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留里克的崛起》正文 第189章 留里克赐予她们的一点微小的礼物
    倘若这个时代存在烟草,奥托绝对不介意掏出一根,坐在某个光秃秃的树桩,坐下来美美抽上一根。

    也许,烟草唯一的优点就是镇定精神,缓解一些身体疲劳。

    奥托倒是听说,有的人会在林子里找寻一些红色的蘑菇,吃了它的人就会看到一些匪夷所思的场景,甚至,能和神对话,

    他没有进行这方面的尝试,只因他也听说有人吃了红色的蘑菇,神是否见着不知道,反正可怜的家伙口吐泡沫,在抽搐中死了。也许那个人的灵魂,会飞升到瓦尔哈拉,见到神之本尊。

    奥托只想歇歇脚,他坐在一段被搬运而来有待分解的圆木上,渴望身边放着一支瑰丽的玻璃杯,里面装着满登登的冒着泡沫的精酿麦酒。喝上一杯,真乃享受。

    奥托这个上午陪着儿子,在整个部族已经走了半圈了!

    毕竟是三个月了,部族内部确实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仅有一批外族的商人,背着、抱着他们的商品,在部族曲折的小路吆喝着兜售他们的麻布和酒,亦或是别的有用的东西。显而易见的是,这些游商总能迅速兜售掉他们的货物,同时游商也不用担心自身的安危。

    因为奥托与部族里上年纪的人们,以及大祭司维利亚,许多年前就制定了一个非常基本的律法。

    所谓盗窃者会被没收财物,然后永久驱逐。抢劫者,将被没收财物后当众处决,其家属为奴。

    就算在海域里,渔民经常摇身一变变成海盗,公然发生同行之间的黑吃黑。在罗斯部族内,居民都是互相监督的,犯罪行为一经发现,处理的结果都是严苛的。

    基本的律法约束着族人和客居者,这么多年来,罗斯堡内部的犯罪的行为都是罕见的。歪好对犯罪者的刑罚都是一桩大新闻。

    罗斯堡内部的治安很不错,治安的优秀,第一原因就来自定居者们朴素的互相监督。第二个原因,就是罗斯堡的人口最多也才七千到八千人。要管理这么点人,还犯不着发明“捕头”“捕快”这样的职业,更高级的更不需要。

    基本的律法是约束本族人和那些同属于同一个联盟的盟友客商的。

    至于掳来的奴隶?算了吧。

    那些被掳来的俘虏,参与到日常生活的操劳。

    那些掳来的女人,奥托对这些人没什么念想,她们可谓占有者的“工具”。虽是如此,倘若她们生下来占有者的孩子,那就完全不同了!

    罗斯人珍惜每一个部族的男孩,哪怕他们的母亲是奴隶出身,并不影响他们有权成长为可以为罗斯部族打江山的勇士。

    还有许多人家开始了新房屋的建设。奥托注意到一件事,那就是所谓的新屋,纷纷是挨着其自家的位置,埋入大量的木桩,并在这些木桩上搭建上层建筑。

    直到看到了留里克搞出的杰作,奥托才恍然大悟。

    很明显,一些族人一定是因为那些嫁过来的诺夫哥罗德女人的影响,开始建设诺夫哥罗德式木屋了。

    他们的做法正确吗?无论正确,确实是可以理解。

    因为奥托,他在诺夫哥罗德漫长的逗留时间,就是住在白树庄园的庄园长提供的舒适木屋内,尤其是睡在木床上,奥托觉得还挺舒服。

    那些小孩统统被帕尔拉带出来,一个个背着小手,腼腆地面对她们的主人。

    留里克稍稍清点一番,确定了十人无误。

    他还是要问:“帕尔拉,人都到齐了吗?”

    “是的,如你所见。”

    “是吗?她们是按照自己的名字排队的吗?”

    “这……当然没有。”帕尔拉脸色颇为遗憾,没有谁,在面对十个小孩,仅仅一天的功夫完全分得清彼此。帕尔拉当然最终能根据她们的样貌分清各自的名字,那需要一点点时间!

    现在可好,因为帕尔拉的作为,哪怕是留里克以稍远的距离看到她们,就仿佛,她们是十胞胎!

