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恶魔王爷缠不休 > 第二百二十章 另有隐情
    畅阅看书网 changyuekanshu.,最快更新恶魔王爷缠不休最新章节!

    姚思思只要一想到,当初在母亲,弥留之际想要看到自己最后一眼,原本很小的愿望,最终的愿望,却被人生生的掐断了。

    而这人不是别人,是自己最爱,并期望一起慢慢到老的男人。

    呵呵……可悲的人生。

    如果是陌生人,如果是不在乎的人,她可以用最为直接的方式,直接把对方杀死,可那人确是……

    对父母,突然明白这人生就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更没有太多的事情可以随意的挥霍。

    现在想要珍惜,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谢萍和秋桃一直跟在姚思思的身边,当看到来到药浴的地方许久,都没有看到姚思思有下一步的动作,两人对视一眼,让谢萍先开口,“太子妃,水温正合适,你看这?”

    姚思思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两人,至于后一,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不见人影,她并不好奇,只是觉得什么时候这后一竟然成了神医的传声筒。

    张开手,看了谢萍一眼。

    谢萍一愣,但很快明白过来,心中暗叹,变的人并不是只有她一个。

    谢萍和秋桃两人立刻帮忙把外衣脱了,扶着姚思思一起进了药桶。

    姚思思依靠在一边,两手放在桶的边缘,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开口说道,“给我捏捏肩。”

    “是。”谢萍说着把手轻轻的放在姚思思的肩上,轻轻的捏着。

    秋桃一直站在旁边看着,当看到姚思思的眉头皱起来的时候,知道这药浴并不是普通的沐浴,显然现在是开始难受了。

    不久,看到姚思思的额头上渗出细细的汗水,秋桃连忙帮忙擦去。

    “有点疼,神医可有说什么?”姚思思原本以为她能忍住的,可是,随着时间变长,她的身子更是难受,有种要逃走的冲动。

    “神医说这能让太子妃的眼睛有好处,说是…说是……”一直对药理有些明白的谢萍,在这一刻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神医的意思,但唯一明白一点的就是对姚思思的不定时的失明有好处。

    “可是对我脑中压迫神经的血块有好处?”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有些词,谢萍听的不是很清楚,但是意思和姚思思说的差不多,总归都觉得云里雾里的,一点而言不真实。

    对神医原来并不是很了解,但是从谢萍的口中知道有很多话都是关于神医的。

    对谢萍这中盲目的崇拜,姚思思不会轻易评价。

    为何?

    对神医不是很了解,不好妄下评论。

    但,姚思思却知道有一些古老的方子,哪怕是拿到现在的高科技时代,都无法解释清楚这其中的奥妙。

    听到能消除脑中的血块,让姚思思如同死了般的心,再次开始复苏。

    此刻的姚思思就像是一个被人下了死亡通知书的人,突然间,觉得死不了,只不过是遭点罪而已。

    对姚思思此刻而言,这并不是折磨,而是活着的希望,心中的光明。

    希望有奇迹,期望泡一段时间的药浴就能好了。

    原来泡过药浴,当时的她并没有此刻现在的感觉。

    开始的难受,后来渐渐变了味道,当难受消失的时候,觉得全身有些热,明明水温正合适,应该非常的舒服,可,为何有种像是蒸桑拿似得,感觉到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轻轻的抚摸在姚思思的皮肤上一样,让她有些莫名中带有一丝熟悉的渴望。

    闭着眼睛在感受这种舒爽的同时,还有一种难以抗拒的渴望,而她的口中,可能使因为太过于舒服,以至于自然的嘤咛出声。

    姚思思感觉到,原本在肩上按摩的手许是因为听到这个声音一停,她不满的开口,“不要停,快点。”

    这时的姚思思没有感觉到她这声音就像是猫儿一样的闹过他人的心窝,让对方的心里痒痒的,好想抓一下。

    “快点呀,我的好……”

