    她给那些受伤的士兵和镇民疗伤,目光却时不时地朝我这边瞄上一眼。

    比起其他人,她更了解萨满祭司的技能威力,自然知道我经历了多么可怕的危险!

    所以,在战场收拾完毕,天完全黑下来之后,我和双胞胎兄弟也加入了救治伤员的行列,毕竟,我们也学过治疗术,只不过没那么精通。

    这时候,她才漫不经心的问了我一句:“真的不要紧吗?”

    我说:“我会一点防御技能,加上盾牌,正好挡住火焰的冲击……”

    “待会再查一下……”她说。

    “嗯!”我点点头。请关注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