    原来,作业面对脏兮兮的她们。帕尔拉开始烧了不少热水,接着挨个清洗她们的身子。

    就像是母亲给孩子洗澡那般,帕尔拉给每个孩子都用肥皂擦了一遍,接着以非常粗糙的麻布,搓掉她们身上不知积攒多久的污垢。

    尤其是她们的头发!她们落在帕尔拉的手里,可是被强行洗头一番,一时间弄得孩子嗷嗷大叫。

    许多孩子的头发里暗藏着寄生虫的卵,还有虱子、跳蚤。

    自从享受到了肥皂的富,昔日恼人的虫子有了清除之道,帕尔拉好几个月之前就注意到了肥皂的这一神力。孩子们的头发被她疯狂揉搓,因长期的营养不良,许多小孩就是在这个过程,被搓掉了不少头发。

    唯一的好处正是不少寄生虫被洗掉,事后她们也感觉到了头皮的那种极致的清爽感,那种脑袋痒痒的感觉,居然荡然无存了!

    连同她们的衣服,帕尔拉也给她们清洗了一番,最后晾在火边迅速烤干。

    可以说,当留里克看到自己的十个小女仆,她们的衣着看似简陋且肮脏,实际都是被肥皂清洗过一遍。她们身上的浊泥也荡然无存,头发不但被清洗一番,还被帕尔拉以锋利的小刀修建了一下。

    孩子们的长发被修建成统一长度,被好生清洗后,虽说发质都不怎么样,最终歪好的比较顺滑了。帕尔拉还给她们的头发涂抹了一点点油脂,接着扎成脑后的一条小辫子。

    无他,因为帕尔拉知晓,留里克的女仆长露米娅就是脑后留辫子的。最普通的女仆,自然要在形象上靠拢她们的“大姐”。

    真的是这样吗?

    可是这些小女仆最大的缺点,就是她们还没有得到主人的巨大恩惠,没有得到酷似露米娅那样的喜人的巨大银饰装点自己。

    她们的形象太相似了!

    在统一着装、发型外,她们的脸庞虽是白皙,也都显现出亚健康的状况。终归她们的面容还是有所不同的。

    留里克,他还是习惯于一些军事化的管理元素,尤其是自己的仆人们。

    他左手轻抚着装满银子铭牌的麻布小包,挨个唤起赐予她们的名字。

    首先,就从安娜开始……

    女孩们丝毫不畏惧主人,或者说,她们面对留里克,总有一点面对兄长的感觉。甚至这位“兄长”,比故乡家庭的兄长更好。

    她们普遍才七岁呀!纵使她们早已开始面对家庭生产的重担,成为一名劳动力。谁对自己好,真是门儿清。

    昨日肚子里塞满了鱼肉,今早大家又吃了一些。

    虽是听不懂那个叫帕尔拉的女人的话,她们清楚再过一会儿,大家又该吃东西了!

    这在故乡是无法享受的幸福。

    十个女孩乖乖站好,没有主人的命令不敢轻举妄动。

    她们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不知道主人还有什么举动。

    “安娜,走到我面前!”留里克以斯拉夫语命令。

    只见那小姑娘蹦蹦跳跳而来,脑后的小辫子也随着调动不停摇曳。

    “主人?”女孩睁大那深蓝色的眼睛。也许这个时候,她更乐意呼唤留里克为“哥哥”。

    “昨天过得满意吗?”留里克客套得问。

    “很满意,主人!”

    “早晨吃东西了吗?”

    “吃了!”

    一问一答中,留里克基于这个女孩,完全摸清了她们的新生活。也许对于父亲或是别的族人,自己基于仆人的恩惠太多了。可真的是这样吗?留里克觉得,自己这根本就不叫“恩惠”,而是一个有权力的人,当给予族人们的最基本的公共事务。

    尤其是孩子们!哪怕罗斯部族现在的生活状态只能说比几年前所有改善,归根结底还是比较糟的。

    经济上的困难,可以通过努力提高生产力得意深入改善。部族想要强大,全体的孩子则是关键!

    少年强则国强不是开玩笑的。

    她们现在仍是面黄肌瘦、头发稀疏。就这样过上一段时间吃喝不愁的日子,留里克确信她们会变得红光满面,甚至还能吃胖一点。身体素质上了来,自己也不用过于担心仆人们会生病而死。

    留里克不慌不忙拿出那些银子铭牌,在安娜的激动中,留里克翻出了那个用金子镶嵌了“a”字母的铭牌,并亲手挂在了安娜的脑袋上。

    女孩勾着头,不禁浑身颤抖。

    “你……激动吗?”

    “主人……这是,银?”

