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他从地狱来 > 第六章 镜子里的……自己

他从地狱来 第六章 镜子里的……自己

    审讯室里很压抑,两张桌子,阴暗的环境,探照灯以及身穿着警服的刑警,很多人会疑惑为什么真的有不少嫌疑犯被带入审讯室之后就自然而然地招供了;

    当然,有阴谋论者会说是刑讯逼供或者屈打成招这类的,但实际上,这种特例只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事实上,绝大部分嫌疑犯是真的被带进来后自己说的。

    是被吓得。

    国内的教科书上很直白地就写着警察是暴力机关,任何一个国民从自己记事起,从电视剧,从宣传海报,从书籍,从报纸,从口口相传的故事,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一种不断累加的心理暗示。

    你没犯事时或者没进过局子时,或许觉得无所谓,但真的当你接触它时,你从小到大几十年来被浸润着的心理暗示和影响将在瞬间击垮你的所有防线。

    除了那些老油条或者惯犯,普通第又一次犯事儿的嫌疑人,审讯室,其实就是他们自己内心最难过的一关。

    在镀膜单反玻璃前,梁川在看着审讯室内正在接受新一轮审讯的张宝军,很可惜,张宝军并不属于普通的那一类人。

    “梁顾问,我没觉得他有什么问题啊。”秦桃开车将梁川送到双流区刑警队,他刚才也是一直站在玻璃前和梁川一起看。

    梁川清楚作为一个刑警队新人这个女警是很渴望进步和提高自己的,任何一个人在进入一个新的环境后,她的学习能力和热情将会空前高涨,只是持续的时间待定而已,不少人都变得跟吴大海一样,变成了老油条或者叫官僚。

    吴大海从审讯室里走出来,看见了梁川,有些无奈道:“有问题?”

    “有问题。”梁川点了点头,“不是初哥。”

    “呵呵,这个我也感觉到了,以前曾犯过偷窃罪被逮进去过几次,也算是有经验了。”

    吴大海抽出一根烟点燃,丝毫不顾忌这里禁止吸烟的警示牌。

    “川儿,你就这么笃定这张宝军的嫌疑?”

    “目前来看,是这样子的。”梁川点了点头,“我想问问他。”

    吴大海犹豫了一下,虽然梁川是他们武侯区警队的顾问,但如果直接参与审讯犯人,还是有些不合规矩的,但吴大海还是点点头,“我去安排一下,到时候我坐你边上。”

    很快,

    又是一轮新的审讯,

    只不过审讯的人换了,

    梁川坐在桌前,双手交叉,略微地斜靠在椅子上,在其一旁的吴大海反而正襟危坐,看起来很是严肃。

    梁川没说话,吴大海还在等着梁川询问,氛围慢慢地尴了下去。

    吴大海轻轻咳嗽了一下,示意梁川可以开始了。

    但梁川还是什么都没说,他只是抬起手,将手放在了探照灯的按钮上。

    “啪……”

    探照灯被关了,

    “啪……”

    探照灯又开了,

    “啪……”

    探照灯又关了。

    坐在对面的张宝军可不是那么好受,他斜过头去躲避一关一开的灯光,同时喊道:

    “警察同志,该说的我都说了,我真的不知道张毅强什么事儿了,是真的…………”

    忽然间,张宝军愣住了,因为他看见原本坐在自己对面的不像是警察的那个男子忽然站了起来,然后,他看见梁川手中拿着的榔头。

    张宝军的呼吸猛地一滞,

    当梁川拿着斧头从审讯桌那边走过来时,张宝军慌了,惊呼道:

    “你要做什么!你到底要做什么!警察啊,杀人了啊,杀了人啊!!!!!!!!”张宝军开始歇斯底里地大喊起来。

    只不过因为现在他被作为犯罪嫌疑人,所以是被栲着的,没办法闪躲和离开椅子。

    梁川就这样走到了他的面前,让张宝军无法理解的是,那个之前审讯过自己的警察却还是老神地坐在审讯桌后面,仿佛什么都没看见一样。

    张宝军看向墙角位置,那里有摄像头,摄像头是开着的,

    为什么会这样?

    这帮警察疯了么!

    梁川面无表情,似乎这个时候也不需要什么表情,他直接挥舞起了榔头,高高地举起,然后狠狠地砸下来,

    在张宝军的视线里,

    榔头正在不断地放大放大再放大…………

    “啪!”