    姚思思说着本能的想要去抓那放在她的肩膀上不动的手,可在触碰到的那一刻,让姚思思知道这不是谢萍的手,不,应该说这不是女人的手,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何她的在药浴会进来男人,但是她清楚,此刻的她只不过是穿着贴身的小衣服,就算是在水中,可也都是透明的,几乎想都没有想到的,直接推开对方,然后整个人猛然的往水底钻去,就在同时,突然感觉到一双大手竟然把她从水底捞出来,在挣扎中,喝了几口带有草药的洗澡水,在咳嗽的同时,这才看看清楚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谁。

    “你…咳咳……”

    太子看着此刻姚思思的样子,笑着帮忙为她拍拍背,“是你让我不要停的,我还没有开始呢?”如同女人的娇嗔,在不满中,还带有丝丝哀怨的味道。

    姚思思瞪了对方一眼,这并不是好心为她顺口气,而是让她原本喘不过气来的身子,更是喘不上起来。

    “听说你很忙,不用在这里帮忙了,让谢萍也可以…啊,你……”看到男人的笑脸,原本嘴边的话,也都停下了。

    “原来思儿还知道我很忙,从来没有想到原来思儿也是一朵解语花,还能知道在我那么忙的时候,送去一个人解闷,可惜……”太子说着,还动手把姚思思身上的水珠都擦干净,同时,自然把那多余的小贴身衣物也都扔到一边,并迅速的包起来抱在怀中,“可惜,本王的胃口被养叼了,一般的货色还进不了本王的眼,你看,还是你辛苦点,嗯?”

    话里话外都带有色色的想法,表达的更是直接,在这个时候,丝毫不提敏感的事情。

    “那不是我……”姚思思知道太子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急忙辩解,“那真的不是我做的,也不是我让那女人穿那么少的衣……”姚思思说着,嘎然闭嘴,再次看着太子那憋笑的脸,这才知道什么叫不打自招,这回就算不是自己做的,也是自己做的了。

    “我就知道思儿怎么会做那种事情,可,就算不是思儿做的,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还是待在思儿的身边比较好,万一,这要是外面传出一些不好的事情,到时候,我向谁能证明我的清白。”

    “你的清白跟我…。”姚思思的话还没有说完,被太子那突然的出手惊得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反驳,而是扭头看向一边。

    “原来思儿竟然这么热情?”太子说着还嘴靠近姚思思的耳边,轻轻的在她的耳边咬了一口,看着女人娇羞的脸色,转而靠近她的嘴边,“思儿,其实我更热情。”

    轻松的捉住嘴边的红唇,而他的手也没有显然,拉着姚思思的小手在他的身上慢慢的游走,趁着女人迷蒙之际,“思儿,我记得说过,你是我唯一的女人,可…好像有人忘了。”

    姚思思想要解释,真的不是她让人这么做的,顶多就是知道别人要这么做,她没有要阻止而已,本来她也想要看看这太子的定力如何,没有想到,由别的女人惹出来的火,为何要在她的身上发泄。

    不满,嗔怒。

    太子就像是知道姚思思心里的想法一样,在松开她小嘴的同时,手也没有闲着,可他却在解释,“思儿,看到那个女人我只想吐,我的心只对你…奥……”太子松开姚思思,扭曲的脸差点跪在一边的地上。

    谁说男人都是下半身附体的动物,在姚思思看来,这太子就是脑子和身子分开的特例。

    姚思思看着光裸的自己,她一点不觉得害羞,而是自然的拿起放在一边的衣服披在身上,对于痛的差点倒在地上的太子开口。

    “我与太子深有同感,现在唯一想要做的就是大吐特吐。”

    “思儿……”

    太子蹲在地上,脸色变的煞白,一手拉着姚思思的脚踝,闭上眼睛,知道有些事情是躲不过去的。

    明知道解释不会有什么作用,但她还是想要解释,想要告诉姚思思,他当初的心。

    一些事情并不是有意,而是无奈。

    “思儿,你该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当时…当时你的身体不允许,如果允许的话,我不会让你带有遗憾,但,如果明知道你去身体会抗不了的话,哪怕是再发生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

    对这事,姚高义已经解释过了,但姚高义说,当初发生那样的事情还另有隐情,这是姚思思不明白的是,既然是被皇后毒死的,怎么会还有隐情,一定是有人故意推托之词,或者是现在所有的人都帮着太子开拓。