    “还有金子。”留里克补充,“上面的花纹,就代表你的名字。你是我的仆人,你跟着我也会变得高贵。”

    高贵?对这个概念安娜非常模糊。

    “现在,面对你的姐妹,展示你的铭牌。”留里克命令道。

    安娜幸福的转身,在她姐妹羡慕的眼神中自由摇摆。

    安娜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很快,留里克给全部的女孩都发放了铭牌,其上的字母正对应她们的名字。

    孩子们聚在一起又蹦又跳,她们懂得银子和金子的贵重,而且,这份馈赠就来自主人。

    让她们喧闹一会儿吧。

    留里克凑到一脸欣慰的帕尔拉面前:“现在,你大概可以分清她们的名字了。”

    “是的。我基本了解那些罗马字母的排序。但是你……赐予银子做的铭牌。”

    “无所谓。”留里克感觉露米娅或许会因自己的行为有所吃醋,这边将其拉到身边:“你瞧,这是我的女仆长,她的铭牌是最大最漂亮的。别的女仆只能屈尊于她。帕尔拉,你知道了她们的名字,以后的工作。”

    “肥皂吗?”帕尔拉嘿嘿笑了,“我会很好的完成。”

    “好吧,钱我是照样给你的。不过你也了解我的态度。钱会给你,抛去日常的生活,你无权乱花。”

    帕尔拉深深点头,她已经有所耳闻,那个曾飞扬跋扈的波娜,居然被归来的大首领直接斩了。她也不敢问,她也不敢说,基由留里克的话,基本做事了此事。

    留里克回到了父亲的身边,父子身后的肥皂作坊,一群女孩的叽叽喳喳更显喧闹。

    目睹一切的奥托实在憋不住:“孩子,她们是你的仆人,又不是你的姐妹。你对她们的态度,就好像对待姐妹一样。”

    留里克一怔:“怎么?爸爸你觉得我做得不合适?”

    “不!如果,那些人是你的兄弟们,你做的非常合适。可是,她们只是一些仆人。孩子,我发现你对所有的仆人都像是对待亲友。”

    “唉,也许我就是一个仁慈的人吧。”

    “是吗?”奥托的大手盖在儿子的头顶:“她们是我给你挑选的,都是比较漂亮的姑娘。她们的身份本是低贱的,你不觉得她们低贱?”

    “这……其实……”

    “你犹豫了,那就是默认!”奥托心直口快道:“那好,你把她们都作为妻子。”

    “什么?爸爸,你确定?!”

    “当然。”奥托继续感叹:“看来我需要去石船祭台祈祷神再赐予我十年的寿命,我就可以看到她们都怀上你的孩子。哈哈,大祭司就算了。”

    说着,奥托猛然揪住露米娅脑后的辫子,将其揪到身边:“大祭司是不能结婚的。不过,也不用非要走一个仪式,她生完孩子再做大祭司也没什么。”

    “爸爸!你!”留里克觉得父亲怕是刚刚喝了一杯酒?不对呀!

    奥托看似说的是不着调的话,实则就是其内心直白的想法。

    也并不奇怪嘛!今晚部族会巨型盛大的集体婚礼,一宿之后,所有新嫁来的诺夫哥罗德女孩,都会变成新的罗斯女人。

    身为把持最高权力十多年的大首领,奥托太知道人口的重要性!何况,虽说部族在今年的战争中获益颇丰,也有六十五个年轻战死死去。要知道部族里最精锐的战士只有七百人,损失中有一半这样的精锐。唯一能够弥补损失的,就是指望所有的罗斯人的女人尽快生育,尽快生出健康的儿子。

    于公,奥托是这样的想法。

    于私,奥托当然希望自己能有数不清的孙辈。

    现在,留里克觉得自己的父亲希望自己变成打桩机。

    好吧,留里克最了解的关于东欧这片土地的古老故事之一,就是历史上的留里克的子孙遍地开花。留里克就是用血缘的力量,让孩子们成为各个斯拉夫部落的首领,这颇有点学习东方西周的扩张套路。学习?或许谈不上。可能就是一种针对特殊格局的最优解。

    基辅罗斯的初期历史,也有着类似“周公辅政”的轶事。

    是大将奥列格辅佐年幼的王公伊戈尔,伊戈尔长大后征服了南方,进攻东罗马,建立了基辅罗斯的第一个盛世。

    奥列格?谁是奥列格?

    那么,阿里克和奥列格,是一个概念吗?不!奥列格必是非常年轻之人,现在尚未出世!留里克唯一能估计到,这个传说中的辅政良臣,必是在自己的亲友与部下中诞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