    张宝军打了一个激灵,发现自己正坐在一辆面包车上,在他旁边坐着张毅强。

    “军哥,看你睡着了没好意思叫你,这是我刚买的俩杂粮煎饼,你趁热吃了吧。”张毅强将煎饼递过来。

    张宝军摸了摸自己的头,他觉得自己好像是忘记了什么,他开始努力地去回想,似乎打了一个盹儿,自己有些发懵了。

    终于,张宝军记起来了,自己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下去看看,去前面。”张宝军一边吃着煎饼一边说道。

    “好。”

    张毅强个头比张宝军大很多,他有一米八四的身高,而张宝军才一米七出头,但在年纪大一些的张宝军面前,张毅强一直是当小弟。

    看着已经乖乖下车的张毅强,张宝军看了看四周这荒废的土窑,放下煎饼,伸手从车座底下拿出了一把榔头,这榔头还是张毅强亲自去买的。

    “军哥,真的要在这里动手么?”张毅强还不知道自己身后的危险,还在问着,“我怕那家伙不会这么容易被引过来,而且这里处理尸体也不方便。

    “嗯。”张宝军默默地走上去,然后举起了榔头,对着张毅强的后脑勺就直接砸了过去。

    “噗…………”

    张毅强的后脑直接被击凹陷下去,整个人直接栽倒在地。

    张宝军也是瘫坐在地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拿着榔头对着张毅强的脸重重地击打了好几下,给张毅强彻底毁容,然后脱下了张毅强身上的衣服拿走了他的手机。

    最后,张宝军将张毅强的尸体拖送到了面包车上,将车开到了西村外的一片田地那边,找到了那处二人之前早就选择好的老井,直接将张毅强的尸体头朝下丢了下去。

    做完了这一切,张宝军木然地坐在了井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自己刚刚做的事情以前做过。

    但这怎么可能?

    人,怎么可能会杀两次?

    而且虽然以前做过一些偷鸡摸狗的事儿,但杀人,这还是第一遭呢。

    “是谁让你杀了张毅强的?”身后忽然有人开口问道。

    “赵青山,他给了我十万块。”张宝军想也不想直接回答道,然后,张宝军脸色猛地一变。

    “啪!”

    探照灯的光再度打开,

    张宝军吓得尖叫了起来,开始不停地叫唤,像是得了狂犬病一样,若不是他双手栲在审讯椅上,说不定这个时候已经暴起咬人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大概三分钟后,张宝军才安静了下来,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他自己的神情也有些不清醒了。

    吴大海看着自己面前刚刚记下的笔记,有些发懵,就在刚才,梁川和张宝军进行了很流畅地一问一答,张宝军详细地说出了杀害张毅强的事情经过。

    “你这是……催眠?”吴大海没搭理现在目光呆滞的张宝军而是把头微微侧向自己身边坐着的梁川。

    “口供记录好了吧。”梁川低着头,刘海上有汗水滴落。

    “但这催眠的口供……”吴大海有些不安,虽然他也是一个愿意为了破案率铤而走险的人,但嫌疑犯是在催眠状态下说出来的东西,还真有点棘手。

    “他说出了行凶地点,还有这么多的细节,以及那辆租来的面包车,这么多线索,还怕找不到铁证?”梁川站起身,直接推开门走出了审讯室。

    吴大海也站了起来,他示意外面的秦桃跟着梁川去看看有没有事儿,然后他开始打电话给自己的手下,的确,梁川刚刚点醒了他,这份口供可能有不稳定因素,但是口供里的细节足以找到足够的证据,况且……

    吴大海看了下目光呆滞的张宝军,

    这货的精神防线已经被攻破了。

    …………

    “梁顾问,你没事吧?”

    因为梁川进的是男卫生间,所以秦桃自觉地站在外面没进去。

    水龙头里流出冰凉的水,梁川开始洗脸,没有搭理外面那位女刑警。

    “梁顾问,你刚刚是在催眠么?”女刑警显得很是好奇,“你真的好厉害,难怪吴队这么看重你,那你能教教我么?我也想当一个厉害的刑警。”

    “咖啡。”

    “什么?”刚在做着“演讲”的女刑警没听清楚里面传来的声音。

    “给我准备一杯咖啡。”

    “哦,好,马上来。”女刑警马上跑去准备了。

    这时候,梁川抬起头,双手沾水擦过自己的脸。

    洗手池前面,是一面镜子,

    而在镜子,

    梁川看见了自己的脸,

    尤其是自己双眼位置,

    两缕殷虹的血迹还在缓缓地流淌…………

    血迹开始慢慢地从下颚位置滴落下去,

    而梁川却浑然不顾,

    只是对着镜子里的自己,

    若无其事地,

    笑了一下。