    一时间脑子有些不清醒,而是这个时候,姚思思唯一想做的就是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人快让她的脑子清醒一点。

    不知道为何,此刻身上的感觉让姚思思觉得熟悉,不知道为何,也许是心里已经开始想歪了,看到太子的脸色也有一些不正常。

    想要离开,看为何此刻她的心里有些不舍。

    姚思思正要对自己狠下心来,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却只是看到太子的胸膛就在她的眼前,同时耳边还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太子妃,我告诉…。”神医从外面冲进来,看到的只是太子的背影,可他却毫不在意,而是有些惋惜的开口,“哦,原来太子也在这里,那直接告诉太子更好,太子妃的药中加了新的配方,可能会让太子妃觉得身体不适,不过现在看来没事了,只要太子在,那就更好了,反正你们都是夫妻,这……”神医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看到太子扭过头来看过来的眼神,呵呵的笑着离开。

    话没有说完,明眼人都知道神医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姚思思想要躲开太子的视线,更想离开他的怀中,可这时再次听到从外面传来的声音。

    “哦,老夫还忘了说了,听说这努力运动之后,会好的更快。”

    ……

    丞相府。

    夜深人静的丞相府,到处都一片安静,少了众人的打扰,风英修终于能够闲下来,当知道最后那张画竟然流落到姚思思的手中,突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想到太子以往的作风,突然笑了。

    不枉他努力许久,至少看到一些效果,不过,想来,自己和太子的道行相比,还是有些浅。

    至少,太子还能够用姚思思的名义送到司徒夜的手中。

    想到司徒夜收到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不过想来应该不会太好。

    突然觉得失去了许多,没事的时候看着有人闹心,看着有人失落,突然感觉挺好。

    外面贾静丹的声音突然响起,不过那声音刻意压低,显然是担心打扰到里面的人。

    “李成,英修哥可是休息了?”里面的灯还亮着显然是还没有睡,这么说只不过引起里面人的注意罢了。

    见与不见都在那个人的选择之间。

    李成看了一眼贾静丹,对这夫人,他们这府中的人,真的都觉得很好,可惜,现在屋里的这位并不喜欢,作为属下的他们也不能说什么。

    “回夫人,爷刚刚休息,许是今天累了。”李成低头把早已说过多遍的话,再次说出来。

    “嗯,英修哥的确是累了。”贾静丹回头看了一眼应竹。

    应竹立刻上前,把做的宵夜送到李成的手中。

    李成有些犹豫,显然刚才那话,贾静丹并不相信,可她这个举动让作为属下的他感到窝心,却什么也没有说,这是安静的接过来。

    贾静丹看了一眼到现在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的书房,心情没有太多的起落,但对某人的‘细心’还是感叹。

    什么夫人现在有了身孕,不能太过劳累,为了夫人和孩子着想,不得已搬到书房来住。

    切,虚伪的男人。

    既然灯亮着,既然李成在门口,显然里面的人还没有睡,不过都这么久一直没有出声,知道这就是拒绝。

    心里不满,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但看着李成端着的宵夜,还是‘好心’的叮嘱一句。

    “听说吃宵夜能让人变胖,李成你一定看着英修哥吃下去,这样人变胖了,也许会更安全一些。”

    “呃?”

    李成被话风改变的有些太快,让他一时间没有适应过来,当他勉强压下眼中的心惊之后,看到那已经转身离开的主仆。

    原来一直觉得贾静丹就是一个贤惠的,哪怕是风英修明显对她的感情不不是夫妻那么回事,在原本的闹过之后,突然这贾静丹改变了。

    变的让人觉得这一切好像都是风英修的错,可现在老夫人不发话,贾静丹变安静,风英修没有什么改变,他们做属下的不明白这主子们的心里,好奇,也都压制着。

    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说的不要说,不能看的不要看,自然这不该听的也不要听。

    看了一眼宵夜,他还是尽责的把送进去,至于刚才贾静丹说的那话,反正里面的人已经听到,他也不用重复,自然,是不敢重复。

    想来原本是来表贤惠的,可这后话,却把所有的功劳全都抹去,反而变成了别有心机。

    “爷?”李成端着所谓为了发胖而来送来的宵夜,站在风英修的面前。

    “放着吧。”风英修连头都没有抬,继续看书,不过这话却从他的口中说出。

    李成有些犹豫,可还是恭敬的放在风英修的手边。

    闻到宵夜的香味,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问道,“最近府中可发生了什么事?”当郁闷的时候,有人送来别有用心的点心,让风英修本来是感动的,可那在门口的一句话,想到得到的关于她的消息,突然他的心却一点也不轻松。

    对生活在宅门之中的女人,说些闲言碎语,没事拈风吃醋,已经是一种日常,可当这一切发生在自己的身边却觉得烦闷。

    在外,和朝堂中的人斗智斗勇,回到府中连一点轻松的时间都没有,突然觉得倍感烦躁。

    此刻京城关系网复杂,从太子的刻意,到有些人的愚昧无知,显然这事情还不是尽头,当听到宫中的消息,也勉强算是能让他的心轻松些许,可,有些事情他风英修会纵容,但有些事情不同。

    李成听了,也不敢再多言,在看到风英修看过来的眼神之后,立刻摇头,“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风英修看了一眼李成,显然对他的能力表示质疑,继而轻声道,“最近几日,可有什么人出入府中。”

    “都是朝中的一些官员,没有什么特别的人。”

    李成的话,让风英修严重怀疑他的能力,在他看来这有人的眼睛只能看到眼前的事情,有心就能察觉到其中的不同,可,连他的提醒都听不出来,而风英修也没有在说什么,只是抬头,让李成下去了。

    在李成出去关上门的那一刻,有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突然跪在地上。

    “怎么回事?”风英修对原来的事情,他可以不予追究,但是有些事情他不得不慎重。

    像一个在后院的女人是如何知道姚思思现在的动向,是如何知道在这宵夜中添加一些东西,如果是贾静丹做的,他不会纵容,但如果不是,而是有人假借着贾静丹的手,他会杀之后快。

    “是夫人身边的应竹。”间接,干练,同时也决定着一个人的生死。

    风英修听言,挑眉,“应竹?”一个丫鬟能有这样的能力?

    “是,应竹和山峰城城主的小妾典语曼……”

    风英修听着,很好,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只不过一个比较受宠的小妾而已,竟然胳膊伸的太长,一个小妾竟然敢把手伸到丞相府,显然就是找死的节奏。

    那人只是稍微的一停顿,继续把知道的消息都说出来。

    “典语曼曾经和贾方辉论及婚嫁,可最后却嫁给了他的父亲贾明兴,从此典语曼一直处处为难夫人,原本这次嫁到丞相府,这典语曼从中阻拦,却不敢和丞相府明着对抗,可不知怎么,这段时间典语曼突然变的强势起来,就连真个山峰城的城主府都在典语曼的控制之下,不过这应该原本和……”

    闻言,风英修一时无言。

    是他小看了一个女人的力量。

    奇怪吗?

    不觉得,他也是一个男人,现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只不过他的理智还在,而心中的女人并没有太大的野心。

    这个时候,他也希望如果,心尖的那个女人也有那份野心就好了。

    感叹,人和人之间真的不同。

    看跪在下面的那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显然他知道这些表面的消息,但对与背后的事情知道的并不是很多。

    想到不久前,贾静丹最近的种种表现,显然是知道姚思思的动向。

    风英修扯了扯嘴角,看来是确有其事了,“查典语曼,把消息的原委都送到贾方辉的手中。”

    对典语曼和贾方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这些并不关心,但相信有些事情交给贾方辉自己处理更好,如果他做的不好,那对丞相府竟然有妄动的死了也不可惜。

    那人点头,随着道,“是。”

    随着那人的离开,整个书房再次沉寂在安静当中。

    想来这段时间一直看着京城的风云,却突然觉得忽略了府中的事情,想到有人竟然能无声无息传递消息,而府中的人却毫无所觉?

    风英修呵呵一笑。

    凡事总是不缺理由。

    不过,理由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

    贾方辉是怎么看待这件事儿?

    站在什么样的位置,这才是关键。

    此刻,风英修心气不顺,应竹的小命要玩完的节奏。

    至于贾静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